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甜妻 > 正文 第70章 陶影帝番外第四集

正文 第70章 陶影帝番外第四集

作品:甜妻 作者:咬春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乔殊吻得都不敢分开了, 因为怕彼此尴尬。m 乐文移动网

    陶星来没办法,咬了她舌头一下。

    乔殊“嘶”声痛呼。

    陶星来涨红了脸,“我,我嘴巴都肿了。”

    乔殊眉头皱着, 强装淡定。

    陶星来瞄了她一眼,怪责道:“你一个女孩子, 怎么这么开放啊, 都没经人同意就动起嘴来, 这可不是第一回了啊。”

    上次, 萌萌周岁宴的时候, 乔殊也亲了他, 不过就一口,可不像今晚这么垂涎欲滴。

    乔殊不说话,装高冷, 眼睛看着空气。

    陶星来切了声,“明明也紧张得要命,心跳都蹦到我胸口了。”

    乔殊淡淡地瞥他一眼,“那不是心跳,是胸。”

    我的妈呀, 往事不堪回首呢。

    乔殊看着陶星来别扭的站姿, 说:“你扯吧。”

    “我扯什么?”

    “裤子。”乔殊很平静, “扯一下裤子又没什么,正常的生理反应,我理解。”

    陶星来:“!!!”

    影后懂的很多嘛。

    他小声嘀咕, “不用扯,我直直的,不歪。”

    乔殊:“……”

    “好了,这戏也对完了,鸡腿也吃了,夜景也看了,我们该打道回府了。”

    “等一下。”

    乔殊把人叫住。

    陶星来回头:“干吗?先说好,不许耍流氓。”

    乔殊站在原地,两人之间隔开了点距离,她高挑清瘦,在夜色里,身披月光。

    “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我们两个,试试看。”

    陶星来暗搓搓地数了数,这可是第三回表达爱意了。

    蛮有诚意的。

    此刻的乔殊,眼神虽淡,但掩不住紧张,到底是女孩子。

    看着怪可怜的。

    陶星来用他的大小脑想了又想,慎重地说:“我没想好,贸然答应是玩弄你,当这样的坏蛋,是会被市长抓起来吃牢饭的。”

    乔殊巴巴地望着他,欲言又止。

    陶星来撇了撇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不讨厌你。”但好像也没那么喜欢你。

    后半句不用说,乔殊也能懂。

    她又低下了头,小声说:“考虑清楚了,再告诉我。”

    陶星来还瞎几把地点了下头,“嗯!”

    送乔殊回去后,陶星来当晚就失眠了。

    主要是长到二十五岁,虽然被很多女孩子喜欢过,但他还真没对谁动过心。

    陶星来觉得,那些女生都没简皙好看。

    烦死了,都赖简皙。

    他在床上已经裹着被子,旋转了三百六十度。

    午夜时分,少男有心事。

    陶星来又想起了半山腰的亲吻,小舌头又细又滑,还有一股烤鸡腿的味。

    越想越饿,越想越清醒。

    “靠。”

    陶星来腰腹发紧,他的手不可抑制地,往被子里伸去。

    漫漫长夜,你看过飞机挨打吗?

    ———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忙碌。

    有了和乔殊的那波互动,陶星来逐渐走入大众视野。

    凭借那部青春大电影,拿下影帝后,这日子不要太舒服。

    公司已经给他配了专车接送,李小强再也不用拿每月一千五的保底工资,他现在的提成,足够装凯子泡妞了。

    “今天晚上有个圈内聚会,有制作人和导演,资源挺多的,高层让你参加。”李小强提醒他行程,“七点半就出发,八点开宴。”

    陶星来不喜欢应酬,“我想请假,我大姨妈来了。”

    “你找个好点儿的理由行吗?”

    “小狗骗你,我大姨妈真来了。”

    下午的时候,陶溪红给他打电话,让他有时间就回家吃个饭,说是乡下的大姨妈来做客。

    李小强拒绝,“no,这个聚会你必须参加。”

    陶星来不喜欢应酬是有原因的。

    圈内的聚会,没劲儿,全程赔笑恭维。

    陶星来一圈酒下来,人都虚脱了。

    他躲到侧厅沙发休息,顺便侦查一下敌情。

    只见一个年龄挺小的女星,被经纪人带着,几乎跟全场人都敬了酒。她脸都喝红了,还要强颜欢笑。

    陶星来惺惺相惜,依稀见到了刚出道的自己。

    “社会不好混啊。”他默默感慨。

    感慨完,就见那女星朝自己走了过来。

    经纪人领衔,“星来你好,我和强哥关系可不一般,这位是苏钱钱,十八岁,籍贯江苏,出生地是湖南长沙。”

    天,这位经纪人大概也想上天了。

    陶星来全程只关心,他和李小强有什么非一般的关系呢?

