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生猛岳母 > 正文 第十二回 丈母娘看女婿

正文 第十二回 丈母娘看女婿

作品:我的生猛岳母 作者:作家云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第十二回丈母娘看女婿出版联系:2268753791

    作者:云雀

    “房间里不能有狐狸的摆设,因为在日本文化里,狐狸是贪婪的象征。说话的时候千万别那么多手势,会显得不礼貌。收礼物的时候一定要双手接,不要当面打开,还有啊,妈,你暂时不要叫他的名儿,只要叫他的姓氏上条就好,后面加个君,因为他是晚辈,可又跟您不熟,所以……”

    “真是麻烦!还没成为咱们家的一份子就要这么迁就他!到底谁才是长辈啊他来中国自然要入乡随俗,都怪你非要跟他好!还没结婚呢破规矩就这么多!以后你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苏丽娟终于同意见京介了,只可惜她还是带着情绪,虽说表面上同意,但稍有走火,内心中的那把机关枪就会像当年打小鬼子似的扫射出来。

    母女二人和京介约好在自己不远处的茶楼,丈母娘第一次正式见女婿,心里还是为女儿担忧。“哎,凌波真是傻透了!可她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很难说服她,即便她为了我放弃这段感情,恐怕以后在结婚也会做比较,也会责怪我吧!过得好还行,过得不好一定会指责我,说什么‘当年就是你阻止我和京介,如今你给我找的这个男人我很不爽’之类的话!”

    “妈,你先坐一下喝杯茶吧!我去地铁那边迎迎他。”

    “嗯,去吧!”

    凌波下了茶楼,来到地铁边上。果然,日本人的准时真不是吹的,一秒钟都掐算的很准。但令凌波感到不悦的是,京介居然是穿着西服来的!

    “干嘛啊!少嘱咐你一句你就这样!平时天天穿这个,拜访我妈的时候就没必要了~!上次樱花节你穿的牛仔不是很帅吗?干嘛不穿那个啊?”

    “啊?是吗?你没跟我说啊!”日本人的死心眼又来了,他们这个民族就是不变通。“我觉得,拜访岳母大人的话,还是穿正式一点比较好吧?你总不能让我穿传统和服来,我想穿西服还是很合适的。”

    “算了,走吧。”凌波刚要带路,又说:“哦对了,千万别再提及上次你单独约我妈出来还给她下跪求她的事了!这样我妈会很尴尬!”

    “可是,按照我们的传统,应该还是提一句上次的事,道歉比较好。如果不这样,会显得很失礼。”

    “哎呀!这是中国北京!没有那么多礼数的!再说,你不提还好些,提了之后我妈话又该多了,会就那次的事数落你,还会有很多抱怨,搞不好我也难以幸免,总之不要再提了!”

    “好吧。”

    京介还算听话,跟着凌波往上走。好不容易上了楼,凌波突然又回头问:“还有我让你带的礼物是那个品牌的护肤品吗?”

    “吓我一跳!怎么突然转身了?本来我就紧张……”

    “我是怕有意外嘛!你看你今天穿的衣服……”

    京介从包好的口袋里取出盒子,但盒子依旧是包着包装纸的。不过,颜色很可爱明快,倒是之前凌波嘱咐的感觉。

    “这就放心了,不过还真是这样,里三层外三层的包。”

    “也不是啊,只是出于礼貌和感谢,怀着感恩的情节才会多包一层。”

    “呵呵……里面该不会还有包装吧?该不会打开一层就有一层的包装,最后再看居然只有一个眼霜大小的玩意儿吧?”

    “瞧你!都这会儿了还开玩笑,我这儿可紧张了!”京介有些害羞,这个时候他认为是很严肃要命的时刻,不想再多说话开玩笑,可凌波还是老样子,就是喜欢调侃。

    “走吧!”凌波很放松地拉着京介的手往上去。

    见到苏丽娟以后,还是那德行,鞠躬点头就不必说了,只是难为了苏丽娟,看这小子鞠躬的架势,真不知道怎么回礼,只能面部堆笑点头而已。

    因为还不怎么会说中文,所以只能由凌波当翻译。

    “首先,先谢谢你救了我女儿。其次,我们中国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今天说的话会很直白,不管说了什么都希望你能接受,如果说了得罪你的话,还希望你谅解。”苏丽娟只想单刀直入,她在想,“如果凌波真的和这小子一起生活,就更没有我什么事儿了,我连一个日本字都认识!”

