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男后倾城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重生之男后倾城 作者:水雨山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许太医嘘了一口气,看来皇帝并不因此对皇后有所芥蒂,许太医完全误解了郝琏辰的面上表情,以往郝琏辰喜怒不形于色,众人难以猜测,现在只要关于伊镶玉的事他就难以控制,才会被许太医猜错了,许太医放下心来“皇上不必担心,臣小时候见师傅曾帮一名男子接生过,当初他告诉过臣,男子产子是受上天眷顾,比起女子更为容易”

    郝琏辰点头,心中顾虑一消,只剩下满满的期待,倚在床边一手环着伊镶玉,一手满足的摸着他的肚子,一副傻样,许太医默默退下,原来再冷酷的帝王也抵挡不住初为人父的喜悦。

    伊镶玉一觉醒来,天色已晚,转头见郝琏睡在自己身边,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刚想起身却被男人按住,眼里散发着莫名的光彩,“你今天太累了,再休息一下”

    伊镶玉点头“我好饿!”郝琏辰急忙起身端来一晚粥,温度合适,伊镶玉一连吃了三碗,才觉得舒服一点,见郝琏辰目光灼灼,顿时脸颊羞红“不知道为何,近来吃的太多了”郝琏辰放下碗,俯身含住他粉红的嘴唇,直到伊镶玉气喘吁吁才放开,郝琏辰眼中温柔如水,声音诱惑“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

    伊镶玉被他哄骗,傻傻点头,回过神来瞪大眼睛“你知道……”

    郝琏辰俯身再次堵住他的唇,一手轻轻抚摸他的微微隆起的腹部,我知道这里有了我们生生世世难以斩断的血脉,也知道上一世支撑你活下去动力,更痛恨上一世的自己,无法保护你和孩子的无能,愿时光静好,我们世世相见,世世纠缠。

    第82章

    伊镶玉愣住,眼泪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老天又把孩子还给自己了吗?摸着微微鼓起的腹部,温热中似乎在跳动,心中酸涩激动,长长的睫毛不停的跳动,上一世因为住在冷宫的原因,怀上孩子后百般不适,自己觉得身体有异,才发觉肚子里有了另一个生命,这一世孩子来的安稳,所以都三月才发现,还是郝琏辰告诉自己的。

    郝琏辰及其高兴,有了两人的延续,以后不会轻易分开,又想上一世他死后脸上的绝望,心中大痛,天天晚上抱着伊镶玉的肚子说话,一脸傻眼,满眼宠溺,与伊镶玉想孩子的名字,孩子的样子,就差把伊镶玉的肚子扒开看了。

    伊镶玉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行动不方便,虽然伺候的人是郝琏辰千挑万选,自己也不愿意出门被人看,天天呆在房里,有了孩子就像有了全世界,心中那一点点残缺慢慢愈合了。

    郝琏辰开始不觉得什么,两人都为孩子的事高兴,可是慢慢发现,自从镶玉有了孩子后,天天与孩子说话,为了孩子再难吃的菜也会吃,再难喝的药眉头也不会皱一下,自己也他说话,只有聊到孩子才会上心,想与他亲热总顾及会伤了孩子,郝琏辰心中警铃大作,自己这么辛苦才夺得在他心中的位置,现在不过是一个还在腹中的孩子,就敢跟自己抢人?每当伊镶玉睡着时,郝琏辰就在伊镶玉肚皮上念念叨叨“你不许和父皇抢娘亲”“你是皇子龙孙,以后要独立,出世以后更不能赖着你娘亲”等等,伊镶玉又是被他念烦了,干脆搬离承乾殿,自己回紫林宫,吓得郝琏辰一惊一咋,更是坚定了,以后等那兔崽子出生后,绝对不能挨着他们住,现在都这样霸着自己的皇后,以后还得了。

    伊镶玉搬回紫林宫,郝琏辰担心,也跟着住了进去,怀孕将近八月,伊镶玉的身子更加笨重,大大的肚子挺在细小的腰枝上,看得郝琏辰又心痛又怜惜,抱着抚摸他鬓边墨黑的长发“我们就要这一个,以后不要了”

    伊镶玉噎住,不知道说什么,这哪是说不要就不要的,又不是买白菜。

    伊镶玉睁开眼,看着窗外明亮的天空,一旁郝琏辰的位置早已冷了,自己真是越来越能睡了,扶着笨重的身子洗漱完后在花园散步,只觉得今日肚子里得孩子尤为不老实,不停得踹自己,走了一会,伊镶玉摸着身下得裤子,一片湿润,顿时额头冒汗,不会吧!急的大喊“小贵,小贵”

    “怎么了,主子”,伊镶玉抓住他,瞪大双眼,“孩子好像要出来了”

    小贵额头冒出黑线,哪个生孩子不是又急又痛的,主子你怎么这么淡定,因为早有准备,一旁备好的软轿将伊镶玉抬回了承乾殿,小贵吩咐身边的小太监去叫住在偏殿的产婆,许太医也急匆匆的朝承乾殿赶,众人慌却不乱,伊镶玉躺在床上,自己先把裤子脱了,因为懂医术,妇人之道也算通一点,等阵痛袭来,才慢慢使劲,将力气全汇集的下身去,一拨一拨的疼痛,却也不是那么难受。

    郝琏辰听太监来报时正在朝上 ,不管下面说的起劲的大臣,拔腿就开跑,众人默默擦了一把汗,淡定!淡定!