    毕竟他看起来这么娘,该不会是。

    天啊。

    陶星来脑补一出大戏,苏钱钱软糯的声音拉回他。

    “星哥,恭喜您夺冠影帝,我敬你啊。”

    满满一杯红酒,太实诚了这孩子。

    她经纪人去和熟人打招呼,陶星来忙说:“不用喝,倒掉吧,都是小透明,别敬我了,酒挺贵。”

    苏钱钱笑起来,有梨涡,她对陶星来的印象,好到起飞。

    一点也没有明星架子,真亲切。

    就这样,两人闲聊了一阵。

    等宴会散场,陶星来回住处洗完澡,睡前惯例当个网瘾boy。

    刷开微博,哟,苏钱钱关注了他?

    陶星来点开她的主页,都是些美美自拍和心灵鸡汤。

    以表礼貌,陶星来也回关了她。

    没想到,苏钱钱跟着发了一条:

    [好开心,星来哥关注了我,晚上他教了我许多人生哲理,聊得很动情,谢谢你,我会不负你的期望。陶星来]

    “卧槽,这姑娘挺会写剧本啊。”

    陶星来点开评论,一水儿的都是:

    “心疼我乔妹。”

    “你俩在聊马克思吗?恩格斯第一个不服。”

    “为乔殊点蜡。”

    陶星来心里不是滋味,什么嘛,才不想闹绯闻。

    他可是市长的儿子,身体沐浴在阳光下,全程无黑点。

    陶星来懒得搭理,关掉微博睡大觉。

    可刚酝酿起睡意,手机“哐哐哐”地天打雷劈。

    吓得他差点尿失禁。

    “谁啊,大半夜的,周扒皮都没你行呢。”陶星来抱怨连连,拿起手机一看,乔殊来电。

    他接通,“你不睡觉的啊?”

    乔殊:“陶星来你找死是吧?”

    劈头盖脸一顿骂,陶星来好气,“死字多不文明,至少要修饰一下,可以用不想活了表达。”

    “你和那女的什么时候认识的?”

    “晚上啊。”

    乔殊声音很急,全无平日的淡定,“你为什么跟她聊天?”

    这话说的,太不好听了。

    陶星来也是有脾气的,直接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和她聊天?”

    “你!”乔殊气极,短暂的停顿后,她憋出一句,“你不能这么欺负我。”

    “好笑。”陶星来觉得她太霸道了,“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咱俩谁先欺负谁的,用你那颗聪明的脑瓜好好想一想。”

    乔殊没吭声。

    只有呼吸在喘,控诉着他的辣手无情。

    陶星来要向老天证明,他不认输,继续反驳:“男未婚,女未嫁,我谈个朋友多正常,又不是搞对象。再说了,你也不是我什么人。”

    “你还说!”乔殊突然厉声。

    陶星来吓得手机差点摔地上。

    “你从来不找我聊人生,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你还勾搭别人。”乔殊哽咽了,好委屈地说:“你真是太坏了。”

    这话听得,陶星来心痒痒。

    他不认输,“干嘛呢你这是,兴师问罪啊?我又没怎么样。”

    “你敢怎么样,我就封杀她。”

    “天。好害怕。”陶星来切了声,“你杀了她,都不关我的事。”

    电话里,传来乔殊强忍的抽泣。

    陶星来泄气,“好了好了,真是怕死你了。”他放软态度,哄女人嘛,应该的。

    “我对她没兴趣,长得还没我姐好看,跟你比更是天上人间。”

    乔殊不情不愿地“嗯”了声。

    陶星来躺在床上,翘起二郎腿,欣赏自己的五指袜,“乔殊,你为什么喜欢我?我虽然长得帅,但我也有钱,你怎么看上我的?”

    那头的乔殊,被这话的逻辑绕晕了眉头。

    这陶星来,是职业鬼画符小能手吧。

    她抱紧自己,晚上风还是挺凉的。

    “你真想知道?”

