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侯门续弦 > 正文 正文 081章 通,或不通(1)

正文 正文 081章 通,或不通(1)

作品:侯门续弦 作者:嘴角痣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陆崆定睛看了沐芝兰半晌,才吐口道:“人心歪的时候,总是天意在跟自己作对。呵呵,原本我还以为沐先生的女儿,当是个不俗的,没想到不过尔尔。你以为你有白云城做后盾,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很高兴,听陆都督愿意大言不惭地诋毁白云城。”乐无极对陆崆的话,表示了空前的嘲讽。“你担心的不是这东西在战场上伤及人命,而担心的是我们白云城会以此攻城略地,占有城池吧?固然,我这人野心勃勃,可皇权这东西,在我看来,不过尔尔罢了。原本我以为陆都督心怀天下,与旁人不同,没想到你也不过凡夫俗子一个,想到的只是你的主子。”

    两人争得面红耳赤,毫不顾忌地诋毁着对方。沐芝兰却只无动于衷地听着,嘴角漫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嘲弄。就算两人吵破天,东西没到手之前,为难的还是他们两个,跟自己也就只有半毛钱的关系。想要把她拴在两人背后势力的裤腰带上,那剩下半毛钱得厉害关系,就得看两人怎么处理了。

    如果陆崆得势,沐芝兰顶多做一些尔尔的武器,应付白云城。若是白云城彻底地贯彻契约精神,她不妨对用几分心思。

    她现在能看到的只有眼前,甭说百年了,连三年都看不到。支撑她走下去的动力,就是要把那些害死姑姑一家的幕后黑手给找出来。

    然后,千刀万剐,叫它生不如死。

    沐芝兰越想,表情越阴狠,目如野狼泛着绿光。

    “沐姑娘!”吵胜的乐无极见沐芝兰发愣。拿着扇子在她眼前晃了晃。

    “呃?”沐芝兰回神,没看到陆崆,翻眼看向乐无极,“什么?”

    “你想什么呢?表情那么狰狞。”乐无极没等沐芝兰回话,自言自语地猜测道,“等等,让我猜猜。想必是想到了我替你找到了凶手。手刃仇人。”

    沐芝兰心中暗骂。这人属蛔虫的吗,什么都知道。不过,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淡声地回道:“脑补太过,容易得妄想症的。”

    “哈哈!”乐无极听她这么说,爽朗地笑出声来。

    对于莫名其妙的人,除了用莫名其妙的办法对付之外。更好的办法就是无视。

    沐芝兰面无表情地看向他道:“陆大都督呢?”

    “看你的战绩去了。”乐无极摇着扇子,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笑。

    沐芝兰只淡“哦”了一声。正色道:“为表示合作的诚意,五日之内,我定会把阻断唯恩寺的石炸掉。事成之后,我需要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一切。”

    “五日?”乐无极摸了摸鼻头。笑笑道,“时间有点急啊。”

    沐芝兰斜睨他一眼,问道:“那你觉得几日何时?”

    “五日内。我会给你找出叶府中的内奸,十日内。我可以告知你表哥的下落。”乐无极挑了下眉,微扬下巴,“十五日内,我可以让你手刃仇人。”

    “成交!”沐芝兰对手刃仇人这一项很动心。她只要能达成目标,哪里管得了是不是洪水滔天。

    *******

    “此话当真?”**大和尚听了知客师傅的话,波澜不惊的脸浮起浅浅的悦色,急切地问道。

    “是叶公子找人递的消息。”知客师傅从叶少文那里得知朝廷准备扫清通往唯恩寺的障碍。唯恩寺于他而言,就像家一样的存在,无论身体,还是心灵上。知客师傅年纪更轻,欢喜更甚,几乎是手舞足蹈地描述了一番。而后,他双眼放着光,看向**大和尚,“这样,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把方丈大师给救出来了?”

    **大和尚明知道方丈大师想必是凶多吉少,却不忍心打击知客师傅,只含糊道:“一切随缘。”

    经过这些变故,知客师傅也不是之前不通世情的愣头僧了。他听得**大和尚如此说,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了声“佛号”,继续道:“叶公子说,他此去南疆走得急,就不来别过了。他还说,他归期未定,让师叔您好生保重自己。寺林还得仰仗师叔。”

    **大和尚闻言只轻轻点了点头,并没对此做什么评判。他更担心的是扫清通往唯恩寺的障碍后,没了方丈的唯恩寺,道场会不会变了信阳。好些年前那场变故,**大和尚铭记在心。他于世俗并无太多牵绊,所有的诚心都扑在了修行一途上。

    他看了知客师傅一眼,知道他心性虽坚,到底年少,修行一途还长。有些话,**大和尚不好跟知客师傅说,有些事情,他也不想把知客师傅牵连进来。他思虑半天,找了个保险的话题,问道:“可知道何时动工?”

    “朝堂为此争论不休,暂时还没定。”知客师傅一想到事情还未完全落地,心下有忐忑不安,不免忧虑起来。他看向**大和尚,“师叔说,陛下会同意吗?”

    **大和尚沉吟片刻,才道:“咱们尽了人事就好。”

    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

    ******

    “国家败坏到这种程度,凡是都要巧立名目,以妇人之志为国之志,真是令人痛心,又无限悲哀啊。”乐无极对朝堂上那群吃干饭的酒囊饭袋很无语。自从沐芝兰借陆崆的口告知朝廷她有办法把那神石给炸得粉尘都不剩,朝廷就还开始拉锯战争。“更神奇的是,它还在,还没轰然倒塌,真是就是个奇迹。就这朝廷,给我,我都不乐意要。为了个遮羞布,扯了不下十天了,还没扯出个好歹了。”

    “不管是通,还是不通,于我来说都无大碍。”沐芝兰看了没看乐无极一眼。她放下狼毫,吹了吹宣纸上没有晕开的墨,将经文放在一旁,又拿起狼毫,准备再次书写。“国家,朝堂,道法,不过是约束人的工具而已。”

    既然是约束人的工具,她可以选择被约束,也可以选择抛弃,甚至可以选择打破这种约束。

    朝堂上的争吵,都是些许小事,于她而言,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她如今考虑的是,既承了方丈的情,允诺了他,在玉石俱焚之前,不妨还了去。

    “你到底怎么处置?”乐无极看了沐芝兰一眼。

    “继续挖。”沐芝兰一脸冷厉,声音淡淡地道,“还当你们白云城多厉害,不过如此,这大半个月过去了,连个头绪都没有。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