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83

正文 分节阅读_183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眼睛里还有属于孩子的平和,但是这次他觉得两个孩子眼睛太过自我,似乎理所当然的很多东西就该听他们的,可能被宠惯了。

    简千见哥哥不发言,他也不好说话。

    简妹、简弟也不敢发言,大姐这人挺固执的,说了也白说!还是乖乖看房子吧。

    简单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伊天南带着孩子走后一个电话也没打,问也没问,虽然她是做的不对,但不代表两个孩子没有错,况且本来就没什么大事。

    “夫人,这套房子的采光很充足,适合一家多口居住,交通也比较方便……”

    简单没怎么听服务员在说什么,只是让弟弟妹妹先看着,她躲到一边去打电话,拨了伊天南的手机后,响了两声伊天南就挂断了!

    简单顿时火大!这是结婚以来伊天南第一次挂她电话,简单也不禁憋了一肚子火,她管孩子也不行了嘛!——啪——简单气愤的关上电话,立即拨给任阳:“你给我把伊忧、伊诺抱我娘家,我在娘家住几天。”说完不等他回答就挂了电话。

    任阳长长的吹声口哨,拿着电话在森眼前晃晃:“瞅见没,吵架了!要回娘家住了。”

    是吗?为什么他觉得自家老大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顿时所有的气氛都压低了,简单脸色不好看的跟着他们看房子。

    伊天南帮两个孩子看了医生,已经哄他们睡了。

    任阳很有效率的钻进伊家,一手抱着一个的看眼伊天南:“你老婆让我带走,不好意思啊,嫂子命令的。”

    伊天南拍着伊人,冷冷的看了任阳一眼,也不阻止:“她有说什么吗?”挂了电话他就后悔了,但是她就不会打第二个吗,孩子的嗓子哭哑了他还不能生气了!

    任阳摇摇头:“没有,估计是感觉跟你过的没劲了想找个我这么英俊了。”

    “滚!”

    “遵命老大!”任阳转身闪了出去,随后森就带来了伊天南和简单吵架的真正原因,任阳啧啧称奇的看着资料看着其貌不扬的豆豆同志道:“你说说,枉我这个高手想尽办法让他们吵架,结果比不上一个孩子丢出了一个沙包,好货色,是个苗子,以后可以专门经营挑拨离间的勾当,你吩咐下去,就说这个孩子,本大爷看中了让下面的人调教一下。”

    森不确定的道:“少爷,万一让伊……”

    任阳顿时扫向森:“我是老大还是他是老大!”就是到反驳意见。

    森低下头道:“是!”

    从此一个平静的孩子脱离了原本的渠道,加入任家的大营。

    ……

    连续好几天,伊家和简家的气氛都很低,赵秀云奇怪女儿怎么回来住了,每次都谄媚的想扒下女儿受伤的钻石手链,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身上会闪的东西:“老大啊,听说你们在买房子!”

    简单瞪眼母亲,抱着伊诺哄他睡觉。

    赵秀云谄媚的靠近,瘦骨如柴的脸上带着病态的蜡黄,深陷的眼窝看起来也异常恐怖,这些都是长期吸食毒品的后遗症,她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道:“乖女儿,这房产写在谁的的名下啊,你爸毕竟还健在写在你们兄妹的名下不好吧。”

    简单哄着孩子也不说好,伊诺因为身体弱,看起来比伊忧小很多。

    赵秀云搓搓手指笑的恐怖的看着孩子:“很可爱,跟他爸爸一样。”手却抚着简单腕上的链子不愿意放手。

    简单看着她心想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是孝顺的子女:“妈,我爸呢?”

    “他干活去了,现在体力活很赚钱的啦。”赵秀云说的一脸得意。

    简单真恨不得掐死她,老爸已经六十多了,那么大的岁数她就不怕爸爸死在外面,爸爸对她那么好,她从没有心疼过他,简单也不明白爸爸那么老实的人怎么就会喜欢赵秀云这个女人:“让开,我出去走走。”

    赵秀云赶紧拉住她,唯恐她跑了般扯着伊诺的衣服:“你去哪里,房子呢。房子让不让我住!我不会让你们扔下我不管的!我可以告你们,告你们不孝顺!”

    “放手!”简单说的很慢,却直直的看着她。

    赵秀云赶紧把手放开,却依然话语坚定,房子她是一定会住的!