    “我可以承受任何赞美。”

    乔殊弯嘴,无声地笑了笑,给出一个有点自私,却十分真实的答案。

    “虽然你有点傻,有点理想化,有点不现实。”乔殊停了停,浅浅地呼吸,说:“但你活得很阳光,而我,需要这一份温暖,你知道的,我成长环境不算好。”

    可陶星来,从小衣食无忧,家庭和睦,简严清与陶溪红,把他培养得积极向上,元气满满。

    乔殊渴望哪怕一点点的阳光,足够让她发光发热。

    陶星来听后,沉默了片刻,最后才说:“原来,你想找我进行光合作用。我身价好高。”

    乔殊轻轻笑出了声。

    陶星来,心也跟着轻轻地疼了起来。

    “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乔殊答得干脆,“喜欢。”

    “我家没你家有钱。”

    “没关系。”

    “我妈是卖洗洁精的,你在乎吗?”

    “没关系。”

    “我爸虽然是城管,但工资可低了。”

    “没关系。”

    “还有我姐,搞计划生育的。”

    乔殊想了想,说:“我们以后,不超生,支持她的工作。”

    这思想觉悟,够可以的。

    陶星来心脏扑通扑通瞎几把跳,已经语无伦次起来,“我姐夫很可怕,混的可是黑|社会,没事就喜欢拎个家里人出来,练练拳。”

    乔殊直接逼问:“究竟怎么样,你才能答应我?”

    陶星来胡言乱语,“两分钟内,你出现在我家里,我就答应。”

    下午听李小强提起过,乔殊飞巴黎拍广告去了。

    这个理由,简直聪明绝顶。

    陶星来忍不住想给自己点个赞,他太行了。

    这时,突然传来敲门声。

    乔殊的声音在电话里同时响起,“开门。”

    陶星来:“?!?!”

    乔殊:“我在你家门口。”

    卧槽,陶星来赶紧滚下床,拖鞋都没穿,赤着脚奔过去。

    门把拧动,“哗啦”一声拉开。

    乔殊举着电话,摇了摇,“嗨。”

    陶星来实在不明白,“你不是在巴黎吗?”

    “航班取消了。”乔殊淡淡地说:“你要说话算话。”

    哦上帝我的眼睛。

    辣死它了。

    陶星来拍向自己的脑门,拍够了,他深呼吸,重新抬头看向乔殊。

    一肚子的话在舌头尖打了个圈儿,在对视的这一瞬间,竟然又全部吞了下去。

    几秒之后,两人“噗嗤”一声,竟同时笑了出来。

    陶星来挺不好意思,“你也太那啥了。”

    乔殊眉眼温婉,“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陶星来没忍住,再次笑出了声。

    气氛松动缓和,他让出门,“进来吧。”

    乔殊半开玩笑,边走边说:“进来我就不走了。”

    陶星来:“那可好,我这房租贵到不要脸,正好你分摊一半。”

    他关上门,转过身。

    瞬间就被乔殊推到了墙上。

    陶星来舔了舔嘴唇,小声说:“我先替你尝一尝,我刷了牙,西瓜味的,蛮好吃。”

    “是吗?”乔殊眼睫毛很长,距离近,看起来跟小刷子似的。

    她仰着头,靠近他,说:“我不相信。”

    陶星来眨巴眼睛,“那你试试啊。”

    那个啊字,消失在乔殊的唇齿里。

    有过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两个人轻车熟路,天雷勾地火。

    陶星来的手从她衣摆往上伸,越摸越起劲。

    乔殊喘得都快不行了。

    又摸又亲了好一会,陶星来皱眉,含含糊糊地问:“什么东西啊,这么sh。”

    乔殊的脸,当场炸红。

    陶星来放在她大腿上的手,从外侧摸到内侧,十万个为什么。

    他恍然大悟,天啊,“身体竟然这么神奇,摸一摸就能出水,瞎几把地乱流。”

    乔殊把头埋在他怀里,“你讨厌。”

    陶星来赶紧安抚,“这不丢人,待会我的也挺多。”

    乔殊没明白,“什么多?”

    陶星来咬着她的耳垂,沉声,“跟你一样,能出水的地方啊,你说是什么?”

    一小时后。

    乔殊的哭声渐大,“不要再用力了。”

    “我能怎么办!它自己要往里钻的!”

    “陶星来,你混蛋!”

    “我混身可没蛋,只有两个,你刚才不是吃过了吗。”

    ———

    长夜漫漫。

    这简直太酷了。

    对吧,老伙计们?

    作者有话要说:  陶儿的番外完。

    陶影帝向大家鞠个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