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囚枭》(古代 酷攻强受 主攻仆受).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囚枭》(古代 酷攻强受 主攻仆受). 作者:凌厉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敌人”医治,还是先翻捡一下治内伤的药丸是正经。

    “你好了吗?”

    慢慢拨开众人走近夜枭,胸口痛得一片麻木,反倒不那麽难受了。冷破军轻轻吸了吸气,努力不让自己连说话都直抽凉气。那样太伤形象了。

    “没……”

    虽然夜枭的确是单纯得天下少有,但是冷破军之前那一掌的用意他也能想明白。如此做的确是一个快速有效的做法,只不过後遗症重了点儿,他现在连说话都喘不匀气。

    “还有影响?”

    瞥了一眼那把被他插进土里去只堪堪露出个剑柄的邪剑,冷破军连眉角都是一片阴冷。

    虽然说土生金,但是这把剑邪气过盛,纯土之力反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压制它的邪气。况且它只是天生邪性,又非成了精,只要丢到火山里,量它也不能再继续做怪。

    火克金,这是铸剑师傅们都知道的事,可惜的是邪剑的铸造者性子有些软,舍不得这麽难得的兵器被化回原铁,因此才选了另一种方法来压制它,才为今日之事埋下了祸根。

    总而言之,冷破军是不可能再让夜枭用这把邪剑了。最好是连看都看不到才能令他安心。今日之事一次就够了,再多一回他可承受不起。

    =======

    再说一次,快完结了。然而,完结之後还有番外……otz(以头抢地,突然好想死tat)

    ★★→请各位读者亲们记得支持某风一票喔~谢谢啦o(∩_∩)o←★★

    囚枭108(酷攻强受,主攻仆受)

    总而言之,冷破军是不可能再让夜枭用这把邪剑了。最好是连看都看不到才能令他安心。今日之事一次就够了,再多一回他可承受不起。

    况且,夜枭的强并不是因为邪剑。就算是没有了邪剑,夜枭也无愧於天下第一杀手的赞誉。因此对於毁掉邪剑,冷破军完全没有顾虑。

    而且此番变故别说冷破军承受不起,就连夜枭是惊魂未定。虽然此时此刻夜枭还是木著一张苍白的脸,没啥太多表情,唯眼角眉梢的几分蹙意显露出他的痛苦。

    “是你……”

    从来没有受过这麽重的伤,因此夜枭的话中难免带上几分怨。虽然他本人并无自觉。

    但是冷破军听出来了,反而觉得很高兴。夜枭的那滴泪让冷破军洞悉了夜枭本人尚未发现的情感,令他觉得两人的前途还是有些光亮的,起码不是漆黑一片。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哪怕付出的代价大了一点儿。

    “是吗?抱歉抱歉,我让他们帮你看看。”

    冷破军的表情很真诚,如果语气也真诚一些就更完美了。旁观的倾天教众们默默的扭头,全当自己突然五感全失,集体做梦。可怜那几个通晓医术的,想做梦还做不成,无奈的乖乖上前来给夜枭看诊。

    有病要治病,有伤要治伤,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真理。可惜夜枭不是普通人,他本能的排斥靠近自己的人。那几个人还差三步远的时候,夜枭就已经警惕的瞪起了那双终於恢复原色的鬼眼,那种几近於白的颜色衬著夜枭沾染了血的苍白面容,比方才双红甚至是红黑异色的瞳孔看起来更加骇人,令人不敢接近。

    “教主……?”这人真的恢复正常了吗?怎麽眼睛是白、白色的?!

    “放松一点儿,他们会治好你的。”

    夜枭令人胃痛的本事似乎比以往更强了。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无力无奈而导致胃痛的冷破军十分欢迎增加跟他一样感受的人。

    ──独苦难不如众苦难,独胃痛不如众胃痛。

    特别是看著别人受苦受难,怎麽也比自己受著要舒服。

    夜枭闻言转向冷破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似乎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这让冷破军突然觉得别扭了。

    “你……”

    夜枭动了动唇,经过方才那一场变故,他似乎看明白了自己的心,又似乎并未看明白。懵懂著迟疑著,夜枭眨了眨眼,困惑中微带几分情意。

    冷破军的心一下子就柔软了。他忍著痛弯下腰,将夜枭扯进了怀里,即使撞疼了伤口整个面目都微微扭曲起来,也舍不得放手。

    终於得到了,这个像风一样飘乎、像雨一样无情的人。

    冷破军的身上满是血腥味,与夜枭身上的混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彼此。体温透过衣料传了出来,整个身体仿佛泡在了温水中,暖暖的,令夜枭舒服得都快睡著了。

    用还算干净的袖子为夜枭擦著脸上半干半湿的血,冷破军仔仔细细地看著他面容的每一寸,像要将夜枭的脸深印在骨子里一般。

    这样……很舒服……

    不客气的将重伤乏力的身体靠进冷破军怀里,夜枭苍白的脸透出一点红晕来,微微弯了眼,看在冷破军眼里觉得格外可爱。

    不顾倾天教众们还在,冷破军就想要俯下身去吻上那双微白的唇。然而一阵咕噜声却打断了他的不良企图。

    “饿……”

