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10

正文 分节阅读_10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的家人继续跪着。

    “君儿,国家,国在家之前,阅儿是当朝国母,你给爹跪下!”男子一甩手,宽大的衣袖飞扬成对折,满面肃容。

    风妃阅咬着唇,强忍下笑意,她管不得今后的路,却执拗得偏要报这一日的仇。

    君隐死盯着她的脸,最终还是脚一弯,单膝磕在了光洁的青石板面上,“臣,参见皇后娘娘”。

    满意笑开,风妃阅望向园子的眼这才转了回来,却是不期而遇的,与先前的那名妇人对视,那,是君府的二夫人。

    她并未多想,只是依葫芦画瓢地学着样子,“都起来吧”。

    “谢皇后”。

    众人起身后,大夫人才熟稔地上前,一把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阅儿,你可让娘担心死了,这段日子你去哪了,皇上说你在宫内突然失踪,全城的锦衣卫都出动了,差点就将整个京城翻了个个”。

    面对一连串的问话,她自是一句都答不上来,望着她一脸的尴尬,君隐也不作声,自顾自地起身。

    “就是,阅儿,你这一走,皇上他……”先前的那名男子,也就是炫朝权相带着几分不悦的沉下脸色,“皇上他差点借机将我们君家连根拔起”。

    “爹,”身后的君隐,这才上前,两眼满含深意地落在风妃阅身上,“阅儿她,是孩儿在沙漠中找回来的,当时她身受重伤,大夫说,之前的事她已经记不清楚了”。

    “什么?”君相爷忍不住拔高几分嗓门,“那可如何是好?”

    “阅儿,告诉娘,这段日子你去哪了?”大夫人两手捧住她的脸,望着到颈间的波波头,眼眶里面一阵晶莹,“你的头发怎么这样了,谁剪的?”

    这般过于的亲昵,风妃阅不习惯地退后了一步,“我真记不得了”。

    望着她的疏远,大夫人怔忡地站立在原地不敢上前,身后跟着的众房女眷也议论纷纷起来。

    “好了,先带阅儿回房,”君相爷一摆手,便将其余人等遣散,只留下几人,带着风妃阅穿过几道廊子,来到了一间厢房前。鱼贯进入,她随眼望去,这应该是女子未出阁之时所待的地方。

    大夫人一个劲地拉着自己的手,而君隐同相爷则是满面的严肃,时不时地交谈,视线从未在她身上移开过。风妃阅被拉坐在凳子上,两人过了一会也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得马上安排阅儿回宫去,”君相爷历经沧桑的眸子中透着一股老练,“若是被皇上知道了阅儿现在藏身在君家,怕是不好交代了。

    “爹,”君隐低声将他的话语接了过去,“孩儿怕,如今这么冒冒失失得将阅儿送进宫,会对我们君家更为不利。她现在什么事都不记得了,礼仪规矩更是一点不懂,在皇宫里面,那还不是白白将自己的小命送上门去”。

    “可,”君相爷还是不放心,犹豫着一个劲地盯着风妃阅看。

    “爹,孩儿也试过了,阅儿的武功已经被废了,如今,她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君隐凤目微侧,斜睨了她一眼。

    “什么?”边上的大夫人一声惊呼,满脸的心疼,“老爷,你这不是让阅儿去送死吗,不行,我说什么都不会答应的”。

    风妃阅只觉着抓住自己的手紧了几分,她箴默无言,视线开始熟悉这里的一切。怪不得,之前在络城明明遇上了皇帝,君隐却将自己藏起来,原来他早就打算好了一切,先让自己回到君家,待到万无一失之后,才将她送入宫中。

    “爹,娘,你们放心,”君隐安抚的将手覆在了大夫人的手背上,“给孩儿一个月的时间,孩儿保证,一个月后的阅儿,会脱胎换骨”。

    君相爷思忖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除了这样,别无它法。

    “好,那就从今日开始,”君隐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等下,孩儿就先带着她将相府熟悉一遍,礼仪规矩好学,只是,这武艺得花上些时间”。

