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夜倾情 > 正文 分节阅读_2

正文 分节阅读_2

作品:一夜倾情 作者:纪瞳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心中汹涌澎湃的怒火后,他才冷着脸对面前畏缩恐惧的老头子开口。

    「丘总编,我们报社是全台第一大报,拥有五十年的历史,一路走来一直秉持着公理、正义的精神在报导新闻真相……」

    「是、是……」

    丘总编一边听训、一边惶恐的频频点头,额际的汗水不停滑落。

    「为什么这种不入流的八卦新闻需要大肆报导,还占了两个版面?难道你们真的没有新闻可以写了吗?」娄祖麒一说起这事,怒火又开始熊熊燃烧,声音的分贝顿时高了不少。

    「因为最近同行都在报导阮玉妃的八卦,大家也都爱看。如果我们不报……怕销售量会下滑,所以……」丘总编神情无奈的解释。

    「别人是没有文化水平的八卦报社,我们是历史悠久的正派报社。你不求上进也就算了,竟然还拿那种低俗的报社跟我们比……」

    娄祖麒锐利的眼神透过镜片,冷冷地扫过丘总编猛打哆嗦的身形,咬牙切齿的质问着他。

    看着丘总编双眼圆睁,害怕颤抖的模样,娄祖麒真怕自己再大声些,这老头恐怕会被他吓到当场心脏停止。

    在老板的yi威之下,丘总编终于深吸口气,鼓起勇气说出他心中真正的想法。「总经理,虽然我也想维持报社一贯的风格,但现在娱乐、八卦新闻当道。我们如果不跟进,恐怕会被市场淘汰。」

    「胡说!现在社会水准越来越高,很多人排斥那些没营养的八卦新闻。不要因为你自己爱看那些没文化、洒狗血的八卦,就觉得大家都跟你一模一样。」娄祖麒恶狠狠瞪着他,完全不接受他的理由。

    「不是这样的!」丘总编辩解道。「总经理,你看『寰星娱乐日报』才进驻台湾短短半年时间,他们的销售量已经冲到二十万。反观这段时间,自从他们侵略我们的市场后,咱们报社的销售量已经从五十万锐减到三十五万。我担心如果我们再不改变,恐怕业绩还会下滑……」丘总编不禁为未来感到忧心苦恼。

    他实在很担心,已故的娄前总裁会怪自己没好好辅佐他儿子,让历史悠久的台湾第一大报葬送在他们手里。

    「这些都是借口!我不相信一定得靠报导八卦新闻才能提高销售量。」娄祖麒用力挥手,不愿继续听这些烦人的事情。

    「可是……自从我们扩大版面报导阮玉妃的八卦后,我们的销售量确实提升不少……」

    丘总编虽然看得出娄祖麒已经失去耐心,不过他还是得秉持老臣直言上谏的必死决心,说出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够了!」

    娄祖麒觉得自己的eq已经彻底瓦解,语气严厉的打断他的话。

    「我不管阮玉妃是不是可以提振业绩,我只知道你们不准再继续大幅报导这些八卦新闻。还有,我再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让你跟业务部经理讨论提升销售量的方法,下个礼拜给我报告。」娄祖麒转过身背对丘总编,不愿再多说什么。

    听到这最后通牒,丘总编面如死灰的垂下头。

    想不到他费尽心思,竟还是无法说服思想古板的总经理,甚至还得忍痛割舍振兴销售量的绝佳方法。

    丘总编像只战败的斗鸡般,垂头丧气离开总经理办公室,准备面对外面一双双期待的眼神。

    一想到外面等待已久的记者们,早已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肆挖掘八卦新闻,立誓将「寰星娱乐日报」赶出台湾。想不到自己如此没用,竟然没办法说服总经理改变路线,他该怎么对大家交代呢?

    砰!

    当办公室的门一关上,办公室同仁立刻簇拥着丘总编。

    「邱叔!怎么样,总经理妥协了?」年轻的女记者小玉兴奋的问。

    「是啊!到底怎么样?我手上已经有好几条八卦新闻,包准火辣又咸sh,每天多卖个五万份没问题。」年轻有为的张哥充满自信的说。

    「没错!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打败『寰星娱乐日报』。」一旁的记者们更是信心满满的附和。

    听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丘总编心情更加沮丧,却只能无奈的连连摇头,好半晌后才终于听到他冒出一声叹息:「唉……」

    看到丘总编落寞的神情,原先兴奋愉悦的气氛骤然褪去,大家热烈的情绪活像被淋了盆冰水似的,立时被浇熄。

    「总经理还是不答应喔?怎么会这样?难道说他没看到这几天的业绩吗?」年轻有为的张哥首先发难。

    「他怎么这么老古板,完全跟不上时代嘛!」一旁的女记者也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

    「他不知道现代人只看八卦新闻吗?那些老掉牙的版面都被拿去垫便当了。他怎么还是执迷不悟呢?」

    伶牙俐齿的小玉更是不留情的批评。

    听到大家排山倒海的抗议声浪,丘总编赶紧出声安抚,怕这股反动情绪越滚越烈。

    「大家别这么说!其实总经理的顾虑也对。我们是台湾第一大报,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公理正义的立场,我们确实不该沦为格调低下的八卦报纸,相信你们也想当个有品德ca守的好记者,而不是人见人厌的狗仔队吧!」

    「可是老报导那些刻板的新闻,一点新鲜感都没有,根本没有人要看。」张哥神情不屑的摆手,一副报社快没救的表情。

    「而且我们也不是要变成娱乐新闻报,只是希望多增加些娱乐版面,吸引更多不同族群的人阅读我们的报纸啊!」小玉愤恨不平的说。

    「好啦、好啦……大家都少说一句,被总经理听到就不好了。反正上头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认真的做,知道吗?」