    夜枭眨巴眨巴眼睛,摸了摸肚子,用一副无辜的表情说。

    一直竖著耳朵偷听用眼角偷看的倾天教众们无声的笑著,肩膀狂耸。

    冷破军无语,极想扶额长叹。

    忽而,他又笑了。

    这样才是夜枭不是吗?反正他们还有的是时间,不急在这一时。长长久久的,他们总要在一起。而夜枭也总有一天会完全开窍,然後整个都成为他的。

    他冷破军最不缺乏的就是耐性,多少天多少月多少年,他都等得起。只要夜枭还在他怀里,再多的等待也算不了什麽。

    低头看向怀中夜枭微微躲闪的目光和双颊上更加鲜明的红晕,冷破军的笑意更深。

    更何况,似乎并不用等太久了……

    (end)

    ========

    乃们米有看错,完结了!(撒花撒花,用力撒花!)

    之後请期待番外的肉肉……好久不写肉了,各种爪欠,好寂寞,求虎摸 0~>_<~0

    ★★→请各位读者亲们记得支持某风一票喔~谢谢啦o(∩_∩)o←★★

    囚枭番外一,午睡─1

    花园里,繁花丛中,冷破军静静地蹲著,一眨也不眨的盯著正前方,像一只正待狩猎的豹。

    夜枭悠然地躺著,双目微合,忽而翻了个身,将一大丛美丽盛开著的花压得叶卷瓣落。

    站得远远的假山上的靛用力抓著亭子的红柱子,心疼得快掉眼泪了。

    风站在靛後头,手里拿著一碗药,想要递给靛,可是又找不著时机。

    正义盟里仆从们全集绕路走,谁也不敢靠近花园。

    这种诡异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了。每天中午,这副场景就会出现一次。

    一柱香的时间过後,冷破军似乎终於找到突破口,微微弓身,一个箭步冲过去扑向夜枭。

    夜枭仿若不经意的又一翻身,再次压倒数棵开得正盛的花。而冷破军则扑了个空。靛气得脸都红了,风手里的药早凉透了。

    “别看了,越看越伤心,不如不看。”

    风放下手中的药碗,轻轻的扣住靛的肩膀将她转向自己。

    靛一扭肩膀避开风的手,抓著柱子的手更加用力了,生生抓下不少木屑来。

    “怎麽能不看?我心疼啊!”

    她种了好久的宝贝花草,全都压坏了。这就跟拿著刀生生削她的肉一样疼。

    “……”可是越看不是越心疼吗?

    风撇了撇嘴角,趁著靛一门心思盯著花园的空儿伸手轻轻扶了扶她的後背。自从那天他跟靛被主人命令的倾天教众送回之後,靛的伤虽然慢慢养得好了很多,他们的感情却完全没有进展。明明靛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意,却连半点儿表示也没有。再加上夜枭最近这个压花的“爱好”引去了靛大半的注意力,竟是完全没有让他在靛面前表现的机会。

    虽然风完全可以此时跑去把夜枭赶跑,在靛的面前大大露一回脸。可是他却怕讨好了靛,惹恼了主人。到时主人再给他下点儿小绊子,他这辈子就都没想得抱美人了。要知道,主人可是很记仇很小心眼儿的。

    思及此,风双肩一抖打了个寒颤,立刻把全部的心神收敛回来放到靛的身上。还是想想怎麽讨得靛的欢心吧,主人的事他还是少渗和为妙。

    不过……

    风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转向了花园中那一对你扑我闪的伴侣。呃……应该算是伴侣吧……?

    不知道那天後来发生了什麽事,虽然两个人都勉强算是完好的回到正义盟,但是关系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夜枭比以前更会跑了,而冷破军则是比以往更热衷於追逐。虽然常常还会出现追不到的情况,但是冷破军完全没有灰心过,斗志满满的模样堪比热血少年郎。

    真是令人全身恶寒的景象!

    主人比以前更加不对劲了……风深深的如此觉得。

    “啊──!我受不了了!我的花啊──!”

    用力抓了抓头发,靛突然高吼一声,冲下假山去。目标直奔花园中的那两人。

    “靛,快回来!”

    风吓了一跳,连忙追了下去,意图在靛跑进花园之前阻止她。奈何靛的轻功不逊刀速,风几次加速也没能拦住她。只能眼睁睁看著靛笔直的冲进了花园里。

    苦著脸,风无奈的又拼命冲了过去。死就死吧,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总可以保下靛吧!

    然而,事出意料,就在靛将要冲进花园的前一刻,不胜其扰的夜枭竟然翻身站起,然後运起轻功瞬间一个轻跃跳上最近的大树。之後又是几个连跃,很快身影就越来越远。

    冷破军见夜枭跳上树,立刻跟进,也是几个连跃,跟著不见了。

    =======

    夜枭,你又有了一个令人胃痛的能力了……= =+

    ★★→请各位读者亲们记得支持某风一票喔~谢谢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