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37

正文 分节阅读_37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道身影迅速从轿中蹿出,入目的,便是极致的黑色。

    足尖踩在轿顶,男子负手而立,冗长的袍子是暗黑色,一条加宽虎纹腰带,更衬得整个人邪恶异常。墨发散在背后,下方的打斗,都在这一刻静止,风妃阅跌落那双蛊惑的眸子,她揪着眉,神情由惊异转为平静,潭底,似在暗暗挣扎。

    男子一跃而下,在她面前站定,妖冶的容貌却带着与之不符的杀气。他伸出一手,在风妃阅面前轻柔划过,随着五指的并拢,女子缓缓放下手中的剑,那双灵秀非凡的眸子,竟慢慢聚为一点,瞳仁,逐渐开始涣散。

    她,仿佛跌落一个深潭,两手明明在用力向上爬,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拼命向下压。耳畔的声音,全都静止下来,重复不断的,只有自己浓郁的呼吸声。

    她看着男子的手接近自己,微凉的指腹,抚上自己下巴,一道道一寸寸摩挲玩弄。修长的指,落在她颈间,手掌,震慑人心的温度烫在锁骨上。风妃阅木然站在原地,任他欲所欲求。

    “放开她!”孤夜孑两手握的咯咯作响,眸中,怒意横生。

    男子,却只是笑,那一笑,魅惑人心。他一手落在风妃阅肩上,将她身子扳过去,面向众人,另一手,穿过女子的腋下,直接落在她丰盈上,五指,握着掌中的柔软,狠狠一用力。身子下压,薄唇凑到她耳畔,缓缓说道,“记住,我是你的主人,七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五十五章  反戈一击

    七袂……

    像是魔音般,那两字穿透她的耳膜,男子的手,越发放肆,顺着她花绣的前襟,伸进去。

    炫朝之后,却当众被人这般侮辱,下方战士均一声不吭,齐刷刷将视线落在他的手上。

    隔着一层绵软的布料,他轻轻揉动,薄唇有一下没一下擦过她耳际,他的声音,越发沙哑,越发低沉……

    “舒服么?”

    风妃阅迷离的眸子,落向下方。樱唇微微张开,一把酥麻的声音,哽在喉咙口,说不上的感觉。

    “对主人,要学会臣服。”七袂满意地望着她侧脸,双目余光,紧盯着下头。

    孤夜孑双拳攥紧,提着剑的手,内力勃发,身侧,陌辰吏及时拉住他的袖子,“皇上,千万不能用内力。”

    而他,似是觉察到了,那柄剑在地上一撑,‘叮’地将风妃阅的视线吸引过去。

    他的眼中,有太多自己看不清的东西,焦虑、愤怒、疼、痛……

    疼?他怎会疼?他不是,高高在上么?他不是,应有尽有么?他不是,对自己不屑一顾么?

    自己,像是被摆在了天平的两端。一面是诱惑,另一面……

    她说不上来,只记得那样一双眼睛,藏在很深很深的地方,她遥遥记得,好像是第一次在络城,二人匆匆的一瞥。

    脖子,泛上一阵微微的疼痛,像是什么东西,被扯断了。一根精致的链子,从她肚兜中被拉出来,挂在男子修长光洁的手指上,晶莹闪烁,横亘在风妃阅的眼前。

    那是,她唯一一件有记忆的东西,银质的链子,妈妈给她戴上去后,就没有摘下过。

    隔着这道闪烁,风妃阅只觉眼眸冰冷,一种酸涩,在慢慢涌出来,她看见,孤夜孑满身的血,白净的领子,就连脖颈处都染红了。这样的狼狈,却比任何一次意气风发,都让她深深触动,这时的他,至少,血不再是冷的。

