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保镖(强强) > 正文 分节阅读_87

正文 分节阅读_87

作品:保镖(强强) 作者:香小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红酒和美女身上,关键时候跟不上趟,这一路紧赶慢赶,才追到戛纳。对方并不清楚楚珣他们在哪,一间间酒店例行检查,大海里捞针。

    王欣欣戴着假发套子,贴了两撇小胡子,在法国特工眼皮底下步出鸡尾酒会,给楚珣通风报信。

    楚珣和传武前一分钟还在互相啃,咬,掐架,这会儿脸色都沉下来,互相眼神示意:跑!

    传武提着枪匣,大步流星。楚珣身形如电,西装贴体绷着,双腿跑起来带风。

    特工从楼下往楼上逐层排查行迹可疑的中国人面孔,楚珣给传武一使颜色:从紧急通道楼梯下去。

    消防通道平时没人走,每一层都有声控的照明开关。两人黑暗中潜行,脚步迅捷,如暗夜里两头大猫沿楼梯扶手滑行而过,脚上仿佛带一层肉垫,不发出一丝声音,不触发楼道内的照明。

    他们不出声,对手蠢得偏要出声。

    一名墨镜西装男子握着手枪,小心翼翼一步步往楼上走,每到一层,脚一跺,等着灯亮,然后持枪四面警戒,察看每一处墙角。

    男子的皮鞋脚一磕,楼层顶灯洒下一片光辉。这人枪口一转,楚珣现身视野里。

    对方持枪对准楚珣:“不许动。”

    楚珣面无表情,摊开双手:“别走火,我不动。”

    男子警觉地打量楚珣:“转过身去,举起手。”

    “不必了。”楚珣微笑,眼神往上一撩,“当心你上面。”

    男子迅速抬眼一看,眼球视线刚刚与头顶上方形成零度角的一瞬间,根本来不及反应。天花板通风隔板猛一掀开,一双黑裤长腿从天而降,悍然夹住这人脖颈!

    楚珣同时出脚,一记精准飞踢,踢掉对方的枪,配合默契无声。

    霍传武的一双腿肌肉结实,小腿动作骇人的凌厉,脚踝夹住对方脖子,干脆利落地一拧……

    传武利落地跳下,将对手绵软的身体藏进楼道黑暗角落。

    传武眼色一甩:上去。

    楚珣蹬上楼梯扶手,双手抓住通风口边缘,腹肌用力,往上一撑。

    传武在下面托住他的臀部。

    楚珣心里还憋着火,屁股一拱:“别摸我。”

    传武懒得废话,用力往上一托:“快上去。”

    传武紧跟楚珣,双手挂住,臂膀和腰肌用力,身手矫健,双腿从通风口处消失。

    酒店一侧楼上窗内晃过影子,一根结实的钢索甩上对面某处天台。两头矫健的大猫,各自拽住钢绳,下半身相贴,双腿用灵巧的姿势互相缠绕以维持平衡,声音掩盖在喧嚣的海潮声中,滑过夜空。带肉垫似的脚掌踏上天台,一前一后,飞檐走壁,玫瑰色晨雾中优雅地逃脱……

    这天凌晨,三人小组将追踪的对手抛在身后,在约好的地点碰头,乘坐一车,驱车一路向南,顺利通过法意边界,有惊无险。

    王欣欣又换一头假发,这次是黑色的波波头,捯饬得风骚,连楚珣都快要认不出这厮。

    车子是楚珣昨天弄到的,霍欢欢让手下助理帮楚珣租到的车,还特意给他准备几套衣服和假发。霍欢欢也是出于对楚少爷一份心意,有意帮他。

    王欣欣一条胳膊垂在车窗外,悠闲地吹风,敲着车厢:“珣儿,霍美人儿够义气,对你真不赖。”

    楚珣在后座上翘着脚:“当然了,我跟欢欢,谁跟谁啊。”

    王欣欣乐道:“呦,你跟她,谁跟谁啊?”

