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26

正文 分节阅读_26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她心里咯噔一下,强装镇定。

    而孤夜孑,只是大掌在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轻拍下,“玉桥是两宫太后的人,皇后忘了么?”

    心中猜想,却被他一语道出,“皇上何出此言?”

    “阅儿,你真是出了一趟宫,把什么都给疏忽了,”孤夜孑手臂一收,想让她坐下,可她却依旧挺得笔直,双膝僵滞。俊脸微扬,他掐住某个穴道,让她猝不及防,身子软下来坐在他的腿上,“那玉桥,先前是跟着西太后的,后来,太后见你刚进宫,才将她赏赐与你。”

    她神色忽而凛冽,忽而如梦初醒,点了点头,便开口道,“皇上一早便知道了?”

    “皇后可要知道,从安宁殿出来的人,奴性犹在,很难收为己用。”孤夜孑斜睨着她的侧脸,“方才,你怕是已经打草惊蛇。”

    她愕然,转身面对皇帝的脸色,带着几分吃惊,“皇上知道那是毒药?”

    “怎么,那是毒药?”孤夜孑淡笑如风,潭底却染上愠怒,“皇后这一招,居然连带朕也设计了进去。”

    “皇上,”风妃阅窝在他腿上,丝毫不敢乱动,“臣妾该死,只是臣妾咽不下这口气,若当成没事一般,她人只当这凤潋宫是任人欺压的主。臣妾只是做个试探,却不想两宫太后心肠毒辣,关系着皇上的性命,若玉桥不是太后的人,孰轻孰重,她自然懂,怎会因臣妾一个眼神,而只是站在边上冷眼观望。若那玉桥果真是太后的人,那要当心的,可就不是臣妾一人。”

    “阅儿——”孤夜孑换了称呼,脑袋一沉,靠在她肩上,突来的重量,让她颇为不适,想要退开,“你可曾想过,朕真会饮下那一口?”

    风妃阅葴默,方才的惊悸犹在,她试着,柔荑落在孤夜孑肩上,“皇上放心……”她掐住话语,并未再说下去,自己,为何要解释那么多?她同他,只是牵在一线上,利益攸关,皇帝失利,两宫太后要对付的,第一个就是自己。

    今日的事,孤夜孑并不觉着是件坏事,他只不过,将两家的矛盾向前推一步。从中,给风妃阅一个机会,认清自己所处的局势。

    夜幕降临,风妃阅一人躺在榻上,久久不得安寝。孤夜孑并未留宿在凤潋宫,她辗转难眠,忽的,自远处传来一阵幽阳的笛声。

    两耳警惕竖起,她一下自榻上坐起来,披上衣衫,便循着笛声走出寝殿。

    一路避开耳目,她并不担心这笛声招来他人,这是君隐联络自己的暗号,自然,也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见。

    风妃阅自深苑的屋檐上,一跃而下,果真在暗角处,看见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君隐。

    “怎么才来?”男子语气急迫,似有不悦。

    “宫中耳目众多,我一下避不开。”明日,就是君宜进宫的日子,这节骨眼上,他居然还敢夜闯皇宫。

    “长话短说,”君隐话语干脆,将短笛放入前襟,“我同君宜的事,你早便知晓,明日,宫内凡是涉及验身的嬷嬷宫娥,我都已经打点好了,只不过,皇帝这一关难过。”

    “这同我有何关系?你,似乎太高估我了。”这一层膜,要是在现代的话,可谓简单,可如今……

    “对,可有人能办到。”君隐薄唇轻勾,望着风妃阅的眸子,露出几分鄙夷。

    “谁?”她反问,桃目微眯。

    “陌医师!”君隐双手横在胸前,围着她踱了几步,“他不是说了,你想要什么,他便会给你什么么?”

    “你跟踪我?”风妃阅冷嗤,美目咻地落在他脸上。

    “只不过,凑巧罢了。”君隐一手轻抬起她下颔,微微摇头,“有几分姿色果然不错,竟让一向清冷的陌医师都把持不住,啧啧,难得。”

    “放开——”将擒住自己的手狠狠拍去,风妃阅正色问道,“这毕竟是欺君的大事,他会答应吗?”

    “肯不肯,你试试便知,”君隐收回的手握成拳,透着几分嗜血霸道,“若是不肯,我这里的法子不差这一招。”阴冷的俊容,在望向风妃阅之时,多了些许调侃,“况且,古往今来,美人计总是不吃亏的。”

    “君隐!”她喝住男子的不正经,转身朝着院外走去。

    “去哪?”他大步上前,扣住她的手腕。

    “找陌医师!”风妃阅没好气地甩开手,才走出一步,又被拉了回去,“找陌医师,我可没让你真的动用美人计。”

    这男人……

    风妃阅樱唇轻启,面带微笑道,“君家的女儿,不是应该听话么?”

    “你该懂我的意思。”深邃的眸子,阴寒冷彻,男子特有的霸道通过手上的劲道传来。

    “疯子。”风妃阅反唇相讥,“你我在这纠缠,错过了机会,我看你明日怎么收场。”

    君隐闻言,手上一松,女子便大步而去。

    风妃阅按着脑中的记忆,找了许久,才闻到那熟悉的药味。四周,静籁无声,偌大的殿中,只有陌辰吏一人在未熬制的丹药而配料。

    “陌医师——”不用任何人通报,风妃阅款款进入内殿。

    听到女子的声音,他握着手中的药材,俊脸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转身,“臣参见皇后娘娘。”

    “陌医师不用多礼。”风妃阅望着那口巨大的鼎,禁不住抓紧衣袖,退后几分。陌辰吏见状,心下一慌,将药草放在边上,“娘娘可有何事?”

