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夜倾情 > 正文 分节阅读_11

正文 分节阅读_11

作品:一夜倾情 作者:纪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任凭她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最后只得放弃。

    「跟我来就对了!」他像平常一样绷着脸,语气没有起伏的说。

    她就这么讨厌他、甚至三番两次地想躲开他引捉紧了她的小手,娄祖麒不禁感到有些生气。

    算了!芊桦幽幽叹了口气。她知道再追问下去,娄祖麒也不会回答她,只是让同事多看热闹,一点助益都没有……

    由于没有勇气面对大家的窃窃私语和异样眼光,芊桦只能低着头和娄祖麒快步离开办公室。

    坐上娄祖麒的车,一路上芊桦坐在驾驶座旁不发一语,想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可是,随着周围的景色越来越荒凉,车子越来越少,芊桦开始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起来。

    这个娄祖麒该不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正当她还在思索之际,娄祖麒转动方向盘,车子弯进一间壮观豪华的别墅里。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我要去采访什么新闻?」芊桦露出狐疑的神情打量他,总觉得事情绝没有那么单纯。

    「你最近不是在追查『市政大楼』的弊案,和那案子有关的立委傅明堂就住在对面,我已经架好望远镜,你可以就近观察他和哪些人来往,这样应该可以挖掘出更多线索。」

    停好车,娄祖麒边说,边带着芊桦走进豪宅里。

    「真的吗?你真厉害,竟然能找到他隔壁的房子,这样监视起傅明堂确实方便多了。」

    芊桦眼中露出崇拜的眼神,不禁对娄祖麒的神通广大叹为观止。

    娄祖麒拉着芊桦的手走到二楼起居室,一架高倍数的望远镜架设在宽敞的落地窗前,镜头对准傅明堂的客厅。

    芊桦四下打量优雅温馨的主卧室,一张超大的双人床摆在正中央。她下意识移开视线,不愿多做联想。

    「这是谁的房子?你去哪借的?为什么这么大间房子一个人都没有?」芊桦好奇的四处张望,抛出心中一连串的疑问。

    「我的!」

    娄祖麒语气轻松,简单扼要的回答。

    「什么?!」芊桦睁大双眸,讶异的瞪着他。「你住这?你和傅明堂是邻居?」

    「不是,我上礼拜才买下这间屋子,这几天将里面的家俱重新装潢过,昨天才全部弄好。」娄祖麒轻描淡写的说,好象他常常买这样的豪宅似的。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这么凑巧,傅明堂刚好住隔壁,这真是意外收获!」芊桦眼中闪烁着明亮的光芒,语气兴奋的说。

    「谁说这是意外收获?」

    娄祖麒挑起眉,英俊的脸庞露出笑容反问她。

    「什么意思?」芊桦眯起双眼,不太确定他话里的意思。「你是说你早知道傅明堂住隔壁,刻意买下这间房子吗?」

    「对了一半!」娄祖麒捏捏她粉嫩的双颊,语气温柔的说。「我知道傅明堂住隔壁,不过我买下这房子最主要是因为……你!」

    「我?」芊桦瞪大清灵的双眸看着他。

    「没错!我知道你很用心追查这个弊案,我也希望你可以报导出最好的新闻。重要的是……我不要你太辛苦或有任何危险。」娄祖麒捧起她可爱的脸蛋,迷人的黑瞳专注的看着她。「你要是累了,在这里随时可以休息。而且在自己房子里,我才不用担心你的安危。」

    「你……」

    听到娄祖麒突来的温柔,她的心跳在瞬间加速狂跳,心悸的感觉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楞楞地看着他帅气到不行的脸孔。

    虽然他一直不掩饰对她的浓厚兴趣,可她从不认为娄祖麒是真的爱上她,充其量不过是喜欢罢了!

    在她的认知里,娄祖麒是个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这样的人不可能会有心,更不可能对任何女人认真。

    可是,为什么听到他如此用心为她安排这一切,竟让她有种强烈震撼的感觉,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沉沦、深陷。

    「这是不是你怕我泄漏你真实身分所想出的计谋?」芊桦的声音有些颤抖,不信他真的对她这么好。

    「为什么你就不能认为我是因为喜欢你、关心你,才替你设想所有的一切?反而要曲解我的一番用心?」听到芊桦这么误解他,娄祖麒隐忍着怒意,语气不悦的说。

    私底下他们独处时,娄祖麒对她总是和颜悦色、温柔体贴。难得看到他发怒的模样,让芊桦有些胆颤心惊,觉得自己真的说错话了。「我不是故意误会你,你别生气啦,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我不想对你发脾气,可是你这小妮子老是恶性不改,怀疑我的心意,这叫我怎能不生气?」

    娄祖麒叹了口气,伸出手掌摸摸她的头,有些无奈的抱怨。

    「谁叫你老是不正经,害我根本搞不清楚你是认真、还是在开玩笑。」芊桦抡起拳头,轻轻捶打他的胸膛,有些羞涩的说。

    「小姐!是你太迟钝了好吗?我从头到尾都说得很清楚,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交往。是你一直不肯相信,也不愿面对我们的关系。」

    娄祖麒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凝视她美丽清澈的双眸,让她正视他坦诚无欺的心意。

    「我不知道……」

    芊桦犹豫的垂下眼帘,不敢纵容自己因他而澎湃、激越的情感。

    娄祖麒说的是喜欢、是交往,而不是许诺一生一世的爱情。

    如果她将自己完整的一颗心给他,如果有一天,他不要她了,她能够忍受那样的打击吗?

