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逆袭之第一恶少 > 正文 第65章

正文 第65章

作品:逆袭之第一恶少 作者:莫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怀胎九个月,赵文怡顺产一对双胞胎男婴,秦老爷子分别取名为秦昭阳、秦昭琰,小名是秦夫取的就叫昭昭、琰琰。

    “满月酒?”沈小瑜咬着筷子,纠结:“去不太好吧,别把好好的满月酒因为弄的尴尬。”

    秦濬摸摸他:“如果听的就可以单独给孩子办满月。”他坚持可最后还是没有拧过固执的情。

    “去去,”沈小瑜生恐他再翻旧账。“哪天?”

    “下个月十六。”

    “好,到时候过去。”

    沈小瑜是答应了可还没到十号他就开始焦虑,感觉是整个都不好了。

    “这件成么?”沈小瑜站全身镜现前从各个角度打量自己,问旁边的郭子襄。

    郭子襄抬眼,天蓝色的手工定制西服前胸有着孔雀尾羽编织的漂亮装饰,尾羽那生自天然无法复制的亮丽光泽配上中心那指甲盖大的蓝宝石,让整件西服不用想就知道昂贵到让发指。就算普通穿上这件闪瞎眼的衣服都会立时高大上来,更别说像沈小瑜这样本身条件就好到爆的,简直炫酷到没朋友。“…如果想去拉仇恨值就穿这件去吧。”

    “?”

    “是去参加满月的,主角是那两个孩子不是!”这种错误都会犯,这是智商下线了?

    沈小瑜扁嘴。第一次正经见自己儿子他想穿的隆重点。

    “后悔了?”

    “…也不是,就是心里闪得慌。”说不清道不明,乱得很。“要不,还是不去了吧?”

    “去不去没能帮做决定,只要以后不后悔。别怪没提醒,孩子满月只有一次。”

    “反正会摄像,可以到时候看。”

    郭子襄手抱胸:“只要觉的看录像跟真是一样就行。”

    “…那该穿什么?”

    “这件。”精致黑色的定制西服,前胸拼接的配色显得雅致,不是很严肃带点休闲风跟沈小瑜的气质很搭。

    “这件穿过了。”

    郭子襄没好气翻白眼:“是女么?一件衣服只穿一次?”

    “可是穿过一次不太好吧,”沈小瑜还是有点犹豫。

    “又不是去相亲这么计较什么,”郭子襄把衣服拍他身上。“跟秦少的关系注定是个特殊的配角,要不想死的快最好低调点。秦老爷子的拐杖可不认。”

    沈小瑜还想抗争下,被郭子襄用视线瞪进更衣室。

    换了衣服出来沈小瑜扯扯衣服:“感觉不对,”

    “很对。”没好气拍开他手,再扯好好的衣服真扯到不能穿了。“就穿这件,不用挑了。”帮他把衣领扶正,瞧他焦虑不安安慰道:“别慌,那天跟霍少都应该会去,到时候跟们一起就是。”

    “没慌,”

    郭子襄不计较他死鸭子嘴硬。“见面礼可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花大半年找的大块玉料雕成两块玉佩,一块雕龙一块雕麒麟。

    “红包先别急,到时告诉包多少。”说着像看白痴一样看他眼:“至于想直接包无限额银行卡这主意就给烂肚子里。”

    沈小瑜撇嘴:“那时也就这么一说,开玩笑的。”面对孩子他或许有点智商不够用,但也没不够到干那么傻愣傻愣的事。要给,那也绝对是私下里。

    “最好是。”

    十六号上午郭子襄跟霍思行早早就到了沈小瑜这里,十点的时候两把又纠结衣服的沈小瑜拽出门塞进车里。

    霍思行看后座坐立不安的沈小瑜,无奈问:“是跳蚤咬了吗?”

    郭子襄看后座眼对霍思行示意道:“别理他,丑媳妇见公婆有点紧张理所当然。”

    沈小瑜:“……”议论的时候要背着才好吧?他听到了只会更紧张呀

    ‘噗’一声霍思行笑了。“这男媳妇恐怕不受公婆喜欢。”

    “才男媳妇!”

    “哟,知道回嘴了?不紧张了?”

    沈小瑜撇嘴。他紧张下怎么了?还不许他紧张啦?没打开车门跳车逃跑就算不错了!

    副座郭子襄从车箱拿出一扎红包从里抽出三个‘聪明伶俐’的,尔后毫不客气的翻出个小包,抽出90张毛爷爷每个红包里装三千。

    霍思行嘴角抽搐。这是他的车他的红包他的钱,拜托用的时候虽不用说一声但表情至少不用这么理所当然好吧!

    “才三千?太小气了吧?”趴着车椅,沈小瑜探头过来。“不说一万至少也要五千吧!

    “这是规矩。”郭子襄头也不回拿笔写名字。世家办喜事不管私下送什么,但凡这种礼尚往来的明面上都不会太突出,当然,直系亲戚就例外了。

    霍思行吐糟:“以为秦家办喜事就跟暴发户一样?”

    郭子襄抽出眼神看他眼,示意下后头:“这智商不线上。”

    “是不线上,要也不线上。”霍思行叹气:“沈少,要说还是不去的好,虽然秦少跟赵文怡没事实婚姻,孩子也是工的,但瞧着都伤心。说要跟那些腐小说一样是隐性雌雄同体该多好呀,入的商场上的厅堂,生得了儿子打的了流氓,简直不要太**!”

    沈小瑜回嘴:“先生个试试?”

    郭子襄把写好的红包递过来。“们是自己去上礼薄还是一起上?”

