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46

正文 分节阅读_46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未好,多歇息。”

    阴晴不定,就算是长伴君侧,也让她摸不透这帝王脾性。——3q手打

    天空,逐渐暗下来,不是阴沉,而是,已近傍晚时分。

    陌辰吏回宫后,便钻入药房,没有再出来。他尝试以新的药材来熬制,络城所见,让他深知,夫妻缠的解药必须尽快研究出来。

    手上的药,热气腾腾,他的药,他从不让别人送。

    走入风潋宫,就看到女子一人躺在摇椅上,闭着眼睛,却并未睡着。

    “臣,参见皇后娘娘。”

    风妃阅睁开眼来,展颜一笑,“陌医师今日,怎会如此客气?”身子一轻,从椅子上站起来,“又来给我送药?”

    将手中的碗递过去,阳辰史白色的袍子随风飞扬,温和俊朗。

    “这药究竟有何作用?”虽说是调理身子,可她并未觉得自己的身子差到哪去,那毕竟是药,喝上去总有一种特殊的苦味。

    “我记得在络城,娘娘说过信我!”阳辰史轻笑,一种温暖的感觉让她跟着浅笑连连。

    风妃阅端起碗,一股脑地喝了下去,她眉头高高皱起,景后一口咽下肚,才大步朝着内殿走去,那里有她特意准备的梅子,吃上一颗,就能解解这钻入心窝的苦。

    阳辰吏跟了进去,一把笑声逸出口,灿烂无比。

    “你笑什么?”风妃阅转过身来,脸上的神情也没有那么痛苦了。——3q手打

    “我笑,总算有你怕的事了。”男子的话,带着几分调侃,却也认真。

    风妃阅抽出锦帕,擦拭下嘴角,原先阴郁的心情,销销放晴。

    陌辰吏见她脸色红润,以为是药性起了作用,便上前,放下手中的碗,“我给你把上一脉。”

    风妃阅坐下来,将手伸出去,男子一指搭在她手腕上。

    “怎么样?”

    陌辰吏细细把着,神色平静,眸底难掩失望,还是,一筹莫展,“没事!”他点下头,“身子好着呢。”

    风妃阅满脸笑意刚洋溢开来,就见外头一道黑影压过来,皇帝已经走了进来。没有任何通报,脚步声也是极轻的。

    “参见皇上。”二人急忙起身,阳辰史的手极自然地收回,却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上的碗,摔在地上,瞬时飞溅开来。

    孤夜孑睨视着二人,走到桌前坐下来,“陌医师,天色已晚,你先回去歇着吧。”

    “是,皇上。”二人对视一眼,风妃阅暗暗点下头,男子便起身走出凤潋宫。

    “朕以为皇后,今夜会难以安睡,没有想到,你倒是同朕的医师相谈甚欢。”孤夜孑语气不冷不淡,弯下腰,看着女子的脸。

    “阳医师不过是给臣妾送药来罢了。”风妃阅迎视,人还跪在地上。

    “送药,朕也很好奇,是什么药?”孤夜孑盯着那打碎的碗,眼神犀利一如那碎渣滓的尖锐。——3q手打

    “只不过,是一些聊补身子的药。”风妃阅扬眉,看着男子近在咫尺的脸,毫不闪躲。

    “补身,朕的御医院,连一贴补药都没有么?”孤夜孑心情不爽,风妃阅蹙着眉,他这样子,似在诚心找茬。

    “皇上非要执意,臣妾无话可说。”风妃阅两腿跪着,头一低,一副乖乖认命的样子。

    孤夜孑见状,两手一伸便将她捞起来,“我们,为何不能好好的说会话?”

