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36

正文 分节阅读_136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长脑子,法院是绝不会把孩子判给禅让的!即便法律生效,他也没有养育权,只有探视权,我也是律师,别拿律师那一套骗我!”

    赵寂顿时哑口,任阳说的很对,他是有可能胜诉但是只有可能拿到探视权,因为他们不能拿出对孩子更好的抚养条件;“你们想怎么样!禅总不会妥协!”

    “那就让你们禅总来吧!不过,我建议你看看他敢不敢出门!他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清楚,你还是别不懂瞎接心了,禅让的孩子又不是你的孩子,瞎起劲,想要自己省去,你又不是像你主子一样生不开来!白痴!”任阳说完啪嚓挂了电话,小心翼翼的绑头上的绷带,边弄边骂,当医生真不好,生了并都要自己看,可恶的伊天南竟然不让他请大夫,切!不就是让他老婆受伤了吗!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谁啊!?”

    “打错了。”

    “打错了能聊那么长时间。”

    任阳理所当然道:“说的不是人话听的有些费尽,所以耽谈了点时间。”

    “你最好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否则你继续撞树。”

    任阳委屈的包着头,觉的这个世界上自己是第一可怜虫。

    ……

    另一边的赵寂思索的从丰上下来,决定先问问禅总怎么了,听任阳的口气,禅总似乎做了什么?

    ……

    天气越来越凉,秋风瑟瑟下雨水也多了起来,今天已经是晚秋的最后一个星期,再过几天恐怕就要下雪了,这一个月来,禅让没有在找过简单,也没有接触过两个孩子,对于那天他失礼的行为,他依然耿耿于怀,可有人却不在意。

    一大早,简单拿着包子匆匆忙忙赶上伊天南的顺风车:“走,我在车上吃。”

    伊天南无奈的一笑,车子滑开车库:“你呀,想吃早餐还不早点起。”

    “困啊!天气这么冷谁愿意起来,计厌死了。”

    “把任阳给你带的牛奶也喝了。”

    简单不乐意的撇撇嘴:“死任阳,他再怎么计好我,也坚决不搭理她,对了,今天是不是简百他们学生交换实习的日子。”

    伊天南平稳的打个转弯,车子已经上了大道:“恩,原定是上个月举行,好似学校临时有事该成这个月了,难得你也记得。”

    简单窝近软座里,捧着热牛奶、咬口包子:“你以为我想记住,他昨晚给我打电话让我照顾一下那个孩子,你给那个叫秦什么的安排的什么工作?”

    伊天南撇她一眼,着实叹了口气:“老婆,这是我先换的坐垫,你别往上面倒牛奶行不行。”

    “呵呵,又不是故意的,凶什么凶。”

    伊天南没脾气的摇摇头,明天再换一套吧:“你刚才问的是秦风,我让欧阳跃查过他,他家是一家小型加工厂,主产品是花岗岩,我安排他去业务部实习,或许对他以后扩展企业有帮助。”

    简单闻言赞赏的拍拍他:“不错,不错,你挺上心的吗,简万的工作怎么样了,他们医院让不让他直接转正,如果不的话,你帮他看看。”

    伊天南拍拍她摸过的地方,无力的道:“你手上都是油,不要乱模,另外你要学会相信简万的能力,只要他想估计到哪里都能混的开,你怎么不问问简妹,她的工作可比较不正常。”

    简单故意把手往伊天南身上蹭蹭:“就她!她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你在前面的超市停一下,今天这里的盐促销,家里没有盐了。”

    伊天南受不了的望望天:“拜托,你快迟到了。”

    简单嘿嘿一笑:“亲爱的,记得帮我打卡,我先进去了!”简单打开车门向超市走去。

    伊天南苦笑的独自走人,什么事啊!她上班,他打卡!她不如别去算了!遥想这种人在他手下混了十几年就心里窝火。

    早上九点钟,秦风背着必要的生活用品,按照简百给他的地址出现金宇集团楼下,高大的秦风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建筑仔仔细细的核对好门牌号后赶紧给简百打电话:“小百!你是不是给错我地址了,这里是金宇啊!金宇集团你懂不懂!”

    简百也同时为难的看着秦家厚重的花岗石,刚才一个叔叔让他般到库房去,他要怎么搬?弄个杯了谁赔!

    秦风着急道:“小百!你说话!你再不吭声我要迟到了!”

    简百苦恼的摸摸光滑的石头,苦给给的道:“你现在走到哪里了?”

    秦风呆看着眼前庞大的企业的王国,咽咽口水道:“金宇集团楼下,他们大门口的石狮子接说是含金的,天啊,太气派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家公司在哪,我好像走错了。”

    “没错,你等着,我让我姐夫去接你。”

    “别,别,我都没让我妈接你,你说他在哪,我去拜访他。”

    “哦,那样也行,不过我也没去过他公司,你去金宇看看伊天南在几层你直接过去,我不跟你说了,我要干活,再见。”简百深吸口气,他一定能想到把石头运出去的办法!

