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71

正文 分节阅读_71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一月?”她喃喃自语,皇帝昏迷一月,她怎能瞒得住,如今的局势,真正是前有狼,后有虎。她有了依赖,有了习惯,孤夜孑,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倒下去。

    “对,我让林尹留下来,”陌辰吏似乎并不想耽搁,“我会尽快赶回来。”

    风妃阅眼看着他转身,另一边让自己心安的地方,也塌陷下去,第一次,她有了孤立无援的绝望,她追着上前,“你,会回来么?”

    陌辰吏双手放在殿门上顿住,他没有回头,月光从窗格中打进来,洒在他如绸缎般的墨发上,他温润而笑,声音,带着安抚,道,“我一定回去,一个月的时间。”

    打开殿门,他修长的腿,迈出一步,“我云朝百姓的命,可都系在皇帝手上呢。”他极力,说的轻松,薄唇轻抿一下,男子带上一句,“答应了你,我也一定会回来。”这句话,他堵在了喉咙口,并没有说出来,固,也只有,自己能听见。

    她的处境,陌辰吏比谁都懂,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却不是陪在她身边。

    风妃阅目送他走出去,殿内,只有主仆二人。她没有过多的时间悲切,转眼,天就快大亮,等下,便会有太监过来提醒皇帝去上早朝,风妃阅来到孤夜孑身后,吃力地将他上半身拉起来,冲着边上的李嫣说道,“过来,给皇上宽衣。”

    她知道情势紧急,也就顾不得羞涩,两手解开他的腰带,二人用了好大的劲,才将那一身明黄色的龙袍除下。风妃阅接过手,特意找了一个显眼的地方,挂在上头。

    没过多久,天空泛上鱼肚白,风妃阅掀开锦被躺在孤夜孑身侧,果然,就听得外头那名管事太监的声音,“皇上,时辰到。”

    她状似慵懒,一手借故撑起上半身来,“皇上今日不去早朝,让大臣们都散了吧。”

    那太监耷拉着脑袋,见皇帝并未开口阻止,也就信了,一夜纵欲,误了早朝,这种事先前也是有的,“是,奴才这就去。”

    啊索性上半身坐起,身侧,男子躺在的地方留有温度,裸露在外的胸膛,同沉睡一般起伏,风妃阅双腿蜷起,前额靠在膝盖上。边上的李嫣,则是静默站在一边,一个月,他们知道,会过的很累很累。

    天还未完全放亮,两宫太后那便放了人来,风妃阅随口应付几句,也就打发了。

    如坐针毡,林尹来的时候,正是陌辰吏出宫之际,忐忑的一天一夜后,到了第二日,便很难瞒下去。

    殿外的太监明显有了疑惑,只是碍于她是皇后,并未表现出来。

    李嫣对外守口如瓶,皇权争夺,若是让外头知道,现在的皇帝正昏迷不醒,说不准,就会引起一场血雨腥风。一月的时间,他醒来之际,不知这万里河山,是否还清明水秀。

    三天后。

    两宫太后再也坐不住,茗皇贵妃伴在身侧,手中,还抱着襁褓中的皇子,远远的,风妃阅坐在殿内,就听见长廊上传来孩子的哭声,一声,盖过一声。一道道窜入稀薄的空气中,又极像是蓄意之为。

    神色疲倦,她一览无彩,睁开双眼,晶亮的瞳孔突散出一种妩媚,两宫太后已经走到自己面前,她款款起身,盈盈一拜,“参见太后。”

    西太后双手拢于宽袖中,尖细指套有一下没一下握在手掌中,她冷眼睨视着身下的风妃阅,神情,极为不屑,“堂堂东宫之首,居然身着这等轻薄,将皇帝整日夜留在凤潋宫内,连国事都荒废了。”

    冷风随着开启的殿门而吹进来,风妃阅双肩一个哆嗦,穿得太少,终是抵御不住寒气,她站起身来,“皇上说了,朝中大事暂交右丞相,皇上连年劳碌,近段日子,将不理朝政。”

    两宫太后闻言,脸上自是难以置信,眼见风妃阅一袭水红色寝衣,内里的肚兜若隐若现,站在边上的茗皇贵妃大为光火,她暗暗咬牙,臂弯中的孩子便大声哭起来,“哇哇——”

    “皇上,皇上——”她欲要上前,风妃阅伸出手去相拦,“皇上下令,谁都不准靠近一步。”

    茗皇贵妃满脸愤恨,“孩子见见父皇,总没有错吧?”

