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42

正文 分节阅读_42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双腿微微屈起,牙下的锦被早已凌乱不堪。秀眉,紧紧皱起,神情似在不断挣扎,想要醒来,却压根控制不住。

    孤夜孑忙弯下腰,两手握着她的肩膀,将她上半身提起,“阅儿,阅儿——”

    女子,却是充耳不闻,脑袋摩掌着他的手,脸色酡红,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潮媚,“嗯,嗯……”贝齿咬着唇,整个身子突然ji挛,“啊——”

    孤夜孑紧握的手,咻然握起,五指用力掐入女子肩周,“给朕醒过来!”

    风妃阅蹙着眉头,神情被迫而无助,小嘴微开,大口大口喘气。她盲目挣扎,一下竟将孤夜孑推开一步,身子缩成一团,嘴中呢喃起来。

    那一个名字,他没有听清楚,孤夜孑再度将她拉向自己,见她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这才察觉出几分异样,将她放回床榻后,转身大步朝着外头走去,步履匆匆,衣袂飞绝,走出屋子将大门掩上。

    雨势已停,孤夜孑跃上城楼,果见半空中,悬着一顶黑色轿子。

    下方巡逻的侍卫并未发觉,就着透出半边脸的月色,那轿子显得越发诡异。屋顶上,一抹身影正对孤夜孑,男子墨发垂在身侧,黑色长袍被惨淡弯月吞噬,只露出一个模糊的影像来。——3q手打

    孤夜孑飞身落至屋顶,脚下,秦砖汉瓦承载着突来的重量,男子轻功极好,身轻如燕。七袂望着十步开外的皇帝,一手抚上下巴,另一手横在胸前,邪肆魅惑的唇角,缓慢拉开,凤目中,隐含笑意,“皇帝的女人,也不过如此,本尊还是照样上。”

    语气,轻佻中带着几分衅意,孤夜孑又岂会不懂,五指慢慢收拢,顺着手腕的方向用力,他,亦是冷酷勾唇,下巴未抬,一如遗世独立的孑然。迈步上前,孤夜孑凑近七袂的耳边,低沉出声:“朕的女人很滑,很销魂,只可惜你喂不饱她!”

    那张倾城的容颜,慢慢聚集寒意,那是面子上的挂不住,“当今炫朝之后,骨子里可是媚的很!”

    孤夜孑咻然绷紧俊颜,他望着男子一身清然,心里蓦地定下来几分,“那,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春秋之梦。”

    七袂正眼望去,同他四目相接,眼中的挑衅逐渐转为冷笑,想不到,竟被他一语识透,“梦又怎样,她不是照样很享受?”

    “七袂,收起你那些下三流的手段,有真本事就让朕看看!” 孤夜孑字字冷嗤,一手放在腰上,抽出一柄玄铁宝剑。那剑,通体泛着寒光,一道狠戾,将整个夜空都划亮。七袂漾起笑,身上没有任何武器,右手伸出宽袖,修长五指上,长出尖利指套。

    一时间,风起云涌,天地失色,黑色的轿帘被震得啪啪作响。狂风席卷而来,掀起满地尘埃,将天空朦胧个原色失尽。

    二人不再相峙,均运足内力冲上前去,每一次打斗,都欲置对方于死地,长剑刷地划过,七袂一个闪身,五指握住尖端,意欲收拢。孤夜孑旋身,将那剑巧妙自他手中抽出,其间,火花四射。

    妖冶的眸子泛出深邃,孤夜孑迎刃而上,“可惜你的催眠,对朕起不了作用。”——3q手打

    习惯了行军御驾,他的武功自然是卓越非凡,从最初的旗鼓相当,逐渐,七袂便转为下方,二人缠斗,身子早已跃在半空中。金属碰撞的打斗声,一下引来无数侍卫。

    “皇上——”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就连君隐都站了出来。

    孤夜孑来不及望下方一眼,有人想要上去帮忙,却被君隐适时拦住,“守好每一个络城进口,其余的人,分散至城楼上,以免敌方趁虚而入。”

    “是,将帅!”侍卫们一一散开,仅留几名副将在君隐身侧。

    “君将帅,为什么不让属下上去帮助皇上?”一位胆大的副将焦虑地望着上方,不解问出口。

    “皇上,用不着我们!”君隐笃定的双手环胸,晶亮的甲胄,在月色下泛着意味深长的冷光。

    那两名副将面面相觑,只得垂首站在一边,半句话不敢说。

    琉璃瓦的屋顶,些时已成了二人的战场,一身内力齐聚在手上,分出去的力,双龙互搏,悬在空中的身子一下落回屋顶。只听得‘砰’一下炸响,脚下生风,一摞摞的红色瓦砾被震飞出去,城下众人纷纷退步。看着那瓦被砸成碎片,迸射出的余力,一角打在那士兵牙上,‘哧’的,战衣被划开,身子竟被瞬间弹了出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鲜血顺着腿上的伤口,喷sh而去。那力,精准,打在了动脉上。