    楚珣瞟了开车的某人一眼:“我跟她特铁。”

    楚珣话音未落车子猛地一抖,突然平移换道然后加速,一匹狂奔的野马在乡间小路上飚驰。楚珣“啊”了一声,身子往后一仰,几乎滚下后座……

    他们一路开至米兰,将王欣欣安全送达中国驻米兰领事馆。

    王欣欣有明面的身份,是中方外派的外交人员,只要躲开法国特工追杀,进入他国的中领馆,又具有外交豁免权,领馆内部有专人接应,有更稳妥的办法将其安全送回国。

    他们的车停在领馆对面的隐蔽处,目送王欣欣顶着滑稽的波波头,穿着黄色格子嬉皮装,迈上中领馆楼梯。

    楚珣在话筒里声音低沉:“哥们儿,保重。”

    王欣欣说:“你俩也保重,注意安全,回见。”

    楚珣放任视线抛向远方,遥遥盯着对方背影。他看到王欣欣步入领馆大门的瞬间,回了一下头。王欣欣朝向楚珣他们隐藏的位置,很感激地笑了笑,悄悄地、迅速地,敬了一个军礼,瘦小的身形随即消失在大楼内……

    楚珣眼眶一下子热了,心潮感慨。

    他目力极好,隔着大街相望,甚至能读出王欣欣敬礼时嘴唇蠕动说出的唇语。

    绝对忠诚。

    小霍同志驾车,后视镜里端详楚珣的脸,神态永远那样平静,沉稳:“去哪。”

    楚珣望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城市风物,斑驳着时光锈迹的古老的教堂,街边牵狗的情侣,半晌没有说话。

    他强抑冲动的情绪,从后面缓缓伸出手,双手合拢,捧住传武的头。

    手指摩挲着颅骨缝隙,一腔的埋怨,深情,全部缠在指腹螺纹里……

    楚珣是情绪十分多变的人,容易被某种心思牵着,仿佛有千张面孔,让人捉摸不透,传武偶尔也无所适从,摸不透这人的臭脾气。

    楚珣骨子里唯一不变的,就是这片真心。

    历经波折最终平安送走王欣欣,让他精神上卸下一副重担,心情一下子软了。两人一道出生入死,风雨同归,每一次出任务相依为命,用自己的胸膛守护对方的后背,两人紧抱在一起吊着钢索穿越都市的繁华喧嚣……大风大浪都熬过了,眼前人就是将来后半辈子的情感依靠,有什么想不开的,昨晚瞎闹个什么?

    楚珣抚摸传武的头,叹了一句:“你以后,不准再跟我吵架。”

    一句话,说得楚珣眼里一热,传武心口也一热。两人默默无言,都懊恼,闹什么别扭?

    楚珣昨夜为啥恼火?二爷这么骄傲一个人儿,这样的脾气、心性,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只有他忽悠别人的,他啥时候能被身边人蒙在鼓里,耍一道,多么丢脸。

    二武是他的人,他这么稀罕、在乎的人。以楚珣这人旺盛的掌控欲望与强烈的自尊自负,他爱的人,每一分每一毫,都是属于他的;二武黑黑的眼睛里闪烁的每一粒光芒,都是为二爷闪的!二武的童年,少年,二武与他分离的十五年,二武的现在,将来,直到两人都老了,直到永远,这人是他的人,容不下旁人窥视,别人甭想。

    也幸亏霍欢欢与传武并没有实在的瓜葛,那俩人倘若小时候真有过什么,楚珣一准儿得发疯咬人,掐出血。

    楚珣双手合握,握住传武的脖颈,手指卡在对方最脆弱不设防的喉骨处。他一发力,能捏碎骨头。

    传武开着车,目视前方,身形一动不动,把喉咙袒露给他,就让他捏着。

    传武哑声说:“你以后,也不准再那样。”

    楚珣:“我又咋样了?”

    传武:“俺心里难受。”

    楚珣:“……我没想让你难受,你就总是嫌我不好。我没以前好了?”

    楚珣口气酸溜,含着一口醋没喷呢:“你当初还真会挑,那媳妇选的,够漂亮,多般配。”

    传武:“不是俺挑的。俺跟她没关系,断了,也没有‘那个’过。”

    楚珣:“胸大,屁股也大,好生养,一准儿能给你生一窝。”

    传武:“……俺不要那样。”

    楚珣自嘲道:“你妈给你挑的吧?你妈最不待见的人就是我,我也知道。”

    传武:“俺就最待见你。”

    楚珣:“……”

    传武那时口气冷冷的,表白的话说出口,眼底平静无波,握方向盘的手都没有颤一下。就好像讲出心里埋了二十多年的一句陈词。历经太久,已经没了当初青春年少时那份冲动,就是岁月沉淀剩下的依恋,最单纯,也最浓郁。

    楚珣心思突然软得一塌糊涂,鼻子发酸。

    他额头抵住传武的后脑勺,两手从后面环抱对方胸膛,紧紧抱着,把这人填进自己胸口。

    二武啊……

    他们本来应该直接开到米兰机场,有直飞国内的航班。

    车子驶向郊区方向,楚珣突然说:“下一个出口,转弯。”

    传武问了一句:“机场不是那个方向,你要去哪?”

