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21

正文 分节阅读_121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br/> 简妹闻言无言的叹口气,坐老小倒霉上面压着这么好几座大山:“呵呵,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姐夫也很伟大。”

    “谢谢你的认可。”

    简妹更加得意的一笑:“你很爱我的老姐吧。”

    伊天南笑着点点头。

    “你对我们这么好还不是怕我们老姐跑了,其实我们几兄妹在背地都说你有心计,呵呵,你该感谢我们,我们要是拒绝了你的好意,你就别指望再买我姐这个人情了,感动吧,我们对你好吧。”简妹拿出小镜子,适当的给自己补妆。

    伊天南一本正经的点头:“谢谢。”

    简妹拍点腮红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道:“你比那个禅让好多了,你都不知道我第一次见禅让的时候我都想抽死他,敢跟我们争大姐的宠爱简直是找死,不过后来看他也挺可怜的,哦!到了,就这里,姐夫,停车,吓死他们。”简妹幸福的看着窗外,其实心里因为肌肤跟着来很平静,因为她知道吉利有一个疼爱她的姐姐和一个极力讨好姐姐的姐夫在保护她。

    “恩。”

    113

    ‘皇朝’时家规模一般的酒店,说一般是针对‘田园酒店’和‘王朝’那种规格的来论,其实并不次,对简妹来说在这里请客太奢侈,不过,幸好是她姐夫付钱,按说一份小艺人的签约不足以让公司出来,但是简妹不一样,她的舞蹈功底和成绩说明她有这个价值,当初‘艺海’的执行董事看了她一场慰问演出顿时惊为天人,自然也值得公司出来签她。

    “对不起,我来晚了。”简妹大大咧咧的拉着伊天南坐下来,脸上没有一点歉意,对于她来说,这份合约签不签都无所谓,大不了回学校当老师。

    座位上的两位中年人听到她没有一点歉意的声音脸色顿时难看,本来约好的十一点,现在已经十一点三十了,其中一个人推推眼镜不悦的道:“简小姐,你是不是没有签约的诚意,虽然你的表现很不错,但我们也不是非你不可。”

    简妹闻言不好意思吐吐舌头,虽然不是很看重这份合约,可没想过迟到:“不好意思,我没料到会塞车,没提前出来是我不好。”

    中年人更不高兴了,‘艺海’是大公司,旗下艺人不胜枚举,不差她一个:“既然简……”中年人瞄到伊天南时顿时愣住了,虽然不是搞财经的但是这位大爷只要制造新闻必占据财经版娱乐版头条:“伊总!?——”

    伊天南微微皱眉,喊那么大声干什么吗!莫名其妙的引这么多人看,伊天南一副天下之大都是他家的姿态道:“还签吗,如果签就快点,不签我们就先……”

    “签!签!”中年人立即拿起合约递到简妹前面,眼光却没从伊天南身上移开:“伊总,不知这位是您的……”

    简妹灿然一笑,厚脸皮的功夫跟她大姐有的比:“他是我姐夫!非要跟着我来,我也没办法。”说我得意洋洋的写自己的名字,颇有种把伊天南当爹一样的自豪感。

    但是别人的思想不像她那么单纯,中年人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明白了’伊天南跟来的目的。

    伊天南自然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没兴趣解释,可却要说一句跟保险的话:“简妹这孩子比较跳,贵公司多担待一下,如果她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联系我,另外贵公司最近在打的那几场纠纷关系任家会替‘艺海’摆平。”

    中年人顿时像捡了宝一样激动,他旁边的人早在伊天南出现时就进入石化状态。

    “怎么好意思劳烦伊总!这——这”

    伊天南端起茶,闻着味道不对又放了回去:“没什么,贵公司既然帮我照顾简妹我没道理不做点什么,签好了吗?”

