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诱君欢 > 正文 分节阅读_5

正文 分节阅读_5

作品:诱君欢 作者:圣妖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去,接下女子面颊上的汗珠,整个身子斜靠在栏杆上,手一挥,那侍卫便将手上的铁具收了回去。

    “啊……”被焦灼的肌肤粘连上汗水,收回之时,带下了一块破碎的布料,她疼得整个身子瘫软了下去,挂在那牢笼上。

    风妃阅惊唤出口,直到那一声逸出了老远,这才反应过来,两手忙地掩住嘴角,将身子缩了回去,“不要看见我,不要看见我……”她一遍遍地默念,过了半晌,才敢将脑袋探出半个去张望。

    对上的,是一双如狼般的眸子,阴狠、寒彻,琥珀色的瞳仁微眯,一下便攫住了风妃阅的身影。

    她一惊,只见孤夜孑嘴角忽地勾起,眼中燃起了一种说不明的闪耀,那样的眼神,就像是苍狼……看到猎物时,所放出的精光。风妃阅瞪大双眼,眼看着他动作悠闲地取下两手上的兽皮手套,下一刻,便大步朝着自己走来!

    颀长的身子步下吊脚楼,就连身后的君隐亦是一愣,视线不解地朝着城楼上望去,这一眼,便让他俊颜咻地冷了下来,一步不停歇地跟在了孤夜孑的身后。

    风妃阅眼见着那男子大步而来,她忙地转身,向着四处躲开,而周边的厢房都已上了锁,无奈之下,只能折身去了先前的那间屋子,反手将门掩上。

    她着急的想要将门栓给拴起来,可城楼上的脚步声已然逼近,风妃阅只得放弃地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方。可是屋内除了几样简单的摆设之外,再也找不出可以容身的地方。情急之下,视线一下便落在了那华贵富丽的床榻上。

    管不了那么多了,她飞身上前,连鞋子都来不及脱下便和衣钻了进去,几乎是同时,门也被打开了。

    “皇上,”君隐跟在身后,锐利的眸子扫过整个屋子,“皇上莫不是看中了臣的这间屋子?”

    孤夜孑嘴角忽地便勾起,回身,满面深意地浅笑道,“不,朕怕是看上了你的人!”

    二人间的对视,君隐自是不甘示弱,“皇上真是说笑了”。

    回眸,已将整个屋子扫视了遍,孤夜孑琥珀色的眸子一闪,落在了那张偌大的床榻上。身子一迈,便跨了过去。

    风妃阅紧张地蜷缩在里面,望着那锦被下隐隐地抖动,君隐快步想要拦在孤夜孑的身前,“皇上,这下边的奴隶,是否还要继续挑选?”

    然,他却是一个旋身,身子面对君隐,在榻上坐了下来,两手随意得在身侧打开,右手手掌,好巧不巧地撑在了锦被下,风妃阅的小腿上。

    她急欲退去,却觉着一阵酸麻自膝盖下面传了上来,像是被人掐了一下的错觉,“朕已经没有兴趣了”。孤夜孑抬眸,这才将那话扔了出去,他慵懒的弯下身子,“借你这榻,给朕躺躺”。

    “皇上若想休息,络城之内早就备妥了最好的厢房,臣还望皇上能移驾,”君隐不着痕迹地睬向孤夜孑放在锦被外的手,神情压抑住几分异样,俊颜上倒是一如既往地云淡风轻。

    “君隐,你这被窝里,莫不是藏了个女人吧?”孤夜孑嚼着一枚邪肆的笑意,抬眸望向边上的男子。

    他的眸中,分明已是肯定之意。君隐知晓,这怕是瞒不住了,“皇上料事如神,臣不敢相瞒,这是上次带回来的那匹女奴中,臣私下为自己留的”。

    “哦?”孤夜孑勾起薄唇,扭过头去望着那隆起的锦被。“朕倒要看看,朕的大将军藏了什么美人”。随着尾音的落定,却见他身子退开,一手猛的将那锦被掀了起来。由于风妃阅死抓着边上的被角,那锦被只是在腰部折了一下,露出了她的一条小腿。

