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44

正文 分节阅读_44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侧站定,一股特有的气息,让她觉着安心。

    并未如先前那般将她搀扶起来,男子望着华贵的大殿,视线穿过老远,“如今宫内,仅有两位皇贵妃怀有身孕,而宜皇贵记又是皇后的亲妹妹,太后这一举,实在让人心存遐想。”他的话,不愠不火,只是一说完,却看得西太后神色恼怒,脸上精致的妆容也跟着扭曲起来。——3q手打

    “本宫管理这家事,也不对了?”语气逐渐提高,带着微弱的隐忍。

    “家事?”孤夜孑却是一声冷嗤,“后宫之事,皆由皇后做主,手握凤印之人,可不再是太后。”

    “皇帝!”西太后落在桌上的手微微颤抖,“你的意思是,让本宫今后不再管事?”

    孤夜孑迎面走上几步,颀长的身子顺着内殿,旋上一圈,“两宫太后,还是留在这享清福吧,独占后宫的日子,还未厌倦么?”他话中有深意,语气,满含厌恶,望向前头的眼中,恨意不再隐藏。

    西太后手一抖,将桌上的杯子掀翻,滚烫的茶水落了一身。

    “西太后。”边上,有小丫鬟惊呼起来,忙过来用锦帕擦拭着。

    他唇角微勾,邪肆至极,风妃阅跪在地上,虽低着头,却也能察觉出这对mu子之间的不和。先前,会争着面子,可今日,却这般明显地挑了出来。

    “好!”西太后恼羞成怒,用力摆摆bbs·joo  yoo · &手道,“你们也不用跪了……”她一语说半句,利下的半句卡在喉咙口,只是望着皇帝,再讲不出一个字来。

    男子嘴角的笑意,微微扯开,只是冰凉毫无温度,“太后务必保重身子, 前半生过度ca劳,这下半辈子,朕定让你安享晚年!”

    茗皇贵妃一下怔在殿中央,不知该往哪边站,风妃阅自顾起身,施婕妤见状,原先张着的小嘴也乖乖闭上,跟着站起来。

    孤夜孑率先走出大殿,身后几人行礼跟了出去。望着他快步的背影,风妃阅知道,若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再踏入这深宫一步。

    回到凤潋宫,君宜执意跟来,战战兢兢的小脸露也明媚,“姐姐,此行络城,可好?”

    她点下头,不愿提起,“这几日,在宫中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吧?” ——3q手打

    “没……”君宜的回答,却是底气不足。

    风妃阅望着她垂下的脑袋,摇了摇头,“mu子平安就成,你这性子,受点委屈也是正常。”

    君宜不语,明眸皓齿,甚至还有点激动,以前的君阅,对自己不闻不问,话都懒得搭理一句。

    “倒真是清闲!”外头,声音随着男子的跨入而传进来。二人循声望去,只见君隐已经换下朝服,一袭黑质长衫将整个人衬得俊朗有神,像是一道突来的暗影般,让风妃阅突然觉得阴霾起来。

    君宜听到男子的声音,忙低下头去,恨不得埋在胸前不起来。

    “你怎会过来?”风妃阅见他自顾落座,便皱着眉向外望去。——3q手打

    “不用担心,都是自己人。”君隐不以为然,见对面的君宜眼都不敢抬一下,神色便轻蔑起来。

    看着他端起茶杯,抿一口,风妃阅知道君隐没事是不会来凤潋宫的,她也不急,就等着男子自行开口。

    “茗皇贵妃肚里的孩子,为什么还不动手?”君隐将杯子放回桌上,冷眼睨着二人。

    “如何动手?”风妃阅反唇相讥,面色芙蓉,沉了下来。

    “这还用我教你?”

    风妃阅冷笑,斜睨向身侧的君宜,见她双手环在小腹上,自己竟觉心有些难受起来,“你们的争斗,何苦扯上一个孩子?”

    “错!”君隐神色不悦,似有勃然大怒之意,“不是我们,这其中,也有你。”

    “呵——”风妃阅止不住笑出声,“除了将自己的亲人送入宫,你君家还做过什么?还是,你太高估了我!两宫太后生性多疑,想要得手,怕是得以命相赌。”

    “这便是赌命,君家赢了,你们就能好好活,一旦茗皇贵妃得势,将来的后宫,可还有你们立足之势?”君隐的话,一下让风妃阅无言以对,他,就是戳中自己这一点。

    “可,那是皇上的孩子。”一道声音,从她耳际擦过,落入君隐耳中。

    风妃阅眉儿轻佻,难以相信,这话竟是从君宜口中说出。就连君隐,亦是一愣,他没有想过,一向逆来顺受的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才坐上贵妃,就忘本了?”

