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20

正文 分节阅读_20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二十八章  难逃包围

    风妃阅睁开眼,倚靠在贵妃榻上的身子,呈现一种慵懒魅惑之姿。殿外的脚步声,合着凉风,步步紧逼。她并未有丝毫的动作,直到,殿门被轻推开,满堂烛火熄灭之时,她才从榻上一跃而起,足尖点上一方支点,身子在半空中越向顶上的梁枋。在上面,她藏着一把尖锐的软剑。

    男子刚将殿门掩在身后,眸中便被一道光亮划开,他急欲抽身,大掌擒住风妃阅的手腕,将她甩出去,然,女子却是凌空一跃,杀气凛然。

    “你疯了?”君隐无意纠缠,只得表明身份。

    如蛇身般柔软的剑被女子收回,“你怎么会来?”风妃阅将软剑缠在手腕上,漆黑中,两眼警惕的锁住身侧男子。

    “我来看看自己的妹妹,过的可好?”君隐摸准边上的桌子,倚着旁侧坐下来。

    一夜间,宫里都传遍了,说是皇后归入凤巢,先害得李美人惨遭毒打,差点致残。后又在敏月宫发现德惠妃被吊死宫中,其后,皇帝金銮榻上,三人同欢,又是皇后的一脚,使得大皇子差点胎死于茗皇贵妃腹中。流言蜚语,用不着煽风点火,一会的功夫便风靡整个炫朝。

    “哥哥放心,我很好。”风妃阅跟着坐定,刻意与他保持伸手间的距离。

    “记住,我送你进宫可不是让你来享福的,”君隐语调深沉,醇厚的嗓音一语点破,“皇帝,是你的枕边人不错,可你别忘了,你如今是君家人。”

    “你想说什么?”风妃阅唇生暗笑,“你不必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我是你君家之人。”暗夜中,他看不见她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亲情所言,就连君隐自己都吃不准,能不能将她控制得住。

    “但,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大掌越过红木桌,一下将风妃阅的柔荑握在手中,她挣扎,他却握得更紧,五指用力想要插入她的指缝,与之纠缠。用劲,手掌心都是汗水,君隐见她执意想要抽回,便伸出另一手,将她整个身子拽过来,按坐在自己腿上。两手落在她双肩,将她扳过来面对自己。

    “这可是皇后的寝殿!”

    “可惜,你不是皇后,你忘了我所说的话了?”君隐两手按在她背后,灼人的气息凑至风妃阅耳畔,“况且,皇帝现在不知道在哪逍遥快活呢。”

    以为出了君家,就可以躲过此劫。风妃阅双手抵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眸中,犀利如冰,“你就不怕,一次情不自禁,会让你全部的努力白费?”

    “呵——”薄唇无谓勾起,他仰起坚毅下巴,在黑夜中锁住女子一双如水翦眸,“女人与我,不过是暖床的工具而已。”

    “既然如此,天下绝色如此之多,况且,君家的女儿也不止我一个。”风妃阅意有所指,二人的视线在黑寂中焦灼,“说吧,你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君隐听闻,眼中含笑,似有赞许,“想办法,让君宜进宫。”

    “君宜?”风妃阅着实吃了一惊,君隐居然还想将她弄进宫。他们二人的关系,不是已经……

    “对,将她弄在皇帝身边,帮助她,成为皇上的宠妃。”君隐大掌有一下没一下地抚过风妃阅后背,手心的厚茧透过单薄的寝衣,在一个地方打转。

    她身子刻意放柔,心底已然无情寒彻,将那一双不安分的大手自自己身上拉下,风妃阅起身站起,“你也舍得?”

    君隐似是被问住了,没有立即答话,过了半晌才讽刺笑启,“为何不舍?”

    漫不经心的语气,风妃阅缄默不言,在这个世界里,女人是完全没有地位的。男人,便是她们的天,是她们全部的希翼。菱唇无味轻勾,“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助她?”

