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70

正文 分节阅读_70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都聚集在手上,另一手猛地撑起身子,将藏在袖中的长剑拔了出来,迎刃而去。电光火石间,风妃阅急忙收住脚步,她顺着光芒四射的剑端一个翻身,一掌扣住她的手腕,想要将腰间软剑拔出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匆匆忙忙间,压根没有带出来。身上,没有丝毫武器,奴姬乘着间隙,反手将她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震开,脚下生风,剑气凛冽而来。

    风妃阅只能节节后退,身子一下抵在后面的桌子上,退无可退,她腰一弯,上半身躺在那张桌面上,两腿并拢真好再度扣着她手腕,啪地一声,那柄剑毫无招架之力地落在了地上。

    奴姬殊死一搏,双手握成拳,她的内力。,倒是比风妃阅要强上很多,伸手去挡,两手缠在一起时,女子袖口的衣衫一下划在她手中的戒指上,只听得“哗啦”一声,奴姬整个袖口被撕开,纠缠的地方,带出一根长长的银丝。

    雪白通透,泛着说不出的冷意,这七朵小花竟是一个引子,戒指中,还藏着这样一个线。

    “快快,这边……”搜索的侍卫已经来到寝殿门口,外头,丫鬟急忙挡住,“侍卫大哥,我家娘娘今日受了惊吓,你们这是?”

    “我们也是奉了皇上的命来捉拿刺客,后宫每一座殿院都不能放过,还望行个方便。”外头,既然还在打着商量,而内殿中,奴姬一听到侍卫的声音,却是面色一喜,满面释然道,“今日,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

    她颜色黯沉,朝着外头突然喊道,“救——”

    亏得,风妃阅早有防范,她一手拉住那戒指的一头,里头缠绕的银丝被扯开,奴姬只看见眼前一亮,咽喉处,便被紧紧缠上了一圈,说不出话来。

    “里面好像有声音!”一名侍卫耳尖,朝着统领说道。

    “走,进去搜查!”

    风妃阅双bbs·joo  yoo.手一勒,身上突的一重,奴姬整个身子都靠在了自己肩上。

    “外头怎么那么吵?”

    阻拦不住的丫鬟听到风妃阅的声音,胆子越发大了些,“回皇后娘娘的话,是宫里进了刺客,侍卫要进来搜查。”

    “不知道宜皇贵妃需要静养么,本宫在这,怎么没有看到刺客,让他们去别处搜查。”风妃阅佯装几分怒意,外头众人一听,自然也就不敢再坚持。

    “属下该死,打扰了皇后娘娘、宜皇贵妃,属下这就带人去别处,”统领一挥手,身后的御林军齐数跟上,“走!”

    听着那一致的脚步声走出了老远,风妃阅这才轻松喘口气,手一松,身前的奴姬竟是整个人呢栽了下去,仰面躺在地上。

    脖颈处,一条细如蚕丝的伤口溢出血渍,她惊恐张了张嘴,无奈咽喉被割断,风妃阅望着自己手上的戒指,那一根银丝,已经收了回去。七朵花纹,攀附在戒指上头。

    奴姬已经失去气息,闭上双目之际,唇角拉开,带着诡异之色。

    她在笑,笑自己的命,笑自己走的这条路,她笑……风妃阅迫不及待的将自己除去。

    榻上,君宜双手紧紧掩着,始终不敢睁开,站在一侧的风妃阅手抚着那枚戒指,藏在里面的银丝,竟会如此锋利。轻易,就能取人性命!

    “姐姐——”久久没有声音,君宜担忧地睁开眼,从指缝中朝外张望,只见风妃阅双目定定瞅着地上,她的视线跟着落下去,却在看见地上的尸体后,惊慌失措起来。

    听到她的惊呼,风妃阅急忙回身,她大步来到君宜榻前,两手落于她双肩,“不要怕。”

    “姐姐,奴姬是不是死了?”

    风妃阅双目望入女子眼中,深深一叹息,“君宜,她不死,明日,有可能死的就是我们。”

    她止住即将调出来的眼泪,狠狠咽下一口气后,才好不容易开口,“姐姐,为什么,我们要杀人?”

    风妃阅望着手上的戒指,周边,有一层淡淡的血腥味,她手腕有些发抖,毕竟,是第一次,前后相近的距离杀人。她说,是为了自保,可一闭上眼,却满脑子都是奴姬死前勾起的那抹笑,那笑,让她整颗心都开始不安。

    “因为,我们要比别人活的更久!”

