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38

正文 分节阅读_138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阳冷哼的不服气:“她想睡就可以,我们想睡都不能!凭什么我们就必须吃你做的早餐,我也想睡到早上十几点。”

    伊天南为女儿倒杯牛奶道:“回你家去就没人让人起来了,现在就走吧,我免费给你收拾行李。”

    还没等任阳回答,伊默抬起头,明亮的眼睛眨了眨:“任叔叔不要走,任叔叔走了我们会寂寞的。”重要是就没人带他们玩遥控飞机了。

    任阳闻言感动的摸摸小家伙的头,亏他们有良心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小默乖,你对叔叔这么好,叔叔一定不会亏待你的,要不然咱们换换吧,我把我家给你了,你把你家给了我,我们……”

    伊天南伊森的声音在餐桌上响起:“任阳,后院那棵树还没有把你撞清醒是吧。”

    任摸摸头上的绑带,不说了还不行吗:“但是,我再说一件事,禅让进医院了,好像是肺炎,哈哈!就是感冒加重的意思!不过没进我医院,去了简万他们那里,估计赵寂怕我把他主子治死!”

    伊人、伊默交然道:“送飞机的禅叔叔吗?他怎么了?病了?”

    任阳吃醋的瞪他们一眼,合着不是只关心自己,是谁都关心!“戳你们两个!”

    “爸爸,你看任阳叔叔最讨厌了!”

    伊人喝口牛奶拽拽的道:“不要搭理他,他不间断性发疯,妈妈说的。”

    伊天南吃口面包,第一个反应是他怎么又病啦?!这人还真是够柔弱的!动不动就可以住进去博取问情!

    此刻的禅让带着养气罩,打着点滴,看到自己醒来时在医院时,第一个反应是他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无能、衬托了伊天南的可靠。

    [vip]129

    他已经很克制自己不要生病,但是似乎越不想怎么样就会更严重,隐约记得他倒下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禅让自嘲的冷笑,早已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为了什么。

    赵寂发现他醒了,感激的几乎要拜神,禅让昏迷的这几天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肺炎可大可小,真出了不是他乐意见的:“医生!医生!”

    禅让看着忙碌的白衣天使们,慢慢再次闭上眼,他很累,一个月来无论他吃多少安眠药都睡不着,现在难得想好好睡睡……

    ……

    简单睡到十点钟醒了,但起床时的眩晕感让她难受的想吐,她赶紧掀开被子脸色苍白的扶着浴室的凉台干呕,可能因为早上没有吃东西,什么都没吐出来,反倒让她更难受,简单吐完不经意的扫到镜子里的自己,突然一丝微笑在她嘴角慢慢的绽开,她怀孕了!?她肯定怀孕了!简单兴奋的穿着睡衣往厨房里跑,伊天南一定会高兴这个冬天的礼物:“天南!天南!天南!”人呢?简单从厨房找到书房再从厨房远回客厅,但是人呢:“天南!……”

    任阳不耐烦的开现在三楼的围栏前:“你叫魂呢!”

    简单也不跟他一般见识,自顾自己的道:“天南呢!”

    “拜托,现在已近快中午了,你老公当然是上班去了。”

    简单闻言失望的垂下头,不能跟他分享此刻的喜悦,简单顿时觉的没劲了,她兴趣缺缺的系好睡袍,确定某人的眼睛不能看到一丝风景才抬起头“伊人、伊默呢。”

    “在三楼看谩画呢,你是上来还是一会去公司。”

    简单无趣的走上楼梯,还是有点埋怨伊天南竟然不在家:“去公司,你现在给我做午饭,我吃了就走。”

    任阳本想转身的动作一顿:“你说什么!让我做饭?!没门。”当他是伊天南呀呼之则来挥之去!

