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51

正文 分节阅读_51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是,娘娘。”那丫鬟点头,看着她们二人走出凤潋宫。

    其她妃嫔在后宫中出事,皇后是必须到场处理的。

    景夜宫内,热闹一片,外头齐齐跪着满屋子的奴才,风妃阅大步走进去,陌辰吏已先一步赶到,正给施婕妤把着脉。

    连行礼都免去,她上前,站在床榻边上。

    “怎样?”孤夜孑俊脸冷漠,声音中,那紧张已毫无保留地透出来。

    “回皇上,蛊毒接近心房,再这样下去,施婕妤……”陌辰史起身,望向皇帝,偏偏那一字一语,如此清晰,“命并不保。”

    掷地有声,施婕妤原先溢满希翼的眸子,一下黯淡无光,全身,像是被抽尽力气,她一笑,悲凉而无奈,“皇上,天意不可违。”

    “绝不可能!”孤夜孑冷言打断,语气,依旧不可一世,身子也转过来,面对陌辰吏,“可有别的法子?”

    男子垂目,种色冷静,余光,同风妃阅相触,他摇下头,说的极为自然,“没有!除非找到下蛊之人。” ——3q手打

    站在殿中央,望着满屋子急得焦头烂额的奴才,风妃阅收在宽袖中的手,紧紧握了一下。皇帝拥着施婕妤,正用那双给自己涂药的手,帮她擦着眼角的冰凉。脖子上,那淤痕已经上过药,却还是触目惊心。

    “皇上——”施婕妤拉着他的手,眼睛红肿,抬起头来.“臣妾好想睡一觉。”

    一个简单的请求,于她来讲,却是奢望。“闭上眼,朕在这。”

    施婕妤摇下头,嘴角的笑,开的很苦,很涩,“臣妾还是不敢。”

    风妃阅望着她形容枯槁,心下,便生出内疚来。她上前一步,手,再度紧紧握着。

    “朕不走!”孤夜孑将她身子放下,女子是真的倦了,头才碰上绣枕,便沉沉睡去。

    “都下去吧。”见她好不容易睡着,皇帝这才旋身,视线落在风妃阅身上,“给施婕妤多安排几名宫娥过来。”

    “是。”她木然应答,看见边上的陌辰吏走出去,便也跟着挪开脚步。

    屋内的丫鬟们开始收拾,出了景夜宫,男子在前,是了几步,便站定在那。风妃阅见状,扭头吩咐边上的玉桥,“本宫差点忘记了,你去下御膳房,吩咐那里的主管,给施婕妤明日的早膳做清淡些,晚一点再送去。”

    “是,皇后。”玉桥行礼后,朝着风妃阅吩咐的地方赶去。

    周侧,静簌无声,只有女子轻柔的步子,踩在地面上所发出的声音。来到陌辰吏身侧,上次被陷害的事,二人默契的没有再提一句。

    “我,应该把解药交出来么?”风妃阅开门见山,显得有些彷徨。——3q手打

    “我怕你的一念之间,将来会后悔。”陌辰史的担忧,不无道理,“人心难测,施婕妤一旦成了你的敌人,后果,你曾想过?”

    皇帝对她的宠,对她的怜,他不是看不出来。

    风妃阅哑口无言,他的担虑,自己不是没有想过,“可我的手中,却是握着一条命。”这条性命,还是让皇帝魂牵梦萦。

    “你,终还是存有善念。” 陌辰史眼中的担心,越发明显,“善,在这里,只会致命!”

    就像孤夜孑说的,自己还没有遇上一件,能让自己足够狠心的事。她同君家,充其量只是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她不可能为了他们,而双手沾满鲜血。

    阳辰吏不再言语,二人只是对望,见院子那头有声音传来,便各自转过身,朝着寝殿走去。

    踏入凤潋宫,她这才想起,殿内还有那丫鬟在候着。

    脚下的步子忍不住加快几分,心也微微有些紧张。

    “娘娘——”守夜的宫娥弯身行礼。

    “不用守着,都退下吧。”

    “是,娘娘。”

    风妃阅站在殿外,看着屋内的丫鬟全部撤下去,这才双手放在门上一推,走了进去。——3q手打

    屋内,哪还有那丫鬟的身影。她心咯噔一下,预感不妙。

    鼻翼间,传来一阵很浓烈的味道。血腥,充斥着整个大殿。

    她脚步有些迟疑,望着不断摆动的珠帘,矛盾不已。说服自己上前,风妃阅站在那屏风跟前,只见上头,竟是血渍斑斑。

    白净的背景,被那大红之色,染的娇艳欲滴。一朵朵花儿,争相开放,别具一格。

    风妃阅小脸惨白,双手放在珠帘上,霍她,一下掀开!

