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生之贵女不贱 > 正文 99第九十九章 完结篇

正文 99第九十九章 完结篇

作品:重生之贵女不贱 作者:桃李默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寒风凌冽,阴沉的天空飘荡着雪花,呼出的气息泛着白雾,这么冷的时候,有女子玩弄,会让男人的身体火热起来。

    低头低泣的少女被五大三粗的蛮族汉子推搡着向前,娇小的身躯一个踉跄差一点摔倒,被驱赶侍奉蛮族韩王的少女软弱的呜咽声音更响亮,颤颤巍巍的向前走,她将女子的无能,怯懦展现得淋淋尽致。

    旁边的蛮族大汉又推搡了她一下,“没用的小娘子,大汗以后就是你主人了,还不快去伺候主人!”

    “呜呜,呜呜。”

    少女好不容易来到马前,怯怯诺诺的哭泣:“大汗,饶命。”

    坐在骏马上的蛮族大汗轻佻的用马鞭挑起少女的下颚,入眼得是一张明艳脸庞,肌肤赛雪细腻柔滑,一双水灵灵的眸子很是动人,淡粉的唇瓣微微张着,让人想要咬上一口,一袭湖水蓝绸缎衣裙勾勒出她玲珑的身体曲线。

    蛮族汗王眸色深沉了不少。

    他声音沙哑,“叫什么名字?”

    “苏氏阿琳。”

    在抬头的一瞬间,苏琳察觉了蛮族汗王果然是你的目光,她暴漏了!

    苏琳腰中的软剑同名字一起出现,剑影至刺蛮族汗王的胸口,不管他是怎么认出苏琳的,此时她不能再犹豫。”果然是你。“

    蛮族汗王在苏琳凌厉的攻势下,从马上翻滚下来,苏琳步步紧闭,他从地上跃起时抽出了腰中的弯刀,剑刀相碰,两柄都是宝刃,清脆碰撞声之冲耳膜。

    “苏岳的女儿?”

    “是。”

    一句简单的对话后,两人再一次刀剑相向。

    苏琳知道突然袭击时不成了,比力气也比不过蛮族汗王,她辗转腾挪间将林琳传授的剑法演绎到了极致。

    蛮族汗王道:“本汗要活捉苏岳的爱女!”

    本来准备大弓放箭的蛮族汉子放下了弓箭,也是,如果用箭射苏琳,他们堂堂男子汉的脸面往哪里摆?汗王哪还有尊严?

    蛮族汗王带回来的士兵都是最最听命于他的,他们齐齐为汗王助威。

    缓过劲儿的蛮族汗王在防守之余出招擒拿苏琳。

    险象环生之下,苏琳爆发了最大的潜力,感觉到蛮族汗王活捉自己的心思,苏琳的剑法转为不顾性命的抢攻,他不是要活捉她么?这一变招让蛮族汗王措手不及,他从没见过像苏琳这样不要命的刺客。

    好不容躲开了苏琳的一剑,蛮族汗王叫道:“你别以为本汗不能要你命!”

    苏琳用手中的宝剑回答了他,剑尖挑掉了蛮族汗王肩头护甲,锋利的剑芒在他肩膀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宝剑剑身上的血槽里留下一缕血红,苏琳挥舞宝剑继续向蛮族汗王猛攻,没时间说话,不是她死,就是蛮族汗王死,他们之间只能活一个。

    鲜血滴落在地面上,随着飘零而落雪花,真有雪梅绽放的妖艳。

    蛮族汗王不敢大意,使出了全部的招数,当然也不会再同苏琳搭话。

    苏琳暗自向腰间摸了摸,瞄了一眼无人骑乘的坐骑,再一次逼退了蛮族汗王,苏琳突然喊了一句:“着家伙!”