    城墙上,女子被桎梏在身前,那张倔强的脸,一片死气沉沉,琉璃般的瞳仁,紧望着自己。风妃阅眨下眼睛,七袂的手,也从她怀中抽了出来。只是那条链子,却被他握在手上。

    柔弱无骨的手,抚上男子健硕的胸膛,一寸一寸,掌间的布料,棉滑有度,五指落上他锁骨处。七袂放声笑开,那般邪肆,那般势在必得,他的眼睛,天生便有将人催眠的异能。尤其,是女人。

    风飞跃螓首,一笑,如流云散开,温润的嘴角,微微勾起,她五指在他脖子上流连、徘徊,而男子的眼,只是望着下方的孤夜孑,神色松懈。

    小拇指上,指甲咻的划过男子脖颈,带着一点点酥麻的疼痛,下一瞬,五指竟精准无误掐住了七袂的颈动脉,指尖深入,拇指落在他左边血管上三寸。君隐吐出一口气,冰冷的俊颜随之展开,看来,自己所教予她的,她并没有忘记。

    “别动,”风妃阅将手中的剑横上男子的脖颈,“不然,我单手便可拧断你的脖子。”

    她的身形,相较于七袂来说,是属于异常娇小的。风妃阅只得垫着脚尖,手上的力一点没有松开,“让你的人,撤出络城。”

    七袂妖冶的脸色,立马冷下来,漆黑墨发随着摆动的风,袭向后头的女子,片刻之后,见他没有反应,风妃阅加重几分手上的劲道,“说。”

    男子媚如桃花的双眼,在剑眉下层层拉开,他侧过半边俊脸,声音,犹如千年寒冰,“从未有人,敢这样要挟本尊。”

    “我是第一个,是么?”风妃阅对上男子的眼,手上的剑更加用力向上压去,“转过去!”

    男子魅惑一笑,坚毅的下巴被迫仰起几分,嘴角,却施施然勾起,“退出络城。”

    “主上!”下方,那名先前同孤夜孑纠缠的男子,神色大惊,手上的剑还未放下。

    “退出络城!”七袂再度重复,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阴冷的语气,带着掌权者的目空一切。袍角,在花开无度的夜空盛开。

    “慢着!”风妃阅望着底下欲撤退的众人,眸子精明地落在陌辰吏身上,“陌医师,方才那阵白雾,可有毒?”

    “回娘娘,虽是无毒,却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将人的内力散去。”陌辰吏接着说道,“稍息片刻,内力便会自动恢复。”

    风妃阅暗暗松口气,神色也稍稍懈怠下来,“让他们撤出络城,一直往西走,到时间,我自会放了你。”如今,他们孤立无援,络城内的士兵大多数驻扎在边界,孤夜孑此行也只带了一队御林军。若再失了内力,怕是只能被对方瓮中捉鳖,一举歼灭。

    七袂转过头来,阴鸷的眼角,带着森森寒意,瞅向风妃阅。

    “不愿意是么?”她手一抖,尖利的锋口,一下划开他的脖子,望着浓腥的稠密染上血渍早已干涸的剑身,风妃阅淡淡一笑,“我的功力不深,一紧张,便会手抖。”

    “主上!”下方死士,均要冲上前来。

    “退下!”七袂眯着眼睛,脸色平静,风妃阅望着他脖子上深入的剑,手狠狠一握,退开一点。

    先前的男子,虽有不甘,却不得不从,双眼中,重回故地的伤感,一下涌现出来,他侧目望着那冰冷的露台,别开身,大步朝着城门而去。

    身后,一群人紧紧跟上,风妃阅望着他们走出络城,一直往西而去。

    下方的侍卫,有的围坐成一团,开始养精蓄锐。施婕妤见外头突的平静下来,这才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一具具尸首,来到孤夜孑身边,“皇上。”

    男子回眸,将她揽过去,一手在她肩上轻拍,“没事。”

    手腕,抑制不住轻抖,七袂凤目拉开,视线从相拥的二人身上移开,嘴角邪恶勾起,笑意,甚是幸灾乐祸,“专心点,本尊的命还在你手上。”

    “闭嘴!”风妃阅敏锐回神,退出的死士,已经身影模糊。

    “喂——”七袂转过头,妖魅至极的眸子,同风妃阅正好对上,薄唇暧昧启开,那笑,坏到了骨子里面,“上一次在络城,被人强上的滋味,怎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五十六章  横生变数

    那股疼痛,越发严重,月色氤氲了风妃阅的眼睛,握着男子颈部的手,猛然一收,“是你?”