    手臂,被他勒的有些疼,风妃阅施施然一笑,有些无奈,“臣妾看着皇上太累,更不想一天到晚揣摩您的心思,皇上的心,忽明忽暗,臣妾只觉惶恐,难以交心。”这,是她的实话。

    孤夜孑眸色转为黯淡,语气同她一样,甚是无奈,“总有一天,你会和朕一样。”

    不用等到有一天,自己,已经在开始习惯。只是二人独处时,风妃阅仍然习惯不了,他那在自己面前都卸不去的面具。

    “阅儿——”皇帝的声音,带着沙哑,他站在高大的窗前,身上打着一层暗影,转过头来,“你,还没有经过一件,足够让你狠下心的事。”

    他要她毒,他要她,足够与他匹配。

    风妃阅葴默,望着他一身孑然隐入暗色,自己也跟着走过去,站在他边上,举目遥望夜空。

    孤夜孑将她揽过去,抵在她身后,视线穿过她柔软的发丝,望向外面。本该是宽阔的怀抱,为何,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你,还没有经过一件,足够让你狠下心的事。

    风纪阅反复吟味这句话,心,突的跳了好几下,隐隐,一种自回宫后便出现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

    明月当空,晚归的鸟儿飞翔而过,一道嘶鸣划破宫闱,触目惊心!

    风妃阅大惊,身后的男子将她搂的更紧,她却是全身不由自主,一个劲的微微发抖。——3q手打

    惑君心 066会错心意

    施婕妤每晚噩梦连连,皇帝在风潋宫呆了会,便离开了。前后,也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几日过后,风妃阅只身一人前往景夜宫,去探望施婕妤。

    那座大殿,她没有踏进过半步,如今站在外头,倒也有几分好奇,里头传来一阵阵茶香味,风妃阅一脚跨入,就看见施婕妤穿着普通的宫装,正在整着手上采下的茶叶。

    一抬头,就看见风妃阅站在远处,她惊愣住,双手擦拭下才迎上前来,“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施婕妤不必多礼。”风妃阅走进去,望着满园子干晒的茶叶.“这都是你自已栽种的?”

    “闲着无聊,找个精神寄托罢了。” 施婕妤将她带到凉亭里,坐下来。

    二人面对面坐着,一时竟无话可说,丫鬟送上新泡的茶,风妃阅轻饮一口,“果然香醇。”

    女子淡淡一笑,病态中带着几分媚意。

    风妃阅见她眉间始终拢着一抹愁思,便放下手中的茶,斟酌再三,还是开了口,“本宫今日前来,是有一事,想要请教施婕妤。”

    女子双眼一怔,忙摆了摆手,“臣妾不敢,皇后有话但说无妨。”

    风妃阅望向远处,余光却不自觉盯着她的侧脸,“本宫,只想知道李美人的事。”

    端着茶杯的手,抖动下,施婕妤红唇紧抿,没有开口。

    “是本宫让你为难了?”风妃阅见她秀眉蹙地越发紧,便追问道。——3q手打

    施婕妤听闻,抬起头来,一脸正色,神情带着不愿提起的闪躲,她望着风妃阅,眸光赤诚认真,“皇后,臣妾劝你,李美人的事不要再查下去了。”

    她果然知道!

    风妃阅暗暗吃惊,面上却极力掩饰,“为什么?”

    “皇上不让您查,自然有他的道理……” 施婕妤面有难色,只是不明说。

    “那你,都知道?”风妃阅紧盯着她,不遗漏女子脸上的每一个神情。

    “知道,并不代表着能说,臣妾,不想做这第二个李美人。”她的话如此直截了当,风妃阅知道,就算自已逼死她,也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

    自己,偏生就是个局外人。一股凄凉的感觉,瞬间萦上心头。皇帝,就没有给过她机会,怕她知道,便当着她的面,将李美人话生生杖责而死,以示警告。殊不知,这真正知道真相的,却被他百般呵护,各种差异,风妃阅一下子,清清楚楚看了个剔透。

    嘴角掩饰的笑意,有些僵硬,她脸色渐渐苍白,放在膝盖上的手,冰冷到没有一点温度,气氛一下尴尬起来。

    “好了,天色已晚,本宫也该回去了。”风妃阅坐了会,实在呆不下去,便站起身来。

    “臣妾送娘娘。” 施婕妤并未挽留,跟着起身。

    “不用了,”风妃阅回身望着她,“你身子不好,就不要走出景夜宫了。”说完,便自顾迈了出去。

    女子站在院中,也没有相送,只是望着她的背影,微微摇下脑袋。——3q手打

    “咳咳——”

    “怎么了?”孤夜孑刚走进来,就看见施婕妤一双手按着胸口,不断咳嗽起来。

    “皇上,没事。”她抬头微笑,“马上就要入冬了,臣妾这副身子,怕是守不住了。”

    孤夜孑将她抱入内殿,吩咐屋内的丫鬟多点上一个暖炉,“那就少出去走动。”他握着她的两手,来回搓揉。

    “皇上,今儿,皇后来找过臣妾。” 施婕妤望着男子的动作,手心已经回暖。

    他继续着手中动作,状似漫不经心问道,“她来作什么?”