    君宜落在小腹上的手,一下握着风妃阅的肘腕,“姐姐,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保护你。”

    她一笑,灿若星光的眸子承载着一分感动,“在狩猎场,你保护过我。”

    “我也要为姐姐遮风挡雨。”她说的坚定,说的格外认真,让身前的风妃阅不由动容。“我不要什么都让你替我扛着,,若是有一日,你病倒了,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她受到了君宜的担忧,一手伸出将她揽上自己肩头,“不要怕。”

    二人坐了许久,风妃阅才想起地上的奴姬,她安顿好君宜,用一床锦被遮住尸体后,将守在外头的丫鬟叫了进来,“现在外头都在查刺客的事,你趁机道城门外传个信,让君将帅速速进宫。”

    “是,皇后。”风妃阅知道君宜害怕,固,她并未立马回凤潋宫,而是坐在榻上,一起等着君隐过来。

    “姐姐,下面冷。”一手将锦被掀开,君宜身子朝着里面挪一下。

    “不用了,”风妃阅将她的手塞进去,“他不出一会就到了。”

    二人沉默以对,过了许久,才听到脚步声从外殿传来,风妃阅张眼望去,就看见君隐一袭黑衣,走了进来。

    “这么晚让我进宫,所为何事?”他负手走上前,脚步在经过那张桌子时,绊了一下,锦被被带过,露出里面惨白的脸。

    君隐回身瞅了一眼,俊脸压下,低沉说道,“你还是动了手?”

    “不是的……是她威胁我们,说要……”君宜见他不悦,急忙开口解释道。

    “闭嘴!”君隐冷言扫向她,双眼定在风妃阅身上,“她好歹也是我送进宫的。”

    “奴姬一心想报仇,成不了大事。”风妃阅沉着应对,款款起身,一身如兰香味清新淡雅,“今日,她能独身一人行刺皇帝,谁又能保证,一旦她落入对方手中,不会将我供出来?”

    君隐缄默,双目幽邃阴暗,直盯着奴姬,他站在尸体边上,慢慢蹲下身子,问道,“你用什么杀了她?”

    风妃阅抚着手上的戒指,转身,如水眸落在女子白皙的脖颈上,她一下,怔在远处,全身如被淋上瓢泼大雨,猛地一个哆嗦。原先的伤痕,全然没了踪迹,那细嫩的肌肤完好无损,先前的切割线,如今看来,倒像是自己产生的幻觉。

    见她一句话不说,君隐一手落在奴姬胸前,使劲扯开后,露出里面淤青的伤口,风妃阅跟着来到他身后,“这便是行刺时,被皇帝打伤的。”

    将地上的锦被扔在女子身上,君隐站起,“你先回去,省得落人口实。”

    风妃阅点下头,见他上的君宜靠在床架上,她面色冷毅,冲着满脸冷酷的君隐说道,“她现在是宜皇贵妃,同所有妃嫔一样,是皇帝的女人。”

    她的警告,顾着君宜,不能明说,先前被皇帝撞见的一幕,一次,还能说是巧合,如若心存侥幸,将来,可就难以自圆其说了。

    奴姬的事,处理的干干净净,丝毫不拖泥带水,侍卫们搜查了一个晚上,自然,没有找到所谓的刺客。

    几日过后,皇宫的守卫依旧森严,里三层外三层,每隔一个时辰,便有御林军带队巡逻。

    皇帝手上的伤还没有好,纱布裹上几圈,只是不能行动自如。

    望着凤潋宫外的守卫,风妃阅放下手中的笔,李嫣停住研墨的动作,孤夜孑就坐在一边。俊脸含笑,望着啊日益进步的书法微微颔首。

    一张宣纸,一支笔墨,原来,也能这般静下心来。

    都说,心一旦静下来,整个世界,也就安静下来。

    果然,天空变得越发明朗,那白雪,也越发纯净了……

    倒挂的冰凌,不是冷冽,而是凝聚。

    身侧的男子,俊朗如神,亦是她心头一股很有力的支柱……

    孤夜孑起身,许是因为坐的太久,他一手撑在桌子上,欣长的身子欲要迈出一步,风妃阅跟着站起来,只觉眼前一道黑影猛地一晃,那沉重的身子,竟是笔直朝自己压下来。

    她从来没有想过,一旦,他倒下后……自己会变成怎样……

    男子,双目紧闭……

    肩头,仿若被重重一击,风妃阅懵懂反应,她急忙伸手扶着皇帝的腰身,同时,膝盖被压弯,一条腿‘砰’地跪到地上。

    “皇上——”边上的李嫣惊呼,急忙上前来。

    二人合力将孤夜孑搀扶起,放在榻上,他薄唇紧抿,面色依旧,只是双目紧闭,失去了反应。

    风妃阅将双手颤抖的落在他颊边,低声唤道,“皇上——皇上——”

