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6

正文 分节阅读_6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风妃阅撇了下小嘴,恶狠狠地睬了君隐一眼,这人说话怎么那么损。

    她咬牙沉默,先前的所见所闻已经让她大概知晓了这炫国的局势,怕是连年纷争不断,百姓叫苦不迭吧。外头那些被抓来的女奴俨然成了最低微的战利品。风妃阅细细忖度,便有了打算。她,断不会笨到自己说出身份,从而落得个居无定所的下场。君家,我管你虎穴狼巢,我也一样闯!

    望着她的侧脸,君隐蹙着剑眉,一双黑色晶亮的眸子微眯,嘴角轻翘,心中亦在盘算。“知道么,做我君家的女儿,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乖乖听话”。

    他说出口的话语,带着一份深意的警告,风妃阅转过身去与他对视,气氛,一下便冷了下来。她习惯得将下巴轻扬起,以不容被掌控的弧度睨视着身前的君隐。红唇轻启,却是语峰一转,狡黠万分,“哥哥说什么,阅儿便听什么”。

    君隐收回撑起的两手,站直的身子带着几分掩藏不住的鄙夷,轻哼出声,“若是不想再惹出什么麻烦,就给我乖乖地呆在房间里面,一步都不要踏出”。

    盯着他颀长的身子在自己的榻上打出一道暗影,腰间的玉佩随着他的起身而随意晃荡,风妃阅嘴角笑意加染,“哥哥放心,阅儿这就休息了”。

    同时,便拉起边上的锦被将整个身子钻了进去。一双美目背对着君隐滴溜溜的直转,一肚子的小心思。

    见她似是肯安分下来,君隐也不便久留,提脚就往外走了出去。

    “将军,”他刚出去,外头的侍卫正好步上城楼,急急禀报。

    “怎么了?”君隐一脸不悦的望着他脸上的神情,将身后的门再度掩上。

    “络城外聚集了来自各个边国的人,都嚷嚷着,说今晚就交易”。那侍卫压着脑袋,不敢直起分毫。

    “哦?”君隐神色冷峻的走出一步,望向了那扇紧闭的朱漆城门,“来人可多?”

    “回将军,属下没得及细数,但少说也得千来号人,据守门的兄弟讲,这其中怕是有着几位带头人,不容小觊”。

    这络城只不过是君家驻足在国界的奴隶市场罢了,以往,少不了各方富甲争相而来,但能被君隐带回络城的女奴,不论姿色相貌,自然不是凡等。虽然,有的家眷先后尾随而来,但后来,均因着要价过高而不得不放弃。眼睁睁地看着亲人落入虎狼之口。

    他头一点,坚挺的鼻子指向那跪着的侍卫,“吩咐下去,让全城的侍卫都严守警戒,准备妥当之后,今夜便大开城门,连夜交易”。

    “是,将军,”侍卫一声铿锵有力的应答,起身便大步朝着城楼下走去。

    而门内的风妃阅听闻,一股脑的便翻了个滚,坐起上半身。

    君隐的身影清晰的打在窗格上,他并未离开,而是双手背在身后,远眺前方。

    风妃阅见状,自是不敢再冒然,只得躺回榻上,双眼圆睁着。

    下方的侍卫们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原先被关押的女奴们被一个个从牢里拽了出来,一人一盆冷水,便算是清理干净了。秋风萧瑟,刮的虽不大,但吹在满身湿漉的女子身上,个个都抖地厉害,一副弱不禁风之态。