    先前的那一刀,已经将那裤腿给去了,固,当被子被掀开之时,她只觉着咻地泛上一层寒意,小腿下意识得想要往上缩,却被一只大掌给握住了脚踝。

    “皇上,”君隐望着孤夜孑手上的动作,神色一滞,欲要制止。

    而被擒住一条腿的风妃阅,更是猛的聚起了全身的气力,她被下的小脸紧皱,身子一动,刚要用力朝着孤夜孑的面门踢去,却见君隐适时地弯下了身子,一手摸准了锦被下她的脖颈处,“岚儿,不用怕”。

    随着那声轻柔的嗓音落下,她只觉脖子以下猛地一僵,竟是全身都不能动弹了。

    而孤夜孑的大掌,更是毫不避讳得一路向上,抚过她的小腿,落在了风妃阅的膝盖上头。她只觉着一阵厌恶,无奈,却是想收收不得。

    “皇上,这名女奴烈的很,待臣好好调教调教,再将她送与皇上”,君隐收回身去,神态自然,外人看来,方才的那一击只不过是为了安抚锦被下的女子罢了,举手投足间,更是未有纰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六章  反抗

    孤夜孑冷峻地挑高一边眉,薄唇勾勒出几分兴致,“朕,就喜欢未被驯服的”。

    “皇上,这女奴脸上感染了风疾,臣怕她辱了皇上您的眼,待臣好好调教,等到她身子康复之日,臣便将她送入皇宫,”君隐撒下这弥天大谎,心中自然也是忐忑的,只要孤夜孑执意将那锦被掀开,那他全部的努力不但付诸东流,更甚者,还会担上欺君的罪名。

    落在风妃阅的膝盖上的手,抽了回去,他精锐的眸子紧盯着君隐,过了许久,才不露声色地勾唇,丢出一把慵懒的声音,“好,那朕便等着那一日,只是朕的大将军,可不要让朕久等了”。

    君隐暗自松下一口气,“是,皇上”。

    只是那双如狼般的眸子,并未立即从君隐的身上撤去,而是满带深意地嚼着一枚笑。这其中的蹊跷,孤夜孑并不是一无所知,可他却并未拆穿。两人的话语中,几多真假,算计阴谋。只是谁也不明说,暗自较量。

    “那好,”孤夜孑开口道,一手按回风妃悦的腿上,用力拍了一下,“朕要休息”。

    “啪”的一声,她只觉身子猛地一抽,不是疼,而是被那突如其来的力给惊了一大跳。风妃阅动了动腿,居然还是僵硬得没有一点知觉。那男人究竟对自己做了什么,被他方才那么一按,居然便全身无力了。

    她一遍遍得在心底咒骂,恨不得现在就翻身起来,掐死那两个混蛋。

    “臣,恭送皇上,”君隐行礼微笑,坐在蹋沿的孤夜孑长腿一迈,便站了起来,“可别忘了,替朕将这女奴好好照料着”。

    “是,皇上”。

    而锦被中的风妃悦不光满头大汗,更是满肚子的火。脑子的思路一下压根就理不过来,还说什么女奴,照料?当她是牲口啊。切!

    两人的脚步声像是已经跨出了房间,身后的君隐还不忘将门给带上,孤夜孑望着城楼下的那些奴隶,意兴阑珊,“明日便将这些人放在络城交易”。

    “皇上,您不选了?”君隐依言望去,小小吃了一惊。以往,他总是以此为好,断不会如今日这般毫无兴致。

    “不选了,”孤夜孑收回视线,不再望一眼,君隐听闻,便向着前头走去,将他带入了一早便准备好的寝殿。

    当房间的门再度被打开之时,风妃阅忙地竖起双耳,听着沉稳的步子一下接近,如临大敌般的两眼睁得大大的。咻的,盖在身上的锦被便被掀了去,她抬眸,看着君隐好似整暇地坐在了床榻边上。

    她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窒闷感被呼出,脸上已是满头大汗。双眸一个劲地盯着身前的男子。

