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47

正文 分节阅读_147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张?”

    服务员善意的微笑:“恩,请输入密码!”

    简万驻定的输入他大姐的生日,签名时写的伊天南,一切交易结束,他看着到手的收据,牙齿咬的吱吱作响,三十多万就这么没了!越想越不甘心的简万突然道:“请问你们这里可以打包吗?”

    老周闻言像看到傻子一样的瞪大眼睛,王朝和田园是绝对不让打包的:“老谢,这小子刚回国吗?”

    谢文尴尬不如道说什么,难道告诉对方这是那小子第一次来。

    服务员却虔诚的笑了:“如果您出示刚才收起来的印有皇城图案的金卡,你可以外带。”

    谢文愣住!

    简万毫不吝惜的把卡抛了出去,他决定了,他要打包回去给他老姐,全当他老姐吃的。

    老周的脸瞬间从好奇变为恭敬,能从王朝打包的客人全国不出十家,而且各个财大气粗,老周越过谢文满面堆笑的走到简万身边:“小兄弟!要不要跟我们坐坐,你看,我和老谢好不容易碰上,你不忍心我们老朋友就这么散了吧,走,走,再喝一杯去。”老周说完,拍着简万的肩就往自己的餐位带。

    谢文的脸变了,看向简万的目光变成探究,虽然杜丫头不可能骗自己,但也不排除有钱人的怪癖,能从王朝打包就不是他的小企业能抗衡的……“好好,不能就这么饶了你,在吃一顿!”

    两个名怀心事的老人和气的带着一个迷惘的年轻人不容辩驳的坐在了一张桌面上。

    老周慈祥的安抚局促的简万:“都是家宴,不用客气!随便坐。”

    简万心里一紧!还吃!?能不能跑!

    谢文却自来熟的入座,已经开始寒暄:“周嫂子,好久不见,素素吧,长这么大了。”

    周素和一个面生的男人赶紧站起来握手:“谢叔叔?怪不得老爸扔下我们去找您,刚才老妈还不信是您呢,谢叔叔怎么没见小雨,十多年不见,不如道能不能认出来。”

    一位高贵的妇人也笑了:“就是,谢老弟,要不是听到声音我们又错过了,该罚!”

    谢文爽朗的喝了一杯:“哈哈,嫂子,我要如道大哥和您来了一定尽地主之宜,不过显然你们不是来看我的。”然后意有所指的看了面生的男人一眼,这小子他认识,‘印新’集团董事长的长子张舒成,‘印新’供应铁路设施还和金宇集团有合作关系,是一家破有规模的企业,看来周家还是以往上爬为最高目标。

    张舒城不好意思的赔笑:“谢叔叔别取消我了,我和素素敬谢叔叔一杯。”

    “好,张家小子爽快,我喜欢。”谢文虽然说着,但他心里清楚,周家和张家联姻背后的意思,周家不像谢家是新起来的企业,周家是老牌企业,家庭关系复杂,现在周家的当家人是周老哥的父亲,而周老哥的兄弟众多能不能成功过度到他手里还是问题,看来又是一场明争暗斗。

    周素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谢叔叔,你又取笑人。”但眉目间破有些女强人的满意。

    谢文见状心里一阵尴尬,周家的人是天生的弄权高手,自己家的丫头是学不来的,想到这里谢文古怪的看了眼皱着眉的简万,突然觉得简万这人似乎很少说话,从刚才吃饭到现在他总是这个表情,现在想来也有几分无动于衷的漠然,难道他……

    “简先生,怎么不吃!如果不喜欢这些菜色可以另点!”周万山一双眼没有从他身上移开,心里算计着自己的二女儿和这个年轻人有没有机会。

    简万冷汗涔涔看着一桌子的菜,眉头皱的很深:“不了。”

    周万山没料到对方不给面子。

    谢文气恼的瞪简万一眼,不幢事!:“老哥,别理这小子,估计是看素素这么漂亮的丫头有了男朋友心里不痛快呢,哈哈!”

    周万山顺坡下滑的跟着笑,在他看来简万应该是据有不给自己面子的实力:“谬赞了,来喝一杯。”

    周夫人不太满意了简万一眼,一身简单的牛仔裤和休闲衣就坐到自己招呼未来女婿的台面上未免太不给自己面子。

    简万无暇顾及别人想什么,心里揣摩着最后干万别让自己付账。

    张舒成见两位长辈聊的投机,把说话的对象转成新加入的同类:“您好,这是我的名片。”

    简万皱着眉接过:“抱歉,我没有名片,我叫简万,是康德医院的外科医生。”

    张舒成愣了一下,他不是商扬上的人吗?但随即恢复如常:“原来是简医生,幸会。”

    简万面无表惜的颔首。

    周万山听到两人的对话惊了一下,小声的附在谢文耳边道:“不是从商的吗?”这点跟他想的不一样,但是想到他钱包里的卡似乎也可以接受子没承父业。

    谢文猜出了老友的意思,出于对女儿的维护,谢文道:“他是小雨的男朋友,今天走到这里刚好吃顿饭!”

    周万山一阵惋惜:“原来是小雨看中的。”印象当中那个不喜欢说话的丫头似乎不热衷于权势,怎么也会找个有背景的男友,莫不是老弟在商场滚打的久了也想扩张?

