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56

正文 分节阅读_156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然的看着他,似乎突然之间伊默的笑容变的陌生。

    ……

    医院里:

    三个主治医生和七个小护士为一个二胎的孕妇忙的手忙脚乱。

    任阳的防护服系了四次还是颤抖的系不行绳子。

    不解的护士从他身边经过时,惊讶的跑了过去,她第一次见到任院长在手术室里紧张。

    伊天南坐在产房外慢慢的平静的下来,除了最初的慌乱他现在深刻的体会到他要当爸爸了,一个崭新的生命将以他和简单的血液为载体活着,他似乎终于体会到禅让知道伊人、伊默时的失态,如果说他这一刻没有偏心那是骗人的,流着他血液的子嗣,长的可能像自己也可能像他爱的女人,这是男人对延续生命最初的悸动,如今他就坐在一墙之外,等着这个世界上多一个一样的又不一样的小生命。

    ……

    禅让带着伊人、伊默赶到医院时,伊天南己经回复平静,他抱住跑过来的伊默,疼惜的把他搂在怀里:“对不起,刚才爸爸天紧张没有吓到你们吧。”

    “爸爸还会爱我们没吗。”

    伊天南笑了,他的爱早已给了他们,即便是那刹那的感动也比不上他一手养大的一对儿女:“只要默默需要爸爸,永远都站在你和妹妹的身后。”

    伊默呵呵的笑了,他毕竟是个孩子,担忧过去后对弟弟或者妹妹也有份难言的期待:“妈妈出来了吗?”

    “没呢。”

    禅让抱着女儿坐下,看眼亮着灯的产房:“没事吧,进去多久了。”

    伊天南第一次看禅让这么顺眼,伊人在他怀里就如一个小天使一样的看着自己,相同的眼睛和相同的期待让伊天南不自觉的伸出手,把女儿揽回自己身边:“没事,任阳在里面。”

    伊人猛然亲了爸爸一下,嘻嘻的笑了,至于为什么笑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任阳现在很紧张,手术刀在他手里几乎要握不住,因为是顺产他现在并没必要再跟前,但额头上的汗泄露了他漠不关心的态度。

    主治医生,看他一眼,不敢深究,首次见到任阳认真竟然是在如此平凡的妇产科里他不知道该为众多大佬伤心还是不值:“任院长,你要不要先出去。”

    “不……用,她怎么样。”

    “还要三个小时。”

    任阳烦躁的听着她的叫喊,眉头皱的死紧:“想办法让她别这么痛苦。”

    主治医生诧异的摇摇头:“不可能吧。”

    任阳愣了一下,手指还有写微微发颤,如果开刀呢,剖腹产母体没有痛觉,但是他看看自己的手,恐怕他的刀现在划不准位置:“尽量快点,转变好血桨和外科外方,如果发生意外,能第一时间到位。”

    主治医生赶紧任阳反应很有问题,不要说第一胎出意外的几率很好何况此人已经是第二胎,更不可能有什么不测:“是。”

    任阳深吸口气,脑子里闪过那个白痴脸色惨白的样子,他努力镇定的系上防护服,收起拿不稳的刀子从后门出了产房,十几年了吧,心里再次为病人的生死担忧,任阳也说不上来是自己被磨平了意志,还是他神经的第一次当妇产医生的紧张。反正不管是什么,他永远相信他讨厌那只猪。

    凌晨三点整,一声嘹亮的啼哭开启了一个生命骄傲勇敢的一生,他闭着眼睛攥着小手躺在保温箱里浅眠,黄嫩的皮肤皱巴巴的缩在一起,淡淡的眉毛如所有新出生的小孩子一样摆弄着最初的姿态。

    这一刻,站在育婴室外的简弟、简千相信生命是公平的,因为它赋予了所有人一样的开端,但同样命运也是不公平的,因为这个小生命是伊天南儿子,他的一举一动将有个伟大的靠山,看着他茁壮的成长,他注定是耀眼的,他的光环来自他的家庭也来自他将有个睿智的哥哥和漂亮的姐姐,还有通情达理的父亲、母亲,他将享受所有人的关爱和祝福慢慢的发芽结果。

    简妹耸耸肩,挤眉弄眼的看了小不点片刻叫上自家姐弟去病房看大姐。

    简弟脸色不好的晃了一下,简千立即扶住:“二姐,你没事吧。”

    “没,走吧。”

    简单吃着伊天南堡的汤,嫌弃的挑三拣四,任阳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玩飞刀,他似乎想证明那一刻的颤抖是假的,所以他要用行动让自己相信就算当着简单的面他一样刀刀入红心。

    “再吃一口。”

    任阳懒洋洋的甩出一刀,永远的红心位置让他找回了些许自信:“别吃了,她又不是真猪。”

    简千推开大姐的房门,温和的脸上笑容依然没有回复:“大姐,恭喜你,很漂亮的小少爷。”

    “那是,我生的都是极品。”

    简家众人耸耸肩,懒得理这个不知谦虚怎么写的大姐:“姐你差不多睡会吧,大姐夫陪你这么久了,你别这么精神了。”

    “我精神吗?”