    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娄祖麒看出芊桦畏惧怯懦的心思,他叹了口气,不愿继续逼她。

    至少她对自己不是毫无所觉,总有一天,他会让她心甘情愿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反正,他现在有比逼她承认爱意更重要的事要做,互诉衷情的事,就留待以后再说好了……

    这段日子的相处,他对芊桦的渴望,并没有随着时间而与日俱减,单是看着她甜美的笑颜就快要将他逼疯。

    这一次他决定绝对不让她逃离自己,他要这小妮子清楚知道,男欢女爱是件很正常的事,更不需要压抑、隐藏。

    娄祖麒低头攫获她甜美的双唇,带着无尽的渴望与火热的激情。

    芊桦嘤咛一声,没有抗拒的偎入他怀里,此刻,他手指灵巧地解开她衬衫上的钮扣,大手忙碌之馀,也不忘深切的吻着她,吻得她头昏脑胀。直到一阵冷空气袭来,芊桦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被解开,她羞涩得想拉拢身上的衣服,却被娄祖麒伸手阻止——

    「不!我们不可以再……」

    她虚弱的摇头,努力忽略他的双手对她身体所施的魔法。

    娄祖麒轻咬着她小巧的耳垂,在她敏感的耳际轻声说道:「你可以骗自己不爱我,可是你骗不了自己你不想要我,因为你的身体早就出卖你了……」

    一股排山倒海的欲望,让芊桦脑袋停止运作,再也无力推拒、更无法辩解……

    没错!此时此刻,她只要他,只希望能感受他的关爱,至于两人之间的问题,留待今晚过后再说吧!

    .xs8.

    自从娄祖麒打破两人之间的僵局后,芊桦虽然还是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却也拗不过他的威胁利诱,搬到别墅跟他同居。

    芊桦坐在落地窗前,有些无聊的盯着对面傅明堂的客厅,希望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这几天娄祖麒去英国参加「世界媒体展望会」,留她一个人待在家里。

    百般无聊的她,本想找悦芝来陪她,但一想到那个脱线大王要是发现娄祖麒就是夜店王子lo,肯定会开心地说漏嘴,仔细想想还是作罢,免得自找麻烦。

    反正,娄祖麒已经在飞机上,再过十个钟头就会到台湾。

    想不到才分隔短短几天,她竟然强烈的思念他,心中想的念的尽是他。

    尽管她始终不愿承认自己早已爱上娄祖麒,不过心里头强烈的期待与揪心的思念,却早已泄漏她真正的心绪。

    铃——正当此时,她身旁的手机响起。

    芊桦接起电话,语音轻快的回答。「悦芝,怎么了?」

    「没事!看你最近追新闻有没有什么进展?」姜悦芝关心的说。

    「还不错!搜集到不少有用的证据。」

    「你什么时候要回来?我一个人好无聊。」从话筒另一端,传来姜悦芝心情低落的声音。

    「我还不知道……」听到姜悦芝的问题,芊桦有些为难尴尬的回答。

    认真地算算,她和娄祖麒同居也将近一个月了,也难怪悦芝会这么问。

    当初因为怕悦芝大惊小怪,所以没告诉悦芝她和娄祖麒的关系,也没说她搬来跟谁同住,只说她为了查案子所以借住别人家。

    「你到底借住谁家?他怎么愿意让你住那么久?」姜悦芝疑惑的问。

    「你……别管那么多,反正屋主不介意就是。」听到这个敏感话题,芊桦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不是住久了,和屋主日久生情?」姜悦芝有些怀疑的问。

    「没……没有啦,你别乱说:」

    芊桦不禁心虚的说谎,因为姜悦芝说的一点也没错,她的确是和屋主打得十分火热。

    「哎啊!你别那么保守,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屋主是谁都无所谓,别是你们那个变态总经理就好。」到现在姜悦芝还是深信他们总经理有问题。

    姜悦芝的话让芊桦心中感到莫名的无奈。

    如果有一天她和娄祖麒的腓闻消息传到悦芝耳里,自己该怎么对她解释呢?

    「对啦!芊桦,你今天有没有看『寰星娱乐日报』?」电话另一头的悦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语气兴奋的说。

    「没有!有什么大新闻吗?」芊桦一边讲电话,双眼仍不忘盯着傅明堂客厅里的一举一动,语气不甚热络的回答。

    现在的她专跑政治新闻,对娱乐新闻反倒兴致缺缺。而且她现在脑袋想的都是她和娄祖麒的地下恋情,害怕哪天曝光,她要躲到哪里呢?

    「不算什么大新闻,不过是『独家』喔!」姜悦芝特别加强语气,怕芊桦不相信她的话。「康伯高兴得说要加我薪耶!」

    「康伯会加你薪,表示这则新闻的热度一定可以延续很久。」依她之前专攻娱乐线的经验,相信悦芝报导的「独家」一定很有看头。

    「哈哈哈——我只不过把你之前拍的照片拿出来报导,康伯就高兴道差点跳起来,他已经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照片了。」想到康伯看到照片时的表情,姜悦芝越说越起劲。

    「我拍的照片,哪一张?」

    芊桦皱了下眉头,努力回想她之前拍的照片,到底有哪张照片具有如此强的新闻话题性。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芊桦脑海。

    「该不会是那张吧……」

    那张娄祖麒逼她得毁掉,不能留下来的照片,里面有他和阮玉妃亲密互动的身影。也是因为那张照片,她才会到「台湾世界日报」上班。

    当时她把那张照片收在一个柜子的夹缝里,那是个相当隐密的地方,她相信以悦芝的智商应该找不到才对。<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