    谢文笑着摇头:“老哥,别瞎想了,我也不如道这小子什么来头,只是我那丫头喜欢我就来把把关。”

    周万山的眼睛再次亮起,也就是说一切都没成为定局。

    同一时间,二楼的服务员紧张的值班经理办公室的门:“简经理,有位客人要求打包,但我们去了二楼,却有客人在040号坐着不让我们动。”

    简百闻言抬起头,稚气的脸上挂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稳,他目前是信德学院高二年经的学生,本周是和‘王朝’酒店的二少爷做的交换实习,因为在这里做过三次,这次王朝特别关照他的实习岗位是经理:“客人怎么说?”

    “客人现在在一楼,我们不方便打扰,。”

    简百尽责的站起来:“我去看看。”

    服务员闻言放心的跟上,但其实不太相信交换生的能力,但目前就他一位经理在逼不得己才找他的,服务生紧张的提醒道:“经理,我们不是有意麻烦你的,但坐在040的客人我们惹不起。”

    “哦?”简百音声清冷,虽然极力装着沉着但是依然掩饰不住少年的清脆,如今的他历尽了上百次的交流和实习颇有小将风度。

    “是任家的任少爷!”

    简百皱眉,他吗?还真不想去,可身在其位就该办事:“放心我去看看。”

    “简轻理,千万要小心,不能打包就算了我们等总经理回来。”捅了火药桶就没,麻烦了。

    “没事,我处理好了喊你。”

    他一出来二楼的服务员统一的看向他,顺便也瞅瞅了再座位上随意拨弄菜的火药桶。

    简百穿着小西装深吸口气走过去,他也不喜欢和任阳打交道但工作是工作,简百尽量拿出小大人的气魄走到任阳身边:“您好。”

    任阳本能不抬头,但随即感觉声音不对的抬头:“简百!!?”靠今天简家兄弟大集合吗!

    简百努力让自己镇定,必要时运用关系道:“任大哥,你是不是让让,这桌的客人要求打包。”

    任阳闻言一阵无语,惊讶的指着桌子上的菜色:“不是吧!就这些东西!”老大打包炒饭!老四打包垃圾!难道他们简家兄妹走哪里都要打包!饿死鬼投胎!?

    简百公式化道:“客人要求,我们无权过问。”

    “屁!你如道这桌的客人是谁吗?”

    简百忍着对任阳的讨厌,小身板依然挺的绷直的严肃道:“这个不是我的工作范围,还是请任大哥让让……”

    任阳才不管他说什么,一把把他拉在自己身边坐下道:“这里刚才坐的是四哥!你四哥啊!你没兴趣!”

    简百毕竟是孩子,一听是自家人惊讶了一下,但随即不解的问:“不可能,四哥吃不起!”一语切中要害。

    任阳当他白痴的扔下筷子,示意服务员可以打包:“你白痴啊!你如道他今天请的谁吗?”

    简百毫无防备的求教道:“谁啊?”

    任阳见状颇有成就感的剔剔牙!还好有一个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要不然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值钱了:“他未来岳父。”

    “小雨的爸爸?”

    “你如道?”

    简百表情缓和的点点头:“恩,以前常见她我四哥,前几天四哥和小雨姐还不温不火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家长了。”

    服务员边打包边惊讶的看着两人,实习生竟然和任大少爷认识!

    任阳瞪她们一样悠闲的坐在椅子上道:“你以为是单纯的见面会,我估计是对方是给你四哥下马威来了,你想啊,小雨的父亲是‘新述集团’董事长他会让女儿嫁给你哥吗?”

    简百立即反驳道:“我哥有什么不好,有工作、又肯干、人也……”

    “得了!如果让伊人嫁给一个吃苦耐劳的小地摊伙计,你干吗。”

    简百无言的垂下头,不干!“但……”

    “省了!谢家是给你哥下马威的!你等着你四哥找你哭死吧,瞧见这顿饭了没,你哥哪样也买不起。”

    简百顿时有些着急:“那四哥怎么办,四哥会不会很伤心,我给姐夫打电话,我让姐夫……”

    任阳瞬间抢过他的手机,两眼放光的拨了出去,他等的就是这一刻!简万没有成全他,只能骗这个傻小子。

    简单一看是小弟也没想的接了起来,震耳欲聋的吼声顷刻间充斥她的耳膜!

    “死猪!别以为你把我赶出来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你脑残!有病!嫉妒心重!你……”

    简单拍的挂了电话,继续看育儿手册。

    简百鼻子冒火的瞪着任阳,一把抢过电话走了!“骂大姐的都是傻猪!”

    任阳当没听见,得意洋洋的翘着二郎腿笑了,切!他的目标是骂简单!成功了就行!任阳顿时觉的天空是多么的清朗生活是多么的和谐!

    简百气的恨不得那椅子砸死他!但小小年纪的他也学会了忍耐,平静的拉住以为服务员问:“刚才让打包的客人走了吗?”

    “没有,在一楼。”

    “哦,我下去看看,有事去一楼找我。”

    ……

    周万山趁机把简万的上三代问了遍,不信邪的还问了他家祖坟在什么位置,结果却是千篇一律的平淡。

    谢文面子有些挂不住,自家的这位女婿远不如老周的好。

    周万山依然不死心,那三张卡和从王朝打包的能力让他想刨根问底。

    张舒成不解的看着周万山,他似乎对这位医生很感兴趣,但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如道服务员过来说打包的菜色已经准备好,他才惊讶的看着这位自始至终都不怎么热情的兄弟,他比周万山更直接的探问:“简兄弟不简单啊,能从王朝把东西带出去,佩服。”

    周素和周夫人也奇怪的看着他,其中周素的眼中有一丝探寻,甚至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