    七袂却只是笑,幽深的眸底,晶亮中透着玩味,他并未承认,却,更加没有否认。那样暧昧的神态,简直就能将人活活逼疯。

    “你以为是谁?”男子反问,一脸无谓。

    “不准笑!”风妃阅手上的剑直抵他咽喉,“我真想,就这么放干你的血。”

    “当然,可你不会。”七袂笃定异常,“除非你们不想活着走出络城。”

    他的语气,虽然隐含笑意,却并不是玩笑,风妃阅盯着他的侧脸,惦着的脚尖落回城墙上,“三日内,不得打络城的主意。”

    三日的时间,足够他们回到皇宫,足够络城严守以待。

    这般的语气,却不是在讲条件,分明,就是命令的口吻,七袂神色露出不悦来,却出人意料的满口答应,“好。”

    风妃阅微微愕然,见底下的陌辰吏冲自己点下头,“君子一言,我相信你不会反悔。”她妄想赌一把,因为,即使他反悔,自己也压根没有别的路可选。

    手中的剑从他脖子上移开,男子转过身,与她正面相对,黑色的长袍,将整个人拉得笔直修长,左手抚向自己的颈窝,指缝间,温柔的液体仍在不断溢出。“下次再让我遇上,我就要你的人!”

    女子勾唇,一声冷嗤,鄙夷之色尽数呈现在脸上,她可以当做不知,可,毕竟是第一个同自己水乳茭融之人,“告诉我,那晚的人,可是你?”

    二人的声音,相较于下方众人来说,显得格外模糊,风妃阅刻意压低,孤夜孑只看着她的樱唇一开一合。

    七袂拨开额前碎发,妖冶的眸子扫向众人,一缕发,漾至女子跟前,这个男人,太过于邪,一个不当心,就会跌入万劫不复。

    他还是一语不发,那样的眼神,恨不得让风妃阅冲上去直接掐死他算了。握着剑的手,越来越凉,手腕已经开始僵硬,再呆下去,怕是连剑都要握不稳。暗自运下力,她一跃,便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几步距离,回到孤夜孑的身侧,男子望着她被挑开的前襟,一张脸冷到了极点。施婕妤双手抓着他的袖子,见风妃阅安然归来,一颗心跟着落下,超她展颜一笑。

    背对着夜空,风妃阅只觉掌心处干涸的厉害,血,已经结痂,泛出一阵浓烈的腥味。

    “啊——”募的,施婕妤一声尖叫,让风妃阅错愕的步子顿在原地,也让孤夜孑纠结在她颈间的眸子收回来。

    七袂的出手,如此之快,人比其名,形同鬼魅,修长的五指自宽大的袍中伸出,直接袭向风妃阅的脑后,一道凛冽的掌风劈来。她急忙旋身,布满粉尘的宫鞋在沙砾中穿行,后背一撞,同施婕妤撞了个满怀。

    七袂的动作,就连孤夜孑都未防范到,怀中的二人,均已成了男子的囊中之物。

    风妃阅右手执剑,刚要迎战,却见施婕妤的身子,像傀儡般被扔出去,毫无招架之力地迎上七袂,男子邪佞笑启,五指咻的,竟长出几道钢针般尖锐的指套,只听得‘哧’的一下,皮肉被划开的声音,在这本就沉入死寂的夜空中传来。

    “施婕妤——”孤夜孑眼中,均是不可置信,一把怒火,在瞳仁中迅速蹿延。

    风妃阅顾不得那么多,手中的剑已经出鞘,腕上,随着步履的逼近,那一串银铃声大作。施婕妤娇俏的小脸紧紧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