    君隐见状,伸出手去在她颈间一按,风妃阅只觉一股暖流窜至全身,四肢百骸酥麻的厉害,动动手指,虽是不能立马恢复,但已经有了知觉。她并未急着爬起来,而是维持着原先侧躺的姿势,过了许久,直到那一阵酥麻逐渐退去,才单手撑在床榻上,起身。

    “噢……”刚坐起来,脚底的麻意便一下窜了上来,风妃阅忙的咬住下唇,两手揉着自己的脚踝。她侧目瞪了边上的君隐一眼,却是半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用力的搓揉着,等到麻意全部消去,才两手握着自己的手腕,不断晃动。

    “我不是让你不要出去么?”君隐对上她的双眼,深邃的潭底染上一层怒意,直逼向风妃阅。

    而她,却仍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同样怒视着对方。

    “怎么,哑巴了?”君隐见她不语,只道是知错了,“你知不知道,若是被皇上……”

    一句话,卡在了喉咙口,他只看见风妃阅耳边的五星环坠一闪,瞳眸微眯间,女子竟是扑了上去。

    谅他武功再高,也没有躲过这猛烈的扑击,君隐被那力一撞,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后背砸在了绵软的锦榻上。风妃阅见状,就势便长腿一伸,竟是跨坐在了君隐的腰间,两手使劲全力地去掐住了他的脖子,“你点的什么破玩意,什么女奴什么调教,告诉你,放我离开,不然我就掐死你!”

    君隐呆望着身上一脸恶狠狠的女子,竟是一下忘记了反抗,直到喉间传来一阵被掐住的疼痛,这才伸出手去,拉住她的手腕,“你在做什么!”

    风妃阅闻言,头也不抬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你说我在做什么?”

    君隐望着二人暧昧的姿势,双手一下便落在她跪着的双膝上,“你一个女儿家,竟然骑在男人的身上?”

    风妃阅手上的力未松开,杏目圆睁,气鼓鼓的压下身子道,“我总算是想起来了,这就是点穴吧,让我动弹不得,我……”

    下手还真是一点不轻,君隐小腹处猛的一收,便直起了身子,望着突然靠近的俊颜,她下意识的松开手,两手抵了出去。

    “走开”。

    大掌忽地侵至了风妃阅的背后,将她向前一压,迫的二人前额相抵,“没有人教你一点礼仪羞耻么?”

    “去他的,”风妃阅两手推在了君隐的肩膀上,两条腿更是不停的乱扭着。

    “别动,”他猛的一击打在她背后,身前的俊颜上竟布满了汗水,深邃如潭的眸子中,积压着隐忍。

    “啊,”风妃阅疼得惊呼出口,小嘴一张,秀气的鼻子拧了起来,“你怎么随便打人”。

    君隐见她还是不肯安分,只得两手用力的压制住她的腿,“你再动一下,我便将你扔下去。”

    “你扔啊,”风妃阅原只是这么随口一说,片语刚说出,却觉着腰间突地袭上了一股力道,下刻,整个身子便被抛了出去,亏得她两手紧揪着君隐的前襟,这才没有摔下去,“你……”

    她身子向后仰了一下,双眸对上君隐的眼睛时,两手紧握。风妃阅皱着眉,却见他的眼中,似是燃烧起了一种怪异,而这种情愫,对于生性开放的现代人来说,自然是懂的。

    五指松开,腿弯向着边上一跨,便神态自若的径直盘膝而坐,风妃阅抓了抓满是黄沙的波波头,背过身去不再望君隐一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罪红颜 第七章  交易

    “今日天色已晚,暂且留宿在络城内,明日我再带你回君家,”君隐的脸上略有尴尬,只是转瞬即逝,稍刻之后便恢复了正色。

    君家。风妃阅暗自将脑中的讯息一片片拼接起来,“方才的那人,是谁?”

    “你听不懂人语么?”君隐浅笑着撑起身子,靠近几分,语态暧昧,“他便是我们炫朝的国主,当今天子!”

    皇帝,还真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