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初春三月 > 正文 分节阅读_5

正文 分节阅读_5

作品:初春三月 作者:木清源/乐小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福伯伤害时兴的行为。

    他拍了拍怀里的时兴,心里滋味杂呈,不管怎样,时兴心里是有他的,不然不会想他,也不会这么难过,他见过的时兴,永远是明朗快乐的。罢了罢了,不管她即将成为谁的妻子,只要她幸福就好,现在他还能抱着她,他已经很满足了。他说:“傻丫头,别难过了,大哥原谅你了。”

    时兴抬起头,一双眼睛散发着盈盈的光芒,弯眼一笑,说:“我就知道大哥最好了。”然后又郑重地对他说:“大哥,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沈默德听了她的话内心一阵奇妙的感觉,他既高兴又伤感,他摸着时兴的头说:“傻丫头,你长大了,怎么能说这种话。”时兴只是无心之言吧,她现在是九王爷的未婚妻,不久就要离开她了,这丫头连这都忘了。

    时兴收了笑容,以一种他从没见过的认真的态度,盯着他的眼睛说:“沈大哥,我说的是真的。”

    默德心里一动,他说:“丫头,你有这份心就好。不用担心大哥,有婉儿照顾着大哥,你不用太担心了。只要你以后能常来看看大哥,大哥就心满意足了。”

    时兴眼神一暗,一颗心仿佛沉到了底,她急切地盯着默德,正想说什么,婉儿就推门进来了。婉儿一推门就见到两人相拥相望的情形,她感到心里涌起一种浓浓的酸意。她伺候了默德这么久,默德却总是对她十分有礼,和她刻意保持着距离,别说抱了,就是平时也尽量避免着肢体上的接触。一开始她以为默德只是有洁癖,她以前也听福伯说过,默德从小就不喜欢与别人有肢体上的接触,还有很严重的洁癖,所以她当时也没太在意,现在看来,并不完全如此。她假装没看见,淡定地走了进去,默德时兴两人早已分开。

    时兴觉得有些尴尬,她当然知道婉儿对默德的感情,从她初见婉儿时,她就从婉儿对她的敌意中察觉到了。婉儿看也不看时兴,只对默德说:“爷,你该用膳了。”默德接过晚膳,道了声谢谢,谁知婉儿从他手里又拿过了晚膳,温柔地对他说:“爷,还是婉儿伺候您用膳吧。”默德知道婉儿这样做的用意,他不赞成地看了婉儿一眼,正想拒绝,婉儿就舀了一勺粥,一边给他喂,一边看也不看地对时兴说:“苏小姐,我们家爷要用膳了,他平时用膳可不喜欢有人打扰。”

    默德看了一眼时兴,时兴整个脸色都变了,怔怔地看着他和婉儿,眼里是震惊和慌乱,默德刚想说些什么,但不知为什么他什么也没说。

    时兴见他什么也没说,眼里满是伤痛,就像受了伤的小鹿,可是转瞬间,那清亮的眸子里又闪过一丝释然,只说了一句:“对不起,打扰你们用膳了,我先告辞了。”说罢,转身就匆匆走了。

    默德望着时兴远去的背影,又看向婉儿:“你这是何苦呢?”

    婉儿放下碗,情绪有些激动,她眼里顷刻就涌上了泪水,说:“爷,你还放不下她吗?她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对他这样痴情,她呢?她什么也不懂,还把她的未婚夫带了来。她到底把你当成了什么人,爷,她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做!她不过是个虚伪、懦弱、势力的小人。这种女人根本不配您的爱。”

    “够了!”默德吼道,碗应声而碎。他实在不能听到任何人说时兴的坏话,哪怕是为他好。

    婉儿第一次听见默德发这么大的脾气,委屈的泪水一下流了下来,她抱住默德,说:“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爷,你怎么能这样,呜呜呜……”默德冷淡地推开她,说:“婉儿,明天我会叫福伯送你下山,你回去吧。”婉儿一听,立刻跪在了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爷,你不要赶婉儿走,爷,婉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婉儿哪儿也不想去,只想留在爷身边,爷,你不能呀……”

    婉儿哭着跪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起来,几乎快哭成了泪人儿。默德心里不忍,不管怎么说,婉儿也尽心尽力照顾了他这么久,他知道婉儿的心思,但他一直只当婉儿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一直与她保持着距离。见她哭成这样,只得让步,婉儿这才停了下来,一双眼却早哭得又红又肿。婉儿站起来,收拾了碎碗,就要出去重新做一碗药膳。

