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夜倾情 > 正文 分节阅读_9

正文 分节阅读_9

作品:一夜倾情 作者:纪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虽然她心底实在怕的发毛,可是面对他卑鄙的行径,她说什么也不愿屈服。

    「别忘了还有照片!」娄祖麒对她露出英俊慵懒的笑容。

    看着他狂野迷人的脸庞,芊桦忍不住在心底咒骂他。为什么他连威胁人的时候都可以那么帅?害她不能集中精神思考。

    「那是你的片面之词,我可以找邱总编还有悦芝帮我作证,证明我是被动的去应征,绝不是像你说的去……勒索。」芊桦抬高小巧可爱的下颚,说什么都不愿对他屈服。

    「你觉得丘总编会选择你、还是几百万的退休金?你请朋友帮你作证,她的证词本来就容易受到质疑。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你的胜算不大。」他挑挑眉,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你——卑鄙!」听到他的威胁,芊桦忍不住骂道。

    「彼此、彼此……是你偷拍我在先,不能怪我小人在后。」娄祖麒大方的摊摊手,一点都不介意她的批评。

    「我只是要报导阮玉妃,跟你又没有关系。」芊桦恼怒的瞪着他,愤恨不平的帮自己辩解。

    「你明知道我跟她没什么,这张照片根本是在误导读者。你是个媒体工作者,不应该这么做。」娄祖麒有些不悦的指责她。

    「我怎么知道你跟她有没有关系,就我看来,你们两人确实关系匪浅。我只会根据我看到的事实报导,绝对不会加油添醋。」芊桦理直气壮的说。

    「如果你要报导事实,那你应该报导你跟我之间的事才对。」娄祖麒露出邪佞的笑容,用暗示的语气说。「我记得那天晚上你抱着我,要我……」

    「够了!」

    芊桦大声喝道,阻止他再继续描述当晚发生的细节。

    这个男人脸皮真是厚到无可救药,他怎幺可以把那么私密的事拿出来说呢?

    芊桦可爱娇美的脸蛋涨的通红,双手紧捣着耳朵,生怕听到其它更火热、狂野的字眼。

    娄祖麒突然向前跨一大步,拉开她捂住耳朵的双手,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你是当事人,最清楚我们之间发生了什幺事,报导起来绝不会失真。」

    「放开我啦!」

    芊桦可以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拂过敏感的耳际,她的体内窜起一股熟悉的骚动,勾起那晚火热的回忆。

    娄祖麒低下头,在她无法反应前掳获她柔嫩甜美的双唇。

    芊桦先是一愣,随即被他勾起的热情所迷惑,让她只能无助的瘫软在他怀里,回味这个让她魂牵梦萦、念念不忘的吻。

    许久之后,他恋恋不舍的松开她诱人的唇瓣,贴着她的脸颊低声呢喃

    「记得吗?这是我们当晚做的事。如果你记不清楚的话,我很乐意再示范一次给你看。」

    「不……不用!」

    他的意图透过迷雾穿过她混沌的脑袋,让芊桦瞬间清醒,挣扎着离开,不敢沉溺他温暖的怀抱。

    「星期一到报社上班,我等你!」

    看着芊桦迷惘羞涩的脸蛋,他觉得自己像只凶狠的大野狼,正准备大啖甜美诱人的小白兔。

    不过,他不会有任何愧疚感,因为连日来的等待与挫败消磨了他所有的良知,现在的他心中充满胜利的感觉。

    「我说过,我不会过来上班的。」

    听到他自信满满的语气,芊桦心有不快的拒绝,只是语气不再像刚开始那幺坚定。

    「如果星期一我看不到你,我就到你的报社……告诉你所有同事,我们那晚发生什么事。」娄祖麒脸上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

    听到他的威胁,芊桦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你不敢!说出来对你也没好处。「更何况,这么一来你的身分马上会曝光,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台湾世界日报』的总经理经常流连夜店,还是游戏人间的夜店王子。」

    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芊桦突然觉得背脊发凉,但是输人不输阵,她说什么也不能示弱。

    「你可以试试我到底敢不敢!你很清楚八卦新闻的特性,媒体炒得越凶,对我报社的销量越有帮助,不是吗?而且我是男人,根本不怕这些花边新闻。」

    娄祖麒好整以暇的回答她,脸上完全没有担忧的模样。

    呃……芊桦顿时词穷,无法言语。

    虽然生气,但她却不得不承认这男人说得没错!可恶!

    「可是你就不同,大家会知道那晚你有多么的开放……」

    「够了!算我输给你,我星期一去报到。但是从今以后我不要再听到任何与晚有关的事情,你懂了吗?」

    芊桦凶狠的瞪着他,咬牙切齿。

    「看来我们达成协议了!」

    娄祖麒抚摸她娇嫩的脸蛋,感到十分心满意足。

    想到往后工作能有芊桦在一旁,沉重的压力似乎不像往日那般令人难以忍受。他甚至开始猜测这个小妮子会为他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而芊桦则是在心中发誓,自己绝对要搞得他鸡犬不宁,让他彻底地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

    原本看似没有交集的两人,在命运的安排下再次重逢,让人不禁猜想他们之间将会激出什么样灿烂的火花……

    第六章

    从邵芊桦进入「台湾世界日报」那天开始,就开始她炼狱般的生活。

    她没有一刻不责怪自己为什么懦弱的屈服于娄祖麒的威胁下;也没有忘记狠狠咒骂那个英俊该死的独裁者。

    「芊桦,今天立法院的院会举行得如何?」娄祖麒坐在椅子上,看着眼神幽怨的芊桦,心中满是克制不住的笑意。

    「很顺利!」芊桦扁着嘴,不愿理他。

    「十几个立委在国会殿堂上演全武行叫……很顺利?」娄祖麒面带笑容,摇着头说。

    「民主要进步就得靠不断的冲突,不断的试炼来获得,所以说他们进行得很顺利也没错啊!」

    芊桦当然知道她在强词夺理,只是她不愿让这霸道专制的男人,认定她能报导「政治新闻」。

    政治新闻!