    简单苦笑的走出来,如果不是抱着孩子,她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过去,熟悉的街道,熟悉的环境,甚至还有熟悉的叫声,她曾无力的一天天走过这里,曾为了禅让给她的一栋房子感激的哭,曾经她还是个孩子,没有学历,没有工作,茫然的站在街口不知道怎么做能让弟弟妹妹不再茫然,以前无论别人给予她什么她都很满足,她其实就是看不惯伊默和伊人的行为,她当娘的还不能惩戒一下吗,可恶的伊天南!为了这点事不接她的电话,她都好久没吃他煮的饭没睡软乎的床了。

    伊诺慢慢的闭上眼,身体慢慢康复的他,在很多人的精心照顾下在一点点的成长,以前哄伊诺睡觉的工作都是伊天南在做,照顾伊人、伊默也是一样,他那么疼孩子似乎生气也是应该的,这么一想,简单似乎觉得跟伊天南生气又是自己不对了,但是这么多天了伊天南不是也没给她打电话吗。

    “简单,怎么在这里坐着呢,小心把孩子吹感冒了。”豆子妈刚说话,吓得简单立即往家里跑,伊诺不能吹风。

    不远处一辆车渐渐的开走,嘱咐任阳给伊诺带些药物。

    转角处,禅让看眼开走的伊天南,他也跟着离开,很久以前简单扔下他回娘家,他也站在伊天南的位置看了很多次。

    ……

    一家隐秘的餐厅内,赫连絮甩给简弟一个包裹,眼光不善的看着她:“我知道孩子是我的,只要你拿掉他,这些都是你的。”

    简弟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后给他放了回去:“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打算要你任何东西。”

    赫连絮不屑的看着她:“别装了!但我警告你,你能得到的就这么多!”

    “先生,我想你误会了,我……”

    “嫌少吗!可你就值这个价钱,我想要不是我喝多了我不会不挑女人的上你!如果想让我娶你,我可以告诉你不可能,我现在一无所有,娶米曦是我目前唯一的出路,你不用拿孩子威胁我,何况以你的长相,你认为你能破坏什么!”

    “请问赫连先生,我的长相碍你什么事了,还有我根本不认识你,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找我,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想利用这个孩子让我帮你渡过难关!”

    赫连絮闻言讽刺的看着她:“就你!我想只要不眼瞎的都不会选你!”

    简弟冷哼:“那可难说,伊天南是我的姐夫,任阳是我弟的师傅,就连远在美国的高家都要依附我们伊家的企业,我并不认为你接近我动机单纯。”

    赫连絮瞬间看向她,

    简弟站起来,拿起桌上的袋子随手甩他面前:“你这点臭钱还不够我姐吃顿饭呢!再见!”简弟看都不看他挺着肚子离开。

    赫连絮呆愣的看着散落的钞票,她是伊天南的小姨子,高家?显赫一时的高家,一样落在伊天南的手里,掌握着他家在国内市场的生死命脉,她竟然是伊天南的小姨子!赫连絮讽刺的自我嘲笑,她确实可以不屑怀他的孩子,他赫连絮什么都不是!竟然可笑到给伊天南的小姨子钱去打胎,他什么东西!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他,就连一个看起来一无所有的女人都不需要正眼看他一眼,他算什么,活了二十多年,没了爷爷和爸爸,到头来他只是一个无所谓的过客,恐怕这个丑女人这几天都把他当笑话看了,他赫连絮也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简弟走出饭店,没有任何感觉往回走,赫连絮在她看了连过客都不是,他只不过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如今他如果不成长,恐怕连赫连家都支持不住,有什么资格跟她叫嚣,当她是小绵羊吗!那也要看她屑不屑于跟他耗时间。

    童儿突然从转弯处走出来看着简弟,她知道今天赫连絮找简单摊牌,童儿直直的看着她,却没有从她眼里看到弃妇该有的恐慌和眼泪,童儿不禁撰紧了拳头:“他没说吗?”

