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46

正文 分节阅读_146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水,不去想他背后的意思。

    谢文看着简万,单对这孩子的印家是不错,但是做女婿上不合格:“常听小雨说起你,我们还是第一次见,听说你和小雨一个学校的。”

    “恩。”

    “家里还有什么人。”

    “爸爸、妈妈和姐姐弟弟。”

    谢文闻言羡慕的笑了:“简爸妈好福气能有你们那么多孩子,不像我和老伴,老了老了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丫头,整天当她是宝一样的宠着,她小的时候啊,我和伯母都不知道怎么宠她,要什么给什么,也舍不得她学走路,舍不得她哭,现在看来都怪我们当初太溺爱,导致她有些怕生。”

    “……”简万点头,不太知道怎么和长辈相片,就像他也不擅长应付病人家属一样。

    “不介意我问问你父母是做什么吧?”

    饭菜端上来,服务员开了红酒帮他们倒上后下去。

    “不介意。”听的多了他已麻木:“我爸是工人,母亲在家。”说了多了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况且那是事实。

    谢文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品了一口葡萄酒后似乎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道:“嗯,甘甜香醇,你也尝尝,这是82年的拉菲,你伯母就喜欢这口,她常说此乃酒中皇后,不尝尝对不起它的名字,其实她哪懂什么品酒只是随人故弄风雅罢了,只是没想到我那宝贝女儿长乐说也喜欢,这下可好了,两个人吵着我要,我一嘴难说两口,只能从了,呵呵,她们两人呀都是被惯坏了。”

    简万看着手中的酒,微微的蹙眉,这酒他认识,拉菲——拥有世界顶级的优秀品质,生产地的土壤及所处地方气候得天独厚,拉菲庄的葡萄种植采用非常传统的方法,基本不使用化学药物和肥料,以小心的人工呵护法,让葡萄完全成熟才采摘。这些是伊默说给他听的,伊默对酒似乎也很有研究,可简万没有,他只研究它的价格,看来回去还不起老姐钱了,简万不舍的看着杯子里的液体,可以说里面装的是他的血汗!

    谢文虽然上了年纪但不能说明他脑子不好使,他没有儿子,女儿也不善于经商,很多时候他不得不撑着不退休给妻女较好的生活:“简医生觉的味道怎么样?”

    [vip]138

    简万放下酒杯,凭良心说一般:“好,小雨的品味向来不错。”

    谢文得意的笑着,谈起女儿他有说不完的骄傲,:“那丫头就是难伺候!小的时候一天不给我闯点祸就不安稳,现在大了还是那么任性,前天非缠着她母亲去巴黎看时装展,我又抽不开身,小雨就在家里跟我闹,吵的我一个头两个大,唉,女儿大了学会臭美了。”

    简万沉默不雨,凭他多年被纸毁的经验,对方现在是给自己面子。

    谢文看他一眼笑着继续:“幸好后来柳屈也去,我才放心的让她们母女跟这走,柳屈那孩子不错,名牌大学毕业,人也好,我和你伯母都很喜欢他。”

    简万闻言低下头默默的吃着,心想这么多的菜千万不能浪费了。

    谢文叹口气,看向他的目光意味深长,他有信心相信简万听懂了他的意思,希望他能给他这个老人家一句安心的话。

    简万当不懂的猛吃,眉头却微微的皱着,他开始并不知道谢雨的家世,但从她平时的穿着能看出不错,说实在的他不想为这些小事放弃,自己既然答应了照顾她,就该负起责任,简万想了片刻放下筷子严肃的看着年边的老者,不喜欢说话的他表达有着笨拙:“伯父,我明白你想说什么……”可是,怎么说呢……简万尽量想着合适的形容词。

    谢文擦擦手同样严肃的看着他,等着简万给他一个结果。

    简万叹口气,这不是他第一次下不了台,都是最尴尬的一次,:“谢谢伯父今天的体谅。”至少没有当着谢雨的面给自己难堪:“但我和谢雨在一起三年,并不……”

    谢文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的打断他:“我明白,我还知道是我女儿喜欢你,但你就没有责任吗,我女儿难道会平白无故的喜欢你?”

    简万惊讶的无语,他做什么了,他几乎不和谢雨接触?

    “简医生,你比她大两岁,你想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喜欢你轻而易举吧,同样的只要你愿意我相信谢雨会安静的离开你。”谢文意有所指的暗示道:“听说康德现在缺一名实习主任,只要你好好努力将来还很有希望,伯父也认识很多不错的女孩,也可以介绍给你。”

    “伯父……我没想过放弃。”确实没有,答应了谢雨就没有放弃的意思,简万虽然不喜欢说话,并不代表他就好说话,好比以前他大姐给他钱参加夏令营,他如果不想去就算是把他送上车,他也会跑下来把钱要回来攒着。

    谢文面色不悦:“简医生,你应该知道我给你的好处意味着,我女儿不是你能养的起的,她一套衣服也许是你一个月的工资,一套化妆……”

    “咦?简万?!”一个快速闪过的身影确定没有认错人后突然在他身边停下,随后火气冲天的拽出一把椅子哐当一声坐下:“靠!我说你姐是不是更年期!老子只是没有叠被子!她至于把老子敢出门吗!不就是怀了只猪,以为自己生孙悟空的耀武扬威!”

    简万皱眉!不喜欢听人说大姐坏话。

    谢文惊讶的看着他,这个人有些眼熟,能让他眼熟的肯定有些来头,他是……?

    任阳才不管他们想什么,他现在很不太爽!靠!他这一个月就没过一天安稳日子,任阳不服的倒了杯酒,刚喝了一口就嫌弃的洒进了洗手缸里:“服务员!”