    “啊——”一手按住自己汩汩蹿出鲜血的伤口,久经沙场,杀人无数的硬朗汉子,面对死,却还是显露出了常人的惧怕。

    君隐垂目,简单察看一下,只是无奈摆摆手,“带下去吧。”

    “君将帅——”士兵苦苦哀求,两手抓着靠近过来的人,“属下不想死。”——3q手打

    男子转身,只关心上面的状况。

    一颗心,足够冷漠!

    不知道战了多少回合,孤夜孑手中的剑越战越勇,一招一式,运用自如,终于在脚下跃起时,眯着七袂的空档,一剑狠戾毫不犹豫劈下去。他最擅长的,莫过于催眠,如今面对如此凛冽的对手,只能伸出手去挡,袖子,率先被割开,金线绣成的图纹被一分为二,七袂被剑气所伤,步子踉跄之际,手甩出去,血色在半空中画出一道绝美,顺着五指,流入指缝。

    “那日在络城,你哪个手碰了她,朕今日便加倍奉还于你!”孤夜孑提着剑,一滴血,顺着尾端,透过尖锐滑入地面。

    七袂提起手腕,睬了一眼,脸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完全不顾伤势,舌尖凑近,舔过猩红,媚若桃花的眸子轻轻眯起。“三日之约,本尊信守!只是,即便你们安然离开了络城,你的后,你能保得住么?下次再让本尊遇见,就不是催眠这么简单!本尊要你亲眼看着她是如何在我身下承欢!”

    “哈哈——”狂妄至极的笑声,肆虐而起。七袂旋身飞回轿中,形同魑魅,在众人追出去两步后,竟一下消失个无影无踪。

    君隐望着安然无恙的孤夜孑,眸中带着藏不住的失落,只一下,就被一抹精光所遮掩住。

    将手中的剑收回,孤夜孑落至城楼上,一场大战,消耗掉他大半体力。脚下有些虚移,打开门,风妃阅已经幽幽醒来。

    她两手拥着锦被,身子半坐盘膝而起。神情透着几分迷惘,素面朝天的小脸,满是疑虑,小嘴微撅,视线触及全身的不着寸缕后,忙将锦被更为掩实几分。那个梦,真实到让她不敢去想。男子的手,仿佛尤停在自己身上。风妃阅两手拍着脑袋,使劲摇晃起来。——3q手打

    下半身,她自己也感觉到了异样。懊恼万分的垂下头,风妃阅听着徐徐而来的脚步声,警惕抬起头来,“皇,皇上?”

    两手拢起锦被,身子窝至床角,“皇上怎会过来?”方才一战,她显然毫无知觉,神色倦怠,一副刚醒来的朦胧之态。

    “朕,过来看看。”孤夜孑居高临下,双目盯着女子露在锦被外的双肩,白哲中,透着情欲。

    风妃阅迎视,却被他盯的有些心虚,再怎么说,做这样的梦……

    “皇上,外头可一切正常?” 风妃阅没有忘记如临大敌的紧张,她小脸微抬,询问道。

    男子喉间滚动,眸色一沉,颀长身子坐定下来,“不用担心,七袂不敢来犯。”

    风妃阅只当是他安慰自己,点下头,二人便只是望着对方,一语不发。

    孤夜孑稍有不自然,一声轻咳,大掌伸出,却见她急忙向后缩去,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臣妾,臣妾……身子不适。”

    “怎会不适?”孤夜孑一手抓着被角,腕间微微施力,向下拽去。

    “臣……臣妾,”风妃阅声音不自觉拔高,两腿并得更拢,“来葵水了。”

    孤夜孑听闻,拉着的手一僵,神色也逐渐阴郁起bb s·  jooyoo.来,她,没有说实话,还想着瞒自己。压下的怒意,让男子脸色难看起来。一个梦,已经失了味,不完全是梦境这般简单。