    武艺?风妃阅的脸上涌现出几分好奇,对,就是因为自己不会武功才会被别人吃的死死的。

    “那就教一些简单的防防身,反正阅儿已经是皇后了,只要不让皇上察觉出来便可,”君相爷随意地交代几句过后,便站起了身子,“走吧,让阅儿好好休息”。

    “老爷,我想留下来陪陪阅儿,”大夫人依依不舍地紧抓着风妃阅的手,“女儿这几月生死不明的,可把我给急坏了”。

    “女人家就是麻烦,这不是回来了么,”君相爷不耐地睬了她一眼,双手背在身后。而大夫人见状,只得放开手站了起来。

    望着二人踏出去的背影,风妃阅不由自主地嘴角轻勾,越是官宦富贵人家,人情冷暖便越是看的清楚。自己从小是孤儿,这一切,也就更为习惯了。

    视线一晃,整个身子便被拉了过去,君隐一手将她的脑袋扳向自己,前额相抵,“你居然敢让我在人前给你跪下?”阴霾不定的呼吸声就喷灼在风妃阅的唇畔,深邃黝黑的眸子昭示着几分怒意,绕过她肩后的手,握着她的下巴。

    “要做戏,就得把功夫下足了,”她纤细的五指覆在君隐的大手上,“外头下人那么多,就连当今相爷都跪下了,若是有一日东窗事发,这第一个追究的,怕就是你这唯一知情人。这一跪,和一条命,孰轻孰重呢?我的哥哥”。

    君隐望着那张一摸一样的脸,径自笑开,薄唇随着他的呼吸而一下下落在风妃阅的脸颊上,大掌一滑,便滑至了她的锁骨上,“这里的伤,大好了吧”。

    语气笃定而暧昧,嘴角拉开的弧度挑起一抹兴味,五指一下下轻敲,风妃阅只觉覆在他掌心下的肌肤传来一阵酥麻。伸出手去,再度将他的手拉下去。一把将自己的外衫掀开,指了指胸口因颠簸而留下的血渍斑斑,“这就是做君家女儿的代价,你说好了么?”

    君隐薄唇紧抿,修长的食指一下按在了她的伤口上,来回用力,“明日,我便带你去教场,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君阅应该做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十三章  救辱

    丝毫不顾及她的伤口是否会裂开,风妃阅望着那根手指,强忍下将它折断的冲动,直到猩红的血液再度从纱布中溢出,君隐才收回了手去,“等下,便会有嬷嬷过来,教你一些礼仪规矩”。

    “我真的要进宫么?”风妃阅扬起脑袋,望向男子。

    “当然,”君隐拿起桌上的茶,轻啜一口,“尊贵为后,还有什么可不满的?”

    后宫?她一声嗤笑,自己却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至少,现在还没有。

    坐了一会,君隐便走了,果然,风妃阅还没有喘上一口气,管事嬷嬷们就一个个走了进来,从行礼到弯腰,每一套动作都是游刃有余。

    学了整整一天,饭也没有吃上一口,好不容易几人点头,风妃阅这才走出了屋子。

    秋风凉爽,抬头一看,天都暗了下来,月色狡黠,星空缀亮。

    “二小姐,不是奴婢不给,而是大夫人吩咐过了,这几匹绸缎是太后钦赐的,每个房里只能分到那么一点,您这不是为难奴婢么。”刚走了没几步,便听见前方传来一道尖细的声音,风妃阅走上前去,只看见一名身着粉色云裳的女子面对着自己。

    “我不要太后御赐的绫罗绸缎,我只要一些简单的花色即可,你就看看,可有绞剩下来的,拿给我一些?”女子轻柔的开口,在一个丫鬟面前,却是低垂着脑袋,声音细如蚊。

    “二小姐,您这不是开小意的玩笑么,这相爷府里哪有什么绞剩下来的布料,您啊,还是直接去问大夫人要吧,”丫鬟索性就斜靠在屋子前,拦住了女子的去路。一双柳叶眉下,两眼虽是含笑,却满带讥诮。