    “陌医师,本宫只想问你一句话。”

    “娘娘请说。”

    “陌医师所说的,本宫想要什么,你便给什么,这句话还算数么?”风妃阅小心翼翼问出口,生怕他以为那是玩笑,那样,自己便不知该如何应答。

    “当然!”他毫不犹豫点头,“娘娘想要什么?”

    到了这份上她只得咬咬牙,只是视线不由瞟向别处,“本宫想……同陌医师讨要一样东西。”

    “您尽管开口。”陌辰吏见她似有难言之隐,便试着揣测,“娘娘这药,是要给皇上?”

    “厄……”一语,倒是提醒了她,风妃阅连连点头,“皇上,他……他喜好处子,本宫,本宫想要问陌医师要一帖药,能否,我……”她语无伦次地对上男子的视线,小脸酡红,“就是,让我同皇上回到第一次……”

    “娘娘所说的,可是落红这一味药?”陌辰吏已然知晓大概,替她解围。

    听这名字,应该就是它了,“对对……”风妃阅忙不迭地点头,这,不是毁人清誉么。

    “臣这有。”陌辰吏转身,走向边上的药架。

    那是一个暗红色的小瓶,风妃阅接过手,递到眼前察看。

    “这药,遇水即溶,无色无味,只不过,得皇上同娘娘一起服用。”陌辰吏神色不自然地叮嘱道。

    “本宫记住了,”风妃阅面有难色,在他面前竟有了几分结巴,“那个……”

    “娘娘的意思,臣懂,臣不会泄露只字片语。”陌辰吏微微一笑,暖如和煦,“臣只希望,娘娘在臣面前,可以卸下身份,这里是臣的炼药房,亦是一个清静之地。”

    风妃阅环顾四周,果真,鼻翼间充斥着药味,心也没有先前那般浮躁,“好,这皇宫,难得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将拿到手的药放入衣袖中,两手紧抓着袖口,看到她不安的小动作,陌辰吏摸下鼻子,转向一边,眸中蕴含深意。

    “我,我先回去了,”这样的气氛下,实在不利于交谈,风妃阅见他点了下头,便拾起裙摆,逃也似的出了大殿。

    望着她的背影,陌辰吏追出几步,她一贯清冷的脸上,竟显出娇俏无措,这药,真是她要用么?

    回到原处,风妃阅将一半给了君隐,一半藏在自己身上。折回凤潋宫后,更是一夜无眠,手心都忍不住冒出汗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三十八章  君宜入宫

    翌日清晨,皇帝在议事厅召见。

    “玉桥,昨儿那碗汤,你是如何解决的?”风妃阅自铜镜前起身,身上一袭绛紫色宫装衬得身姿越发纤细。

    “回娘娘,奴婢趁人不注意时,将药倒在了后院。”玉桥小心答话,神色已瞧不出异样。

    “很好。”风妃阅敛眉点头,走出凤潋宫。

    君宜进宫的场面,远没有风妃阅那时来的大。皇帝坐在大殿中央,脸上察望不出喜色。大红的毛毯,顺着汉白玉阶平铺而下,殿内,被初起的晨阳渲染成脆色的朝霞之魅。风妃阅拾阶而上,在孤夜孑身侧落座。

    殿中央,为首的是两名女子,均低着脑袋,后头,则是君隐同君相爷。一人的身姿,风妃阅认得出来,那应该是君宜才是。可那另一名身着淡蓝色衣衫的,又是谁?

    “抬起头来!”孤夜孑单手撑在銮椅上,修长的五指托着他坚毅的下巴。

    “是。”二人不约而同应答,一一抬起脑袋来。

    而风妃阅的视线,只是越过君宜落在另一名女子的身上。只见她肤如凝脂,眉目如画,脸上更是镇定自若,丝毫没有初见君王时的胆怯。反观君宜,却是双手绞着衣袖,一双眸子不敢正视而望,多了几分逃避。

    越看,便越觉得那名女子相貌熟悉,风妃阅美目流转,同底下的君隐正好对上,一时间,便恍然大悟。那女子,不就是自己在教场所遇见,被他抽了一鞭子的那人么?她小嘴微张,敛下一口惊呼,这君隐,究竟想做什么?

    “君将帅,这,就是那ri你在络城私藏的女子?”孤夜孑一脸玩味,饶有兴致地盯着底下那名女子。

    她亦不甘示弱,抬眸报以一笑,娇媚柔腻。

    “回皇上,正是!”君隐上前,目不斜视回禀道。

    “果然,姿色不错。”阅人无数,皇帝的这一句赞赏,让女子心中大喜,盈盈一摆,“莫姬谢皇上谬赞。”

    “莫姬?你叫莫姬?”孤夜孑倾身相问,五指张开,在椅把上轻敲。

    “回禀皇上,正是民女。”莫姬望向上头的男子,视线不经意落在风妃阅身上,嘴角漾起的笑,带着几分僵滞。

    然,孤夜孑听闻,却是一手枕着脑袋,朝着边上的风妃阅说道,“阅儿,你说这名字好听么?”

    她回眸一笑,自有百媚生,“臣妾觉着不错。”

    “不错,那便不甚满意了?”孤夜孑抓住一语,薄唇开出几分邪佞,“莫姬,朕赐你一名,可好?”

    “民女,谢皇上赐名。”

    “奴姬,这名字可喜欢?”孤夜孑眼角染笑,似是十分满意。

    女子怔忡睁大双目,好不容易改了名,却还是挣脱不了奴性么?她小脸羞愧,边上的君隐听闻,轻声警告道,“奴姬!”

    恍若隔世般,她跪下身去,“民女谢皇上。”

    孤夜孑将身子靠回椅背,意兴阑珊之态尽数显现在俊脸上,他两腿交叠,慵懒地望向君宜。双目像是洞察一切般,瞅的女子越发不敢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