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39

正文 分节阅读_39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沉沉吐出一句话来。

    风妃阅退开,望着男子紧拧的俊颜,,脸上的紧张转瞬即逝,欲要起身,“那臣妾让人送皇上回去。”

    她的语气并不好,身子刚起来一点,就被孤夜孑伸出的手给压了回去,胸口,紧紧相连,“朕不回去。”

    “臣妾心狠手辣,皇上就不怕?”她窝在男子的胸膛上,想要起身却被压得死死的。

    身体忽的被翻转过来,孤夜孑两手按住他双肩,被撕开的前襟弱不禁风,无需用力便被他扯个粉碎,露出里头穿戴不整的肚兜来。隐隐的,她从男子眼中瞧出了愤怒,“他碰你哪了?”

    毫无怜香惜玉的将手落在她胸口,“这,还是这?”

    风妃阅愕然,两手死命挣扎起来,然男子却依旧我行我素,带着厚茧的大掌,直接穿过肚兜落在上头,“哑巴了?”

    她羞怒万分,挣扎几下,突然便剩下力气,微微笑道,“皇上,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胸口一紧,被狠狠捏揉的疼让她眉头紧皱,她索性放轻松,一副淡然处置的样子。

    方才的盛怒,已经平息下来,孤夜孑倾下的发落在她双眼之间,扎的她只能微微闭上,“皇上先放开臣妾。”

    “不放!”男子断然拒绝,手上的劲道下重几分,“方才,为什么不反抗?”

    风妃阅知道他意有所指,虽有恼怒,却还是试探开口,“若我说,当时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皇上您会信么?”

    “不信!”孤夜孑一口否定,“还是你的身子,跟着起了反应?”

    四目相接,风妃阅仰起的身子一沉,软绵绵抵在榻上,不信,她早该想到了。

    孤夜孑提醒自己,眼前的女子,是君家人,他万万信不得,只要给她表面的宠幸即可,然……自己就是控制不住。或许,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太多的相似。视线,从她的脸上落下,看见她裂开的虎口,渗着血丝,被他压在一边。

    “你是朕的皇后,朕的东西,别人不能碰!”孤夜孑压下身来,风妃阅觉着心口沉重,快要喘不过气来,胸膛,随着呼吸传来一阵轻轻的颤抖,只有隔得如此之近,才能感受得到。

    “你——”她猛地推了他一把,却被他缠着不放,“谁是东西了?”

    孤夜孑单手支在她耳际,望着身下一脸愤慨的小脸,补上一句,“对,你不是东西。”

    任他权势再大,任风妃阅再怎么告诫自己说话前要三思,这下,她终是忍不住了,嘴巴张大刚要开口,却被他大掌封住了口。只能杏目圆睁,一个劲瞅着他。

    “朕说错话了,”孤夜孑大掌摩挲着风妃阅的脸颊,暗哑地说道:“朕有的时候倒真的希望你是件东西,这样就可以把你死死的困在手心里。”他是尊王,说话的语气霸道强悍,毋庸置疑。他不顾她难以置信的眼神,亲口承认,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紧盯着身下女子,身子也随之伏下来,靠在风妃阅心口上,“城墙上发生的一切,就这一次,朕只允许这一次!”孤夜孑喃喃自语,这话,却分明是对着自己说的。亦或,今晚所有的恼怒,他只是,找不到宣泄,那种被困在下方的无力感,让他深深闭上眼睛。

    风妃阅被封住的口,不由自主闭上,她眼眸一深,垂目望着男子的头顶,他的身子很重,整个压在她身上,虽然有些吃不消,她却纹风不动,更加没有将他推开。他的心思,太过于深沉,虚情,假意,她已经分辨不出来,只是这一刻,她选择了暂时相信。

    风妃阅葴默,孤夜孑的一手,还捂着自己的嘴,不让她开口。

    “皇上——”外头,不合时宜地传来通报声,“时辰到了。”

