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56

正文 分节阅读_56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不说话,也让他觉着不会那么寂寞……

    他说,他伤了她,只能有这么一次……说这句话的时候,男子将她的小腿贴紧在自己腰上,不让风妃阅的膝盖露在外头,以免冻了凉。——3q手打

    他说,他是帝,b bs·jooyoo · &他的无奈,孤夜孑却吞在喉咙口没有说出来,自古,帝王应以江山为重,一旦冲突……

    他面色阴霾,眼眸泛着深幽的异样,转过头去……

    然,女子却呼吸均匀,趴在他肩上,已经睡着了。

    她睡得安静极了,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孤夜孑并未将她送回凤潋宫,而是背着她,走了很久很久……要真能一直背着,倒也好!

    静躺了一月,风妃阅腿上的伤已大好,能够行动自如的下榻。

    打开殿门,外头,白雪飘扬,正如孤夜孑担心的那般,这雪,连续下了已有一月。

    “娘娘,您这是去哪?”玉桥跟在身后,望着天还未亮透的云际,不解问道。

    “去给两宫太后请安。”风妃阅一回首,继续朝前走去。自己卧在榻上一月之久,两宫太后已颇有微词。

    “是。”玉桥应答,乖乖盯在身后。

    一路旖旎而去,这样严寒的天气,风妃阅过的并不习惯。双手缩入宽袖中,十指冻得没了知觉。

    风雪迎面而来,九曲长廊挡不住,便一下落在自己的裙摆上。

    两宫太后的慈安殿前,风妃阅站在外头,需得通报后方能入内。

    寒风冷冽,一声通报,却让她足足等了近一盏茶时间。冰凉的地面上到处是水渍,身后,还有雪花狂舞。

    “回皇后娘娘的话,两宫太后请您进去。”通报的太监隔了半天,才出来。

    风妃阅听闻,一语未说便跨进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茗皇贵妃也在。

    走近内殿,果真,西太后同她对弈正欢,东太后对这东西一向没有多大兴趣,索性便坐在一边,由着小丫鬟捶肩伺候着。

    “儿臣参见两宫太后。”风妃阅屈膝行礼,目光落在铺满名贵毛毯的地面上。

    “起身吧,”西太后摆摆手,并未为难,“皇后,身子可痊愈了?”

    “回太后,已无大碍。”风妃阅直起身,站在原处回话。

    “那便最好。”太后的语气,出奇轻柔,她笑落横生,峰回路转间,一局使得乾坤扭转。

    “姑妈!”茗皇贵妃娇嗔,那棋子还拈在手上,等待最后一搏。

    西太后只是笑,将棋盘一推,朝着远处的风妃阅说道,“传闻,君家的女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来,陪本宫下两局。” ——3q手打

    她顿足,微微一笑,“儿臣棋艺不精,只怕是献丑。”风妃阅面色凝重,对于下棋,她真是一窍不通。

    “姐姐自谦了。”茗皇贵妃抿唇,起身朝她走去,一手状似亲昵地挽上她皓腕,“姑妈棋艺精湛,说不定,今日就遇上对手了。”

    被拉上前几步,风妃阅见西太后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只得硬着头皮来到她面前。

    棋局已定,黑白双方,刚落定便已剑拔弩张。

    西太后先落一子,风妃阅执起棋子,望着满盘空档,却不知该落往何处。正踌躇间,外头传来嬷嬷欣喜的通报声,“回两宫太后,厉王爷求见。”

    原先意兴阑珊的东太后听闻,双目咻地放亮,声音不自觉提高,“快,快请他进来。”

    “皇后,该你了。”西太后嚼着笑,目光如炬,紧盯着风妃阅。

    “是。”她并未细细思量,便将手中的棋子随意落下,视线跟着嬷嬷的身影朝外望去。

    没多久,便看见一抹高大的身影自外头走进来,身上,白雪覆盖,墨发束在身后,一袭狐裘披风除下,交到边上的宫娥手上。男子身着银质长衫,腰间,宽厚的腰带上镶嵌着四方美玉,足蹬黑色长靴,风妃阅望上看去,只见他面如玉,温润中带有邪魅,却又,偏偏不失几分霸道。额间,惊现一颗暗色朱砂痣,将整个人衬得阴柔……甚至,带着几分美艳。

    对,就是美!