    “是,岳母大人。”京介等凌波重复后,马上老实回应,又双手递过礼物,举过头顶,不敢抬头,毕恭毕敬的样子反而让苏丽娟害怕。

    “这点微薄之礼不成敬意,还请岳母大人笑纳!”

    “哦,好,谢谢你!”苏丽娟看着情景,倒觉得好笑,心想:“这小子,倒是很像中国古代年间的读书人,呆呆傻傻的,看起来不像有心计的样子,不如就跟他敞开谈话的好!”苏丽娟收起礼物交给凌波,与京介入座详谈。

    “据我所知,你也挺优秀的,而且才30岁就当了部长。听我们凌波说,在日本30岁当部长几乎是凤毛麟角。你这么优秀,为什么不找个年轻的女孩?我们家凌波也30了,你完全可以找个20岁女孩嘛!”

    “妈!你怎么问这么难听别扭的问题啊!叫我怎么翻译啊?”凌波一听这个不乐意了,女人都讨厌别人说她老,岁数大,包括自己妈。

    “好了!我必须知道他喜欢你的理由,否则不放心,快点翻译!”

    “哦!”凌波还是照办了,京介听了之后解释道:“我觉得小波她很酷,很漂亮,人也和我们日本的女孩不一样,有种说不出的让人心动的感觉。而且我们日本的话,基本上都是找同龄人结婚,恋爱期都是在中学6年度过的,如果大学期间还没有合适的对象,尤其是男孩,会很麻烦,因为对日本的上班族而言,□□之间是没有交集的,女孩多数一毕业就嫁人,工作的几乎没有,即便工作也是一两年,很快就不干了,所以说像我这样,30岁了还没有女朋友的男人,用中国话说就是黄金大剩男了。”

    “这么说来,你们日本人中学时代就恋喽?父母不干涉?”苏丽娟以前一直以为日本很保守封建,没想到在这一点上这么开明!

    “是的,岳母大人。”

    “那,你这么优秀,为什么不在中学恋爱呢?”

    “我是因为15岁去了美国的缘故。”

    “哦?美国!”苏丽娟一听美国,耳朵跟只兔子似的竖了起来,她突然感觉不再那么厌烦这个日本青年了,马上来了兴趣。

    “是,我爸妈一直希望我们几个子女都接受先进的西方文化,我上面的3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分别去了很多西方国家留学或者工作。我十五岁的时候去美国读高中,然后直接考的大学。”

    “考的是哪所呢?”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通讯专业。”

    “妈,京介还是双博士学位呢,后来还有一个软件工程师。”

    “你还挺优秀。这么说,你从15岁离开家,后来一直读书读到博士?”

    “是,岳母大人。我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请您见谅。”

    “嗯……那么,你们家人口很多吗?我听说你是大财团的少爷,你们家会不会要求我们家凌波生儿子啊?如果是这样,那么压力也太大了!我就不能同意!”苏丽娟看气氛稍有缓和,马上又严肃起来,单刀直入切中要害,她倒要看看,京介到底有多爱凌波!

    “请您放心。我不是家中独子,我大哥是家中的继承人,而且我父母在美国也有分公司,虽然算不上什么多伟大的企业,但还算勉强维持……我爸妈的养老,按照我们的传统是跟长子在一起的。而且他们已经定居夏威夷了。”

    “这样啊!”苏丽娟本来以为京介只是个中产阶级的孩子,没想到居然真是上市公司的大少爷!她心里已经心花怒放了,按学历、按出身、按工作,这孩子真不赖呢!比凌波强多了!再细看他这长相、身高,虽说跟中国的帅哥没法比,但要是在日本,估计也是个美男,个儿肯定算高的!

    “看你还真是挺坦诚的!那么,你希望什么时候结婚呢?”

    “我,我一直在外面漂泊,坦率地讲,我很想早日成家。”

    “我还听说,你是爷爷奶奶带大的?”

    “是,岳母大人。我是家里的老五,家母虽然是主妇,但她也有自己的事业,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产业,但是也要亲自打理,后来家母又怀孕了,只能把我放在刚刚退休的爷爷奶奶那边。如果但凡有办法,都不会那样。”

    “也就是说,你在你爷爷奶奶那边长到15岁,又去了美国?”