    长发被束在脑后,整张脸清晰的露了出来,那囚笼被绳索拉起,吊在了半空之中。放眼望去,就如一座座空棺,来回晃悠。

    女奴们被推挤下了吊脚楼,又被赶上另一所露台,四四方方的建筑,那些人被依次排开,围着露台的边沿,正好圈成一圈。

    中间,摆着一张案几,两名侍卫一人一边,坐了下来。

    “将军,”下方的侍卫单膝跪下,等着君隐的命令。

    一摆手,守门的侍卫便接令,将那沉重的殿门给打开了。

    中间合起的门缝从两边拉开,才隙开一条小缝,门便被外头的人用力推开了。打开城门的两名侍卫措手不及,被硬生生地撞出了好几步,踉跄不已。

    只见,黑压压得一群人便这么冲了进来,身后,跟着漫起一阵尘埃灰雾。领头的是一名年轻的男子,身着一件月色长袍,神色紧张的在人群中搜索着。

    “站住,”远处的侍卫冲上前去,以长矛将那些人挡了回去,“络城之内,岂容你们撒野!”

    为首的男子收回满脸担忧,神色冷峻,“我们是来做买卖的”。

    “做买卖就得按着我们络城的规矩走,”露台中央的侍卫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众人,“在我们络城,只认银子”。

    “你,”男子似是被激怒了,他一把将拦在身前的人群推开,上前几步,两眼在跪着得那群女奴中细细查看,最后,定格在了一名女子的身上。

    “若是没有银子呢?”

    “没有银子?哈哈……”那侍卫大笑出口,满面鄙夷的神色忽然一冷,“没有银子,那就乖乖地回家去,明儿一早,自会有人来交易”。

    “凭什么,”那名男子焦虑得与露台上的女子对视了一眼,“她们不是你们炫朝的百姓,凭什么便要任你们宰割”。

    “对,”那名侍卫冷笑连连,“她们是我们炫朝的战利品,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们没有那个能力,她们……就只能一辈子当奴隶”。

    城楼上,君隐双手环胸,一脸兴致地瞅着下方的人群。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他在星月之下,被镀上一层傲然的光辉。

    “欺人太甚,”男子怒斥着一手伸向腰间,而那侍卫也警惕地退后了几步,方才进来之时,他们便已经有了防范。看这衣着打扮,断不像是来挑选奴隶的。

    果不其然,随着男子手中的动作,那侍卫只觉眼前咻的一亮,那人竟是一把软剑握在了手,身后被拦住的众人亦是从腰中、袖中抽出了武器,准备生死一搏。

    一时间,整个络城内严守以待,城楼上的士兵们纷纷拿着手中的长矛冲下去,而身后,则是‘砰’的一声巨响,将城门给关了起来。整个方圆之地,被团团包围住,先前的那些人更是犹如困兽般,相靠在一起。

    篝火在络城脚下围成了一个火球般,炽热的温度灼烧过秋风凉瑟,更是将围聚起来的那伙人给逼入死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八章  横祸

    望着越渐逼近的士兵们,那些人全都后背相靠着,一脸的警觉。

    手中的长剑,在篝火映衬下更显几分寒彻,君隐睨视而望,满目残忍。

    “怎么回事?”一声霸道不羁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之色,自城楼的另一边传了过来,君隐转身,单膝行礼,“回皇上,只是一群乱民而已”。

    孤夜孑狭长的凤目饶有兴致的微眯,旋身,正对着城墙而望,“不识好歹,居然闯进了络城”。

    而榻上的风妃阅再也坐不住了,她蹑手蹑脚地起身,不敢打开大门,只能来到了那扇双推雕花窗前,比了一下高度,便端过边上的凳子,站了上去。学着电视里的样子,食指轻轻得在窗格上一点,果然就破了一个小洞。

    她凑上前去,位子刚刚好,那样的高度,正好将下面的战况一览无遗,眸光一闪,便望见了外头二人的背影。

    “你准备怎么处置那些人,”孤夜孑嘴角轻勾,语气无谓的问道。

    “胆敢进入络城抢人的,臣以为,应当赶尽杀绝”,君隐的脸上,染上几分嗜血,或许是常年的征战在外,已经将他的一颗心磨成了铁石般。在沙场上,一个心软,有可能便会被敌方掐住软肋,动弹不得。