    蛮族汗王下意识的躲闪并戒备苏琳放的暗器,没想到苏琳将手中的宝剑投向蛮族汗王。

    趁次良机,苏琳几步跳上了坐骑,将身体伏在马背上,回头望月射出了杀手锏——林琳送她的保命袖箭。

    五角角星样子小巧的飞镖直射蛮族汗王面部,手忙脚乱的击落了迎面的两枚,最后一枚五角星到了,他强扭过身体,旋转的五角星的一角划破了衣服,一道浅浅的血痕留在了他的胳膊上。

    被击落的五角星闪烁着幽兰的光亮。蛮族汗王心底一凉:不好,有毒!

    中原人说最毒夫人心!

    苏琳的武器抹了毒药!

    “来人,擒杀苏琳,放箭!”

    苏琳骑马没奔出多远,密密麻麻的弓箭飞来,强行拨转马头,苏琳藏身骏马的侧面,骏马奔跑的方向转为横向,直奔前面的悬崖,弓箭密落在骏马身上,骏马仰天嘶鸣,直冲向悬崖,少刻会将苏琳一起带进悬崖······

    一阵密集的射箭后,蛮族停下,看着像是刺猬一样的骏马,马上的人若是不跳马会跌落悬崖,跳马也容易摔断手脚。

    一个黑影从马上滚下,一声尖锐的哨音响起,紧接着一声马啸,一道红影直奔翻身而起的苏琳。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苏琳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等到蛮族寻思过味来,苏琳这回骑马已经在射程之外了。

    苏琳最后耍这几招真可谓环环相扣,夺禄是为了挡箭,她真正的坐骑一直在一旁隐藏着,听见哨音同主人心有灵犀的骏马跑出来带走了她!

    看起来轻松,但在一分钟内稍微差一点,苏琳的性命就得留下。

    被耍了蛮族气得哇哇大叫,蛮族大汗脑袋也昏沉沉的,嘴唇发紫,是错觉么?这毒怎么这么厉害?”大汗,末将愿为您擒拿苏琳。“

    “末将也去。”

    蛮族大汗道:“不能追。”

    哐当一声,他身体倒在了地上,手掌扶着地面雪花,他感觉到彻骨的寒冷,仰望昏沉的天空,是要死了么?

    壮志未酬,他难道会死在了一个女子手中!

    蛮族炸了,分出一部分人追杀苏琳,另外一部分保护蛮族大汗。

    苏琳在前面跑,后面一群人追,带起的灰尘煞是壮观。

    她并没将身后的人带到京城方向,而是向关外奔跑,追得人如此更放心追逐苏琳,”拿命来,拿命来。”

    苏琳的坐骑是宝马良驹,她又以骑术见长,蛮族一时奈何不了她,跑了大约一个多时辰,苏琳看到前方打着的帅旗,旭日初升的光芒足以让她看到帅旗上斗大的苏字。

    从马鞍下摸出早就藏好的帅旗,她使劲的抖动手臂,帅旗迎风招展,同样是一个大大苏字。

    苏岳抬手道:“放行,准备应敌。”

    苏琳一头扎进苏岳的队伍里,喘息道:“我是苏琳,威远将军何在?”

    苏岳高大的身影在眼前闪过,苏琳松了缰绳,身体向下倒去,苏岳快步借她入怀,苏琳脸上满是汗水,狼狈极了,也脆弱极了,“阿琳?”

    “爹。”

    苏琳蹭了蹭苏岳的肩头,唇边绽放出一抹极为恬淡的笑容,“爹,咱们家不会有事了。”

