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16

正文 分节阅读_116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道:“我以前也这样。”

    “是啊,你是那种不合自己的胃口就不吃的家伙,经常饿倒在地上爬还死撑。”

    禅让凄惨的一笑:“不会吧,我以前那么死拧。”

    “恩。”

    “那你还跟我相处了八年。”

    “小嘛,不懂事,你现在怎么了,又把自己折磨成这样,没事了还是多吃饭吧,就算你再有钱也不能把身体弄跨了,小心那些女人嫁给你后吞并你的财产。”

    禅让不假思索的道:“我不结婚。”然后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以前有过孩子?”

    简单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回避的道:“以前的事了。”

    “对不起……”

    简单释然的一笑:“没事,你以前就跟我道歉了。”简单突然不解道:“你是不是对于我们之前的事很困扰。”所以弄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

    “有点。”

    简单好笑的摸摸他的头发,不想他自责也不想他活在对自己的记忆:“抬起头来,看着我。”

    禅让眼睛青肿的抬起头,因她的动作有些晃神。

    “禅让,我们曾经彼此喜欢,但也只是曾经,也许有些话从别人口中听到有些困扰,其实没有那么严重,你有你的顾忌,当初分手我也有不对,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你也不用对你做过的事情困扰,我曾经喜欢过你,就是喜欢过,即使现在想起来我也喜欢你在我不在时就举足无措的样子,那段感情里也是你留给我重要的部分……”

    “为什么你嫁给了伊天南。”他喜欢她摸他的头发,喜欢她说自己因为见不到她会相信,也许吧,要不然自己为什么不排斥她所说的话,或许她在很不错,那也是自己很想过的生活。

    简单收回手:“我也有累的时候,而且不可否认的伊天南更适合我,禅让,你以前从不喜欢我的弟弟妹妹,也许是我把你惯坏了,可能我潜意识里没想让你负担起生活,但是好像我错了,从和伊天南相处开始我觉得我想要的一直是他那样的一份安定,而我却总是惯着你,让你生活在自己的象牙塔里,所以不是你错了,而是我错了,如果我当时脾气硬一点,多凶你几句也许你也会跟他一样学会照顾别人,会和我的家人和平相处,其实我们都有不足,你不用听别人乱说,至于孩子……你也别乱想,当时我们养不起宝宝……”

    禅让忍不住辩解道:“‘华夏’会养不起一个孩子。”或许就是她不想要,她喜欢上伊天南了而已。

    简单一阵无语:“我跟了你八年都不知道你是‘华夏’的董事长!”

    禅让瞬间傻眼!

    简单挫败的耷拉下脑袋:“别提了,说出来都丢人现眼,我要是早知道你是‘华夏’的董事长少说也吭你个十亿八亿的过过钱瘾!但也不能怪我啊,谁会相信那个样子的你是‘华夏’董事长啊,你都不知道你以前的德行,想想都不敢相信你竟然这么有地位,唉,这年头莫非出人头地地变容易了,你呀,以前回到家就腻着人,不高兴了往客厅一坐,不去哄你都不说话,一有不痛快就跟孩子一样把自己关房间,更过分的是,你连电器都不会用,除了吃和睡好像什么都不会,让你买条毛巾回来,你拽了条浴巾,还理所当然的告诉我你买的最大,拜托啊大哥我就是再贪小便宜也不会用浴巾擦脸的。”

    禅让莞尔一笑,虽然拉动了他的伤口但依然很好看:“以前的我吗?”

    “对啊,傻的要死,谁会相信你有身份有地位啊。”

    禅位看着她突然觉得她说的那个禅让很幸福:“你以前对他真好。”

    “差不多啦,以前的你很可爱,谁都想拿来养,就是人懒了点,喝口水要不然明天嘴唇会继续开裂,你回去后用保鲜膜和香油敷一下你的嘴角,那样好的快一点。”

    “是吗?”禅让摸摸自己的嘴角,不禁想如果是从前她是不是就会帮自己敷。

    “当然了,在生活上我可是被你和弟弟妹妹调教的无所不能,你看我现在这么幸福也知道我老公因为我聪明对我很好啦。”