    丘叔四两拨千斤的回复众人的抱怨,极力地安抚大家。

    即便他心中也有满腹的不平与委屈,可是这些情绪绝对不能在下属面前表现出来,否则众人对公司的向心力将会立刻瓦解,这可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哼,算了!」张哥恼怒的离去,不想多说什么。

    小玉摇头叹息缓步离去,口中还喃喃叨念着。「总经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古板,可惜他长那么帅……」

    丘总编在一旁听了也莫可奈何。

    其实他也很失望,现任总经理不像他过世的老爸那般开明豁达、行事果断。反倒故步自封,不求变化,该是他严谨刻板的个性使然吧!

    看来「台湾第一大报」的名号即将不保……

    .xs8.

    等丘总编离开他的办公室后,娄祖麒立刻摘下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疲 惫的靠在皮椅上,大肆吐出胸口郁闷的怨气。

    他早知道这个差事不好干,要不是老爸临终前非要他承接家业不可,他说什么都不会放弃自己最爱的职业——采访记者。

    整间公司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之前做些什么,他们只知道他在美国工作,临时被征召回国接掌报业。

    回忆起当记者时刺激紧张的生活,他就有种依恋不舍的感觉。而现在,他非但不能当记者,还得管一大群记者。看着他们整天在外面冲锋陷阵,他心中感到好不羡慕。

    尤其当他看着桌上直线下滑的销售量,他的心情更是荡到谷底。

    该怎么力挽狂澜,拯救摇摇欲坠的报社呢?难道说真要像丘总编说的,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大幅增加八卦新闻的版面吗?

    还是坚守公司既定的方针,以台湾第一大报自居,不报导任何偏颇、没文化的新闻,这当然也包括那些惹人厌的八卦新闻。

    真搞不懂现代人脑袋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成天就爱窥伺名人的私生活呢?

    名人不也是人吗?劈腿、上旅馆、搞自拍,不是名人的人天天在做,为什么名人做起来就变成不得了的头条新闻呢?

    大家怎么不关心诡谲多变的政治动向?不关心石油危机造成的经济冲击?不关心日益恶化的社会问题?

    娄祖麒满心的愤怒与压力无处释放,只能无语问苍天。

    他疲 惫的揉压紧绷的颈部肌肉,每天被这些恼人的问题烦得快抓狂。真希望有人能救他脱离这痛苦的深渊。

    「唉!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多想无益!」他扯掉胸口的领带,懒得花脑筋思考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

    铃、铃、铃——

    正当此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轻快的铃声。

    「喂!哪位?」娄祖麒有些不耐烦的应答。

    「我是king!」

    一个低沉迷人的男性嗓声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干嘛?」娄祖麒火气不小的朝死党发火,谁叫他运气不好,在自己脾气不好时自己送上门。

    「lo,今晚上是lady'snight!」king简洁明了的解释,丝毫不在乎娄祖麒厌烦不耐的语气。

    「这关我什么事?」

    娄祖麒将束缚他的领带扔到一旁,企图扔掉烦人的压力。

    「今晚的女人都是冲着你来,你不来我岂不是要关门大吉。」king仍旧维持平和的语气,完全没被他吓到。

    「那是你家的事!我今天心情不好,少烦我。」

    「何苦为公司的事烦心﹖」

    不用多问,king也知道娄祖麒心情不好的原因。

    自从接掌家业后,娄祖麒整天烦恼几十亿的公司,几百人的生计。沉重的压力搞得他心力交瘁,当然心情老像乌云罩顶般,黯淡无光。

    「别想那么多!脱掉身上的西装,换上夜店王子的行头。到这里来,就能把什么都忘掉。」

    king发挥最擅长的游说功夫,打算救他脱离苦海。

    不过他的话却没有任何作用,娄祖麒将头向后仰,语气颓丧的说:「那也只是暂时的……」

    「呵呵——暂时总比没有好啊﹗」king仍旧维持他一贯轻松自在的个性。

    「这倒是﹗」娄祖麒想想king说的倒也没错,这段时间到他店里确实有效的减轻他身上的压力。

    看来,今晚是该再次出击,让背负沉重压力的自己彻底解放,化身成pub最迷人的「夜店王子lo」……

    第二章

    angelpub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狂野震颤的节拍,以及像雷鸣的击鼓声,声声敲打在邵芊桦胸口,让她觉得再这么下去的话,自己迟早会得心脏玻

    「悦芝,你不是说……」

    芊桦脸色不善的看着身边随音乐起舞的好友——姜悦芝。

    「啥?你说什么?」姜悦芝大声的说。

    pub里头轰隆价响的乐声完全掩盖掉芊桦的声音,姜悦芝只能借着闪烁的灯光隐约看到芊桦恼怒的表情。

    「你不是说『夜店王子』常来吗?我们连续埋伏了一个礼拜,却连只『青蛙』都没看到,哪来的王子?」芊桦一把扯住姜悦芝的耳朵,怒气不小的在她耳边大声狂吼。

    这会,姜悦芝百分之百知道芊桦说了什么,因为她的耳朵被芊桦的高分贝嗓音震得隐隐作痛。「我也不知道,情报是这么说的啊!」姜悦芝睁着无辜清纯的双眼看着芊桦。

    芊桦恼怒的瞪着姜悦芝,本想多数落她两句,但想到骂她还得大声嘶吼,这么做实在太对不起自己的喉咙,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