    她眼睛酸涩,止不住的落下了真正的泪水,重生后的努力,在今日终于达到了目标,苏岳回兵必会歼灭蛮族主力,蛮族汗王死在苏琳手中,这些功劳足以保证苏家太平富贵一生。

    不管李玉瑾怎么狡辩,他存在变节的可能,毁尽名声。

    今生他不是名满天下的名臣,没有人会为他说话,他最大的支持者辽王成了空筒子王爷,上一辈子为李玉瑾出生入死的拥趸今生还没汇聚在他身边,也不可能聚在他身边了。

    即便李玉瑾能保住性命,他也跟个废人差不多,再也无法动摇苏家的根基。

    唇边的笑容越发欣慰,苏琳想到了在京城等着她的表哥——广陵王,有表哥看着父亲,父亲不会再像前生一样没人帮忙。

    经过几次事情,苏琳相信父亲也不会像前生一样只知道忠义,不知辩解。

    雪花落在她脸颊上,凉凉得很舒服,耳边的喊杀声逐渐隐去,苏琳感觉到身体一轻,她的灵魂仿佛随时都能飘出身躯···放松,悠然,很舒服,从未有过的舒服。

    两世为人,苏琳一直都是压抑的,这回是她最轻松的时候。

    不行,我不能走,我还有表哥。

    苏琳拒绝了温暖灿烂天空的勾引,表哥,表哥比那里更温暖,也更能包容她的缺点错处,要嫁给他!只想着嫁他。

    “她还没醒过?”

    “没。”

    广陵王背对着门口,抹去掉在苏琳脸上的泪水,紧紧握着苏琳的手臂,别走,表妹!

    门口的人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踹了一脚旁边扶着自己的男人,“都是你的错!你但凡努力治国一点,阿琳也不至于去刺杀蛮族汗王!””是,是,是,是朕的错。”

    皇帝不敢反抗,更加小心的扶着心爱的女人,好不容把林琳哄骗回来,皇帝对她千依百顺,小心的摸了摸林琳的肚子,最近他虽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只有血脉相连的儿子才能带给他些许安慰。

    没有儿子,永远不知为父的喜悦。

    皇帝以为自己不在乎,其实他比谁都在意。

    揽住了林琳肩头,皇帝默默的看了一眼床榻上的苏琳,自从她昏迷之后,皇帝不停的反省过去对朝政的疏忽,作为君主他并不是合格的,哎,以后努力吧。

    好在有他有了儿子,再辛苦个几年,他就可以做太上皇了。

    到时候他可以专心陪着林琳玩尽天下。不过,苏琳若是有个好歹,以小堂弟深情没准就出家去了,儿子交给谁?

    皇帝是最期盼苏琳能清醒的人。

    “她会醒过来的,她舍不下对他一往情深的小堂弟。”皇帝吻了吻林琳的发鬓,“如同朕为你遣散后宫,准许皇妃再嫁,如同朕舍不得你一样。”

    林琳动了动嘴:其实她更想同皇妃玩一玩,听到屋里广陵王欣喜的惊呼,“表妹!”

    两人对视了一眼,醒了,苏琳这是醒了?

    林琳将门关上了,扯着皇帝悄声离去。

    慢慢的睁开眼,视线很模糊,眼前人影晃动,不认识?胡子邋遢的男人是谁?

    苏琳推了推压向自己的男人,“谁?你是谁?”

    “表妹。”

    广陵王愣住了,难道苏琳失去记忆了?“我是你表哥,朱逸,表妹,看看我,你别再吓我了。”

    此时苏琳才看清身边的人,消瘦的容颜同她记忆中不大一样,深陷的眼眶,红红的眼睛,下颚不规则的胡子,不知多久没梳理过的头发,他哪像是风度翩翩的广陵王?

    不知怎么,她心底酸涩,“谁把你饿成这样的?”

    广陵王搂住了苏琳,紧紧的,恨不得将她融入到自己的骨血中去,“醒了,就好,你醒了,我会重新胖起来······”

    “表哥。”

    “?”

    “我很高兴老天给了我认识你的机会。”

    “我也是。”

    “我们会白头到老的,是不是?”

    “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章番外,李玉瑾的最后下场,放在防盗章节,第四十三章里。

    这篇文是桃子写文来最卡的一个,不过想写得大部分都写出来了,也没什么遗憾,桃子对种马男深恶痛绝。

    桃子开新文了,文案上有链接,《嫡妻正妻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