    默德在身后,叹了一口气,问她:“婉儿,值得吗?”婉儿回过身,坚定地回答道:“爷,一切都是婉儿自愿的,婉儿会等到爷回心转意的那一天,婉儿会一直等。”

    作者有话要说:

    ☆、痴情王爷

    时兴从那以后,仿佛刻意避免着和默德婉儿相见,人一时低落了不少,她虽然掩饰得很好,但孟青还是察觉了,他问时兴:“哎呀呀,我的苏大小姐,谁惹得你不开心了,告诉爷,爷去揍他一顿,给你消消气。”

    时兴横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给我一边去,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时兴拿孟青很没办法,她当初为了查钱庄的问题,和官府打交道,想请官府插手调查此事,结果恰好遇到来江南游玩的清闲王爷孟青。

    这孟青乃当今天子的堂弟,排行第九,是家族中排行最小的兄弟,所以得尽家人宠爱,本来身份高贵,却不好朝堂,成天在各处游荡,和乞丐、游侠等各色人等都打交道,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份,而家人也对他那放荡不羁的性子感到无能为力。这不,当放荡王爷遇上了商界唯一的女当家,虽然她这女当家早已是以前的事,但毕竟有过那么一段辉煌历史,两人一见面立刻擦起了火花。

    当然这火花不是我们那贤德的苏姑娘擦出的,而是那放荡王爷一见到苏时兴,就认定了她,从那以后,天天粘着她,甩都甩不掉,搞得苏姑娘是莫名其妙,她根本不知道是哪里招惹到了他。

    一开始,时兴顾忌他的王爷身份不好对他有什么不敬的行为,但时间一长,任是谁耐心也有限,况且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老跟一个男子在一起,难免被别人误解,她还怎么做人。于是,苏姑娘对孟青开始有点不客气了,但那孟青死猪不怕开水烫,软硬不吃,硬是厚着脸皮跟着她。两人真正成了冤家,时兴每次被这家伙气得内伤,两人拌嘴那是家常便饭。时兴曾经试过冷处理,谁知这家伙每次不气得她七窍生烟,破口大骂是不会罢休的,自此以后,时兴可算是死了心,当他是空气,不去轻易得罪他,最后伤到的是自己呀。

    时兴一时间不想见默德,但她暂时不知道去哪儿,她不想回江南,那个家于她而言,除了时礼,其他的她一点也不想再见。那些人那些事只会勾起她不好的回忆,况且这次她回去帮弟弟调查这件案子,又受到了一些人居心叵测的批评和揣测,她知道只要她一日是女儿身,她的所作所为就不会得到清净。她又何必给弟弟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她曾经以为梦德山庄会是她的归宿,但连默德也有了自己的归宿,她又怎么能从容面对这一切,她心里终究是在意的,虽然她知道自己不该在意,她应该为默德感到高兴,可她高兴不起来,就算她装得再无所谓,她也骗不了自己的心。她曾经想过她是不是爱上了默德,可她心里又不确定,她觉得又像是亲情,她看不清自己的心。她七岁那年就没了娘,爹爹虽然教她各种人情世故,却从未教过她什么是儿女之情,又该怎么做。现在的她很迷茫,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她并不想离开梦德山庄,离开沈大哥,可她不能厚脸皮地一直待下去,毕竟现在沈大哥有了婉儿。

    晚上,时兴躺在房顶看星星,那是她在旅途中养成的习惯,每当有什么不开心,看看满天的星星就会好很多。深沉静谧的夜空,让人心神安定,漫天明亮的星星,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整个星空,安静博大,整个世界好像都静止了,人变得那么渺小,一切喜怒哀乐都仿佛融入了这片星空,什么都不重要了。

    “原来你在这儿呀。”另一个身躯在她旁边躺了下来,她当然知道是谁。她没有回答,只是望着遥远的星空,孟青偏过头看着她:“怎么了,还是不开心呀?时兴,有什么不开心就说出来,别憋在心里,会难受的。”

    时兴听了这话,憋了很久的泪水,哗哗流了下来,孟青吓了一跳,忙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怎奈她那眼泪一流,就像开了闸似的,止也止不住。

    孟青心里一阵疼惜,他知道时兴憋了太久了,这个女孩总是以明媚豁达的一面示人,世上的女子皆是脆弱的,外表越是坚强的,内心越是脆弱,她应该是忍了很久的吧。孟青掰过她的身子,把她抱在怀里,安慰她说:“想哭就哭吧,我发誓,这次我绝对不是笑话你的。”

    时兴哭了良久,最后才抬起那张哭得七荤八素的脸,对他说:“孟青,这世上再没有人爱我了。我该去哪儿?”