    简弟点点头:“跟别人比,你活跃过度了。”

    ……

    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简单小心的绕过睡着的伊天南让护士推着轮椅去育婴室看宝宝。

    虽然不是第一次当母亲,但是孩子都一样,没有一个是她不关心的,那么脆弱的生命,她怎么忍心让他们出生就孤单一人,如果可以她想教给他们仁爱,然后平静的过完一生,不用拿血泪买教训,不用在贫苦下长见识,她对子女的要求只有一份健康和乐观,远离她的无力,没有家庭的负累,所以她在努力,努力给孩子一个不一样的家庭。

    小家伙似乎只是妈妈在看他,悠悠的争了一下眼睛又闭上。

    简单冲护士一笑:“你看他,是不是很可爱。”

    护士点点头,不管可不可爱注定将来肯定可爱,谁让人家姓伊。

    简单却在他闭上眼后揽了笑意,她知道自己不会教育孩子,等这小家伙长大了,估计跟伊默伊人一样喜欢的是伊天南,不记得还有她这个娘。

    就在她呼吸乱想间,走廊的另一头走来两个值班的护士:“真是可怜,刚出生就被扔在院门口。”

    “有什么办法,白血病和轻微脑肿不是每个家庭都负担的起的,何况那个孩子那么小,活不活的了都是问题,我看院长还说早些把那孩子送去福利院吧。”说着两人摇摇头转入了病房区。

    简单看眼身后的护士差异道:“怎么回事。”

    小护士看着里面的孩子,有些怜悯道:“今天凌晨有个新生儿刚出生就不哭,耳朵里有浓血,我们调来了最权威的儿科专家检查,发现孩子至少患有五种疾病,那对夫妻给不出任何有效证件,当时我们怀疑可能是母体曾经吃过类似流产类药物,但没有成功,所以导致胎儿在母体发育畸形,我想她们还是喜欢这个孩子的,当时查出有问题时,那个女儿哭的很伤心,可惜他们都太年轻,我们也怕他们遗弃孩子,还给那对年轻夫妇做了思想工作,但想不到早上还是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以找他们回来啊,你们这里不是有录像和证件吗,他们属于弃养违法。”

    护士呵呵的一笑,觉得这个看起来精明的夫人很孩子气:“他们不是本市人,当初来的时候就没出事过任何证件,做的是急诊,而且她们避开了摄像头,我想就算这个孩子是健康的,他们也不会要。”

    简单眉头瞬间皱紧,谈不上为什么心里突然觉的不似自己想像中美好,可能在伊天南的身边呆久了,久到都忘了大千世界不是善良,不过既然不想要,何必让他们出生,就如自己和一群弟妹,如果不是机遇,恐怕她们不愿意父母赋予生命:“推我回房。”

    护士刚转身,伊天南站在远处微微冲她一笑,接过护士手里的轮椅柔声指责:“出来也不叫醒我。”看不到她的时候,他吓了一身冷汗。

    简单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生命也许就是不公平的:“我们是不是很有钱。”

    “怎么了?”

    “我们领养一个孩子吧。”

    ……

    七天后,简单抱着一对双生子出院,对外称生下一对双胞胎,、取名,伊诺、伊忧。(注:伊诺大伊忧一个小时)

    日子又开始平淡的进行,而有个生命在抱入简单手中的那一刻注定他可以有一个新的开始。

    伊诺在出生不久做了三次手术,小小的他就如一个影响不良的娃娃,闯入这个满是天使的家显的格格不入,他的眼睛从出生到现在一直没有睁开,只匆匆在家里住了一天,就移入了婴儿观察室,任阳斥巨资为他建了营养房,养了六个儿童专家时刻观察他的情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任阳很上心的从阎王手里夺命。

    伊人和伊默一夕间长大了,他们从来没想过会有一个生病的弟弟,弟弟看起来好小,小的总是抽噎,也不碰,一碰就要碎,小诺只能呆在那个玻璃里,不能跟伊忧一样哭也不能跟伊忧一样呼吸空气,任阳叔叔说,弟弟以后也不可以跟他们一样蹦蹦趾跳,不能有漂亮的头发也不能接触过多的人群,以后跟他说话要小心,即便长大了也不能让他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

    伊人、伊默听完后被吓哭了,在他们看来这几乎剥夺了所有的乐趣,而且弟弟那么小,为什么不让弟弟笑为什么不让弟弟睡在他们给他准备的小床上,那一晚,两个孩子在伊天南怀里哭了很久,满满的眼泪第一次让这两位少爷小姐体会到原来生命可以如此脆弱、原来能跑跳也是一种幸福。

    ……

    九月一日,伊人和伊默没有再闹的跟着伊天南去了幼儿园,两个小身影安静的靠在爸爸怀里听着爸爸和校长交涉。

    虽然他们调皮,虽然他们想一直躲在家里直到上小学才出来,但是他们更懂事,任叔叔说了三弟弟以后就是身体好了也不能长期在学校呆着,所以他们出来了,小孩子的他们不懂为什么,但是以后也许会懂,这是当然姐姐、哥哥的一份责任。

    伊天南把孩子教给任课老师,没有回头的出了这所颇具规模的幼儿园,其实他也心疼,上不上学根本不重要他怕伊人、伊默会不会被欺负、能不能适应,但是他不能一直把他们带上身边,他们除了是个孩子,也担负着属于他们的责任,姓伊既有好处也有坏处。

    伊天南在门口遇到了禅让,两人相视一笑,都在为相同的人担心。

    禅让笑道:“他们应该吃不惯学校的食堂。”

    “我给他们带饭菜了。”

    “据任阳说伊人晕车,车子的性能和稳定会影响她的体质。”

    “我会亲自来接她。”

    两人苦笑的看着绿油油的校园,天下父母心,雏鹰放飞的那一刻没有谁会不担心:“走吧,去喝一杯。”

    “恩。”

    晨光拉长两人的身影,万物如新生般和谐向上……

    伊默睁着大大的眼睛严肃的小表情牵着妹妹的手在小角落里坐下。

    伊人小心的铺平百褶裙,优雅的入座,两个孩子似乎在一个决定的高度瞬间区分了他们和众人的区别,虽然这所幼儿园里不乏贵族子嗣,但是比之这连个承袭了禅让百分之八十眉毛的孩子,如果是气质还是眼神,都落后了不止一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