    秦风更加呆愣的消化着他说的话,伊天南?!这三个字估计没人不认识,信穗每个学生都背诵过他的决策能力,简百的姐夫竟然是伊天南!?秦风甩甩头努力让自己振作的点,不能丢了自己家人的脸,不就是‘金宇’集团吗!一定要有骨气!秦风挺直腰板,高大的身材迎着寒风向金宇大厦接待处走去,刚走到一半,一个男人狠狠撞了他一下,匆忙想向里面走去。

    随后被门口的保安和接待处的小姐拦下了,彼此似乎很熟悉的道:“禅总,这里是金宇您不能硬闯,请问您有预约吗。”

    秦风揉揉眼睛,禅总!能被称之为禅的还加了总!那就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禅让!?天啊!赚了’他刚才被禅让撞了一下啊!弄不好以后这只手臂能当奖品供人观赏。

    “我有急事见你们总裁!让一下!”

    前台小姐很尽责的把他拦下了就是不然他进其实说白了有一些私心因素在里面,谁让他跟自家老总抢女人,虽然简单嫁给伊天南让很多同僚怄气,但是也不能让外人抢走,何况‘金宇’和‘华夏’本来就有仇!别想进去。

    禅让着急的看着他们,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刚才给伊天南打了很多电话都打不通,逼不得已才找过来:“帮我想想办法,我真有急事。”

    前台接待本想强硬的说不行,但是禅让毕竟是禅让,他也有不亚于伊天南的魅力和号召力,前台看着他满头是汗的可怜的表情,道口的话改成了帮他往上打电话问问,心里还不往赞美‘华夏’的董事长其实也挺帅的。

    秦风狠狠的掐下自己,一天之内见两大集团董事长,他赚大了!

    “禅总,我们伊总请您上去,请这边走,对于我刚才的失礼向您道歉。”

    “不用。”禅让直接甩开要带自己的人,直接搭乘电梯跑了!他有急事没空跟她们磨机!

    [vip]128

    秦风深吸口气突然间明白了什么是豪门世家,那就是跑出来的兔子说不定都是嫦娥丢的。

    “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前台甜甜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秦风赶紧拿出学校的交流答证交她手里:“我有预约,伊总让我过来的。”

    前台小张看他一眼,轻轻的笑了,孩子总比大人能得到更多的好感:“秦同学这边请。”

    ……

    金宇大厦的顶层办公室内,禅让直接绕过简单向伊天南的办公室走去。

    简单见状也不拦着,失踪一个多月的人竟然出现肯定是有事。

    宋丽等人奇怪的看着关上的办公室门,眼里闪过相同的疑惑——是禅让吧?

    禅让关上门,不好意思的出现在伊天南面前:“对不起,赵寂闯了点祸,你收到法院的传票了吗?”

    伊天南抬起头:“没有。”今天早上没有多金的文案。

    禅让闻言放心的松口气,幸好还没有要不然自己都没脸见人了:“抱歉,赵寂他有写自作主张,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伊天南看眼他惨白的脸色,不用猜也知道他没睡好,但是简单竟然没说,他也不会去过问他们那天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无论是什么禅让有愧是肯定的:“坐,赵寂跟你说了什么?”

    “谢谢。”

    简单敲开门泡了两杯茶放在桌子上开去了。

    禅让自始至终没敢看她,坐在伊天南对面看这窗外的空气,他没想好怎么像她道歉,也怕她会不接受。

    伊天南看着关上的门,目光再次落在禅让身上,看来他还在心虚:“禅总怎么了?脸色不好。”

    禅让见简单走了,彻底的松口气,他对伊天南没有多少情分可言,但是对简单总觉的自己直不起腰杆,现在简单开去了,禅让也拿出自己应有的威严与伊天南对坐:“没事,赵寂以为我和你之间有什么误会所以请了律师,刚才突然跟我说,他去申请立案了,不过看来,他是骗我的。”

    伊天南收起笔,靠在座椅上看着疲惫的禅让,突然觉的简单的提议很正确,即便禅让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别人呢,伊默和伊人的存在无论是对自己还是禅让来说都很重要,将来说不定会有什么纠纷:“听说禅总在和政府洽谈上次的并购案。”

    禅让喝口茶礼貌的回复:“看上面的意思,如果不行,也不强求。”

    伊天南冷笑,不猛求就不会总是谈了。

    禅让也不言,前些年金宇打算并购‘新誊’也是上面不同意而失败,其实在禅让看来难道留下一个同行就不是市场垄断吗?现在的重工业还不是伊天南说了算!“我件事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说。”现在自己和禅让怎么说也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不好继‘金华计划’后再次闹出不好的传闻。

    禅让想了想放下茶杯道:“如果我去看伊人、伊默会给你造成困扰吗。”

    伊天南冷笑道:“如果给我造成困扰你就不去了吗?”

    禅让摇摇头:“不会,我只是礼貌的询问,虽然知道你不希望我出现在她们面前没,但我还是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明年伊人该上幼儿园了吧,我托人找了几家不错的,你也可以看看。”

    伊天南冷不丁的对上禅让同样不怎么热情的眼,其实怎么可能互相看对眼,就算表面再怎么和谐,彼此都不喜欢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有时候需要维持没意义的表面关系:“谢谢,我会和简单商酌。”

    禅让突然道:“简单喜欢不繁琐了,我给她整理开了几家。”

    “是吗,伊人喜欢热闹,我想她会以女儿的需求为肯要考虑。”

    “是吗?简单不是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她也不会溺爱孩子,如果她坚持伊人恐怕还是会去一家比较普通的幼儿园。”

    伊天南摇摇头:“难说,简单对孩子的事不怎么过问,最后可能会以伊人的考虑为优先。”

    禅让盯着他道:“说不准,简单在大事上不会不拿主意。”

    伊天南紧跟道:“我可不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