    “中间的话,到了我10岁那年,我爷爷奶奶的身体出了点状况,我就去学校住宿了。”

    “天呢!你真是个独立又懂事的孩子!比我们凌波强多了!”苏丽娟突然很佩服这个男孩,在日本,一般孩子都是有主妇自己带大的,没有让老一辈看的理由,如果有,也被视为给别人添麻烦,这点和美国一样。而京介自己也知道这点,十岁的孩子就这么懂事,要靠自己照顾自己,不给爷爷奶奶天麻烦,苏丽娟听到此,心里突然有些揪疼,像是被什么扎了几下。

    “您过奖了!”

    “可是,你也知道,中日的文化差异挺大的。尤其是在男女相处方面,我想问你,你学会用中式的相处原则,和中国女孩打交道了吗?”

    “这个……我刚来中国一年,还不是很清楚岳母大人您所说的中式相处原则,但是我觉得作为男人,让妻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是最重要的,尽全力满足她的心愿和喜好,否则就是无能和耻辱。”

    “说的好,可我想说的是,凌波,包括我在内的多数中国女性,都不会做家务,或者做的很不好,真的无法到达你们日本人所认同的要求,而你工作这么忙,你想过吗?”

    “家务的事,我和小波已经商量过了,我们会尽可能一起做,我在美国这么多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不会给您添麻烦。”

    “那么,将来孩子呢?我是不会主动帮你们带孩子的,一方面我有我自己的时间和安排,人老了以后,很多事也力不从心;另一方面。我们老一辈都没什么文化,想的做的跟你们年轻人肯定有出入,我想如果我来照顾孩子的话,教育上会有缺失,也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和你们年轻人对立的想法。”

    “您尽可放心,等小波有了孩子,我就会辞去现在的工作,换一份其他轻松一点的,我想,尤其是男孩子,必须由父亲言传身教,我在美国的时候,他们那边都是父亲教育孩子,效果很好。”

    “既然你那么喜欢凌波,光说是没有用的,我还是要看实际行动。我希望,你和凌波能够相互同化,相互让步,遇到文化差异不要以自己的意识为中心,要看外部环境来决定到底怎么样去做,其实,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很多事都是根据外部的客观变化而变化的。”

    “是,岳母大人。啊,岳母大人,我忘记说了。”京介倜然补充道:“我是在美国出生的,我是美国国籍。”这话一出,苏丽娟差点没把茶吐了!当时就噎着了,凌波马上去拍妈妈的后背:“妈!你干么这么激动啊?!”

    “岳母大人,您,您不要紧吧!对不起!”

    “没事!我,我就是太惊讶了!”苏丽娟这回是彻底高兴了!没想到,京介居然是美国国籍!“哎!以前光想着让凌波嫁老外,不就是希望她加入外国籍嘛!这倒好,也省事,嫁给日本人,也能捞个美国籍!我这回啊,算是走运了!”

    吟吟开始办喜事,幸好有游大力又加了点钱在里头。如果没有王美萍那个女人搅合,估计还能在拿钱出来。只可惜,原本就理亏的赵家宝,却又给周冬仙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赵家宝的爸妈,恨不得把村里的能沾亲带故的穷乡僻壤的破亲戚都带北京来!来就来吧,一通蹭吃蹭喝,还不会说话。你不出钱出力也行,这倒好,一来北京,赵家宝那妈妈就挑三拣四,指着新房说这儿不好那不好,还跟买猪似的审查吟吟的胖瘦,看着她说:“这女孩,这么干瘪,能生儿子吗?”ca着一口外来方言,一嘴大黄牙,还特爱叫唤,走特远就能听见他们在哪儿瞎吵吵。

    赵家宝不觉得怎么招,吟吟却觉得丢脸。周冬仙更是来气,但婚礼当天还是不能急。可这帮农村人,除了会喝酒就是会喝酒,还能干点别的吗?!游大力也犯贱,那样的丢人亲家你还搭理他干嘛?还死皮赖脸地跟他喝酒划拳!什么人啊!

    “脸都被你爸丢尽了!跟他们套什么近乎?还喝酒!喝死你得了!”

    “妈!大结婚的别说这无聊话!”