    君宜听闻,脸色煞白,嘴唇哆嗦着一下就再开不了口。

    “她说的没错,”风妃阅毅然接过口,“这事非同小可,我们有必要做好最坏的打算,除掉茗皇贵妃的孩子,万一皇帝哪天知晓了,君宜肚中孩子的真相,我怕,君家就不是难辞其咎这么简单了。”

    “这是后话,”君隐斩钉截铁,“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除掉茗皇贵妃腹中之子,宫内需要打点的,大可让人带信出来。” ——3q手打

    话已至此,风妃阅不再开口,他决定的事,她唯有先应答下来。只是,人都有底线,做与不做……

    没说上几句话,君隐便自行离开,君宜因他的一句话而闷闷不乐,风妃阅只得让她先回去。

    走出凤潋宫,鸟语花香,即将入冬,这空气便越发纯净干涩,秋风寂寥,几许沾在女子袖口上,一抬眼,满园子的花儿浓。

    “嘻嘻——”

    风妃阅扭头,就看见那痴痴癫癫的李美人朝着凤潋宫而来,衣衫照样褴褛,全身上下倒还算干净。

    她走近女子身侧,只见李美人顿下脚步,歪着脑袋,同样打量起她来。胸前的一片衣衫,若隐若现,风妃阅想起上次,那隐隐留在心间的疤痕,还有她嘴中一句句的疯话。

    “皇后,皇后——”见到她,李美人又再度念起来,只是没有像上次那么害怕。

    “上次,你为什么会从施婕妤的景夜宫出来?”风妃阅尽量放柔语气,声声问道。

    “施婕妤,不是施婕妤!”女子却狠狠摇下头,身子蜷缩在铜柱上,一动不动,全身戒备,两眼盯着她。

    风妃阅见周侧时有宫娥太监经过,便凑近女子,说道,跟本宫过来。”

    李美人迷茫的眸子,闪了一下,风妃阅刻意将脚步放慢,便听到身后传来迟疑的步履声,这才率先走入凤潋宫内。她的身上,有太多的谜,又或者,是她知道了太多的秘密。

    将李美人带到内殿,玉桥看见风妃阅刚要行礼,却在见到她身侧的女子后,怔在当场,“娘娘,这……”

    “玉桥,你到外面守着,没有本宫的命令,谁都不准踏入大殿一步。”风妃阅严肃吩咐道。

    “是,娘娘。”玉桥折身走出去,经过李美人身侧之时,睬了一眼。女子怯怯跟在风妃阅身后,见殿门掩上,她才安抚说道,“不要怕,这里没有别人。”

    李美人小脸被散发遮去一半,又目好奇地打量着凤潋宫,在看到书架上那一对龙凤呈现时,立马变了脸色,“君阅,君阅,皇后——” ——3q手打

    风妃阅心急难耐,上前一下抓着她的手腕,“君阅在哪?”

    “在,在……” 李美人一下变得躁动起来,双手不断挥舞,“不让说……”

    “谁不让说?”一个谜团,更是越搅越大,“这事,皇上知道吗?”

    “皇上——”李美人突地大呼起来,两手死死捧着自已的脑袋,“皇上,臣妾不禾了,您饶了臣妾,饶了臣妾吧……”

    风妃阅眸中惊现敏锐,她知道自称臣妾,那还不是完全痴疯。君阅一事在自己心中积压太久,今日,她非要探个究竟。

    “李美人,你听我说!风妃阅使劲想要让她安静下来,两手握着她的肩膀,“皇上不在这,君阅也不在这,你不用怕,我不会告诉他们的。”

    风潋宫外,原本风平浪静,可偏偏,那掩起的隙缝间,却藏着一双偷窥的眼睛,一笑,阴冷毒辣。

    “你不告诉?”李美人睁大双眼,瞅着风妃阅。

    “不告诉!”她点下头,继而重复道,“只要你说出,君阅在哪便可。”

    “君阅……”女子脑袋再度歪起来,两眼凝望着上空,嘴巴轻轻噘着,像是在回想。风妃阅望着她的神情,只觉一颗心悬到嗓子眼,她所关心的的谜底,即将揭晓。

    李美人不急,倒是顺着内殿走动起来,一圈过后,方回到风妃阅身侧,一语,却是惊人,“君阅是谁?”