    孤夜孑并未接语,但他嘴角拉起的笑意,俨然是同意了君隐的说法。

    一丘之貉。风妃阅暗自嘀咕,她张大了双眼,只见君隐挥手间做了一个动作,下方的士兵们便叫嚣着,开始备战。

    两方的人数,自是旗鼓相当。络城内的士兵并没有倾巢而出,而是围着那青色的砖墙,一圈又一圈的观望着。于他们来讲,对方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寡不敌众。而对于那些被围堵起来的人群,则是不得不抱着殊死一搏的决心,他们赌的只有命。

    带头的男子与那露台上的女子对视了一眼,两人均是了然一笑,箴默点头。

    “杀,”两方人马中,不知是谁先喊出了这么一声,仿若一根导火索被迅速点燃般,刀光剑影,已经开始厮杀起来。

    带头的男子武功不弱,长剑划出,咻的一下便划开了两名士兵的咽喉,二人来不及喊上一声,便被前仆后继的同伴踩在了脚下。这样大范围的围剿,风妃阅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屏息凝神的向外张望着,两脚更是越掂越起。

    “不要让他们跑了,”周边的士兵叫嚣着,更多的人群,开始再次围了上去。

    ‘砰……’

    篝盆被打翻在地,里面的火苗迅速地依附上人的衣摆。在一招一式的生死搏斗间,越染越烈,最后,那人被对方一刀砍倒在地,接连翻滚了好几个圈才将身上的火光熄灭,只是整个人也没了声息。

    “旋哥,不要管我,你们快走,”露台上的女子望着一地的死伤,嘶嚎出声,“走!”

    一声绝望而凄厉的喊叫声划破整个夜空,女子望着被包围的众人,大声吼叫,“快走,不要白白的为我送了性命”。

    “不,”那男子却是断然阻止,“不管怎样,我今晚一定要将你带出络城”。

    分神之间,边上的一名侍卫急速蹿上前来,寒光一闪,女子只觉那一刀像是划开了自己的眼眸一样,“不,当心!”

    惊得回神,下意识的急忙躲开,却还是被那凛冽的刀气所伤,尖锐的撕裂,差点就将那男子的整个手臂砍了下来。月白色的长衫上,霎时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孤夜孑勾着唇,将那琥珀色的眸子落在了那名女子的身上,修长的手交叠在身前,下方,危机四伏,硝烟弥漫。而城楼上的二人,却是怡情乐性,慵懒观望。

    男子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上满是汗渍,右手持剑,尖端无力的拖在了地面上。

    “呲呲呲……”随着他的体力不支而后退,青石板的粗糙面上,被带着一连串的火星。左边的肩膀,鲜血汩汩而下,没过他白皙的手背,顺着指尖滴落在冷光四溢的剑身上。

    “旋哥……”露台上的女子猛地起身,朝着下方飞跑而去,身后的侍卫见状,一手夺过案几上的鞭子甩了出去。咻的一下,便缠住了她的脚踝,手肘一转,将她拖了回来。单脚踩住鞭子的一端,饶有兴致地望着她不断挣扎。

    “玉儿……”男子挥手间,将围截上来的士兵砍杀,一边大步朝着露台飞奔而去。

    城楼之上,孤夜孑缓缓放下手来,望着男子焦虑的神色,嘴角阴鸷笑启,“拿箭来!”

    “是,皇上”。边上的侍卫接令,将手中的弓箭递了过去。

    带着玉色扳指的右手握住了那把卧龙弓箭,孤夜孑伸出手去,侍卫忙的取出一支箭,交到他的手上。

    “不,要三支”。

    侍卫依言,将手中的箭恭敬的放在了孤夜孑手上。风妃阅歪着脑袋望去。只见他性感而凉薄的唇轻轻勾起,带着几分残忍嗜血,一笑,却是俊朗非凡。剑眉隐入发丝,带着几分玩味的,眸子紧紧盯着城口下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