    简弟当没看见她继续往前走。

    童儿突然拦住她,眼里充满嘲讽:“你以为你是谁,絮不会喜欢你的,就算你怀着絮的孩子又如何,他昨天晚上还是跟我在一起。”

    简弟波澜不惊的看着她,听五弟说她和科凯离婚了:“你可以告诉他的未婚妻,跟我没有一点关系。”

    童儿看眼她的肚子,一些东西扯动她的禁忌:“你怀的是野种,你也别想学你姐姐一样母凭子贵!我才是他爱的女人,只有我才能生下他的孩子,他赫连家的孩子也就只配孕育在我这残破的身体里是说是吗?”

    简弟注视着她的眼睛,感觉她神经不太正常,为了以防万一简弟道:“我的孩子不是他的,我有喜欢的人。”

    童儿闻言似乎更激动了:“你什么东西敢不喜欢絮,絮那么温柔,只有他不要你的份,你其实很爱他吧,以为他不要你,你才这么说的!”

    有病:“童小姐,我想你真的……”

    童儿不自觉的逼近简弟,眼睛直直的盯着她:“你长得很难看!你除了有个好姐夫你哪一点比我好,为什么你可以怀絮的孩子,我却要怀个不知父亲是谁的野种,你说为什么!就因为你有个好姐夫好家世,你就该被珍惜吗!你姐还不是凭着男人上去的,为什么你不被很多人玩,为什么……”

    简弟有些惊恐的看着她,觉得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童小姐,你冷静一点,孩子不是赫连先生的真的不是。”

    童儿逼近她,把她往快车道上挤:“那你说是谁的!你也有很多男人吗!那些男人也满意你的身体吗!”

    简弟怕死的看着呼啸而过的车,该死,早知道她就打车了,何必小气:“童小姐,我……”

    “闭嘴,你信不信,只要我愿意,我可以推你下去,车子从你身上压过去孩子和你都没了,就没人跟我抢絮了,你们这些富家女就再也没有依仗了,你说是吗。”

    周援朝远远地看到这一幕,放下花盆跛着脚往这边跑。

    简弟看到花匠的那一刻差点哭了,赶紧对着童儿道:“孩子的父亲是他,是他啊!你忘了我总是去学校也是为了见他吗!我跟赫连先生真没什么!”

    童儿不相信的看眼赶来的跛脚花匠:“你跟他……”

    “对啊,对啊,我长得这么难看当然只配跟他在一起,我们是相爱的,孩子是他的,不信你问他,问他啊!”

    童儿拽着行动不便的简弟,冷眼看向周援朝:“别动,再动我把她推下去。”周援朝他认识,一个三十多岁还讨不到老婆的男人,除了会种花还傻里傻气的:“她肚子里的孩子时你的吗?”

    简弟赶紧点头:“是!是!”

    “闭嘴,我没有问你,周花匠!你上过这个女人嘛!”

    简弟也没心情管她说了什么话,一个劲的点头。

    周援朝也跟着点头,虽然不知道童老师怎么了但是肯定有事:“你别伤害简弟,孩子是我的!是我的!”

    童儿闻言还是不相信的看着简弟。

    简弟发誓般的扬起手:“他说的句句属实,都是真的,我爱他,他也爱我,我们已经准备结婚了,真的!”

    周援朝惊讶的看着她,如果不是环境不对,他一定会脸红不知道说什么,即使是如此,周援朝也有一丝动容,从来没有人说过爱她:“你放开她,我可以替她让你推下去。”

    简弟闻言看向周援朝,突然想笑了,她就知道她眼光不会有差。

    赫连絮突然从餐厅里跑了出来。

    童儿见状,赶紧收回手委屈的蹲在地上。

    周援朝赶紧跑过去抱住简弟:“没事吧。”

    简弟瞬间腿软的靠在周援朝的身上:“幸好,幸好。”

    赫连絮也跑了过来,赶紧扶起童儿,脸色怪异的看了简弟一眼。

    简弟此刻恨不得上去甩童儿一巴掌,想吓死她啊,但是她是简弟有些懦弱,有些固执,还不敢惹事:“我们走吧。”她发誓她要撤离这里,就算躲到姐夫家被姐夫吓也不要在这么呆了。

    赫连絮想说什么,但是被童儿拽住没有动。

    ……

    天气越来越冷,雪不可能轻易融化的时候,春节的脚步进了,简单足足一个月没有见过伊天南了,前端时间她嫌伊天南不搭理她,把两个孩子送了回去,她倒要看看他一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四个孩子,可是半个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