    “厉儿,你总算回来了。”东太后激动不已,放下手中的暖手炉,步子急促跟过去。——3q手打

    “儿臣参见母后。”男子单膝下跪,被东太后搀扶起来,“让母后看看,几年不见……厉儿果然越发好看了。”

    风妃阅忍着笑,唇角刚勾起,便被他逮个正着,一时尴尬万分,只能转过脑袋。

    “儿臣参见母后!”男子再度上前,朝着西太后行礼。

    女子摆摆手,示意他起身,面上的笑容很淡,也不如东太后那般亲近。

    “这是……”厉王爷瞅着风妃阅的侧脸,出声询问道。

    “这是皇后。”东太后上前,补上一句。

    “哦,”男子轻应一声,嘴角随之展开,“皇嫂。”

    风妃阅不得已,只能点头示意,望着那张脸,脑中凸显出妖精二字。这样的模样,就算是投为女儿身,也绝对逃不过绝色之命,祸水之运。

    “这白子是哪一方?”厉王爷望着才开的局,显得兴趣十足。

    “是皇后。”一侧,茗皇贵妃接口道。

    见他似有兴致,风妃阅心下一喜,“这一局,还是厉王爷接着下吧。”

    岂料,男子只是看一眼,便摇头说道,“本王不做夺人所好之事,母后,不介意儿臣同皇嫂同下吧?”

    西太后执起一颗棋子,“本宫倒要看看,厉王爷的棋艺,可有长进。”

    “好。”男子爽朗接口,下一瞬,竟自顾坐了下来,将风妃阅的身子朝里侧挤进去。宽厚的胸膛就抵在自已身后,厉王爷单手撑在榻上,双目若有若无扫过她的侧脸。——3q手打

    西太后一子落下,风妃阅见他没有丝毫动静,只得自觉执起一颗,手刚要落下,皓腕便被抓住,整个手心的力转移至另一边,“落在这,会比较好。”

    望着二人亲昵的举动,两宫太后却并未有丝毫不悦,依旧开始对弈。厉王爷每回都不动手,待到风妃阅要下手之际,这才抓着她的手,将棋子落在最恰当的位子。如坐针毡,她觉得自己像是傀儡一般,却又推脱不得。

    棋子越来越少,双方,各不相让,都想将对方引入自己所设的圈套中。

    风妃阅完全不懂,随手要落下,这次,男子的手却直接抓着她的柔荑,裹在宽厚的掌心中,一层厚茧,磨得她手背微有不适。这样明目张胆的动作,却没有一人出来喝止,风妃阅暗暗吃惊,随着男子的力,将手缩回去。西太后单手挣着下颔,似在考虑,她将手放在身侧,然,厉王爷的手却并未再松开,修长五指强行挣开她的手指,竟是,与她十指紧紧相扣!

    这样暧昧的动作,指缝间,已经渗出汗水来。风妃阅用力挣扎,却被他死死按在榻上,不能动弹。眼中藏有愠怒,她侧过脑袋,睨视着边上的男子,而他,则是一脸专注,双眼一瞬不瞬盯着那盘棋,脑中,似在考虑,这下一步棋,应该落于何处。

