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16

正文 分节阅读_16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皇后,”孤夜孑脸上露出不耐的神情,双手张开,“替朕宽衣。”

    她抬眸与之对视,小手紧握成拳后,松开上前。柔荑落在他的肩上,一下就将那件寝衣脱了下来。视线别开,孤夜孑径自躺在龙榻上,“阅儿——”

    不就是睡觉么,风妃阅行至榻前,合衣跟着躺在外侧。

    孤夜孑并未再为难,茗皇贵妃依偎上前,脑袋枕在他长臂上,单手搂着他紧实的腰身。这样怪异的姿势,使得风妃阅浑身不自在,身子缩成一团,躺在最边上。

    所幸,孤夜孑见她睡下之后便翻身面朝着里侧的女子,身后久久没有动作,风妃阅这才松下口气,慢慢阖上眼睛。

    耳畔,时不时传来女子的娇笑声,暧昧之音被隔在耳外,她睡得倒也惬意。

    过了许久,正当风妃阅熟睡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躁动,圆润的耳垂像是被什么给含了进去,一种陌生的气息迅速压近。而腰上,则是被桎梏住,动弹不得。

    美目咻地睁开,眼角下,一点泪痣妖娆夺命。被训练出来的敏锐性使得她快速跃起,左手手肘猛地向后击去,身子翻转,凌空一脚踹向里侧。

    “唔——”孤夜孑断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那一击,正好落在自己未愈的伤口上。鲜血,顺着白色纱布缓缓流下来。

    风妃阅惊醒地坐在榻上,那只不过是她睡梦中的反应,却不想……

    “啊,皇上——”身后,茗皇贵妃满面痛苦,大惊失色的双手死死捂着自己的肚子,“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二十二章  罚辱

    风妃阅顺着她的尖叫声望去,只见茗皇贵妃满头大汗,神色惊恐,缩在里侧不断哀呼,而中间的男子则是脸色阴沉,那双令人惊骇的眸子被长发遮住几分,却显得越发戾气十足。

    古铜色的肌肤上,缠绕一圈白色纱布,殷红点点,风妃阅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那样的反应。一个月的集训,若不是君隐那非人的训练手段,她怎会有那样的敏锐度。心里一阵懊恼,看来,会功夫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皇上赎罪,臣妾该死。”

    “皇上——”

    孤夜孑转身,双手将茗皇贵妃拉了过去,“怎么了?”

    “皇上,臣妾肚子好疼,皇后,皇后方才一脚踢……踢在了臣妾的肚子上……”她颤颤巍巍将脑袋搁在孤夜孑肩上,斗大的汗珠顺着两侧的墨发滑落。

    什么?风妃阅蹙起秀眉,即使自己是在睡梦中,可那临时的反应怎会如此精准,就落在了炫朝大皇子的身上?

    “皇后,你好大的胆子!”一声怒喝传来,孤夜孑再残忍暴戾,对这孩子却是十分看重的。冷冽的气势咻地袭来,风妃阅整个身子被一掌打落床榻,左边肩膀‘啪’的一下,连带锁骨被打穿。

    “唔——”她咬着疼,眼前晕眩不已,周边的东西渐渐模糊,意识慢慢被抽离,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将风妃阅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坚强瓦解。

    “音音——”一声嗫嚅,那如水般的女子,是她唯一的亲人。

    “来人,宣御医!”孤夜孑让茗皇贵妃躺在榻上,径自起身,捡起旁落的寝衣来至风妃阅身前。

    原先趴着的身子,在听到脚步声后,用右手艰难撑了一下,双膝划过冰凉的地面,想要站起来。

    “给朕跪着!”孤夜孑冷冷睨视,颀长的身姿被血色纱灯隐射出旖旎,罩住她半个人影。

    风妃阅只觉着喉咙口泛上一阵甜腥,伸出手轻拭,果然,一把暗红血渍。提一口气,拼命想要站起来。

    然,孤夜孑却是伸出腿,一脚踩在她的膝盖上,将她好不容易撑起的身子重重踩下去,‘通——’的,双膝无力而僵硬,风妃阅重心不稳,伸出手去在他腿上扶了一把。

    “皇后,妄想以你的倔强来忤逆朕,朕要的只是臣服!”孤夜孑望着身下的女子,脚上一用力,将她身子甩开,他追究的不是风妃阅那一脚是否落在了茗皇贵妃的肚子上,而是,借此警告,让她明白他要的后,应该是怎样的!