    “是问,关于李美人的事。”

    皇帝眸中闪过阴鹜,冰冷寒彻,“她还不放弃。”

    “皇上,娘娘没有错,” 施婕妤握着男子的手,语气虚弱,“您为了让她不查下去,却将李美人活生生在她面前打死,换了谁,都咽不下这口气的。”

    “咽不下也要咽,还能活活憋死不成?”孤夜孑bbs·jooyoo· &恼怒异常,狠话从嘴里一下吐出。

    “皇上,这事,迟早会平息下去,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施婕妤不敢再激怒,将身子靠向绣枕。——3q手打

    “这事,不论是谁想要再追究,朕都不会放过。”孤夜孑语气狠戾,决心已下。

    “都是臣妾……”她一声哀怨,满目冰凉顺着眼角簌簌滑落下来。

    孤夜孑单手将她眼泪擦去,却不说话,只是搂着。

    风妃阅回到风潋宫,只觉心底的郁结越发堵的自己难受,她坐立不安,竟觉烦躁起来。

    孤夜孑走进之时,就见她倚着窗子,华丽的罗衫拖在身后,他上前,她却丝毫没有觉察到。

    “在看什么?”男子突兀出声,让风妃阅吓了一大跳。

    “臣妾参见皇上。”她盈盈一拜,小脸被窗外的夜色所笼罩,带着几分朦胧,想要让人一探究竟。

    孤夜孑将她搀扶起来,只见她沉着脸,头也不抬一下,动作也僵硬不少。“朕说过,有些事皇后不用再管。”

    风妃阅听闻,突觉心底的那口气越发憋得慌,不管,也罢!“想知道的,不止臣妾一人,知道的,也不止皇上您一人吧?”

    孤夜孑知道,她指的是谁,“施婕妤不一样。”

    “对!”她点下头,“这句话,皇上一早便同臣妾说过,臣妾,也不敢忘。

    风妃阅转身,这金碧辉煌的大殿,华丽尊贵,如今看在自己眼中,却觉刺目异常,心,有些累。男子的视线,胶着在她后背,瞳仁微微泛上疼痛,他走上前来到她身后。——3q手打

    风妃阅立于镶嵌在鎏铜柱上的纱灯前,灯光很暗,却足够将殿内的每个角落照亮。她眯着眼睛,去适应。

    “阅儿—— ”孤夜孑思时片刻,还是将双手放在她肩上,“若有一日,朕要你在君家和朕之间做出选择,你该如何取舍?”

    她怔愣在原地,懵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皇帝,莫不是已经着手,要对付君家?

    孤夜孑见她不语,索性将她身子转过去,弯下腰来,望入她眼睛深处,“告诉朕。”

    风妃阅眉眼一抬,望入那潭深邃,深的,自已好像已经跌了进去,难以自拔。他心中,又何尝不是藏着太多的事,“不知道!”这么想着,说出口的括,也就硬了。

    三字,重重一击,打的孤夜孑毫无招架之力。他双手力道加重,将她肩膀握得痛极了。

    “君家,在你眼里就那么重要?”他的话,一字一语,都是从牙缝里面被用劲挤出来。脸色阴沉,一种冷酷的冰凉。

    风妃阅没有回答,君家同自己,本就是利益关系,无关轻重。然,她脑中再太想起了施婕妤的话,双肩欲要挣开,却被他握得更紧。风妃阅坦然面对,微笑反问道,“那在皇上眼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孤夜孑剑眉蹙起,思绪万千,他手一松,退开身子,他最重要的,便是一统天下!而如今,自已最大的绊脚石便是君家。

    见他不说话,风妃阅更是了然,她唇畔生笑,一双眼睛望向殿外,说不出的凄寞,“皇上的意思,臣妾都懂!”在他的心中,不一样的,只有她。女子倚着一方孤灯烛影,更显清冷。——3q手打

    既然懂,为何,还是做不出抉择?双方,都会错了意,却依旧一意孤行。

    “好!”孤夜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