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御佛 > 正文 终章

正文 终章

作品:御佛 作者:o滴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将来婶婶家的妹妹会更漂亮的。”

    “咦?”

    “想不想以后随时都可以看见漂亮的妹妹啊?”

    “嗯!”孽龙叔叔家的婶婶特别漂亮,所以他还是很喜欢去叔叔家玩的。

    “那我们今天去把妹妹娶回家好不好,要是去晚了,说不定妹妹就被人抢走了。”

    “好。”回答的gān脆利落。

    一旁听了两人对话的殷漠满头冷汗,他只想对小孽说一句,兄弟,我对不起你,是我教子无方……

    于是,很多很多年之后,当墨痕小朋友长大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婶婶家漂亮的妹妹给拐回家,其速度让他爷爷还有爹无比汗颜。

    还不想那么早嫁女儿的小孽本来想阻拦,结果被墨痕小朋友一句,你当时答应我把妹妹嫁给我的,把所有的不满都给堵了回去。

    他真想知道,为什么这小子能够记住他好几千年前说的话,还专挑重点记。他养个女儿容易嘛他,就这么jī飞蛋打了。为什么他家的不是儿子,殷漠家的不是女儿,也该让他尝尝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滋味!

    番外5

    “喂,你说这里会不会成为我们的埋骨之地?”一眼望去,仿佛无边无际的密林里,孔渊满身是伤地靠在一棵巨树旁,偏头对一边的风别qíng道。

    风别qíng盘膝坐在地上,闭着双眼,似乎并不准备回答。

    “其实死在这里也挺好的。”孔渊眯起眼睛,看着地面上透过繁密的树叶洒下的点点光斑,或许说出来不会有人相信,他的愿望是无声无息的死掉,最好没有任何人知道。

    风别qíng依旧不言语,只是从怀里掏出一把刀,用力地cha进土里。孔渊摸了摸鼻子,讪讪地笑了下,不再提这个。

    从小舞死后,他认为再也没什么人没什么东西会成为他的动力。

    报仇对他来说是那样的飘渺,那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渺小,如果不是遇到风别qíng,他应该会跟着小舞一起死掉。小舞死的时候,连尸骨都没留下,火凤一族可以浴火重生,但出手的人根本没有给小舞机会,这样会让他更绝望,他多希望当日死的那人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妻子与未出生的孩子。

    风别qíng找到他的时候,他在小舞的衣冠冢前足足跪了半个月,那时候的他虚弱到风一chuī就会倒,真想就那样死了,结果风别qíng打晕了他,把他扛了回去。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风别qíng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虽然他是一个十分冷酷的人,但却十分细心。关心人从来都是用自己的方式,不容拒绝的那种。

    因为小舞的惨死,他体内的魔xing无法控制,他很自然的堕入魔道。其实与风别qíng认识久了,他并不认为魔修有多可怕,只不过大家的修炼方式不同,信仰不同罢了。

    他们一起修炼,一起飞升至魔界,一起在魔界闯dàng。

    刚刚到魔界,新人永远都会受到欺压,有可能别人看你不顺眼也会打你一顿。他们两个也许运气不好,那样的事qíng遇到了不止一次。

    他一直觉得风别qíng长了一张拉仇恨的脸,奈何他笑的时候比哭还难看,所以还是冷着脸吸引仇恨更好一点。

    就这样,一路的打杀,不知道多少次,他以为自己会死掉,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风别qíng一次又一次的把他从死人堆里拖出来。

    明明两个人都是身受重伤,但他永远都那么顽qiáng,他说自己是天生的魔,其实孔渊知道,他只是不想自己就这么死了,毫无价值的死了。

    或许是因为那段黑暗的时期在生命里占了太重要的一部分,一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孔渊依旧十分小心的保护着自己,这条命是风别qíng救回来的,那已经不单单属于他一个人了,他要保护好才行。

    小舞的身影依然存在于脑海中,可是时间实在是太残酷,他几乎记不起小舞的容貌,只记得那些刻骨铭心的疼痛。

    直到再次遇到花莲。

    她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异xing好友,从一开始的认识,一直到后来,他都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

    或许在那个时候,他曾经对她动过qíng,毕竟朝夕相处过,只是太过朦胧谁都没有更深的探究,所以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但那样其实最好,因为遇到了还是朋友。

    花莲的话让他很惊讶,因为仇人竟然是冲着她去的。大概那就是命数,他不能怪自己的朋友,何况花莲并没有错。

    他以为自己不会有机会亲眼见到仇人,谁知那人竟然会出现在他面前,抓走了他。那一刻,孔渊心里只有绝望。

    这些年他拼命修炼,可在仇人面前依旧不堪一击,对方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他的信念一瞬间被击垮,分毫不剩。

    如果有人对你说,我可以给你力量,给你权势,给你想要的一切,你信么?孔渊不信,但不容他拒绝。

    他和风别qíng就这样被qiáng行扔进了这个永远找不到出路的林子里,里面有从未见过的妖shòu,有想象不到的陷阱,有着数不清的可以要他们命的东西。

    这种永远都看不到结局的日子,饶是他心智坚定,仍然会忍不住生出绝望来。一个人的话,或许他根本坚持不下来,好在风别qíng在。

    不知道他是不是有同样的想法,可他从未表露过,也从来不曾放弃过。从没有那么一刻,孔渊觉得有个人在自己身边坐着就那样美好,让他有继续走下去的信心。

    这个人,因为认识了太久,不知不觉中竟然成了他的jīng神支柱。

    “风别qíng,你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么?”

    “没有。”

    “那为什么在妖林的时候你那么拼命?”

    “如果我死了,他一定会死。”

    这是很多很多年之后,银跟风别qíng的一段对话。

    当初他选择风别qíng作为妖族下一代继承人,但小狐狸一定要他加上孔渊。开始他并不理解,直到现在才懂了一些。

    这两个人之间无关qíng爱,虽然在外人来看,他们太过亲密,但在他眼里充其量只是相互取暖的人。到了后来,能够使对方温暖的,就只有彼此,所以无法分开。

    他们两个都是脆弱的,可只要有一个人战着,另一个就不会倒下,所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又是坚不可摧的。

    “风别qíng,恐怕这辈子我都要自己过了。”孔渊盘腿坐在妖王的宝座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远处那位正在批改各类文书的真正妖王。

    难怪没人愿意当妖王,这种日子真没法过了。现在妖jīng也学会投诉,花莲的婆婆真是太可怕了,竟然发明出这种东西,搞得各界老大都在罢工。

    “嗯。”风别qíng运笔如飞,头都不抬。这些年修身养xing,大概是文书看多了,让他身上冰冷的气质逐渐消散,也许只有孔渊这么觉得。

    “你不也没人要。”妖族的思想都不大正常,或许他们觉得上代妖王喜欢男人,这代妖王一定也是喜欢男人的,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妖jīng竟然叫他妖后?!

    本来还想给风别qíng找个媳妇,但是现在六道之中,没人不知道妖族的妖后是个男人。这到底是谁散布的谣言,真是要命。

    “哼。”

    “难道我们这辈子就这样了?”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这样很好。”风别qíng放下笔,做了总结。

    孔渊歪着头思索,也对,没什么不好。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