    “一起吧。”霍思行打方向盘。“到时候去写礼薄跟沈少找个角落坐了给占位置。保证低调。”

    “成。”

    到了目地小区,三分别递上请帖经过至少三次检查,尔后下车换上专车这才到秦家。十一点过五分可以说是较晚了,可门口还是聚集着好一些,秦濬赵方怡没门口让霍思行大大的松了口气。

    郭子襄环视找了下上礼薄的地方。“们去找位置去上礼薄。”

    霍思行点头。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这次满月酒是秦老爷子作主办的,按老爷子的说法是不能因为秦家掌事就连家里有喜事也不办了,他这么大岁数就剩脖子以上的没棺材里了,还不许他为孙子办次热门的满月酒呀?!秦首、长拧不过老爷子只得办了,这一办就完全按十圆桌办,什么自助酒会呀被老爷子一票否决连提都不带提的,弄得那些想找唠叨两句的是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简直混身不对劲。霍思行就感觉太对了,拽着沈小瑜找了个偏僻位置一屁股坐下就老神自的等着上菜再等着散席回家。

    沈小瑜也是这么想的。不知道这里有多少知道他跟秦濬的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低调才是王道!

    秦濬可不这么想。好不易让上一次门,就这么让白白回去可不是他的风格。郭子襄上礼薄还没回来秦濬就来拽。

    被突然拽起的沈小瑜:“(`w)?”

    看着被拽走却无能为力的霍思行:“_(:3 ∠)_”

    “要带去哪呀?”为免拉拉扯扯太难看沈小瑜只得顺着走。

    “去见孩子。”

    去见孩子?(皿)这时候去见孩子那不是妥妥的被围观?!还不等沈小瑜拒绝秦濬又丢个重磅炸弹。

    “顺带见见爷爷。”

    “不去!”沈小瑜扒着门边,大有一幅死也不见的样子。“孩子等下抱出来给瞄一眼就是。”见秦老爷子那还是算了吧。

    “松手。”秦濬回头看他。

    “不松。”(/tДt)/秦老爷子耶,传说中七老八十了还能用拐杖撵的儿子满地跑的秦老爷子耶!他不想被拐杖撵,他怕疼。沈小瑜泪眼汪汪期望能打动秦濬让他打消这念头,但秦濬能这么容易打消念头那他就不是秦濬。

    “听话,只是见见爷爷。”秦濬去拽他手。“已经跟爷爷说过会来,不去见太失礼了。”

    “不管,反正是说的自己负责。”沈小瑜压低声音吼。

    秦濬看他:“数三下放开手。”

    (tot)/要是不放呢?

    “就会生气。很生气那种。”

    (tot)/那生气吧,相比于见秦老爷子屁股开花这种事忍忍也就过去了。

    程茂偶然路过,瞧着这两。“(⊙⊙)们这是干嘛呢?”说着看向沈小瑜扒着门的手,笑。“沈哥这么帅气的扒着家门家门会害羞哒!”

    秦濬用力把从门上撕下来。“爷爷呢?”

    “书房。”

    “有事应服下。”

    <( ̄︶ ̄)>程茂眨眼。“好。”今天实是太忙了,他这亲叔叔一时没回应过来,Σ( ° △ °|||)︴等等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凑?!程茂对他亲哥的佩服承度再次爆表。这么好的日子也就他亲哥敢逆毛撸,不怕老爷子的拐杖,连秦首、长都不敢。

    “爷爷,这是小瑜。”秦濬给功夫茶座后的秦老爷子介绍。

    沈小瑜忙躬腰:“秦老好。”

    秦老从书上移开视线扶着老花眼镜看:“闻名不如见面。坐。”待沈小瑜手脚僵硬的坐下,抬眼瞪秦濬:“可以滚了。”

    秦濬默然,给沈小瑜个安抚的眼神尔后真的滚了。

    “w(Д)w”沈小瑜简直吓尿。

    秦老摘了眼镜开个玩笑道:“别紧张,不吃。”放下眼镜把旁边的象棋移过来:“会下象棋吗?”

    “…不太会。”o((⊙﹏⊙))o虽然老看起来很和蔼但他还是想撒丫子跑肿么办?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什么叫不太会?”

    “会!”

    “那成,来。陪下盘象棋。”

    秦老看起来兴致勃勃,沈小瑜吞下口水斟酌道:“棋力有限,怕会扫秦老兴致。”

    “正好也棋力有限,纯粹玩玩。来。”

    沈小瑜认为秦老是谦虚,战战兢兢摆上棋子。事实上真是他想多了。因为秦老不仅棋艺烂连棋品都烂的可以!第四次悔棋他无可奈何。“秦老,落子不悔真君子。”

    秦老瞪他,把棋子移回来道:“要做君子当年早被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沈小瑜:“_(:3 ∠)_”给老爷子跪了。

    下了六盘棋,沈小瑜精神恍惚的被轰了出来,回到座位时感觉脑袋还是晕的。

    霍思行迫不及待问:“秦少把拉去哪啦?”郭子襄看过来表示他也很好奇。

    沈小瑜抿口茶:“去见了秦老爷子。”

    给他倒上茶。“就快上菜了,喝杯茶润润喉。”

    “o(≧口≦)o然后呢?被骂了?”

    “那到没有,陪秦老爷子下了六盘棋。”四下瞧瞧没无关,沈小瑜才一脸崩溃的吐糟:“拉着下棋棋艺棋品却烂的惨无道,e(┬┬﹏┬┬)3虐的一脸血。”

    郭子襄同情看他。

    霍思行一脸道行高深的拍拍他肩膀:“天降大任于斯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忍常无法忍。”说着凑近低声道:“谁让拐了家亲孙子呢,( ̄_, ̄)被虐一虐也是应该的。”

    “凸(艹皿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