    楚珣抵着传武的后脑,声音低哑:“不去机场,不想回去。”

    传武声音更哑:“……不回去你要去哪。”

    楚珣:“去哪都行。”

    传武:“……”

    出口近在眼前,传武不用楚珣提醒第二遍,突然调转方向盘!

    轿车“唰”得横向平移,斜着飞下公路出口。楚珣“嗯”得一声,身子制不住往后一仰,车子快速没入一条岔路。乡间小路两旁,是成片成片半人高的蒿草,开出黄澄澄的小野花,阳光下荡漾……

    两人心有灵犀,不必多言,甚至不需要看对方的眼。这么多年,早已经迈过需要用语言和眼神交流的年月。

    俩人倘若哪天多说了几句,肯定是两口子吵架,互相掐呢,否则根本不用说话。

    楚珣去过地下宫殿两次,每一回进门,迅速抱住,膝盖互相顶着,脚丫子踩着,往小床蹭去,然后扑倒。还说什么?都是男人,相爱的男人,不用废话。

    楚珣贴着传武的耳朵,低声给对方指路,说悄悄话似的。

    他手心洇出汗,在传武肩膀上抹手。传武握方向盘的手也出汗,喉结滑动,胸膛起伏。两人心底都明白,这一趟是要去哪里,这一步迈出去,就收不回来。但是两人之间的这一步,已经等得太久。是该对方的,也是该自己的。这些年亏欠了对方,又何尝不是亏欠自己?

    米兰郊外往东,步入亚平宁的乡村,有一处幽静的小镇,风景如画,漫山遍野开着明黄色的雏菊和紫色鸢尾花,美得令人窒息。

    车子在田间小路上颠簸,蓝莓园里劳作的大叔抬起头来,冲他们挥了挥草帽。

    楚珣笑出一口白牙,也对草帽大叔挥挥手。

    传武:“你认识?”

    楚珣:“不认识。”

    车停在丘陵地带树林间一处小木屋前。木屋门前有一圈栅栏,上有烟囱,周围栽种郁金香和小菊花,但是显然没人住。

    楚珣解释道:“我一个朋友的度假屋,他平时住意大利南部,偶尔才来一趟。他让我随便来住。”

    传武状似随口一问:“什么朋友?”

    楚珣嗤笑了一声:“不是你这种朋友。你这样的,一个就够了。”

    传武笑出酒窝,很容易就满足了。

    大门紧闭,门锁生锈。

    传武:“钥匙?”

    楚珣俩手插兜,一副“老子是个少爷”的神情,用眼神示意:“烟囱顶上,鸟窝里。”

    传武露出白牙:“嗳……”

    那个“妈”字出口的同时,黑衣黑裤的身形蹿上房檐,小心翼翼踩着房顶的瓦,手脚并用,像一头身形俊美的豹……

    小霍同志找到钥匙,轻松跳下房檐。

    铜钥匙捅进锁孔时因为时间隔得太久,捅下一串灰尘,时光的微末在阳光下跳舞。

    传武用力推了几下,拿脚顶着,磕下一脑门子的灰,奋力撞开门。

    楚珣喘息着,从后面抱住二武,就这么抱着,凝视二武专注的侧面,浓密的睫毛。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耀林间,眼前是一扇门,是偷来的一段年轮,是完全属于彼此的时光。这里没有惊心动魄的任务,没有上级压力,甚至不再顾忌彼此最后一道底线……

    木门阖拢,传武回身一把抱住楚珣。两人紧紧勒着怀里的人,勒断肩头束缚的枷锁,勒断一切阻隔,勒到对方无法呼吸。楚珣用力吸吮传武肩窝里的味道,嘴角划出一道弧度,想流泪。

    心底四个字。

    绝对忠诚。

    第七十四章 乡间小木屋

    第七十四章

    乡间小木屋乡村木屋是楚珣一个生意上朋友的度假屋,屋子里生活用品齐全,只是饭桌床头各样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