    芊桦在内心无言的呐喊,心中充满悲愤交集的沉痛与无奈。

    娄祖麒这个无能、愚昧的男人做世轻才,简直不懂得知人善用。这家伙竟然叫她这个堂堂的「娱乐新闻王」去报导政治新闻,难怪报社的销售量节节下降。她相信不出半年,「台湾世界日报」非倒闭不可。

    她衷心期待这天到来,这样她就能脱离他的魔掌,重新掌控自己的人生。不需再忍受他的专制独裁、威胁恐吓,和挑逗勾引……

    娄祖麒缓步走到她身边,有意无意拨弄她柔细的发丝。

    「芊桦,你一定很清楚政治新闻对台湾人有多重要。 比起娱乐新闻,我认为政治线更有挑战性,也更有读者群。所以你应该好好把握这机会,更用心、更努力的报导才对。」

    芊桦恼怒的瞪着他,向后退一步,刻意躲开他亲昵的碰触。「你明知道我擅长报导娱乐新闻,为什幺硬要我跑政治线?」

    「没有实力的记者才会跑娱乐新闻!」

    听到芊桦的指控,娄祖麒斩钉截铁的反驳她,怎料却只换得她一个白眼——呿!这是哪门子的理论啊?!

    「你要当个专业的记者,就不应该画地自限。一个好的记者要能够放眼世界,用宏观的角度观察事情,还要培养敏锐的观察力,才能洞烛机先,挖掘到重要的独家新闻。」娄祖麒语气一转,神情严肃的说。

    他以自己在国外当记者多年的经验开导芊桦,希望她不要被台湾偏差的媒体环境所影响,永远只是个平凡的娱乐新闻记者。

    被娄祖麒这么一训斥,芊桦不禁低头默然。虽然心里不服气,可是她得承认他说的没错。

    如果她不学习成长,那她永远只能当个娱乐记者,虽然能创造销售量,却是所有名人口中唾弃的「狗仔队」。

    「芊桦,你有当顶尖记者的潜力,只是你自己不自觉罢了!」娄祖麒深邃的黑瞳专注的看着她,语气认真的说。

    「我?」芊桦诧异的抬头看娄祖麒,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他。

    「嗯!你有别的记者所没有的新闻敏锐度,只是你从没善加运用。不过,这都可以靠训练与经验来改善,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态。如果你只想当个八卦记者,那你绝对无法提升自己的能力。it'suptoyou!」

    芊桦到这已经两个月,朝夕相处下,他早看出她的潜力,只等待时机开导她。

    「你是说真的吗?不是骗我的吧!」芊桦可爱的脸蛋泛起红晕,睁着灵动的双眸看着他。

    从来没人这么跟她说,害她有些受宠若惊。几乎要怀疑起这个纪录不良的娄祖麒是不是别有用心?

    「你只知道我白天是『台湾世界日报』的总经理,晚上是angelpub的夜店王子。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以前是世界新闻的采访记者吧!」他用感叹的语气说,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听到这名称,芊桦瞪大双眼崇拜的看着他。忍不住用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目光打量眼前英俊潇洒、充满自信的男人。

    原来娄祖麒不只是古板严厉的总经理,晚上跑到夜店宣泄压力的花花公子而已,他以前竟然还当过的记者。

    「我采访过美国大癣波斯湾战争、亚洲金融风暴等等知名世界新闻。」

    他轻描淡写的诉说以前精采的采访经验,可是在他心中始终无法忘怀那段多采多姿的回忆。

    「哇!」芊桦赞叹的惊呼。

    她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采访重大的世界性新闻。「你怎么舍得放弃这么棒的工作?那是我梦寐以求的记者生涯啊!」

    恐怕每个当记者的人,心中都有这样的梦想,希望成为世界顶尖的记者。

    「我当然舍不得!」娄祖麒眼神落寞。「要不是我父亲临终前要我接手『台湾世界日报』,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我在美国的工作。我恨透了整天关在这间办公室当总经理,我想到处跑、到处看,调查、追踪、挖掘独家新闻。」

    「这报社是你自己的,如果你愿意,你大可以恢复你记者的身分啊!」他不就是老板,当然可以随心所欲。

    「如果世界上的事都那么简单就好了。」娄祖麒抿嘴一笑,笑她的单纯,也笑她的天真。「我的身分是总经理,需要管理整个报社,怎么可能成天在外面跑新闻?这么做只会顾此失彼,两个工作都做不好,甚至犯下致命的错误。

    而且,当总经理的责任很重,我得照顾公司里所有的员工。如果我判断失误,可能影响到大家的生计。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是战战兢兢,因为我绝不允许自己犯任何的错。」

    芊桦用同情的眼神望着他,心中感受得到娄祖麒身上的无奈与压力。她相信放弃自己的理想一定是很痛苦的事,河况得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工作。

    听他说完这些事之后,她突然觉得娄祖麒也不是个很讨厌的人。她甚至开始欣赏起他来。

    虽然他晚上是个滥情的花花公子,还用不光明的手段威胁她到这上班,逼她跑她不熟悉的政治新闻……可是认真想想,他做这些事对她并无坏处,甚至大有助益。

    想起自己先前在「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