    “你一定会,”君隐说的笃定,颀长的身子站起,来到风妃阅身后,二人齐望向外头的明月,“只要君宜一受宠,皇帝自然会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她身上,我想,这与你来讲,未必是坏事吧?”

    身前的人儿,美目轻眯,君隐的一句话,正中她心底软肋,将君宜推向风口浪尖,于君家来说,没有丝毫损失。于自己,更是有益而无害。“好!”风妃阅满口答应,脸上毫无愧色,她,从不是什么善人!

    “师傅——”另一处寝殿内,林尹看着陌辰吏专心的在边上熬夜,大为不解,“这么晚了,师傅这药是为谁准备的?”

    “皇后。”轻描淡写得继续埋着头,直到将药罐中的三碗水熬煎成一碗,这才倒入准备好的银质药器中。来回晃了几下,再重新倾入碗里。

    “皇后?”林尹更是纳闷,“皇后不是好好的么?”

    “你先下去歇息吧,”陌辰吏端着碗,走出去,“药房明日再收拾。”

    “师傅——”林尹紧跟上前一步,只看到一抹俊逸非凡的背影,她摇了下头,无奈将殿门关上。

    “你想让我怎么做?”外头,脚步声咻地放轻,君隐将身子倚靠在窗格上,“这你放心,时机成熟之际,君宜自然会进宫,我想,没有几日了吧。”

    陌辰吏将身子隐藏于石柱后,手中的药碗差点一个端不住,倾倒在地。

    “主子,”一抹身影快速出现在凤潋宫外头,“有人来了。”

    里面的君隐听闻,那一身慵懒咻地褪下,“谁?”

    “是皇上,看样子势在必得,自是听了什么风声。”外头的人语气坚硬,“主子,快走。”

    外头,隐隐似有嘈杂的脚步声传来,那黑影见状,一跃而上琉璃瓦的屋顶,迅速消失在殿前。而里侧的君隐刚要打开门,却已经来不及了。

    “给朕将凤潋宫围起来,”孤夜孑打不前来,身后,跟着众侍卫。

    “是,皇上!”一时间,火光红亮,点缀整个夜空。夜凉本如水,如今却被灌上一种奇异的灼烫感,火把,顺着长廊庭院,将大殿整个包围起来。

    风妃阅隔着殿门的隙缝朝外望去,只看见男子的一双脚,正在慢慢靠近,脚步沉稳,左右有序。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二十九章  意外顶罪

    君隐自然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后宫禁地,男子是不得踏足的。

    风妃阅两手把上殿门,她旋身同他正眼相对,一边还找着尽可能容身的地。可是纵观整个凤潋宫,真正能容得下一个大男人的,却是屈指可数。而且,皇帝又是有备而来,即使躲在那,也禁不得侍卫们的搜查。

    “皇后。”殿外,孤夜孑的声音越发显得阴冷。

    风妃阅踌躇不已,她蹑手蹑脚在房中找着容身之地,边上的君隐也未闲着,二人尽可能的放轻步子,差点来个翻箱倒柜。

    “皇后,你若再不开门,朕可就闯进来了。”孤夜孑耐性全无,脸上的怒气消失殆尽,眸中,难掩笑意。不管那送信之人是谁,他要的,已在眼前。

    风妃阅双手放在床架上,不经意间摸到了什么,只见那内壁似是颤了一下,原先绘着火凤的墙壁在缓缓拉开,她大惊失色,忙的将手缩回去。莫非,这就是电视中常演的,密道?她单手按在胸前,好不容易才将急剧跳动的心压下几分,脸上,强作镇定。就算是真的有密道,她也绝不能让君隐知道,她情愿,被孤夜孑抓个正着,也不能就此让他吃定了自己。

    外头的人马,大有破门而入之势,风妃阅起身,如睡梦初醒般的声音带着几分朦胧,“皇上,这么晚了,可有什么事?”