    孤夜孑好不容易舒缓的身子一僵,刚燃炽起来的气氛,也在这一声中凝滞,捂着她的手慢慢退开。

    “药性刚过,施婕妤一个劲喊着疼。”通报之人见里头久久没有动静,更加不敢催,只能再补上一句。

    原先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双手一撑便站了起来,先前的衣衫虽然已经换去,但神色依旧显得疲惫不堪,眉宇间,拢起一股浓浓的担忧。

    “皇上要走?”望着他背对的身影,风妃阅跟着起身。

    “朕过去换药。”孤夜孑顿步,自然而然交代道。

    男子的背影,投在地面上,一直落到风妃阅脚边,短短的,只有几步距离。她两手握了一下,仿佛,看着自己起身,看着自己,双手环上男子的腰……

    樱唇,有些苦涩地勾起,她终是没有起身,只是点下头,对着男子的背影应答一声。

    孤夜孑抬腿跨出去,步履急促,风妃阅端坐在榻上,眼看着那一袭明黄之色逐渐融为一点,这才脑袋沉沉的,身子躺下去。

    走在长廊上,远远的就听见施婕妤的痛呼声,孤夜孑神色清冷,推开殿门走进去。

    两名丫鬟守在榻前不知所措,手上的药膏刚开封,还没有涂上去。

    “怎么回事?”皇帝上前,望着二人。

    “回,回皇上——”丫鬟跪下身来,满脸惧意,“奴婢,奴婢不敢上药。”

    “没用的东西。”孤夜孑在床榻上坐下来,将盖在施婕妤身上的锦被掀开,薄薄的寝衣包裹着女子滚烫的身子。拨开前襟,却见她胸口处,那五指的伤痕深刻见骨,此时,那伤口竟然已经泛黑,且,正向四边蔓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五十九章   独步天涯

    两名丫鬟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一人见孤夜孑只是瞅着那伤口不说话,便将手中的药递了过去,“皇上。”

    男子头也不回的一手将那药拍到地上,“这药膏还有何用?快去请陌医师过来。”

    一声惊雷般,让那丫鬟吓得倒退好几步,一个劲点头,“是,是,奴婢这就去。”

    “皇上——”施婕妤悠悠醒来,肩膀一动,疼得身子缩成一团,“臣妾,是不是要死了?”

    孤夜孑抬眸,脸上似有不悦,“别乱说话。”

    垂目望着自己肿起来的伤口,女子神色大惊,柔荑抓着他的手,只见他疲倦的俊目瞅着自己,施婕妤强忍下心中的恐惧,任由他揽入怀中。

    “臣参见皇上,参见施婕妤。”陌辰吏神色匆匆跨进来。

    “起身!”孤夜孑将怀中女子放回榻上,陌辰里也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将视线落在她伤口上,这一瞅,让他怔在远处。

    从他的脸上,孤夜孑觉察出异样来,施婕妤更是面如死灰,一手再度抓着他的袖子,“陌医师,有什么话,您但说无妨。”

    陌辰吏犹豫,神色越发冷峻,“回皇上,正如臣所担心的,这伤口上有毒。”

    “那该怎样解?”孤夜孑倒没有多大吃惊,只是语气急迫起来。

    “属下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种产自西域的剧毒,俗称白夜。”

    “白夜?”孤夜孑望着施婕妤那泛黑的伤口,别开眼去。

    “对,所谓白夜,既是二十四时辰,这毒若不解,施婕妤就没命了。”陌辰吏神色淡定,脸上只是严肃,倒没有显出太多的无措来。

    “那现在才短短几个时辰,该如何救?”

    “唯一的捷径,便是将毒吸出来,只是施婕妤身上的毒性太深,再加上上次的兰花……这毒,若是残留下半点,那只能是变本加厉。”陌辰吏上前,微微弯下腰,不顾女子一脸的娇羞,查看着她胸前的伤口,“皇上,这毒药,应该是涂在七袂的手上,传说中,独步天涯的门主,全身是毒,一旦沾上一点,非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独步天涯?又是七袂!