    简妹笑着点点头,把文件还给中年人,简妹不傻,出来和自己签约的这几个人只是一般的艺海经纪人,但是他们将带回去的消息足以让他们升级,‘艺海’近两年一直和一家有黑道背景的公司打官司,因此没少有负面影响,姐夫帮他们解决,自己自然没有必要维诺:“好了,走姐夫。”

    伊天南站起身,没觉得这孩子有什么不礼貌,他给的好处足以让简妹横行三年。

    中年人赶紧站起来感恩戴德的送两人离开,想不到他只是被公司派出来做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既然能遇到这么大的好事,想到自己以后就是简妹的经纪人,中年大叔李不禁恍惚,伊天南跟来是在警告简妹的艺人路吧。

    李翻旁边的实习生突然想起什么的道:“李哥,刚才的签约书似乎有遵从公司安排适当陪客人……”

    “白痴!你以为伊天南不知道!只是人家不在乎,他要想捏死艺海就跟你捏个蚂蚁一样,你小子学着点,他和任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起的人物。”

    “比起‘华夏’呢。”

    李翻想了一下道:“你怕死吗?”

    “怕。”

    “任家可以杀人不偿命,至于谁更厉害你自己想吧,走,回公司,咱们扬眉吐气的日子来了——”

    ……

    简单对于妹妹的决定比较放心,老三比老二有主见又有伊天南陪着,乎就是完美。

    伊天南送简妹回去后绕回公司,他今天还有一件事没有办,那就是对外发言,惹到了简单没道理只禅让出面,自己也不是摆设!

    上百位记者如今还剩十几个人,零零散散的坐在‘金宇’集团的门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们到不是抱着采访伊天南的决心等着,只是觉得坐在这里可以拿钱又不用干活,何乐而不为,不抱希望的几个人凑在一起聊着公司的福利,诅咒这万恶的剥削者,无比惆怅的互相吐槽。

    伊天南下了车,平静的向记者们走去,他虽然很少发言但不讨厌记者,他站在十几个人面前,不管他们在热烈的讨论着什么,自顾自得的道:“‘金宇’集团和‘华夏’是商业伙伴,‘金宇’对外只有‘华夏’一家合作商,除此之外我们不打算跟任何集团及个人合作,请大家酌情行事。”说完淡漠的抬脚就向‘金宇’办公楼走去。

    直到伊天南消失,十几位记者依然呆傻着,过了很久之后,一个小记者推推另一个老记者,掐了自己一下道:“刚才是伊天南在说话吧。”

    “好……好像是。”

    “估计我们是被财神劈了。”

    “是啊。”

    “伊天南从商到现在一共对外说过三次话,这是第三次,竟然被我听到了。”

    “还有我。……”

    然后冗长的沉默,再然后十个人一哄而散抢今天的独家。

    ……

    简单见伊天南回来,尽责的指指他的办公室道:“杜小姐找您。”

    “恩。”伊天南没有停留的走了进去。

    简单坐下来继续手边的工作。

    宋丽见状偷偷留到简单身边神秘的道:“简姐,你太冷淡了,伊总看到你还不如看到你妹妹高兴,你小心着点,很多人私下议论呢。”宋丽说完又偷偷摸摸的撤了回来。

    简单闻言无聊的笑笑,顺便瞅了一圈‘忙碌’的众人,很闲吗?还有闲情看别人的笑话,不过可惜,自己的妹妹她比他们要清楚,注定要让这些人失望。

    ……

    办公室里,伊天南把外套挂好、坐回自己的位置,他并没有问上来的为什么不是科献:“有事?”

    杜月宴闻言紧张的拿出报表放到伊天南面前,她已经等他一个小时了,但等多久都值:“科经理说这些需要你签字。”

    伊天南拿起笔,习惯性的翻到最后一页,刚打算签字又像是想起什么道:“你跟科献多久了?”