    惑君心 071 兰花再现

    果真,那铺着厚厚锦毯的地面上,满是血!

    一朵朵,妖娆夺命。先前的丫鬟趴在地上,手腕、脚腕都是血,双眼睁得老大,嘴边的血渍,还未干涸。

    浓郁的味道,一下侵袭过来,风妃阅靠近的双足,忍不住向后倒退几步,单手撑住桌沿,干呕起来。

    看来,是有人先一步灭了口。她一手按在胸前,脑中,全是那片猩红,走过去将殿门打开,风妃阅任由冷风悉数灌进bbs.jooy oo.来,将屋内的死亡气息吹散几分。

    浑身战栗,风妃阅有种被人紧紧盯视的错觉,仿佛对方,就藏在凤潋宫内,自己的一举一动,尽在他人眼中。

    打开殿门,她唤来侍卫丫鬟,却唯独没有惊动孤夜孑,将尸体抬出去后,嬷嬷们忙着收拾内殿,地上的毛毯焕然一新,忙活了大半夜。

    殿内,灯火明亮,苒动的烛火下,风妃阅坐在桌前,一手撑起下颔,第一次,凤潋宫内有了守夜的丫鬟。任她胆子再大,如今也不敢一人留下来。

    撑不了多久,在嬷嬷的劝说下,她还是上了榻。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也分不清,那一声声凄厉,究竟是施婕妤发出的,还是那名枉死的丫鬟。

    袖中的那颗解药犹在,风妃阅沉睡前,暗暗思忖,明日,便找个机会将这颗解药交出去,毕竟……是一条命。再说,她同施婕妤本无仇无怨。

    皇帝日夜留在景夜宫内,后宫中都传遍了,说施婕妤被巫蛊所惑,身子日渐消瘦,将,不久于人世。

    孤夜孑来时,风妃阅刚提剑从外头走进来,小脸酡红,身上出了一身的汗。——3q手打

    “练剑了?”男子躺在软榻上,看着她。双腿随意搁置,只是神色疲倦。

    将剑缠在手腕上,风妃阅甚至不顾形象地擦了把汗,点头,对于皇帝的突然到来,还是有几分惊讶。

    她走上前去,望着男子倦怠的脸色,伸出手,在他太阳穴上轻按,孤夜孑顿觉全身放松许多,一声惬意,将重量压在风妃阅胸前。

    晨阳下,二人相依相偎,一片难得而来的祥和。

    过了许久,孤夜孑才睁开眼,他起身,朝那书架走去。

    “皇上可是要看什么书?”

    “朕,心静不下来,每次都要看这兵法布阵,才能稍稍平息。”孤夜孑抽出上头的书,折身躺回榻上。

    随着男子的靠近,风妃阅伸出手,手刚落在他太阳穴上,鼻翼间,便闻到一阵幽香的兰花味。很轻,却又浓烈非常。

    一切,来的似乎过于突然。皇帝修长的手,一下便将书打开,书页中何乎夹着什么东西,顺着凸起的那页,风妃阅眼见一朵兰花,赫然呈现在自己眼前!

    那花,已经枯萎,花瓣被压得很细,泛出淡黄色的馥郁。

    她看见,孤夜孑的手,似乎抖动一下,手指,将那株兰花拈在指尖,身子僵硬,只是背对着,看不清男子脸上的神情。

    风妃阅惊骇,她一个踉跄,退后一大步。眼看着皇帝愤然起身,面对自己的眸子,已然不再信任。——3q手打

    她小嘴微张,并未退后,眼中的身影,逐步逼近过来,沉闷的犹如窒息般,压在自已心口。

    “第二株!”孤夜孑举起手中的兰花,放在她面前,那花,纯净而芬芳,如今看在眼里,却甚感扎眼,“为何这第二株,会出现在你这里?”