    “皇后,已经歇息了?”殿外,男子的唇畔勾起一抹玩味,他并未急于闯入,而是堵在门口,神态自若。

    “嗯,臣妾觉着困乏,便早早睡了。”风妃阅走过去拉住君隐的袖子,“快,躲床底去。”

    “什么?”他差点抑制不住吼出来,“你让我躲床底?”

    这男人就是死要面子,都什么时候了,“对,我还没让你钻狗洞呢。”

    “什么,你——”君隐声调忍不住拔高,风妃阅暗暗好笑,她将塌上的丝绸凉被掀起,示意他弯腰,“还愣着做什么,等下皇帝就该进来了。”

    “皇上,”外头,一名侍卫手握兵刃,恭敬凑至孤夜孑耳畔,“那名黑衣人已经潜出皇宫,而另一人,还在皇后寝宫。”

    嘴角的弧度,逐渐拉开,那双寒栗的眸子暗沉如黑夜,只是睬了一眼,便让那侍卫惊慌退下,不敢多言。

    “快啊,”见他还是愣着不肯弯腰,风妃阅忍不住催促,而君隐,只得黑着一张脸钻入塌下。

    “来了。”莫名的,心情大好,也没有先前那般紧张了。

    随着殿门的打开,风妃阅还来不及请安,孤夜孑便率先踏了进来。后头,跟着多名侍卫。

    “皇上,您这是?”火光照耀下,女子的脸绝美镇定,没有丝毫异样。

    “皇后,睡得可好?”孤夜孑自顾向殿内望去,旁侧早有人将纱灯点亮,瞬间,便将整个凤潋宫清楚呈现在众人眼前。

    “刚睡下,皇上就过来了。”风妃阅在边上的贵妃榻上坐下,望着一屋子开始搜查的侍卫,神情露出几分不解,“皇上,这样大费周章,可是宫里出了什么事?”

    “确实。”孤夜孑并未多言,绕着殿内踱上一圈,便朝着那张凤榻而去。

    风妃阅斜躺的身子,慢慢靠起,却是如坐针毡,一颗心更是提到嗓子眼。男子转身与她对视,望着她倔强而隐忍的脸色,坐下身来。修长的腿交叠,一副怡然自得之态。

    “回皇上,”侍卫来到孤夜孑身侧,“都搜查过了。”

    风妃阅提着的心并未落下,她眼见着男子神色阴霾,凤目危险眯起,闪着狩猎眸色的视线扫向那张凤榻,“皇后,前几日朕特命人给你打造了一张锦榻,今儿,朕就令人抬进凤潋宫。”

    心,何止是一沉,风妃阅按耐不住起身,“臣妾谢皇上,只是臣妾向来认床,换张凤榻是小事,臣妾,只怕受不起。”

    “皇后若真是认床,那朕陪着你。”孤夜孑伸出手,看着她的反应。

    风妃阅望着那双不同于常人的眼眸,总觉着,他像是看透一切般,只是没有说出口。将自己的柔荑放入他掌心,指尖触及的刹那,她竟有种强烈想要将手抽回去的感觉。而孤夜孑似是也感应到了,并未给她丝毫机会,一下就将它握在掌中。

    将她拉到一边,二人相携坐下,“将皇后的凤榻移出去。”

    “是。”众人找遍整个凤潋宫都不见那人身影,而今,一双双眼睛均落在了风妃阅的榻上。

    孤夜孑将她的手摊开,修长的食指顺着风妃阅掌心的纹路,一遍遍细抚,修剪整齐的指腹握着她的手腕,抬眸,男子邪魅启音,“阅儿,放松些,都说做朕的皇后,得有异乎于常人的命根,朕倒要看看,朕的皇后,是否能做的稳稳当当。”

    “皇上会看相?”风妃阅单手托腮,眼角敏锐,将侍卫们的动作尽收眼底。

    孤夜孑只是专注于她的手心,边上所发生的一切,似是同他无关。眼见着,几名侍卫来到床架处,就要将那凤榻移开。

    “皇后,可是体虚?手心出这么多汗。”精明的眸子略带笑意,他拉起风妃阅的手,凑近自己唇畔。躲在下头的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