    君宜听闻,原先垂着的脑袋如今压得更低了,双手绞着手中的帕子,“那算了吧,反正我的衣衫还够穿”。

    “就是嘛,”丫鬟却是不依不饶、咄咄逼人,“虽然贵为小姐,可总不能铺张浪费啊,哪像我们啊,天生丫鬟的命”。

    君宜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转过身子往回走。

    风妃阅摸着饿扁的肚子,无谓地耸了下肩后便跟着转身,反正也不关自己的事。

    “姐姐?”身后,女子怯怯的声音传了过来,她转过身去,却见君宜站在原地,只是瞅着自己,不敢上前。

    丫鬟叫她二小姐,那她同君阅的关系,风妃阅也猜到了几分。

    “姐姐,我是君宜啊,”她走上几步,只是不敢靠的太近,“我的房间就在你隔壁”。

    风妃阅了然点了下头,只见她一身衣衫淡薄,袖口处,已有几处磨损,头上的发饰亦是简单而粗陋。一对细长的柳眉下,两眼清亮,倒也算的上是一个美人。

    “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风妃阅冷淡的开口,不喜与人交谈。

    女子见她并未如以前一样恶言恶语,虽是不怎么理人,倒也是能讲讲话的,“姐姐你去哪?我带你去”。

    “不用了,”风妃阅一口回绝,自顾转身,连一名小小的丫鬟都能随意欺负她,看来,又是哪个不得宠的小妾所出。她虽是不喜与人结交,但也不想就此害她陷入更深泥足。

    君宜站在原地,双眼之中满是泪水,却一个劲地忍着没有敢哭出来。

    身后,一名妇人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宜儿,不要怪姐姐”。

    她急忙擦了一下眼泪,转身之际,勉强拉开几分笑意,“娘,我没有”。

    “宜儿,是娘让你受委屈了,”二夫人拉住女儿的手,轻拍,“天快凉了,娘改天让爹给你多做几件衣裳”。

    “谢谢娘……”君宜将冰凉的手缩回袖中,二人的视线,一路胶着在那道艳丽的背影上。

    风妃阅没走多久,便被找寻而来的嬷嬷给叫了回去,说是晚膳已经备好,非要让她回到屋子。想着自己饥肠辘辘,她只能二话不说的往回走,幸好,那几人并未再跟着。

    刻着君字的暗色纱灯,一盏盏垂挂在长廊之间,鹅黄色的外罩被内里的烛火给穿透,顺着四周罅隙的缝间一一漏了出来。风妃阅望着一长排的灯笼,慢慢顿住了脚步。水色的裙摆张扬地铺在身后,半边旖旎,拖沓在一旁的石阶上。

    “不要啊……”

    一阵女声,在这月色高照的秋夜,从她隔壁的屋子里面传了出来,风妃阅推在门上的手缩了一下,走上前去几步。如果方才那名女子说的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君宜的屋子。

    她站在门外,清晰地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挣扎声,女子的嘴仿佛堵住了一般,声音压抑,只是唔唔地发出一声声无力呻yi。隐约间,还能听见轻声地啜泣,以及衣衫被撕开的刺耳之音。

    风妃阅暗自握了下拳,却没有进去。

    “不要,放……唔……”

    男人的喘息声,已经开始紊乱,情迷的气息,透过窗格、门缝,一一传了出来。

    ‘砰砰砰……’

    像是什么东西被撞到了,如此大的动静,里面的男子却一点都不知道收敛,满屋子的,都是那种撕裂的声音。守夜的家丁从不远处经过,却是充耳不闻,提着灯笼便绕道经过了。风妃阅本不想管,可就是莫名地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