    宽大的袖子,被紧紧揪着,孤夜孑没有心思想那么多,望着施婕妤满脸的憔悴,伸出手去,将她散在一边的长发拨在脑后,眼中均是疼惜,“听见了么,陌医师说有救。”

    陌辰吏见状,自顾退到外面,等了片刻,果然见孤夜孑跟着走了出来。

    “独步天涯,可是那传说中的邪教?”

    陌辰吏眼望大漠,轻轻点下头,“对,独步天涯每次杀过人之后,必能在第二日,在对方家门口发现一定黑色轿子。而且,那门主据说天生异能,他的双眼,能轻易将人催眠,尤其是女人!”

    “若我说,当时我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皇上您会信么?”

    风妃阅的话,在他耳畔再度响起,孤夜孑两手支在城墙上,坚毅的侧脸在夜色下,显得阴霾不定,薄唇,抿成一线。陌辰吏陪在身侧,只是望着前头,没有去打扰。

    “能救施婕妤的,唯有这个办法么?”男子揉着眼际,投眼望着依旧忙碌的络城脚下。

    “对,臣就算现在赶回皇宫炼制解药,也来不及了,”陌辰吏声线沙哑,缓缓说道,“这毒,若吸毒之人不小心咽入一滴,那便是见血封喉,若是,心有杂念,将施婕妤的命置身事外,只是为了解毒而吸毒,那……死的就是施婕妤。”

    孤夜孑从未听过这样的事,他皱着眉头,眼下能救她的,不就只有自己一人了么?

    身后,一排排的屋子均是大门紧闭,错落有致的窗格子上,逐一打出男子犹豫的背影,一处转角,女子刚要迈出的步子急忙收回。两手抓着裙摆,提过脚踝,拖在身后。

    “这毒,朕来吸。”孤夜孑眼眸暗沉,提声坚定落音。

    “皇上?”陌辰吏虽有吃惊,这结果,却是他意料之中的,“臣这就去准备熬药,皇上服下后,方可吸毒,必要时,可护住心脉。”

    “好。”孤夜孑哑哑应道,语气,甚是带着犹豫。他是王,要做出这一决定,免不了心存顾虑。

    发,随风而起,风妃阅探出脑袋,见二人均是神色肃穆,心下也跟着紧张起来。

    “皇上,您真要这么做?”陌辰吏侧过脸来,一个君临天下的尊王,再怎么用情,可为了一名女子,甘冒这生命危险,还让他显得难以置信。

    “施婕妤,不是别人!”孤夜孑狭长凤目轻阖起,语气更是让人捉摸不透,带着抓不住的虚无,两手支在前额,弯下背去。

    别人,谁,又是别人?

    风妃阅望着他的背影,太多的时候,她站在他的身后,只看见一个影子。

    颀长的身子,看上去不再有力,孤夜孑两手放在城楼上,脑袋就枕在手肘间,那种遗世而独立的寂寞,冷冷的,又显现出来。

    若是这毒只能由一人来吸,那……

    绝对不能是孤夜孑,风妃阅暗暗攥拳,想到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来,对……他们只有三天时间,若是七袂再次来犯,万一连皇帝都倒下来,谁,还来带他们突出重围?

    身子,义无反顾地朝着相反方向而去,每一个足印,风妃阅都是带着深思熟虑,她不为她,这次救你,并不代表就能撇开一切。手中那兰花的解药,她一样不会交出去。

    “皇上,您是否怀疑,是皇后将施婕妤推出去的?”陌辰吏想起先前的事,开口轻问道。

    “朕的身边,没有第二人,”孤夜孑断然否定,“总不能,施婕妤自己迎上前不成,况且,她没有一点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