    君家掌握着半边江山的权利,他断不会姑息养奸,却也从来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

    “啊——”风妃阅被抛开的身子落回地面,锁骨处,像是再一次被折断,骨刺尖锐,刻入细嫩的皮肉。

    “给朕跪着!”孤夜孑再一次冷漠开口,阴鸷的脸上,早没了先前在人前时的那份宠溺。

    屈辱,无止境袭来,榻上的茗皇贵妃手捧着肚子,哀呼声不断,可是从风妃阅的角度望去,她嘴角勾起的,分明是满满笑意。嘲弄、满足、应有尽有。

    “皇上,御医怎么还没来,臣妾快疼死了……”

    这一跪,风妃阅知道自己免不了,孤夜孑眼中的意味,她也看出了几分。打也打不过他,逃也逃不出去,虽然归为皇后,却是无权无势。望着茗皇贵妃一脸得意之色,风妃阅挣扎起身,用双膝,挺起整个身子。

    这一跪,她暗暗记下!

    这一跪,她要以对方的血肉之躯讨还!

    这一跪,将她仅有的心慈手软,跪剩个干干净净!

    “两宫太后驾到!”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茗皇贵妃的痛呼越发大声了,打前头的是一名年轻儒雅的御医,肩上背着个药箱子。

    “参见皇上、茗皇贵妃,”御医视线一瞥,落在受罚的风妃阅身上,“臣参见皇后娘娘。”

    “茗儿——”东太后紧跟其后,火急火燎得完全失了稳重,“我的小皇孙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姑妈——”茗皇贵妃伸出手,脸上已是泪渍莹莹。

    “还杵着作什么?”身后,箴默不言的西太后睬了那名御医一眼,视线望向孤夜孑,“皇帝,茗儿她身怀龙种,你居然还招她侍寝?”

    气势,雍容华贵,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强劲。孤夜孑正眼与西太后相对,语气,不甘示弱,“西太后,这茗皇贵妃的身子,朕比你懂!”

    他,居然开口喊的不是母妃或者母后,而是最寻常不过的西太后!

    带着尖细指套的手,狠狠在掌中心收紧,西太后一双清亮依旧的眸子,陡地生出几许沉痛,更多的,则是无奈。

    “回皇上、太后,茗皇贵妃并无大恙,腹中龙子亦是康健。”御医收回手,起身退至一边。

    “茗儿,你可得当心啊,肚里那是皇帝的骨肉,不可掉以轻心……”东太后一遍遍絮叨,心有余悸的坐在榻上。

    “姑妈,茗儿让你们担心了。”一脸乖巧的将手落在自己小腹上,“这是皇上的孩子,茗儿一定不会让他出事。”

    自始至终,众人似是已经忘记了一旁跪着的风妃阅,她头仰的高高的,就算是下跪,也不允许自己垂着脑袋。

    望着一屋子的温馨,独独拉下自己一个,在现代的时候,她已经尝遍了冷清人暖。殊不知,到了异时空,更甚!