    孟青听见她这么说,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她大概是被她那个沈大哥伤到心了,她这几天都闷闷不乐的,问她她也不说,但从她刻意避着沈默德的行为,想不猜到都难。

    最后,时兴在他怀里哭着睡着了。他抱着时兴,好不容易下了屋顶,亏得这丫头不重,要不然他还真不能把她弄下屋顶。

    他抱着时兴往他房里去,路上却遇到了沈默德。沈默德看到他怀里睡着的时兴,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锐利的眼光盯着他,他却装作没事似的,点了一下头当做打了招呼,就抱着时兴进了他的房间。

    他把时兴轻轻放在床上,替她脱了鞋,轻轻盖好被子,生怕扰醒她。时兴大概是因为不习惯一下由抱着被放到了床上,她闷闷地哼了一声,动了一下,又睡熟了。孟青看着沉睡的时兴,她脸色红红的,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一动不动,颇为俏皮可爱,他忍不住低下头吻了一下时兴那诱人的粉嫩粉嫩的唇。甜甜的,软软的,他颇为满意,还想吻下去,但怕弄醒时兴,他只得克制住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发怒

    第二天,时兴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她立刻坐了起来,发现了趴在桌上的孟青,他还没醒。时兴怕他着凉,轻手轻脚地给他披了一件披风。

    时兴蹑手蹑脚地开了门,悄悄打量了一下四周,还好没人,要不然别人看见她大清早的从孟青房里出来,不知会怎么想,她昨天也真是糊涂了,竟然哭得睡了过去。

    当她提心吊胆地回到自己房里时,一推开门,被惊到了。里面竟然坐着一直未见的沈默德,沈默德眼睛红红的,面色惨白,显然是一宿未眠,此时正定定地看着她。

    他的声音哑哑的:“时兴,昨晚你没回来,你去哪儿呢?”

    苏时兴见他这幅模样很是心疼,但一想到他那天的行为她又感到委屈,她赌气说:“我去哪儿还要跟大哥你汇报吗?”

    默德站了起来,看着她,眼里有掩不住的怒气,她第一次看见发怒的沈默德,心里又害怕又委屈,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失态,平时不管她多生气,她都能掩饰得很好,但惟独在沈默德面前她一次又一次失态,表现得和平时的小女子实在没多大区别。

    默德逼近她,她低着头不敢看他,她低着头只能看见默德向她逼近的步伐。

    “抬头看着我。”默德的声音里也是浓浓的怒气,大概没料到她会顶撞他,应该被气得不轻吧。她仍旧不敢抬头,默德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的眼睛,她看到了他眼睛里有浓浓的怒气还有陌生的火焰,好像要吃了她。

    她有点怕了,声音有点发抖:“沈大哥,我错了。”她不敢直视他的目光,那目光太陌生。“现在说,太晚了。”沈默德的声音低低的。下一秒,时兴就被w住了。时兴没有经验,差点呼吸不上来,默德放开了片刻,低低地告诉她:“傻瓜,呼吸。”时兴依言吸了一口气,果真好了很多,下一秒又被默德w住了。

    默德把她打横抱起,她都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平时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时兴一下清醒了过来,问道:“是谁?”外面传来孟青的声音:“时兴,是我。”

    时兴连忙答道:“九王爷,我现在有点累了,不方便见你。”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再来看你。”孟青有点失望的声音答道。“好的。”时兴还要再说,却被默德w住了嘴。

    完了后,时兴觉得自己身子骨都快散了。默德轻轻抱着她,说:“时兴,我爱你。”时兴有点害羞,把头埋进默德的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

    ☆、心有不甘

    时兴头埋在默德的怀里,闷闷地说:“沈默德,大坏蛋,大色狼。人家身子就像散了似的,连动一下都疼,你叫我给其他人怎么解释?”沈默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