    然,男子却没有一点反应,似是,睡得很沉。

    李嫣站在床架边上,两手紧张地绞着裙摆,透过那垂坠在地面上的沙曼,不住往里头张望。

    “李嫣。”风妃阅暗自镇定,只是,眼圈有些红。

    “奴婢在。”她急忙应答,上前一大步。

    “去讲陌医师找来。”风妃阅将踏上的锦被拉盖在孤夜孑身上,语气沉痛,还带着从未有的慌乱。

    “是,奴婢这就去。”李嫣心急,刚转bbs·  jooyoo.  身,就被她唤住,“慢着。”

    “娘娘还有何吩咐?”她急忙停住脚步,身子不听使唤地已经冲出一大步去。

    “记住,这件事除了陌医师,谁都不能讲!”风妃阅掀开纱幔,只见她一脸正色,面上神情更是严肃紧张,李嫣双眼落在踏上的男子身上,她点下头,坚毅说道,“娘娘,请相信奴婢。”

    一个旋身,她脚下慌张,踩在铺着名贵毛毯的地面上,显得无力而寂静,玉桥恰在此时走出来,风妃阅挡在榻前,身后,自有朦胧相遮,“你到外头守着,皇上有些累了,今儿,就留宿于凤潋宫。”

    “是,娘娘。”玉桥不疑有他,折身走出内殿,在外头守着。

    没过多久,李嫣便将陌辰吏叫来,他一身纯白,儒雅英俊,温如美玉,看到他进来,风妃阅心头一暖,原先的紧张,舒畅很多。

    李嫣将殿门掩上,风妃阅见没有隐瞒的必要,也就将纱幔挂在床架上,“皇上方才还好好的,只是突然站起来一下,就昏迷不醒了。”

    陌辰吏见皇帝同睡着一般,他在床榻上坐下来,将孤夜孑的手腕把在手中,须臾后,他才微微皱下眉头,俊目瞅着他虎口处的纱布,将那死结打开后,里面的伤口整个露了出来。

    “果然!”他气息一沉,说的无奈。

    风妃阅凑上前去,就连李嫣也禁不住望过去,皇帝的手上,已经乌黑一片,从虎口的地方开始蔓延,“怎么会这样?”她神色惶恐,“莫不是,伤口有毒?”

    将他的手放回榻上,陌辰吏肃然说道,“是奇毒。”

    她惊的半响说不出话,只听得男子的声音幽幽传来,萦绕在她耳际,“这应该是刺客剑上所涂的毒,唯今之计,便是将那刺客找出来。”

    风妃阅如临大敌,身上,已经冒出一层冷汗来,“若是,那刺客死了呢?”

    陌辰吏只当她随口一问,并未在意,“那皇上的毒,怕是解不了。”

    “什么叫解不了?”风妃阅厉声上前,望着他泛黑的手背,“当初不是没事么?”

    “有些毒,藏的太深,或许,是一天、两天,也有可能就是一年、两年……抑或,是一辈子。”陌辰吏擦下手,神色,已有沮丧。

    “难道,就连你都没有办法么?”

    她底气不足,瞬间,有种被抽空的感觉。

    “从发现毒源,到找齐药材,配置解药,最起码,得花上一月功夫。”陌辰吏望着榻上的皇帝,“这一月中,皇上只能留在凤潋宫内,片刻不能离开,身一动,毒气便火速蔓延,一旦急火攻心,要想再施救,怕是回天乏术了。”

    风妃阅站在原地,近在咫尺,只不过三步之遥,凝望着昔日经久陪伴的俊颜,她只觉得无力,李嫣却不能将面上的担忧表露出来,她嘴角微抽搐,有种想哭的冲动。那抵在身后,支撑自己的力道,一下,被抽的干干净净,脑中,晕眩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我要离开一个月。”陌辰吏不忍同风妃阅对视,他起身,“解药的引子,我必须亲自去找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