    昏黄的纱灯,一盏盏点亮,刻画精致的窗格上,映射出女子坚毅的剪影。镶嵌在赤金鎏铜柱上的灯火,将屋内的摆设全部缩在光亮中,一缕缕落在风妃阅的身后,像是,想要将她挺起的背部,压弯一样。

    然,她却是坚守,固执的将旁人每一分冷眼收入心中。

    过了许久,西太后才开口,道,“行了,既然茗儿没事,也该回去了。”

    相陪的东太后听闻,不放心的嘱咐几句,便跟着起身。

    旋身,走过孤夜孑身侧之时,西太后眸子一抬,望向风妃阅,“皇帝,三人的游戏,可是会伤身的。”

    眼里的黯淡,在她抬起脚步的那一瞬被掩埋起,而孤夜孑听闻,只是甩开袖子回到床榻边上。

    “皇上——”娇滴滴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茗皇贵妃伸出柔荑抓住他的袖子,左右摇晃几下。

    身前的孤夜孑,却是充耳不闻,两眼死死攫住风妃阅的身影。那般骄傲,那般隐忍。霍地,男子自榻上猛地坐起,将身后的茗皇贵妃给吓了一大跳,慌忙缩回手去。

    他步步紧逼,风妃阅抬眸与之对视,在那一瞬,两人的眼神却是如此相似,仿佛,都是被抛弃了,艰难的,只能靠着自己活下去。他是皇帝,眸子却是那般清冷、寂寞。而她贵为后,照样一身淡然,遗世而独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二十三章  试药

    肩胛的疼痛,已经开始麻木,仿佛将她整个手臂卸下的感觉。双膝冰凉,衬出衣衫单薄,望着颀长的身影,风妃阅睁大眼,目不转睛。

    孤夜孑轻身踱至她面前,慢慢蹲下来,精壮的身子凑近,五指修长握住她下巴,“你,又是谁的棋子?”

    一句寻常的话,却语气阴狠,更是带着同归于尽的决裂,自两宫太后出现后,孤夜孑眸中的隐忍已不自觉地泄出几许,那种压抑太久的感觉,一下在风妃阅面前迸发出来。

    望着女子那双如水翦眸,清亮透彻,仿若局外人,孤夜孑心底,腾的一下涌起无尽怒意,眸中的伤意尽收眼底,他起身,冷漠开口,“跪到外面去。”

    “是,皇上!”明明应该是卑微屈膝,为何还要留下一身傲骨?

    风妃阅僵硬半边身子站起来,跪的太久,以至于起身之时,整个身子向后倒了一大步。单手撑住桌沿,五指深深用力,这才稳住脚跟。待到眼前的昏眩完全散去之后,才毫不犹豫的走向外殿。

    一身大红霞帔,平添几分褶皱,风妃阅提高一边裙摆,就连走路的姿势都带几分踉跄。举首,望向高空中的明月,女子却是嘴角轻勾,褪尽铅华。孤夜孑站在她的身后,第一次,望着她的背影。旖旎在地的宫装,簇拥在后,风妃阅跨出大殿,在两名丫鬟不解的视线中,跪了下去,跪在,皇帝寝殿的正门口!

    “娘娘——”边上,丫鬟齐齐跟着跪了下来,并将身子匍匐在地上。

    风妃阅双目波澜不惊,透过暖意丛生的大殿,穿过明黄纱幔下皇贵妃过早得意的眼神,落在虚无缥缈的一点上。跪的刚烈,挺的笔直。

    “皇上——”榻上的女子见孤夜孑久久没有动作,耐住几分性子,还是轻唤出口。

    “嗯?”他回眸,嘴角已然勾起几分笑,手臂上的伤口犹在冒着鲜血,孤夜孑旋身躺回龙榻上,将茗皇贵妃的脑袋枕在自己胸前,“下回当心点,你应该知道这孩子的意义。”

    “是,皇上。”诺诺应答,她勾着男子的腰,将脑袋贴近几分,“皇上,您真让皇后那样跪一夜么?”

    抚在她背部的手一顿,孤夜孑语气转冷,“莫不是,你想替她跪?”

    从他的话语中,茗皇贵妃觉察出几分不悦,难道,皇帝看出了端倪?这么一想,身子便忍不住颤抖起来,埋着的脑袋更加不敢抬起半分,“臣妾不敢。”

    一室静谧,龙塌边的墙壁上,手绘着一副巨大的龙凤和鸣图,风妃阅冷眼相看,硬生生跪了一夜。

    朝霞撕开薄雾之时,便有太监丫鬟过来伺候孤夜孑起身,准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