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41

正文 分节阅读_41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程赶往帝都,先不说这七袂是否会乘人之危,单就二人协议的三天,她也远远觉着不够。

    “在想什么?”陌辰吏站在她便行,循着她的目光望去。

    “在想这络城……”风妃阅随口接过去,视线却一瞬不瞬望向前方,散发尾梢,打着细细的露珠,清风细雨,将小脸给sh了一半,“这,真是君家的么?”

    孤夜孑走过几步,就看见二人站在城楼上,风妃阅的神态虽有疏离,却并不陌生,一如她所说的那般,对陌辰吏,她信任。

    “那是什么?”就在孤夜孑欲走上前之际,忽地听到风妃阅一声惊唤,单手便指向空中。

    一点黑色,呈现在众人眼中,速度之快,让下方的士兵均围成一团,守备森严。几步之遥,风妃阅神色大骇,那,不是七袂的轿子么?

    “护驾!”不知,谁喊了那么一句,原先休养生息的士兵一一从城内集合,她下意识退后一步,柔荑冰冰凉的被握入孤夜孑掌中。风妃阅一回头,就看见男子冷漠的俊颜满是严肃,手上的劲道,更加用了几分。

    随在他的身后,风妃阅踩着他急促的脚步走下城楼,一路都是被拖在身后。君隐一身甲胄,意气风发,众人的视线尽数落在那顶轿子上。

    黑色,悬在半空中,一如那日出现之时,诡异非常。就在,下方人马开始迎战之时,那轿子却陡的下降,像是被巨大的内力推动着,前摆沉下,快如闪电,一下就砸在冰凉的地面上。

    两根横梁被撞飞,轿帘随着巨大的冲击力而掀开,外头众人屏息凝神,却见‘通’的一下,竟从里面滚出一具尸体来。

    那是一名年约十四、五的女子,身着炫朝宫装,整个身子俯趴在地上,凌乱的发散在两侧,嘴角,鲜血汩汩而下。风妃阅想要一探究竟,却被身前的孤夜孑挡在身后。君隐示意边上的士兵上前,一把掀开轿帘,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这……”风妃阅不顾男子阻拦,总算看清楚了女子的面目,“这不是随在臣妾身侧的丫鬟么?”

    此行络城,她就带了玉桥同这丫鬟,“昨夜还是好好的,怎地今个一早……”风妃阅葴口,心跳突然像是漏了好几拍的感觉,这七袂,真是无孔不入。经过昨天一役,络城上下无不戒备森严,他,却能轻易将自己的替身丫鬟虏了去,女子的死,更是带着深一层的警告。

    三日期限,一切竟都在他掌控中,谁,也别想逃。

    风妃阅睁大双目,全身瑟瑟发抖,她站在原处,一手紧紧拉着孤夜孑的龙袍,“皇上,即刻启程,络城呆不得!”

    皇帝岂会不知她的担忧,大掌落在她肩上,只是将她揽入怀中。

    如今的他们,犹如困兽,风妃阅双目望着那露台上的铁笼,这一刻,她深深体会到被困其中的窘迫,狼烟灭,靠的,只有困在这络城里面的众人。

    头枕在孤夜孑肩膀上,女子小脸丝毫不畏惧,她环视四周,高高的城墙外头,天空还是一样阴霾。这,是一条血路,风妃阅懂。七袂若再次来犯,络城断不会坐以待毙,视线落在身侧的陌辰吏身上,对方亦是深有所触,侧目,对着女子温文一笑,让她放心。

    五指一收,孤夜孑神色淡漠,看不出什么异样,“拖下去,埋了。”

    “是,皇上。”一名侍卫接令,招呼边上的二人将女子拉下去,君隐负手站在一边,面色越发难看。

    雨,淅沥沥落下来,sh了风妃阅的衣衫,她仰起小脸,一句话,似是对着自己说,又像,是对边上的孤夜孑说,“生死之战,怕么?”

