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35

正文 分节阅读_35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会落在施婕妤身上。

    “阅儿,后宫那些女人,有谁,能是你的对手?”孤夜孑翻身躺在凤榻上,侧目,坚挺的鼻梁对着她下巴。

    “臣妾只是据实分析罢了。”至于,帝王的心思,她不敢明着揣测。

    “皇后分析的如此透彻,无非,是让朕留宿于此,少去景夜宫,朕,说的对么?”勾起她简短的发丝,绕在指尖犹显不足。

    风妃阅望着他一脸的邪恶,突然有种好心当成驴肝肺,深深的挫败感。谁稀罕他留在这了?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理智万分,“皇上要这么说,倒真遂了臣妾的愿。”话不多说,风妃阅只是两手趴在绣枕上,美目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一个女人,自己的夫君若是宠幸她人,而她,不管不顾的话,只有两种可能。”孤夜孑单手撑起脑袋,身子侧躺,直直盯着她。

    “什么?”风妃阅小脸摩娑着锦被,甚是惬意。

    “其一,她不在乎,”孤夜孑压下身来,醇厚的声音抵在她耳边,蛊惑般,穿透她耳膜,“其二,便是大爱,不舍得计较,皇后,你是属于哪一种?”

    就知道,这男人嘴里没什么好话出来。

    风妃阅抿着唇,就看见孤夜孑的身子,不安分靠近一点。灼热的气息,酴醾在自己头顶。“那皇上,认为臣妾属于哪一种?”

    她想要退,却被男子桎梏住,修长的腿搭在自己腰上,“朕不管你哪一种,朕要你计较!”

    风妃阅完全被那话绕了进去,半晌都理不顺,“臣妾不懂。”

    “你这脑子怎么长的?”孤夜孑话中含有愠怒,完全不顾她的疑虑,转过身去,背对着风妃阅。

    想不明白的,她选择不想。见身边没了动静,风妃阅便跟着闭上眼睛,两人这样,总比剑拔弩张的好。

    女子呼吸匀称,睫毛眨动几下,便垂下眼帘,昨晚没歇息好,这身子一沾上床榻,还真想睡了。

    孤夜孑冷酷的俊颜随之转过来,见她满面恬静,睡的极香,心下,不由恼火,推了她一把。“不许睡!”

    风妃阅睡眼惺忪,表情模糊,“皇上,怎么了?”

    “朕没说让你睡。”孤夜孑见她眼都睁不开,心情却随着逗弄,好了起来。

    “可是——”她半句话卡在喉咙里面,真的困死了!

    眼睛不受控制闭上,却又被重重推了一下,风妃阅懊恼地揉揉眼睛,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皇帝,这话一点不假!

    虽然,她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五十二章   不再相瞒

    望着桌上琳琅满目的衣衫,风妃阅头疼地皱下眉头。

    “娘娘,这是皇上特意吩咐连夜赶制的,您背上的伤还未痊愈,这种纱取自雪山上的冰蚕,质地柔软,不会碰到伤口。”玉桥边说,边伺候她更衣。

    风妃阅随意扫了一眼,这皇帝,何时对自己上心了?刚洗漱完毕,外头便有丫鬟通传,说陌辰吏求见。

    “请他进来。”风妃阅走到殿外,在院中等着他。

    竹林深处,上次被砍掉的叶子,陆陆续续在冒着新芽,有的,尾端留有稀黄,和着风声,窸窸窣窣吹个不停。陌辰吏踏进凤潋宫,就看见风妃阅一身清冷,站在那一簇常青竹前。

    鞋底,碾着一片碎竹,只是自己浑然不知。

    脚步踩上去,有沙沙的响声,风妃阅转身,望着走上前的男子,释然一笑,“你来了。”

    何时,这称呼,已经如此亲昵。这一声‘你’,唤的极为自然。

    陌辰吏乍闻,脸色一怔,唇角随之慢慢展开,“你知道我会来?”

    风妃阅但笑不语,背上的伤,还会因走动而牵痛,望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男子,她只得仰起头来,“我自然知道,施婕妤究竟所犯何病,我还得请教你呢。”

    “那株兰花,我已经放入丹炉,用不了几日,便可熬制成解药,”陌辰吏神色非但没有豁然,反而凝重起来,“双生雪兰,药性最为剧毒,偏偏,另一株花蕊不知了去向。”

    “另一株花蕊?”风妃阅讶然,“什么意思?”

    “那兰花,在月夜皓洁之时盛开,双生花,汲取明月之光,景夜宫内,只有一株,施婕妤就算服下解药,难保,她人会用那第二株花蕊再次下蛊,到时候,可就回天乏术了。”陌辰吏怕的,倒不是这个,“皇上现在找不到证据,所以,你千万要当心,别让那第二株花蕊,落在凤潋宫内。”

    风妃阅点下头,这件事,远没有自己以为的那般,可以风平浪静度过。

    “解药,我会亲手交给你。”陌辰吏脑中,忆起在景夜宫所见的那一幕,“若是,这解药救不了施婕妤,我也会替你保密。”

    男子的意思,很简单。施婕妤的命,如今就握在自己手中,想不想救,就看她了。

    茗皇贵妃虽身怀龙子,相比施婕妤而言,后者的威胁反而高出许多。这一招棋,就连陌辰吏都看出来了。如今控局一方,倒成了风妃阅。心,一下感觉沉重许多,她逼上前,灵秀的双眼,如琉璃般纯净,盯着他的俊脸,“我救她,有何好处?”