    风妃阅的惊讶,丝毫不亚于他,虽然陌辰吏提醒过,可,终是防不胜防。一时间,她无力反驳,只是靠着桌子一句话不说。

    “当时朕问你兰花的下落,你说不知,”孤夜孑将那株花贴在她脸上,凉意,一下来上来,“为何,它如今会在皇后的凤潋宫?”男子的眼中,夹杂着太多,怒意,波滔汹涌而来,最让风妃阅刺痛的,便是他的失望。那种眼神,让她实在招架不住。

    “臣妾,不知。”她一咬牙,便觉眼睛传来一阵刺痛,孤夜孑已经将那兰花甩到了自已脸上。

    打的,微微有些疼,风妃阅望着那花掉落至自己脚边,须臾后,方抬起头来,男子神情盛怒,说出的话,更是如三寸冰冻,“把解蛊的方法,说出来。”

    如今, 这第二林兰花已出现,风妃阅本可安心交出解药,可……一旦就这样拿出去,自已,不就真成了那下蛊之人么?“臣妾真的不知道。”

    “你!”孤夜孑心存的希翼被完全打碎,“只要你说出来,救了施婕妤的命,这事,朕便不再追究,亦不会宣扬出去。”

    风妃阅对上他的眼,“臣妾是冤枉的。”

    男子,俊目一凉,眸中的色彩尽数黯下去,“朕说过,什么人都可以,就是不能碰她!” ——3q手打

    诚荣殿内。

    皇帝坐在首座,边上,有陌辰史、施婕妤还有满屋子的侍卫。

    风妃阅跪在下方,想不到,这诚荣殿才出去,却又进来了。

    那兰花摆在桌子上,施婕妤则奄奄一息,靠在皇帝的身上。一侧,陌辰史亦是神色严峻,双目睇向跪起的身影。

    “还不说么?”孤夜孑语气强硬,一掌击在桌上。

    “皇上……”陌辰史坚定开口,“兴许,娘娘真是无辜的。”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下蛊之人,绝不可能是皇后。”

    “朕知道!”孤夜孑冷声打断,眼中的愤怒,逐渐转为虚无的对视,朕同君家,皇后选的是谁,她心里最清楚。这事,究竟是谁所为,已经很明了,皇后既然参与其中,必定知道如何解蛊。”

    施婕妤听闻,眼中满是晶莹,双目急迫地望向风妃阅。

    那是,一种重生的期盼,风妃阅不忍对视,转过头去,就看见陌辰吏对自己轻摇了摇头,他的意思,她懂。一旦自已交出解药认了罪,她就不会再有翻身之日。

    见她一脸木然,施婕妤更是失望,她垂着脑袋,身子极为疲惫地窝入皇帝胸膛。

    “皇后!”孤夜孑忍无可忍,“你真要逼着朕么?”

    他语气阴狠,让风妃阅不由回头与之对视,这,才是自己初识的尊王吧。他的残酷,他的霸道,他的,不择一切手段。

    “来人,将宜皇贵妃带过来。” ——3q手打

    风妃阅一怔,这,又怎会牵扯到君宜?看着孤夜孑慢慢勾起唇角,女子跪着的膝盖微挪一下,凉的钻心。

    不出一会,君宜便被带了过来,她显然丝毫不知,看见风妃阅跪在地上,来不及行礼,便惊呼出口,“姐姐,您怎么了?”

    “呵——”男子一声冷嗤,嘲讽道,“果然是姐妹情深。”

    “皇上,臣妾参见皇上。”君宜跪在风妃阅身侧,浅蓝色宫装下,小腹已微微隆起。

    “好好跪着。”皇帝残忍开口,并未打算让她起身,“看看你们姐妹俩做的好事。”

    君宜吓的小脸苍白,一句话不敢说,乖乖跪在一边。

    这事,皇帝断定是君家所为,那君家的两个女儿,便是首当其冲。

    风妃阅一字不说,好不容易睡着的施婕妤,突的一下惊醒,发起癫来。

    “朕让你们嘴硬!”孤夜孑恼怒非常,两手紧拥着女子的腰,“来人!”

    “是,皇上。”守在边上的侍卫大步上前,接令。

    “给宜皇贵妃浇个醒。”孤夜孑眼望着风妃阅,两名侍卫立即上前将君宜拉到一边。

    “你们要做什么?”她大惊失色,双腿双手开始不断挣扎起来,一跑蹬动着,被二人拉到对面的墙上。

    “皇上——”风妃阅霍然起身,“单凭一株兰花便治我们姐妹的罪,臣妾不服。”一侧,上来两名侍卫,一人一边按住她的肩让她重新跪下去。——3q手打

    “不服?伤害无辜,你们君家就这点能耐?”孤夜孑放开施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