    郝琏辰几乎跑的飞起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一脚踹开承乾殿大门,“砰”的一声,伊镶玉正躺在床上,绵长呼吸缓劲,等待下一拨阵痛,听到声音当场吓得一个使劲,有什么东西慢慢从身下钻出来,带着响亮的哭声,郝琏辰急匆匆的跑进内殿,见伊镶玉一个人躺在床上,光着的腿间还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皱娃娃,张这嘴大哭,郝琏辰不知所措,伊镶玉楞在当场,只听说过生产凶险万分,自己这……这……

    两人傻乎乎的相对,初为人父的喜悦和无措,满屋的婴儿哭声回荡,似乎是对两位父亲的控诉,产婆与太医匆匆赶来,看着抱着皇后的皇帝,还有放在一旁的婴孩,只得默默汗颜,这都完事了都,那他们还干什么。

    郝琏辰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无措,“产婆把皇子抱下去洗洗,许太医过来给皇后把脉”众人回过神来,产婆看着小皇子被自己的父皇随便裹起来,身上还带着血迹,小嘴吧嗒,模样可怜,只觉得今天是在做梦吧!

    许太医搭着伊镶玉的手腕,“回皇上,皇后娘娘身强体壮,无事”郝琏辰挥挥手,“知道了,下去吧!”许太医也一脸迷茫的走了,深深怀疑今天自己是喝多了。

    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那是我们的儿子?”郝琏辰语气里还带着不相信,说完又道“也太丑了吧!”伊镶玉费劲瞪着他,郝琏辰立马讨好道“再丑我也喜欢”虽然容易,伊镶玉也累了,慢慢闭眼睡了过去,郝琏辰几乎不让别人碰他,亲手打理他身上的血迹,换上被褥,等一切弄好,郝琏辰将孩子抱了过来放在他头边,撑着头静静看着,这一世,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

    文差不多就完结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哎!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第83章

    “郝琏夏,你都几岁了,还粘着你娘亲”

    “他是我娘亲,我当然粘着他,你多大了,还老是围着你娘子转”

    郝琏夏,正是伊镶玉生产时被郝琏辰吓出来的孩子,郝琏辰干脆私下取名郝琏吓,伊镶玉觉得有趣,也不反对,小时侯郝琏夏不懂,慢慢长大后才知道他们两人合起来算计自己,哭着闹着改名字,勉强把吓字改成了夏字,才算完的。

    一大一小的人怒目相视,眉毛皱起的样子一模一样,郝琏辰一把将他拽起,扔给殿外的奶娘,郝琏夏顿时大哭“我不……我不……我要娘亲”伊镶玉被吵醒,声音沙哑“怎么了”郝琏辰咽着口水,声音带着诱惑“没什么,我们继续睡觉把!”伊镶玉皱皱眉,带着无限风情“我听到夏儿在哭” 郝琏辰眼冒绿光“没有,你听错了,我才从夏儿那过来,他睡的正香呢!”说完俯身趴在伊镶玉身上,一点点挑起殿内的氛围,两人情动时,突然殿外哭声一浪大过一浪“我要娘亲,我要娘亲”伊镶玉推开郝琏辰“是夏儿在哭,我去看看”郝琏辰看着身下鼓起的一团,咬牙切齿,真的是上辈子欠了那兔崽子的,老是打扰自家老子的好事,伊镶玉出去果然见奶娘抱着哭的正惨的郝琏夏,伸手将他接了过来“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没……没……”郝琏夏打着嗝,将刚才父皇如何对自己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伊镶玉扶眉,自己早已见怪不怪了。轻轻安慰着。

    果然,郝琏辰看着伊镶玉将兔崽子抱了回来,跳在床中间将自己与镶玉隔开,郝琏夏得意的望了郝琏辰一眼,转身抱着自己的娘亲睡了起来,小屁股高高崛起对着郝琏辰,郝琏辰拍了拍,伊镶玉对着他一笑“他今天又闹你了”

    郝琏辰扬起眉“你在的时候有人给他撑腰他才敢,平时乖得很”

    伊镶玉笑着抚平他的眉心“累不累?”郝琏辰手臂一挥,将他俩一起带入怀中“不累”两人双眼静静相视“不许累着了”

    嘴角勾起,帝王风范迷乱了伊镶玉的眼“尊娘子命”

    当初再桃树下,你也如此勾起的嘴角“你迷路了吗?”是啊,我迷路了,跌入了你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