    禅让看着她得意的样子嘲笑道:“他没嫌弃你长的古怪就不错了。”

    简单闻言生气的弹弹他的脑袋恨铁不成钢道:“少诅咒我,他对我很好的,你应该很感谢我现在这么幸福,要不然我非闹到你绯闻缠身,工作效率一落千仗不可。”

    禅让喝口水看着她自恋的样子:“说不定我以前很爱你。”

    “废话!你不爱我爱谁!不是我自吹,你跟我谈恋爱那会,我只要消失一小时你能无聊的去自杀!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把我气的跑了出去,你在家里哭啊,哭的整个楼以为咱家闹鬼了呢。”

    禅让闻言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我哭?”

    “你以为呢?不过不用急,当时你的眼泪不值钱,经常的。”

    禅让似乎有些懂自己此刻的心境了,如果爱的不深怎么会记忆犹新:“我们分手后就没有再联系过吗?”

    简单看他一眼,揣测着他的意思道:“有啊,不过很少了。”

    禅让平静的道:“我听他们说我出车祸那一天最后一个见的人是你?”

    他听说的还真多,不概是派人查了吧,毕竟他出来那一天不可能联系其他人:“是啊,如果你不问我其实不愿意讲的,对我的形象有些破坏力,毕竟咱们相爱过彼此留些美好的印象多好,我说了八成你会恨我的。”

    “什么?”禅让紧张的问,摆明了想知道她隐瞒了什么。

    简单皱着眉瞪他一眼,真不可爱永远不知道照顾下自己不想说的心里:“算了,算了,告诉你也行,无非就是我这个人水性扬花而已,就是,我嫁给伊天南的时候是在我们分手之前,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唉,不记得了还反映如此强烈,谢谢,只是已经不可能了,你就不必背负错误,还是让自己扛吧,简单故作轻松道:“其实就是我爱慕虚荣嘛,当时生活的压力很大,你也不结婚,我又想找个人依靠,偏巧伊天南出现了,一时没把握住就嫁了,我没你想象中那么好,我和其他女人一样,也会这方的家事吸引,也会想过的轻松一点,你和伊天南一比当然是伊天南更优秀了,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都是我照顾你回去帮你做饭,帮你洗衣服,但是伊天南就不一样,都是他在帮我做,对于女人来讲这一点就够了,所以,是我背叛了我们曾经的爱情,也是我为了嫁给伊天南拿掉了当初的孩子,毕竟当初跟着你太没前途。”

    禅让闻言只是看了简单一眼并没有任何不满和鄙视,反而有些自责的放低了姿态:“苦了你这么多年才放手,说到底我也有原因。”

    简单看着他强撑的表情笑了,不愧是最善良的禅让,永远为自己着想:“现在的你就很好,很有担当。”也想过弥补她的家人,这样就够了:“所以你别在意,只能说我们当时不合适。”

    109

    是这样啊!“听你说总比听别人说要好。”

    "当然,你就不会因为这点事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了吧!呵呵,你还是一样的搞笑啊,放心!你也负过我,我也负过你扯平了。”

    “你吃饱了吗?”

    “嗯?”

    “吃饱了就走啊,都这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禅让闻言赶紧站起来,想送她出去。

    “不用,天南会来接我,你如果吃饱了就回去睡,看你现在的样子都能出来当鬼了,拜拜。”简单不等他要送,一个人跑了出去。

    十五分钟后,简单上了伊天南的车,离开了‘田园’的监测范围。

    禅让站在窗口,看着离开两人心里在的不要渐渐平静,不管谁说的是真的禅让能感觉出来简单很幸福,能让伊天南如此宠她,想必可以证明自己当初的眼光也不错吧,只是可惜了那个孩子……

    清晨,乌云遮盖了一半的天幕,因为今天有雨人们又穿上了冬装,寒冷拓感觉又像回到了冬天。

    禅让缩在暖和的被窝里眼睛睁开了一下又闭上,他很困,长时间没休息如今躺下了就不想起来,看看床头的时针指在九的位置,禅让似乎能理解简单说他懒的毛病了,他现在就想缩回去继续睡:“唉……”