    罪红颜 第六十二章  催眠同欢(加v通告)

    男子阴冷着脸,眉宇中央,聚着一道深深的愁思,边上的君隐双拳紧攥,骄傲如他,却还是单膝曲下,磕在地面之上,“臣,深有失职。”

    孤夜孑垂目,睬了一眼,带着风妃阅转身离去,“君将帅,陌医师,随朕来议事厅。”

    议事厅并不大,四四方方一间屋子,周边挂满军事地图。地上铺设的均是狩猎而来的雪狼皮,四个篝盆内燃着碳焰,气暖融融。

    孤夜孑跨上首座,桌子中央摆着黄沙堆置而成的络城地形图,上面,插着形色不一的旗帜。君隐带着几名副将,个个神色倦怠,显然已经研究了一晚上。风妃阅坐在男子身侧,这布阵打战,她压根不懂,只能看着几人眉头紧锁着商议。

    上次的毒雾,因事先没有防备,才让对方乘虚而入,时间紧迫,陌辰吏并没有久留,先一步退出议事厅。

    商议的结果,以一敌百,自然没有把握,只能循着原先的计划,连日开始备战。

    走出厅去,绵绵细雨袭上心头,孤夜孑走在前,风妃阅跟在后,行至城楼高端,男子顿住脚步,负手而立,“阅儿——”

    风妃阅轻轻应答,走到他边上,侧目,盯着他,“嗯?”

    “朕同样问你,生死之战,怕不怕?”他一身孤傲,孑然而立,出色的五官,拢起浓郁淡漠。

    “怕!”风妃阅丝毫不加以掩饰,若不是因为怕,她就不会成为君隐手中的傀儡,被迫,送入皇宫,成为这尊王的后。一步不由己,步步……皆是受困于人。

    “朕,也没有把握说不怕,”孤夜孑站上城楼,举目而望,四方黄土,均是他炫朝天下,“朕的希望,便是一统天下!”

    一语,犹如惊醒梦中人,风妃阅望着男子的侧脸,却见他唇角一勾,轻轻将自己纳入怀中。“朕是王,你是后,这天下,就是我们二人的。”修长五指,拨入她简短的发丝,柔顺向后梳去,她微微阖上眼睛,天下如此之大,他的野心,竟是如此明显。

    下方,众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风妃阅望着暗黑的天际,抬起头来,“皇上,您是否想过,要想一统天下,率先,便要做好亡国的打算!”

    她一语掷地有声,目光如炬迎上身前男子。

    “朕知道!”孤夜孑傲然,正对万里河山,“有人,天生为王,亦有人,天生便要掀起血雨腥风,将这江山,一举踩在自己脚下!”他琥珀色眸子,闪动兴奋,那种显现出来的嗜杀,亦是风妃阅头次见到。她知道,孤夜孑就是这后一种人。

    稍站片刻,没有久留,男子便牵着她的手,走下城楼。

    “皇上,皇后娘娘——”身后,一道孱弱的声音传来,孤夜孑松开手,转身望去。

    “你怎么过来了!”眼见施婕妤披着一件宽大的斗篷,神色苍白,弱不禁风站在风雨里。

    “皇上,臣妾已经无碍,”施婕妤淡淡一笑,平添几分病西子的美态,眼睛微拉开,望向一侧的风妃阅,“臣妾,只是想当面谢谢皇后娘娘的救命之恩。”

    风妃阅眼见孤夜孑将手搭在施婕妤肩上,女子本身没有力气,也就顺势相靠。她樱唇笑启,不急不缓说道,“施婕妤不必客气,好好调养身子,这络城动荡难安,还是不要出来走动为好。”

    “娘娘说的是。”施婕妤脸色暗淡,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她不懂,为什么风妃阅对自己总是不冷不淡的。

    “朕先送你回去休息。”孤夜孑将她拦腰抱起,一旁的丫鬟忙上前将斗篷遮住女子整个身子,生怕感染上风寒。

    “回去后,好好照顾施婕妤,没有朕的命令,不准踏出房门一步。”男子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朝前迈去。

    “是,皇上。”那丫鬟战战兢兢作答,跟在后头,小跑而上。

    对于七袂,他们不得不防!