    简单脚步停住抬起头看到三楼的任阳,嘴角不其然落处慢慢的笑意:“姑奶奶告诉你!我怀孕了,我先走要吃什么你就给我做什么,不做就滚回你的任家吃你自己。”简单满意的看着任阳惊讶的表情,感觉不错的靠在栏杆上:“这可是伊天南孩子,我早早苦苦的怀孕生子,天南应该不介意为了辛苦的我跟他的兄弟反目成仇了,再说了你不天天说我在这个家里名不正言不顺吧,这回我可名正言顺了,臭媳妇也翻身当老婆婆了,赶走一个吃闲饭的也不……”

    “你敢!”

    简单故作娇羞的摸摸自己的肚子,余光轻瞟一向占山为王的任阳:“我是不敢,可我家宝宝就难说了,他要不是乐意看到你,我也……”

    任阳瞬间从三楼跳下,顷刻间抱住的简单的腰,左手搭上简单的脉搏。

    简单慌乱的大叫:“救命啊!鬼啊!救——”

    伊人、伊默紧张的从玩具室跑开来,看到任阳抱着妈妈后,感觉她神经的切了一声又回到了玩具室。

    伊人不慢的嘟嘟嘴:“我以为她被绑架了呢,叫什么大声干嘛。”

    伊默蹲下身继续摆弄他的积木:“就是啊,不就是别任叔叔抱抱吗,她干嘛像杀猪一下。”虽然自己也不喜欢被任叔叔抱,但是如是夏天任叔叔身上凉凉的也可以接受。

    伊人稀奇的看着哥哥:“你见过杀猪吗。”

    伊默思索的把一个三角形积木换成方块的道:“没,不过姥姥家应该能看到,姥姥家许多稀奇的东西。”

    “还有稀奇的姥姥。”伊人小大人的叹口气,年纪小的她并不喜欢那个看起来像巫婆的姥姥!

    一楼的楼梯上,简单心有余悸的抓着任阳喘息!她被任阳吓到了,任阳跳下的时候她惊吓的差点踩空脚下的楼梯,但更加惊吓的是这个死小子竟然敢搂着她,蛮横的为自己把脉:“你要啦!我像是会骗你的人吗!可悲!竟然不相信我有孩子了。”

    任阳慢慢的感知着动脉上传来的心跳不爽的收回搭在她手腕上的手,然后惊讶的看着她:“你真怀孕了!?”

    “靠!这种事有假的吗!喂!你先放开我,你想勒死我啊!”

    任阳发现自己半抱着简单时瞬间弹开。

    简单不爽的怒道:“你要死啦!要是把我推下去了!你就怀孕给我生个孩子!”

    任阳当听不见,嫌弃的拍拍刚才揽着简单的手,恨不得手剁了:“竟然去摸猪!靠!太没追求了!”

    简单见状,气得想把他抱过的衣服扔掉,不过考虑自己只穿了一件睡袍,解到一半的手只能停下来:“姑奶奶不跟你一般见识,去做饭!要不然就会任家吃你自己!”简单得意的看着任阳,这里可是自己家,以前任阳能低毁自己的条件现在马上要没有了!看他怎么神经,烂人,竟然在家里比自己这个女主人还横!

    “靠!要吃饭时吧!我不介意给你搅拌点猪食!你等着!一会吃死你!”任阳说完更加嫌弃的把刚才沾了简单身子的衬衫一脱像躲瘟疫一样的扔进垃圾箱。

    简单不跟他计较的大方一笑,呵呵,胜利者要原谅失败者明显的小性子,嘻嘻,简单得意洋洋了回了卧室,她自信任阳会在进厨房做饭,虽然伊天南讨厌有生人进他的厨房但三楼可有一个厨房是独立为任阳准备的,再说了让他做午饭又不会死人。

    简单刚把衣服拖到肩部,任阳突然踹开门道:“伊天南知道吗!?——靠——!”任阳赶紧关上门,门口的人脸红如虹。

    门内的人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在意的转变换衣服。

    任阳看着紧闭的门,不自在的向三接冲去!暗骂自己嘴贱!没事问她伊天南知不知道干嘛!但他骂开口的话却是:“靠!换衣服不知道锁门!”