    ——叮铃铃——叮铃铃——赵寂坐在车里在别墅门口等他,今天早上他敲办公定的门没人应,急的他以为禅让饿死了,结果撞进去了发现,老总没在,赵寂不禁松了一口气,也心血来潮的想如几年前一样来接,——‘请在滴的一声后留言——’听到熟悉的女机器声赵寂笑道:“禅总,该上班了,高家的人约了你谈生意。”

    禅让睁开眼,条件反射的从床上趴起来开始洗漱,只是路过厨房时停了一下,觉得像是少了什么,但也没有多想的向外面走去,他觉得外面有人在等他。

    当赵寂看到上车的禅让时,嘴里的早餐险些没洒身上:“禅……禅总您起来了?不,不,禅总您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不是,我的意思是……”算了不说了:“禅总,您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因为他今天穿了一件很普通的休闲服手里的包是以前的那个,而且坐在了禅让以前经常坐的后座。

    禅让看了惊讶的赵寂一眼,没理他的看向窗外。

    赵寂感觉诡异的开车上路,他觉得禅让肯定想起了什么,不要让今天的行为为什么跟以前一模一样,就连发呆的姿势都一样。

    “我昨天见了简单。”

    赵寂闻言,从镜子里看了祥让一眼,但他依然看着窗外。

    “她说我以前很孩子气,但却感觉很熟悉,我以前一定很喜欢她。”

    赵寂看着禅让没有动过的姿势,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从简单和禅让分手,他就没见过禅让如此平静过,似乎他每时每刻都在不安,都在想怎样把简单找回来,四年中的他突然长了刺一样乱扎人,而此刻的禅让似乎又让赵寂看到了平静中带着点点幸福的同事:“禅总今天心情不错。”

    “是吗,我上来时为什么盯着我看。”

    赵寂安心的一笑:“以前禅总就坐那个位置,而且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紧张兮兮的先检查包里有没有手机和饭盒。”

    “为什么?”

    赵寂看着他疑问的表情忍不住嘲笑道:“因为禅总记性不好整天忘东忘西,每次都是简小姐帮你送午饭 。”

    禅让面部突然柔和,脸上虽然还有倦意,但看起来就是舒服:“我以前一定很笨。”

    赵寂不自己的恢复轻松的口气道:“笨到人神共愤,每次要买什么,简小姐都要把纸条贴你脑门上让你记住。”

    禅让立即紧张:“那样很丑的。”

    “丑还不让我帮你撕下来呢,非要顶着去公司,一路臭美的唯恐虽人不知道你妻管严。”赵寂说完顿时觉得不对看了眼禅让。

    禅让没什么变化的看着窗外,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眼里有丝笑意。

    赵寂松口气,首次感谢简单昨晚没对禅让说过分的话,毕竟在孩子方面禅让确实有错。

    ……

    高家高调拜访‘华夏’集团董事长禅让一事瞬间占据财经版头条,在‘金宇’计划解约的空档,高家想与‘华夏’联手,不禁让众人开始揣测‘金宇’集团的态度,也让私生子和生父之间不和的谣言有了其真实性,毕竟‘金宇’集团和‘华夏’集团从未合作过,第一次合作还闹的不愉快,众人都在想高家是什么意思。

    对此身在‘金宇’集团办公司的伊天南没有任何表示,尽管外面闹的满城风雨他则当风平烟息,就算此刻他的生母温秀云在这里他也没有任何变化。

    温秀云早上八点就到了,碍于她特殊的身份也没人敢拦她:“天南,你何必这么固执,我现在已经是高家的夫人,你完全可以进高家认祖归宗。”

    伊天南眼皮抬了一下,又垂下,她还是如记忆中的一样端庄,只是伊天南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热衷于高家夫人的地位,如果说她只是爱钱,她在知道自己一手创建了‘金宇’集团时也没有任何感觉的一心追在高顶天身边,如果她要地位,自己成功十多年,她也没有对媒体称自己是他的母亲,伊天南常想,如果不是因为高家用的到自己,温秀云根本不会来见他,因为自己只不过是她想母凭子贵的失败品。

    伊天南看眼桌子上开着的电话,忍住了想把她请出去的冲动,毕竟老婆大人想听八卦,他也不好给她挂了。

    “天南,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妈妈老了,殃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