    她回身,直盯李美人潭底深处,黑遂的眸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懵懂,仿佛一下子,又忘了个干干净净。

    二人久久对视,李美人两手拨开墨发,将风妃阅看个清楚,如水瞳仁,再度清晰明亮起来。只是,却带着一点说不明的恨,死死瞅着她,风妃阅看着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以为她想起了什么。——3q手打

    “君阅!“女子重复一遍,整个人扑上前来。风妃阅闪躲不及,只得身子微侧,单手落在她肩膀上,微微施力。

    “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和她!”李美人不安挣扎,一把声音,犹如困兽。

    ‘哧——’用力过猛,她的前襟在风妃阅掌中被撕开,胸前的那道疤痕一览无遗,只是过于模糊。李美人双手欲要去护住,风妃阅只得抓住她的手,细细一看,隐约间,那是一个烙上去的字,好像,是个‘葶’字,边上,另外半边很模糊,有点像‘奇’字。

    “奇葶?”风妃阅在嘴边默念,这似乎,是男子的名。只是,这同君阅,同皇帝又有何关?

    李美人迅速掩好衣衫,趁着风妃阅愣神之际,一下将她推开,朝着外面拔腿而去。

    “你……”步子踉跄风妃阅急忙追出去,“回来!bb s.j oo yoo· &”她这幅样子万一出去,被旁人看见,传到皇帝耳中的话……

    只是,李美人哪里听得进去,双手打开殿门,外面空荡荡,连一个丫鬟都没有。她两手拉着前襟,一下蹿出去,转眼,就在要离开凤潋宫之际,却在最后一道殿门前,整个身子同一堵高大的人墙撞个满怀,摔了回去。

    “疼,疼——”女子后背砸在地上,一个劲喊疼。

    风妃阅追出来,就看到孤夜孑一袭明黄色龙袍,站在凤潋宫的殿门口,身后跟着几名侍卫同太监。她敛下紧张,张眼望去,却并未见到玉桥的人影。

    “臣妾参见皇上。”生怕李美人再惹出什么事端,风妃阅大步上前行礼。

    今日的皇帝,却并未让她起身,身子一动,走向院内的二人。“不要过来……”李美人害怕极了,两手手掌早已磕破,却顾不上疼痛,一个劲向后退去。——3q手打

    孤夜孑不语,却随着女子的动作而步步紧逼,李美人毫无退路,一下撞在风妃阅身上,忙求救似的两手去抓她的袖子,“救命,救命——”

    风妃阅抬起头,皇帝已经来到二人身前,脸上,竟是杀气十足,摊开的手掌,慢慢聚集内力。“又要杀人了……”李美人只来得及说出半句话,整个身子就像破麻袋,被孤夜孑一脚踢出老远。全身上下,在地面上磕的满是伤,血肉模糊。

    “皇上——”风妃阅从未见他发过这样的火,男子的眼中,已容不下任何人。如狼般鬼魁的眸子,在最深处泛上一层嗜血,绕过风妃阅便要朝李美人走去。

    她不知,自己已在无意中触犯了孤夜孑,风妃阅起身,横在他面前,“皇上,这李美人心智已失,皇上不必计较。”

    “皇后——― ”孤夜孑俊目一冷,斜睨向她,“朕已经警告过你一次!”

    风妃阅横着的手,慢慢收下去,小脸装满不解。——3q手打

    “需要朕救醒你么?”孤夜孑眸子眯起,转身面对她,“你进宫之日,李美人这板子,朕只是折了她一条腿。”

    果然,同自己有关,风妃阅明了几分,却未完全清楚,“皇上,臣妾只是在半途遇上李美人,这才让她;来凤潋宫坐坐。”

    “坐坐?”孤夜孑冷嗤,食指挑起她下巴,摩挲,“朕早便警告过你,好好做你的皇后,不该管的,不要管,有些事,你就非要探个究竟?看来,也只有死人才能不坏事!”下巴上,传来一阵抽痛,风妃阅望着身前的男子,他背对着暖阳,那一道道五光十色的光线,刺的自己睁不开眼睛来。

    死人!在男子阴鹜的眸中,风妃阅察觉到战栗,她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