    “在。”女服务员诚惶诚恐的出来,声音有些发颤,眼里的神色明明在说不愿意伺候他,但还是有素质的道:“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简万看眼服务员站的位置,心想,估计任阳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名声。

    “拿杯能喝的、!”

    女服务员赶紧联络下面的人换酒,片刻功夫桌面全部换成这位世界第一名医喜欢吃的菜色的酒种。

    谢文脸色微变,桌上的东西不是有钱就能吃的到的!

    任阳打开他钟情的白酒,奇怪的看着简万:“喂!你小子怎么在这里!这里可是王朝!你不是只吃三元钱的饭吗?怎么?你来应聘当服务生,哈哈!放心!以咱两的交情,我跟他们老板说说,你绝对能当个领班,怎么样,感激死我了吧,块点给你姐打电话,让她放老子回去!”

    简万皱着眉闪过,不喜欢这个赖在姐夫家不走的外人,何况自己现在有客人,他没有给自己的客人最基本的尊重!

    谢文隐约觉的这个人和简万的关系不错,可是想不起他是谁,但凭他的穿着和一桌子的菜色,一眼就能分辨出不是普通人。

    任阳跟本就没看到有人,何况看到了又怎样,他任大少爷想沉默,全世界都要是哑巴,如果不是简单蹬自己出来他看到简万了也当不认识:“你给你姐打个电话让我回去!我还等着陪小不点看动画片!你要是不打!我诅咒你大姐和你姐夫办离婚!”

    简万闻言脸色骤沉,疯子:“伯父,我们换个地方。”

    谢文明智的没动,出于商人的直觉他认为他现在不该走,这个人似乎见过:“不介绍一下?”说这句话的时候,谢文没有看简万。

    简万为难,怎么介绍?他跟任阳也不熟,既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老师也谈不上,所以简万随意来了句:“他是我姐夫的朋友,既然他喜欢这里,我们就换……”

    “喂!我就这身份啊!你小子怎么跟你大姐一样没良心,虽然我看不上你这个徒弟,但怎么说也是半个师傅!靠!跟你姐一样的臭德行!”任阳降尊行贵的看一旁的谢文的一眼,似乎一眼就猜出了简万的处境,任阳颇为暧昧的笑笑:“你完了!你这位未来岳父狗眼看人低!恐怕要把你踢出局!喂!生米煮成熟饭没!说出来气死这个老头字!放心就算气出心脏病,我也保证能医活他然后再医死这样财产都是你的哈哈!”

    简万懒得理他的带着懵了的谢文赶紧离开。

    一楼的服务员赶紧追上来:“先生!先生!对不起您还没结账呢!”

    部分客人听了这话,别有意思的打量了下简万的穿着,然后笑的热闹的低头吃饭。

    认出谢文的一位客人惊讶的站起来:“老谢!?”

    谢文看到来人随即笑的爽朗:“老周!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现在在哪里发财!“老周摇摇头笑的也异常谦和:“比不上你老兄!你现在是春风得意啊!听说华夏今年的竞标案是你们拿下的!你老兄老了还这么有冲劲!”

    “唉!没办法,不像你有两个能干的女儿!”

    老周似乎很得意有人夸奖女,忽略了追出的服务员骄傲道:“今天我大女儿带女婿过来吃饭,你要不要也过去喝一杯给我女儿把把关。”

    谢文有些尴尬,看他的态度就知道对女婿很满意,但他不满意自家的何必再去让人看了笑话“算了,下次……”

    追出来的服务员见没人理自己逼不得已的重复了一次:“先生,您还没

    有付账,一共是三十万六干七百八十元!”

    老周闻言惊讶的看着昔日的好友:“老谢!你吃黄金啊!”

    谢文也有些惊讶,但他本意就是给简万弄难堪虽然当着自己的老友,但既然已经如此也就没必要给对方留颜面。

    简万眉头皱的很深!这些钱完全超出了他的负荷!何况这只是一顿饭不是一栋楼!但他必须出,因为请的是谢伯父,简万知道自己带的现金不够,随即掏出钱包硬着头皮,翻出他姐给他的乱七八糟的卡全部摊在缴款处心痛万分的道:“抱歉,我不懂你们这里的规矩,身上的现金不够,你看着哪张卡能刷你就刷。”

    桌面上随着简万倒钱包的动作瞬间掉出十多张卡。

    谢文和老周震惊的看着桌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刚才有一张卡是人民银行发行的生肖卡,最低存款金额是六亿还只能是个人存款!而且只针对该行的特殊用户,但桌子上至少有三种这种卡,也就是说这个人至少有十八亿的可动资金,虽然他们也自称有钱,但是没人敢说有十八亿的纯存款。

    老周明智的把谢文拉到一边,严肃的小声道:“这个人是谁?以前没见过?难道是哪个大企业的二代?”

    服务员忍住惊讶,小心翼翼的挑选了两张去结账,另三张镶金的生肖卡她没敢动。

    简万没想那么多,他只是觉的金额太大,怕一张卡不够,可以换着刷反正这情已经欠下了随便刷吧!大不了吃他老姐一顿霸王餐不还了!因为还不起!

    谢文也懵了,他不知道,难倒这小子还有背景?谢文揣测的看着他,怎么看怎么不觉得他像能在人民开户的人:“不清楚。”

    老周不高兴的看着谢文:“不够朋友了吧!我又不跟你抢生意!这人到底是谁?看起来很年轻。”

    [vip]139

    这……谢久为难了。

    老周却耐心的等着谢文开口,一个人脉就是一宗生意,何况这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

    简万没注意谢文,他皱着眉看着划卡的服务员,第一次从自己手里支出如此庞大的数额很不适应:“只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