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冷书生(一受多攻)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冷书生(一受多攻) 作者:rrhehehe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角撇到柳某人,停下了叨叨,思索了下:

    “哥们,我是不是见过你?”

    柳寒江快手快脚地把因为房屋倒塌而溅满灰尘的新郎外衣脱了,毫不留恋地扔到身后:

    “恩,我看你也眼熟,我刚从大牢里出来,怎么,你也在里头待过?”

    路人丁不说话了,三两步跑到了十米之外。

    百米之外,顾笑春和账房追随着柳寒江的步伐前进着。账房的大嘴巴揭着自家大掌柜的短:

    “我看大掌柜的您这根本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浑水摸鱼呢,没等您利用给柳老爷子代言的机会摸到鱼呢,就被人家赶出局了。”

    顾笑春懊恼着,咬牙切齿着:

    “我的铺子啊,那些都是钱啊、钱啊!早晚有一天我得把这笔账算回来!”

    多好的机会啊,再那么几句话,只要几句话他顾笑春就能借柳老爷子的口,把柳寒江说成他的人啊!可是,可是这帮子人怎么就这么不按规矩出牌呢?压根不让他再发话了,直接干起了架!这群没脑袋的暴力男,活该你们都追不到浩然!!

    对了,浩然!顾笑春看向前方人群中隐约的身影,加快了脚步。他可得盯紧了柳寒江,绝对不能让他真的跑了!就让那帮子王八蛋打去吧,最终鹿死谁手,哼哼,还未可知呢!

    (画外音:

    三千里之外,皇帝百里离风的御驾还在慢慢地、慢慢地前进着。越来越威严、越来越有架势的百里离风第八十六次不耐烦地催促道:

    “到底还有多久才到柳先生那里?”

    “快了、就快了。”

    太监哆哆嗦嗦地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不敢说真话。皇上啊,您既要讲排场又要维持人君的风度面子,这速度又怎么可能快得了呢。等到了地头估计得猴年马月了,柳先生到时候都得被别人啃得只剩下渣了。)——

    rrhehehe—— ——rrhehehe—— ——rrhehehe——

    三年后,新建了n次的浩然楼密室内。

    顾笑春呲牙咧嘴地看着手里长长地账单,一脸肉痛地扫视着屋里头坐着的众位猛男:谢子游、卫长瑞、上官潋晴、司马重锦,对了,还有一个不在场(已经荣升浩然楼大厨的荭景在隔壁忙着炒菜呢)。顾大掌柜对众位强人,发自肺腑地求饶道:

    “各位,咱们不能再打了,再这么拆屋子下去,寒江明年就得喝西北风了!与其这么折腾下去,咱们不如联合吧?大家各退一步,海阔任鱼跃、天空任鸟飞啊!”

    没人理他,都在竖着耳朵听墙角呢。

    墙的另一边,柳寒江主仆正坐在雅间里头吃饭。柳寒江这人特别看得开,自从被上官潋晴医好了身体之后,就没再故意找死过。人哪,活一世不容易啊,就算周围的社会再怎么乌烟瘴气,小日子该过还得过啊!

    意犹未尽地砸吧了下嘴,这浩然楼的厨子手艺真是绝了!拍了拍十二分饱的肚子,柳寒江放下了筷子:

    “好了,吃饱了喝足了,保暖那个啥的?福伯?”

    一旁侍立的福伯凑了上来:

    “少爷,您还满脑子想要媳妇呢?您就消停消停吧。这都三年了,别说漂亮姑娘了,就是个雌的歪瓜裂枣咱也没再碰到过了。”

    柳寒江怒了:

    “都是那群变态。丫的!斗不过我说不过我长得不如我有风骨,就连女人缘也不如我!一群小心眼也只能暗地里搞阴的了!以为把女人赶得远远地,我柳某人就非得跟男人过日子了?呸!福伯,实话跟你说,其实你家少爷我儿子都有了!”

    密室里的众人脸黑了。

    福伯大惊:

    “什么?小、小少爷?啥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失职啊失职啊,身为少爷身边最亲密的人,他竟然不知道家里又添了个小少爷,这绝对是他一生的污点。

    柳寒江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

    “你家小少爷在这儿呢……不是我怀孕生的!”柳寒江鄙视了福伯一眼,然后说着说着,语气没有了一开始的激动,怎么听怎么有点儿泄气:“你家少爷的儿子们早攒好了,就等着播种长苗了。”

    “……”福伯无语了,感情还只是种子啊,少爷您可真能吓唬人啊。

    密室里头,顾笑春不依不饶地继续劝说:

    “各位啊,你们扪心自问,就浩然那脑袋瓜子,别说一般人,就是圣人也搞不定啊!这么些年了,你们怎么还看不开啊,这跟做生意就是一个理啊!吃独食吃不了,就只能联合了,要不然鸡飞蛋打,谁都捞不了好啊!”

    众人沉默了。

    雅间里头,柳寒江叹了口气:

    “唉,福伯,这么些年我也琢磨透了,女人是不能指望了。倒是男人我还能有点儿戏……你那什么表情?你家少爷我就算真被逼得找男人了,也不会找那几个倒霉催的!少爷我明儿就上小倌楼叫几个小后生嫖去,不玩得一身花柳病,人见人厌、人见人嫌,少爷我以后跟你姓!”

    “少爷,福伯理解您,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不过,少爷,您能不能出个不糟蹋自己身体的主意?”

    柳寒江对于福伯还是很尊敬的,说改主意就改主意:

    “要不这样吧,福伯,找别的男人你不放心我也不放心,不如就……你吧!你家少爷我彻底牺牲一次,让你压一遭。我就不信,被你这么磕巴的老男人上过的人,他们几个王八蛋还能稀罕!”

    这都什么馊点子啊!曾经很自豪自己还能崛起的福伯,此刻只想着自己是个阳痿,不,阳痿还不够,为了老命着想,福伯对自己的要求更上了一个层次,他无限希望自己是个太监!

    密室里头众人实在听不下去,互相瞅了瞅,认了吧。就柳寒江这脑子,没人单独能搞定,联合吧!达成默契的男人们抬脚朝密室的墙壁踹了下去……这次,顾大掌柜也加入了拆墙的行列,还有一直壁上观的司马重锦也坚定地伸出了脚。(司马大帅这些年也领悟了一个道理,与其娶个没用的哭哭啼啼的娘们,倒不如娶个能帮他谋取天下而又不闹腾的男人!)

    司马大帅一旦下定了决心,绝对是很有魄力的,边拆墙边习惯性地像命令帐下虎贲一样,特别爷们地命令道:

    “各位,这次绝对不准再内讧,他说什么也不要听!上去就直接办了他,看他在床上被弄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还敢蹦跶不!”

    同意!众人点头。于是,碎石四溅、尘土飞扬之中,帅哥们一个个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对着狡猾的柳狐狸第一次齐心合力地大吼:

    “柳儿、寒江、浩然……你这辈子别想下床了!”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