    杜月宴心猛然一跳:“两年。”从第一次见到伊天南到现在整整两年了,很多时候都是自己默默的看着,虽然也想过放弃,可是父亲帮她介绍的男人总是缺少了伊天南眼里的那种感觉。

    伊天南放下笔,思考的看了眼手里的文件,然后拨了欧阳跃的电话:“欧阳,查一下科献这两个星期跟谁见过面。”

    “知道了。”

    杜月宴立即紧张的看着他:“伊总,怎么了,科姐她……”

    伊天南示意她别说话,同事拨了开发部风国升和业务部程品的电话,不是他要赶尽杀绝,他向来允许手下犯错误只是科献已经不是第一次,而他警告过,既然科献不顾及他的颜面,他也没必要再纵容。

    杜月宴不敢出声的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伊天南紧张的几乎忘了呼吸,她知道出事了,但杜月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伊天南什么都没看,而他明明是要签字为什么不签了?

    伊天南最后一个电话打给简单:“半小时后,所有部门经理办公室开会。”

    “是。”

    一个小时后,伊天南拿出六份挪用公款、徇私舞弊的证据在众目睽睽之下放在科献的眼前,然后如往常般平静的道:“有话说吗?”

    科献绝美的外在讽刺的一笑,笑容依然让在座的很多人咽口唾液。

    简单低着头认真的记录着会议中的每个字。

    科献抬起头,没有任何歉意的看着伊天南:“我跟你那么久,现在只不过是挪用你点东西心疼啦。”

    伊天南双手交叉,神态轻松写意:“不,只是给了你很多次机会,你依然没有放弃。”

    众人瞬间回神的低头看脚,伊天南要怎么处理,而且看他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恐怖。

    科献顿时有些自嘲:“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第一次。”

    科献又笑了,这次笑的更加漂亮、妩媚:“你还像以前一样,伊天南,你知道你这人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众人更加沉默,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很明显公关部出问题。

    科献自顾自的道:“你这人,无论是关心还是惩罚,脸上都一种表情,谁知道你在不在乎,我并不后悔这么做,至少证明你还是在乎我的,没有在第一次就开除我。”

    伊天南依然如常道:“你跟了我九年。”

    一句话道尽一种意思,她值得伊天南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

    科献满意的点点头,这点就够了:“但比不上跟了你十四年的女人。”

    众人瞬间默契的看向伊天南身侧的女人——简单,她是典型的灰姑娘代表,已经羡慕的让全公司的女同事嫉妒到当她不是老板娘的地步,看来这年头不是美女的天下了。

    简单茫然的抬起头,看她干嘛。

    伊天南心里暗笑,看不到简单的好,他能省很多麻烦,只是他最盼望眼瞎的男人现在眼睛亮的让他想杀人:“还有意见吗?没有的……”

    “我有。”科献发难的看向简单:“伊总,我想我的下场只有辞职和开除两条路,但是伊总。贪污受贿的不单是我吧,简小姐也是各种的翘楚,不知伊总怎么惩戒她。”

    简单轻蔑的抬起头,又轻蔑的垂下。

    这回众人认同的叹口气,就连堂堂开发部经理风国升和欧阳跃都不自觉的点点头,都贿赂过伊天南身边的第一女秘——简单。

    伊天南看众人一眼,坦然的从简单手里接过一份报告书,推到科献面前:“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可以出去了。”因为伊天南不相信科献只是试探自己的说辞,她必须走,任性和私利是两个概念。

    科献看到手里的报告时荒谬的笑了,这份报告签字于十年前,上面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写的自私自利的贪污条款还让脑子坏了的男人盖了章:“伊天南,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荒谬,十年前?那岂不是‘金宇’刚刚上市自己刚到公司那一年,原来自己出现时就已经晚了。

    “十二年前,有问题吗?如果没有我希望下班前看到科经理的辞职信,另外,散会。”伊天南说完,谁也没看离开了。

    简单尴尬的笑笑:“呵呵,他说笑呢,你们看我干吗!”还是那种眼神!

    欧阳跃收起电脑,瞅了她几眼,最后实在看不出什么第二个离开了。

    科献不知道该哭该笑的含着泪第三个离开,虽然不甘,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来,简单确实是个有手段的女人,尤其她以前还有老公……只是这个消息她已经告诉了高崖,希望不会对他们造成麻烦。

    ……

    此刻一家静谧的后院里,高崖只想撞墙看看里面是不是水泥的,怎么没料到简单以前的老公竟然是禅让!什么概念!?两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