    这句话真冤枉了简单,这里是她家,她想怎么换衣服怎么换,人家要是愿意去客厅换也理直气壮,只是某些人不检讨自己鸠占鹊巢一门心思怨对方污染自己的眼睛。

    简单梳洗完毕,兴高采烈的走开来,她穿了一件粉色的小坎羽绒衣,淡粉色的狐狸毛覆肩一圈,同色系的裙翻转开荷叶边的折合,一身高档的名牌让本不算高雅的简单也耀眼不不似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想着迫切想吃完饭去公司,顺便提醒她老公他要做爸爸了。

    伊默拉着妹妹的手下来,看到客厅里收拾东西的母亲时贼笑道:“妈妈,你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简单见状上前得意的亲亲的一双宝贝,属于母亲的骄傲不禁有点飘飘忽忽,简单不得不得承认,伊人和伊默看起来真漂亮,那种类似于他们的柔美和诗情画意加上与生俱来的高贵没,不是简单这种平头百姓能理解的越然物外:“你猜?”

    伊人、伊默歪着头,听着三楼乒乓声道:“可以吃任叔叔做的菜?”

    简单耸耸肩,继续整理要带走的文件:“没刻意,我只是嫌幼姨做的饭不好吃想尝尝任大厨师的手艺?再猜?”

    伊人眼睛调皮的一转:“妈妈涨工资了?!”

    “拜托宝贝,我在你眼里就这点追求吗。”

    任阳系着围裙满头是汗的出现在二楼,发现她们三个都在客厅道,凶狠的道:“上来吃饭!”说完转身就走,路过他扔衣服的垃圾箱时,不爽的一脚踢开。

    简单看着他莫名奇妙的背影,很想提醒他,有本事把眼睛挖了!刚才不是看到不该看了吗。

    伊人和伊默同事对视一眼,无聊的互湘耸耸肩向三楼餐厅走去,在她们看来无聊的任叔叔整天发脾气,而且一次比一次没有新意!

    “走喽吃饭去。”

    ……

    金宇集团总裁办公室内,伊天南看着外面的冰霜,正在考虑是不是该别上简单上下午的班。

    欧阳跃敲敲门,表情冷淡的走进了,他是伊天南看中的自然各方面也有伊天南的影子!为人跟伊天南的谨慎、严谨也相去不远:“伊总,刚才海艺娱乐公司打电话说,简三小姐涉及一宗毒品案,让你去处理。”

    伊天南本想给简单的打电话的手收起,嘴角微挑的看着欧阳跃:“哦?很新颖的说辞?”简家人绝对不会吸毒,她们的母亲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伊天南果断道:“看来海艺尝到了甜头,就想我帮他全端。”

    欧阳跃叹口气:“不完全是。”这件事他查过了,虽然他不欣赏简家三小姐但是工作就是工作:“这件事似乎牵扯了您的岳母赵秀云夫人,赵秀云的毒瘾钱是海艺开的,于是海艺想通过此种方法告诉我们他们是善意的,我们应该帮他们!或者所应该在某种时候被他们利用一下。”

    伊天南一点也不在意的揉揉眉心,该下班了:“老三知道吗?”

    欧阳跃平静道:“不知道。”一个不务正业的黄毛丫头能知道什么,在欧阳跃眼里跳舞和唱歌就是不务正业!

    伊天南挥挥手,不知道就没什么事,要不然以老三的脾气指不定办出什么事:“这件事你处理吧,我最近有事。”比如禅让还在医院呢?

    [vip]130

    “伊总忙,我先出去了。”

    “恩。”伊天南又突然叫住他道:“帮我叫份外卖。”

    欧阳跃差异的看他一眼:“简姐没跟您说吗,她一会来的时候给您带饭?”

    伊天南恍然的点点头,让他开去了,唉,说了不让她来又不听话。

    简单围上围巾把长到脖子的头发散下来,提上保温杯高兴的上班去了。

    白色的积雪倔强的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