    陌辰吏一语否定,不假思索,“没有!若是救了,将来第二株兰花在你身上查出,后果,不堪设想。若是不救,施婕妤横竖都是死。却能保住你自己,第二株兰花一旦制成药引,就再不能从凤潋宫抓住一点把柄。”他,分析的头头是道,让风妃阅不得不赞许万分。

    “当然,要救,也不是没有办法。”男子压低声音,轻若耳语,“三个月内,逼那幕后之人再次下蛊便可,到时,你手中的这颗解药方能无后顾之忧的交出去。”

    陌辰吏的提醒,让她谨记于心,没过几日,那解药便炼制成功,交到了风妃阅的手中。握在掌心,却是握着一条命。

    此后的日子,每当夜深人静,那内苑,仿佛都能听见施婕妤因噩梦而惊醒的哭喊声,每每此时,风妃阅睡得也并不安稳。皇帝并没有表现出过于的关切,除了进进出出的太医,景夜宫内还是一片冷清。

    翻开太监递过来的牌子,‘凤潋宫’三个朱漆红字刻入风妃阅眼中。

    “恭喜娘娘!”太监连连弯腰,丝毫没有注意到女子的神色。

    “慢着!”风妃阅将手中的牌子扔回托盘上,望着急于退出的太监,冷冷起身。

    “娘娘有何吩咐?”太监定住脚步,跪下来。

    纤指一一抚过上头的牌子,怎么那么巧,每次翻牌,都是凤潋宫。自己虽贵为后,可仍压不住那闲言细语,都说,自从皇后回宫后,便夜夜侍君寝,一人独占皇帝的宠爱。就连两宫太后,都颇有微词,长此以往,生怕国家不国!

    风妃阅见那太监的手,似是抖动起来,连带着手上的托盘都差点跌落在地。她随手翻起一块,只见上头,端庄写着‘凤潋宫’。

    一切,皆已明了,其余的,也就不用再去翻开。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能私扰后宫铁序,唯一的解释,便是皇帝!

    “起身,下去吧,”风妃阅并没有为难他,“这事,不用和皇上禀报。”

    “是,娘娘。”太监唯喏起身,战战兢兢退出去。

    “姐姐——”君宜望着她的背影,站起身来,桌上的甜点一块未动,食欲大不如从前,“我这几日害喜的厉害,我怕,瞒不下去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宜皇贵妃,”风妃阅转过身来,满面认真,“你身怀龙子,这是好事,不用瞒。”她眸光熠熠生辉,分明,是在暗示君宜说错了话。

    “是。”点下头,两手却紧张不已地揪着裙摆,将粉色的雪纺纱拧成花鼓形,“可是,皇上……”

    “皇上高兴还来不及呢,”风妃阅一语掐断她的不安,“那日,皇上在你寝殿过夜,可是后宫皆知……”她语气坚定,却不知,吐出的话,竟隐隐带着颤抖,几分微微苦涩的感觉,压在心底,她一时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

    君宜听闻,心也暗暗定下来,两手摆上小腹,脸上露出几分慈爱。

    “来人,宣御医——”风妃阅推开窗,一手落上自己的短发,几个月来,已经长长了不少。

    阳光照进来,有一点疼痛的感觉,明明,是晴空万里,却偏得显出几分晦涩,将前额的头发拨在两际,风妃阅抬起头来,正巧,一片花瓣落在唇瓣上,沾着露珠,更显晶莹。

    “怎么回事?”霸道而阴冷的声音,一下将此番美景破坏殆尽。风妃阅轻呼出口气,望向那扇大开的殿门。

    金线绣制的龙纹图案,就着身后碎色的彩光,呈现出一种跃跃欲试之姿,风妃阅仰望而去,就看见那张冰冷的俊颜跟着转过来,对着自己,“何事?”

    她,一时竟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嘴,干涩的厉害,二人遥遥相望,过了许久,风妃阅才听见自己的声音,像是从异时空,远远传来,“宜皇贵妃,怀上身孕了。”

    空洞的,甚至,有点破碎,却是理智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五十三章  络城屠杀(上)

    孤夜孑异于常人的瞳眸,一沉,随即,逐渐深邃下去。背在身后的双手,缓缓落于身侧,视线,终于从她身上移开,落在低垂着脑袋的君宜身上。

    御医垂首站在身侧,见到皇帝,自是不愿错过这大好机会,“老臣恭喜皇上,宜皇贵妃是喜脉。”

    他的话,却同时让殿内几人的视线落在君宜身上。陌辰吏见皇帝不发一语,补充说道,“据脉象上来看,娘娘已有两月身孕。”

    算算日子,正好是孤夜孑宠幸那时。

    修长的腿,迈过几步,男子在君宜身边坐下,大掌咻地将她下巴抬起,“爱妃怀上龙子,那是好事,怎还一副愁眉苦脸?”

    君宜被迫抬起头来,强烈的害怕,让她不敢正视面前的男子,她余光别向它处,同风妃阅对视的眼中,泛起一股浓烈恳求。

    孤夜孑食指用力,将她的脸对着自己,“想不到一夜,就怀上了。”

    下巴一沉,君宜浑身哆嗦,仍是不敢直视,双眼望着男子的手,一句话讲不出来。

    “后宫内,两位皇贵妃怀有身孕,”孤夜孑松开手,冰冷的视线紧盯着远处的风妃阅,“这样吧,谁先产下龙子,朕,便封其子为太子!”

    一语,掷地有声,却让在场所有人均瞠目结舌,反应不过来。

    茗皇贵妃肚中的孩子已有五、六月,孤夜孑此番话,明着是公平,让君家同两宫太后都无话可说,实则……

    风妃阅凝视着男子,这道令,一旦实行,后宫就别再想要有安生日子。君家,同太后,定会不遗余力铲除自己的绊脚石。暗地里,斗个你死我活。孤夜孑,为了除去异己,竟不惜以自己的亲生骨血作赌注,这名男子的狠戾,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