    苏丽娟和凌波也在场,听见周冬仙说话,苏丽娟也过来劝:“说什么呢!吟吟结婚呢!”又嘱咐凌波:“去带吟吟给大家敬酒吧!吟吟,你要是不能喝,就让凌波替你喝,不是怀孕了吗?凌波可能喝酒了。”

    “哦,谢谢姐姐!”吟吟还挺心慌,她看凌波一番好意,也没拒绝,但她那小姑子和婆婆却不大懂事,非拉着她给乡亲们敬酒。凌波已经说了好多次了,吟吟怀孕了,但这帮没文化真可怕的乡亲们,非催逼着“不要紧,少喝一点死不了”的旗号,给吟吟往下灌。

    周冬仙一看就烦了,过去跟亲家直接说:“你儿媳妇怀孕了好不好!干嘛非要她亲自敬酒啊?赵家宝过来!”又一叫家宝,可能平时习惯了,态度不太好,那老亲家马上就紧张起来:“这么大声叫我儿子!你安得什么心啊!”

    “我安的什么心?你做的好我能这么急吗?!吟吟怀孕了,喝酒对身体不好!要喝让你儿子喝!”

    “算了算了!我喝我喝!”游大力挡酒,这个酒罐子,不管什么事,他都这德行!

    周冬仙心说:“你儿子没车没房,住岳母家的房子,你还跟着横!什么玩意儿!你连媳妇都娶不上的人,我施舍你儿子就不错了!还跟我女儿横什么!”

    好不容易办完了这场无厘头的婚礼,弄得满处都是狼狈疮痍。周冬仙可算舒了口气,可这还没完。更过分的是,吟吟和赵家宝刚要去新房洞房花烛,一推门就看见赵家宝的妈妈和妹妹睡倒在地上,还狂吐不住,那小姑子更是可恶,居然用床单擦着嘴,呕吐不断!赵家宝的妈妈也好不了那去,用吟吟心爱的毛绒玩具擦地,还酒气熏天地大哭大闹,说什么可怜的儿啊,让你受委屈了!

    “这,这……”吟吟不敢对赵家宝发火,但她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好了!赵家宝好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一摆手:“没事儿,自己人,我爸妈就这样,你去换衣服吧!”

    吟吟正要脱衣服洗澡,刚一开厕所门,自己公公就跟僵尸怪兽一样,啪地一声栽在吟吟怀里,吓得吟吟叫了出来。

    等赵家宝过去,这死老头还不愿意走,居然当着儿媳妇面脱裤子撒尿,撒尿也不往马桶里尿,弄得那那都是!吟吟捂着眼睛往里,谁知小叔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刚结婚就老实呆着吧!宾馆不住,非要拉着媳妇和不到一岁的女儿来添乱,那婴儿依依呀呀乱叫更是给吟吟填上了新愁!

    “让他们走吧!不是有旅店吗!”

    “你怎么说话呢!我爸妈也就来这一次,他们黄土抹脖子的人,来北京是他们的心愿,你好歹也体谅我!”

    “可是,新婚之夜不是这样的啊!你爸妈和你弟弟妹妹,真是太过分!”

    “好了闭嘴!快点帮我收拾收拾。”赵家宝也没办法,那是他父母,他能怎么样?可怜吟吟新婚之夜被搅合了,婚纱还穿着呢,只能任由那些脏东西弄坏自己的拖地白纱。

    “家宝!家宝!”自己婆婆叫家宝。

    “妈,醒了?还难受吗?我去给您做醒酒汤吧!”

    “叫,叫新媳妇给我洗衣服,找见新衣服给我换上,还有,你干嘛帮媳妇做家务?这都是她女人的事!男人不要老拿着拖把晃来晃去的!听见没?!”

    “哦,妈,暂时帮忙一下,北京的女孩都不会做家务。”

    “北京人就了不起啊?你能做她怎么不能做?!让她自己干!你去给我倒杯水!”

    “好。”赵家宝只能把原话传达给吟吟,吟吟一听这话,当即就来气,“凭什么啊!男女平等多少年了!凭什么女人非得干家务!?我不干!”

    “姑奶奶,就忍这一晚而已,爸妈明天就走了!你就连面子上都做不了?好好哄哄他们,就说以后要做个好媳妇,把我伺候的很好,快去啊!”

    “什么?让我亲口说这么丢人的话!?”

    “这怎么会是丢人的话呢!去跟我妈妈说去!再把客厅收拾好,再去做些醒酒汤来!快去啊!”

    吟吟没办法,她太爱赵家宝,一切都迎合他活着。只能干完这个干那个,她也是个娇身惯养的,那里会干这么多家务?糊弄一番,还要去说那样屈尊丢人的话,真是苦逼!可这有能怨谁啊?还不是自己非要犯贱找这个凤凰男!这就是傻女人的代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