    风妃阅站在原处,直到身上sh透,这才一步一个脚印回到自己的屋子。一日间,络城上下无不诚惶诚恐,个个都如那紧绷的弦,只差随手一拨。

    她并未让丫鬟随身伺候,而是吩咐她们不要随意走动,必要时,几人结伴而行。早早将她们挥退,风妃阅望着空寂无人的屋子,自顾上了榻。身侧,那柄随身携带的软剑被她藏于枕头下,满身戒备,两眼怎么都阖不起来。

    视线,落在那盏泛着暗暗烛火的宫灯上,她眼睛一涩,似有困意。若有若无的风声,让她再度警戒而起,反复几下,眼皮也觉越来越重。

    一股灼热,慢慢喷sh在女子的小腿上,微凉的指腹,顺着白皙的肌肤一寸寸爬上来。有点氧,又有点酥麻。风妃阅双目紧闭,樱唇轻启,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身上的寝衣,像是被挑开,双腿,也被慢慢分开,她如置身于深渊,怎么都爬不起来,又像是逐渐沉迷,在沦陷下去。

    气息,暧昧而乖张,落在风妃阅的每一寸肌肤上,抚上来的大掌,滑腻而温暖,顺着膝盖一路向上。她曲起双膝,腿想要并拢,却被男子的两手撑住,分得更开。腰部,一股沉重的力压上来,“嗯……”女子呻yi出口,额上,泛出层层细密的香汗。

    男子并没有动,两手优雅而细致的去解她的寝衣,滑腻的脖颈,还有一道微红的伤痕,那是拽下链子时,所留下的。舌尖,落在那道伤口上,大掌也从她衣服下摆,钻了进去。男子的指,带着蛊惑,将她每一寸肌肤燃烧起来,风妃阅痛苦极了,她咬着头,汗水顺着颊际滑落,喉咙口,发出一种类似于小猫呢喃的声音,“唔——唔——”

    腿,被搁在两侧,她双手紧揪着身下的锦被,十指,用劲全身力道,狠狠将那被子揪在掌心里头。

    空虚……难耐!

    将她的发拨向脑后,男子细碎而急迫的吻,一个个落在她脸上,唇上,手上的动作也克制不住粗暴起来。风妃阅睡梦中,犹在挣扎,她想要避开,却被他紧攫住下巴,动弹不得。檀口被舌撬开,她只能被动的承受每一个掠夺,醒不过来……

    孤夜孑见施婕妤好不容易睡着,这才让她躺在榻上,将锦被提过她双肩,便转身走了出去。

    外面,灯火通明,站岗的侍卫谁都不敢松懈,顶着寒风,萧瑟站在黑夜中。

    他毫无目的向前走去,两手背在身后,长长的影子投射在光亮可鉴的地面上,随着细雨,被一一融入青石板的缝隙间。水渍,沾在龙靴上,溅起层层涟漪。孤夜孑不知不觉,便来到风妃阅的门口,他静默站在外头,冷酷的俊颜,逐渐缓和下来。

    “嗯——”

    一道声音,透过严实的狭缝,传了出来。

    “啊——”更为高亢的音线,被拉成暧昧的谐音,那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情欲的沙哑,卑微的承欢,似是隐忍,又像是带着渴望释放的激情。

    “啊——”

    孤夜孑两手紧攥,额上青筋崩开,狼王般的眸子,突地泛出诡异之色,薄唇,抿成残酷的一线,嘴角,嚼起嗜杀血腥。

    “砰——”他两手放在殿门上,一掌震开……

    视屏已经做过改动,加入了小7童鞋,谢谢包子捏,亲们支持下哦。

    惑君心 0 6 3生死之战

    惑君心  063生死之战

    屋内,暖意横生,孤夜孑大步跨入,一身寒意被尽数遣退,迷蒙的纱幔挡住男子视线,隐隐,还传出一室旖旎。大掌咻地握住,‘咔——’一声,白色,顺着床架整个倾倒下来,他怒目相向,却在看见眼前的一幕后,呆怔在了原地。

    榻上,却只有风妃阅一人,寝衣被分在两侧,神情痛苦而迷离,嘴里的呻yi,一声高过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