    见他沉着脸不说话,风妃阅不解的眨着眸子,却没有开口。

    “皇后的月事,朕也清楚。” 孤夜孑一语掐着她的软肋,心中的火逐渐在蔓延,手上停住的动作也开始继续下去。

    梦里,同她ji欢的可是本尊。——3q手打

    七袂的话,犹如魔音般回荡在耳侧,更像是一根刺,扎的孤夜孑心口疼痛起来。若,风妃阅承认,那便也罢,而今,她却是死死咬着,连一个梦的虚幻,她都不愿意对自己说。深深的挫败感,让男子抿着薄唇,瞳仁泛出一种近乎寂寥的神色来,顺着狭长的眸子,一一显露出来。

    风妃阅察觉出异样来,这本是自己的一个梦,况且若要说出来,还真是难以启齿。她不知道孤夜孑的怒意源自何处。拥紧被子,挪上前几步,女子伸出柔荑,抓着他的袖子,“皇上——”

    手腕,被她握着,孤夜孑的大掌,有些冷。他侧目望向榻上的风妃阅,却不想,他的眼神更冷,更为疏离。那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孤夜孑收手,将袖子抽回去。女子的手,只来得及抓住一点,指尖划过明黄色,无力地垂回榻上。

    “歇息吧。”语气,平仄中没有丝毫的情绪,孤夜孑站起身来,作长的背影,不再挺拔,那昏暗的纱灯打在上头,隐隐还有萧瑟来。

    他迈步,她相望,他以为她会留,她以为,他心挂施婕妤。二人沉默相对,风妃阅眼看着,那殿门被开启,被……阖上。

    有风来袭,她窝入锦被,一场梦,是真,是幻?

    一夜无眠,直到天际泛起鱼肚白,风妃阅担心的事,所幸没有发生。天空转晴, 她起身朝外走去,朝阳雨露,红彤彤的染着几分喜气。狼烟起,战鼓连天,将士们的脸上,一扫阴霾,个个精神焕发。

    孤夜孑并未提出要离开络城,施婕妤的身子还很弱,勉强才能下榻,经不起长途劳累。风妃阅望着半空中的狼烟,心也就不那么急了,一早上过去,都没见到个人影。用过午膳,她休憩片刻,百般无赖地走下了城楼。

    “哈哈——”——3q手打

    耳边,传来一阵阵粗旷的笑声,隐约,还伴着女子的哀呼。风妃阅伫足,朝着声源望去,前头很黑,看不出什么。

    “呜呜——”哭声,又像是悲愤的声音,只是被卡在喉咙里面,说不出来。

    她走近,止不住惊叹起来,这厚实的城墙,里面竟是一个个分划起来的牢笼,大小迥异,关满了邻国的老幼妇孺。

    “啊——”一名士兵痛呼出口,随即便传来一阵乒乓的碰撞声。

    风妃阅身前的牢门突然被撞开,她就看着一团黑影迅速向自己撞过来,想要避开之际,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看着自己踉跄连连,后退好几步。

    “让你逃,贱奴,居然还有力气咬人。”陡后,那士兵怒气冲冲,满脸络腮胡子,手执一根黑色长鞭从大牢内冲出来。

    “啪啪——”连着几下,精准无误地落在女子后背上,本就衣衫褴缕,如今这样几鞭子下去,她的背上早已是满目苍荑,新伤旧伤重重交叠在一起。

    “皇,皇后娘娘?” 士兵的神色有些木讷,风妃阅稳住身子,见那女子听了侍卫的称呼后,神色立马一惊,使劲向自己爬过来。

    “救我——”

    “啪——”一鞭子,再度抽上来,“贱奴,勿要脏了娘娘的身份。”

    原先看热闹的几人,见女子马上就要抓着风妃阅的衣衫,忙上前,一手拉住她系在脖颈上的铁链,将她拽回去。

    “啊,放开。”她恼怒非常,却只能看着自已的身子被拽来拽去,看不清楚原色的衣衫上,沾满了黄沙。卑微到没有一点自尊,奴性使然,不肯乖乖被驯服,等待的就只有数不尽的凌辱虐待。——3q手打

    寻着开心般,女子的背部在地面上不断翻滚,眼中的倔强,却让风妃阅微微震撼,她不善于屈服,更加不懂什么审时度势。这样的人,势必就会吃亏。

    “晤——”一声惨叫,却是出自一名士兵的口中,女子牟足了劲,两手死死抓着他的腿不放,尖利的牙齿全部没入他腿中,强烈的恨,使得她不遗余力。

    “死贱奴,竟敢咬上老子!”那士兵也顾不得风妃阅在场,疼的哇哇大叫起来。旁边的人赶忙上前拉阻,她却死都不松开,纤细的手握着上来人的手腕,运用巧力将他给推出了老远。

    这女子,竟会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