    怀中的孩子蹙着眉头,一张小脸憋得通红,风妃阅放下手,同时却将身子挡在几人面前,“皇上想见之时,自然会见。”她全身冷的发抖,却依旧守在榻前,不让众人上前一步,“小皇子身子虚弱,茗皇贵妃、两宫太后,还是请回吧。”

    西太后望着二人相持的身影,眼睛瞥向别处,一眼就看见了那件挂在藤架上的龙袍,一个女人得宠,就看,能不能将皇帝夜夜留于自己寝殿中,真正做到,后宫只独宠她一人。她心中犹有疑虑,双目如炬,仿若能看透那一层薄薄的帐幔,风妃阅余光对上她是视线,身子,没有退开一步。

    “既然皇帝已经发话,那本宫也不便久留。”西太后声音冷峻,面上似有笑意,茗皇贵妃听闻,实有不甘,“姑妈——”

    “皇后,皇帝,不是你一人的,他是天下人的皇帝!”转身之际,她丢下这样一句话来。

    风妃阅望着茗皇贵妃满脸愤怒,她起身将几人送出去,唇畔轻启,悠然一笑,“皇上,首先是本宫一人的,其次,才是天下人的。”

    刚跨出去的步子,顿在漫天飞霜中,西太后笑意僵在嘴角,她眼界放开,落向千万里的宫门外头,“皇后,果然是伶牙俐齿。”

    风妃阅一身单薄,站在殿门外,白色的雪花片片洒落在水红色裙摆之上,周边春色旖旎,美不胜收,她说的委婉,却又丝毫不示弱,“因为儿臣,不信天命,独信自身。”

    守在边上的丫鬟撑了伞过来,西太后身后,白茫茫的望不到尽头,二人对视,几步的距离,风妃阅拾起裙摆,两手握着质地优良的绸缎,西太后将手伸出袖子,一把,将那丫鬟手中的伞接过去。

    她并未立马离去,宫内起了风,堆积起来的白雪顺着一溜的长廊飞舞过来,贴在风妃阅的裙摆上,不肯离去。

    九重宫阙,一场明争暗斗,没有硝烟,却堪比战火狼烟。

    西太后将手中的伞扔在风妃阅面前,步子踩在雪地上,留下满面惊愣的丫鬟同麽麽,自顾超前走去。那伞架子在地上折一下,众人收回神,急忙跟上去。

    望着日渐远去的背影,风妃阅重重吐出口气,眼睛眨了下,才惊觉整张脸竟绷的厉害,浓密的睫毛上,挂上一层寒冻,她自嘲地望着自己此身装束。脚步挪一下,风妃阅双眼望向店内的男子……我为你,最终当了这祸水红颜。

    “娘娘——”殿内,李嫣见众人已经走远,忙从藤架上取来披风,将风妃阅整个身子环起来,“您怎样?”

    她冻得面色发紫,嘴唇一个劲哆嗦,“没,没事。”

    李嫣拥紧,心中一阵触动,将风妃阅带进殿中,忙取来暖手炉放在她手中,急急忙忙绞了滚烫的毛巾来,敷在她身上。

    原本僵硬麻木的四肢,渐渐回转过来,地上,留下一滩水渍,“将殿门关好,等下,皇上该着凉了。”

    李嫣点下头,起身将殿门掩起来,她话语中满含担忧,“娘娘,能瞒得住么?”

    风妃阅端着茶杯的手有些发抖,这才不过第几天而已,“能,就算不能瞒到最好,也……一定要尽量,能拖一日,便是一日。”

    凤榻上,孤夜孑呼吸平稳,风妃阅却一刻不敢闭眼,她深知两宫太后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况且,摆在她面前的,还有君家,以及……那看似无害,实则满腹心思的厉王爷。

    这件事,除了陌辰吏师徒,就只有风妃阅同李嫣知道,如此关系重大,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玉桥眼见两宫太后出了凤潋宫,而她站在殿外,风妃阅却对自己守口如瓶,内殿中,侍候的丫鬟也就留下李嫣一人,她百思不得其解,却又心生恼怒。

    毕竟李嫣只是一名新来的丫鬟,论资历,更是同自己没法比。而风妃阅,自她来到凤潋宫后,却是对她一再重用,这一举,无异是让自己毫无安生之处。而玉桥。最怕的则是在两宫太后面前失了利用的价值,到时候,她们的毒辣,可不是自己能想象的。

    忐忑,又过了一日。

    翌日清晨,天犹未放亮,君隐便已在君宜的寝殿内候着。

    风妃阅嘱咐李嫣将殿门反扣,不论谁来,一律都要回绝,说皇上正在休息。李嫣认证点下头,待到风妃阅踏出凤潋宫后,便将殿门掩了起来。

    君宜寝殿内,君隐一见她进来,便抬起头来问道,“这么着急叫我过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风妃阅在他面前坐下来,一脸正色,说道,“这段日子,断不可轻举妄动。”

    君隐显出几分兴趣来,食指一下下敲打着杯沿,那一双眸子犀利而敏锐,足够将人逼疯,“何故?”