    上半身,倾过来几分,厉王爷的下巴,快要枕上她肩膀。风妃阅顿觉不妙,只能将身子朝里侧缩去。

    西太后的这一步棋,考虑了很久。她眉头紧蹙,凝重而慎思,风妃阅则是僵直身子,寒冬腊月,竟全身冷汗涔涔。

    “母后,可考虑清楚了?”自始至终,厉王爷的视线,均没有落过一寸在风妃阅身上。脸上的神情,更是自然而清晰。

    一句话,让西太后准备落下的手,又缩了回去。

    厉王爷轻声言笑,他的笑,和煦,却不像陌辰史那来温暖。风妃阅总觉他的笑中,夹杂了太多东西。隐藏,极深!——3q手打

    不经意间,他转过头来,毫无瑕疵的俊脸对上女子的错愕,薄唇,笑的勾人,相握的手中,拇指轻佻划过风妃阅掌心,一圈圈,打着转。

    她并示表现出异样来,回以展颜一笑,手上用力,尖细的指甲狠狠掐入男子手背,丝毫不手下留情。

    厉王爷吃痛,一双眸子轻眯,眉头稍拢,转过脸去眯着西太后。

    思时片刻,她还是落下棋子,厉王爷抓起风妃阅的手,她顺势望去,只见男子的手背上,被抓伤的指痕触目惊心,她不信,旁人会看不到。收手之际,却没有一人反应。

    每走一步,西太后都是谨言慎行,等待她落棋的时间里,风妃阅如受煎熬,紧紧贴合的掌心,柔腻sh滑。

    东太后同茗皇贵妃站在边上,二人的举动,自是丝毫不差的落入眼中。

    茗皇贵妃斜睨着风妃阅的小脸,只是微微笑开,而东太后,则是满面不悦,却又不能发作,只能闷不吭声装作没有看见。

    厉王爷上半身退开,却又在风妃阅轻吐出一口气后,再度贴上来,整个胸膛,肆意地直接抵着她后背。脊梁骨,一阵寒意窜上来,男子的双手,间接环住她整个身子。随着他的呼吸,耳畔忽冷忽热,整个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让风妃阅不自在极了。

    这一盘棋,下的格外费时间,好不容易遇上对手,西太后更是咬着不肯放,风妃阅暗自叫苦,趁着棋回手的空余,手肘向后,用力一击,欲要落在他身上。然,男子早便猜准了她的小心思,借她之力,手臂跟着向后舒展,绕过一个弯后,被他轻易压制,相握的手借力散力,稳稳落在她腰上,折过一个弧度后,落在风妃阅身前。——3q手打

    这一下,更为被动!

    “皇嫂,你似乎不怎么专心。”厉王爷出其不意,在她耳边扔下一句。

    深思中的西太后被打断,抬起头来,睬了她一眼,虽是一语未说,脸上的神情却满是不悦。

    这只,玉面狐狸!兴许,比那狐狸还要狡猾千万分。

    “儿臣,只是一时是神。”风妃阅开口解释,西太后听闻,这才收回眼去。

    她挣扎一下,男子再度牢牢抓着,二人的拉拉扯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面前的西太后,好不容易落下一子,风妃阅这才止住手上的动作。捡起一粒白子,趁着厉王爷观看棋盘之际,猛地推起一股内力,在他来不及反应之前稳稳当当、指尖的力,全都集在那一粒棋子上,后劲勃发。

    ‘砰——’整个棋盘被震塌下去,白子,合着黑子,零零落落散在一起,分不清原先的谜局。

    “皇后!”西太后气的将手中的棋子一扔,双目瞪视而来。

    风妃阅借着向后退的力,一击旁若无人般落在厉王爷腰上,“呀,母后,儿臣以为就要赢了,这不,多使了几分力。”

    “可惜了,”后头,传来男子的叹息声,夹含的笑意,明明是幸灾乐祸,“母后,您就差那么一步。”

    西太后原先绷紧的脸,越发怒气腾腾,谁都知道,这太后爱棋如命,偏偏就差一颗,这棋局便能定胜负。

    风妃阅自顾下榻,不顾两宫太后难看的脸色,屈膝行礼,“儿臣认输。” ——3q手打

    “哼!”西太后听闻,气的将身子别至一边。

    茗皇贵妃见状,赶忙上前,讨好地替她捶着双肩,“姑妈莫气。”

    风妃阅唇畔漾上狡黠,行了礼,便退出慈安殿。

    厉王爷两手撑在身侧,双腿交叠,望着一盘散沙,丝毫没有在意bbs.jooyoo. 。

    “胡闹!”见风妃阅走远,东太后这才一甩袖,勃然大怒。

    “母后。”厉王爷不以为然,视线跟出去。

    “平日在外头也就罢了,今日,你……”东太后一手指着自己的儿子,气的一句话说不上来,只是瞪着他。

    而西太后,则是沉浸在那盘未下完的棋局中,深陷不可自拔。——3q手打

    惑君心 076 两相试探

    风妃阅出去时,一身轻松。行至慈安殿外,竟没有见到玉桥的人影。她左右张望,须臾片刻,便一人朝着自己的寝殿而去。

    右手在裙摆上狠狠擦拭几下,风妃阅疾步行走,却不料,在转角处压上一堵人墙来。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了。

    “走得这么急,莫不是,身后有洪水猛兽?”厉王爷单脚横在她身前,拦住风妃阅去路。

    她索性也不躲开,学着他的样将身子靠在暗色墙壁上,“可不是,就怕那东西,更为厉害。”<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