    “皇上短时间内不会上朝,朝中事务已暂交右丞相,皇上说,一月的时间,足够让蠢蠢欲动之人,原形毕露。”风妃阅屏息宁生,一把谎言,倒是说的绘声绘色。

    君隐沉默片刻,潭底深邃而幽冷,他双目擒住风妃阅,每一个神情,都不曾放过。一手落在桌子上,她尽量将身心放松,握起的掌心,柔腻而湿滑。她不擅长于说谎,同君隐的对视,更像是面对那虎狼,一不留神,就会被吞噬干净。

    “边界连番作乱,内忧外扰,皇上,怎会选在这样的时机?”君隐抿上一口茶,唇角处,沾上清新的水渍。

    风妃阅一手撑着侧脸,说话的语气,刻意显出几分漫不经心之状,“越是这样,便越能试探出狼子野心,皇帝这样,算是博了一击。虽然有些冒险,却不外乎,是明智之举。”

    君隐也有担虑,风妃阅的语气,更让他辨不出真假,况且,于君家来说,现在的时机,还不算成熟。

    轻举妄动这一词,也就成了大忌。

    看着他一杯接一杯地饮茶,风妃阅从他逐渐缓和的面色来看,君隐,已经信了。虽然不是深信不疑,但,足够让他有了考虑,他向来是心思缜密之人,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誓死一搏。

    风妃阅心口处,怦怦跳的厉害,前额,隐隐有细汗滑下来,流过眼睑,睁开的美目一闪,瞳孔深处,泛上一种撕开的疼痛。

    暂时安抚下的两边势力,并未让她觉得轻松,头痛欲裂,回到凤潋宫时,果不其然,看到了让她越发头疼的人。

    男子一袭天使般的纯白色,身子欣长,长发如墨披在背后,他负手而立,一个侧身,倒是器宇轩昂,明媚儒雅的面容,英俊逼眼。晨雪如飘絮,同样极致的颜色,却没有将他吸附进去,而是,越发突兀出来。

    风妃阅极不情愿在此时见到他,无奈,她始终是脚踏一地冷风,走上前去。

    拂开一道发丝,他眉眼轻弯,浓密的睫毛撇下一道暗影,侧目,妖媚红唇轻勾,隔了老远,便唤道,“嫂子。”

    风妃阅嘴角僵硬,徒步上前,语气平淡,将二人的距离拉开,“厉王爷。”

    他后背倚着铜柱,双手环在胸前,一副惬意之姿,怡然自得的睨视着身下女子,“本王要见皇兄。”

    “皇上不见任何人。”风妃阅断然回绝,并不想和他独处。

    她要走,他便跟,风妃阅见他直起身,也就停下脚步来,“厉王爷请回吧。”

    “皇兄就在凤潋宫内,本王,正好随嫂子一道而去。”风妃阅侧目,这男人,就是脸皮厚。

    “皇上说了,不见任何人!”她沉下语气,口吻硬住。

    “那,本王要听皇兄亲口所说。”厉王爷不依不饶,倒是让风妃阅b  bs·j oo yoo.倍感头疼,“嫂子好霸道,你的芙蓉帐,倒把皇兄给困住了,连早朝都顾不上。”

    听不出是讥讽还是另有它意,风妃阅勾下唇,小脸一扬,灿若三月桃花。

    “嫂子可知,如今,市井都在传言,说你天性狐媚,放荡不羁,炫朝皇帝的半世英明,迟早栽在你手中。”厉王爷观望女子恬静的面容,如此骂名,她听闻,居然行不改色,“传说,东宫之首,非但不规劝皇帝雨露均势,反而,一人独占,实在是有辱女戒。”

    他噤声,一脸笑意,独等女子反应。

    风妃阅却并未如他意料之中那班反应,她一扬眉,红唇微微撅起,甚至,带着几分狡黠,皓洁的瞳孔一缩,语气无谓,“我自己的夫君,作何要让?”

    一下反问,却让厉王爷吃了闭门羹,他十指敲在蜷起的臂弯上,跟着笑道,“嫂子说的极是。”

    他的笑,虽然张扬开,却并不达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