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85

正文 分节阅读_85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其千刀万刷!伊天南脑子疯了看上他!撞墙去啦!为什么就不是自己!

    简单奇怪的看着她们,不傻的都能从她们脸上看出什么:“你们什么意思!”

    郝晓云不怕死的道:“表现意思!”

    宋丽附议道:“不想有意思都必选有意思!”伊天南那么优秀的男人看上谁不好偏编是简单!如果伊天南必须脑子有问题的看上一位为什么不是自己!为什么没有狗血的雷自己一下!“简姐!我恨你……”

    “随便!这块鸡排你不吃了吧,我替你吃了。”

    宋丽扼腕的瞅着这个吃的开心的女人,心里一阵不痛快,凭什么啊!天理何在啊!为什么组织还不派人剿灭她啊!“简姐!伊总娶你时带眼镜了吗””

    简单被问的莫名其妙:“没吧,他眼神很好啊,没必要带眼镜。”

    郝晓云以过来人的姿态拍拍她的肩膀:“简姐,我不得不悲哀的承认,伊总的眼光很有问题因为……他竟然爱你……说不定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有了这个雷人的事实!”

    简单泰然自若的拨开肉汁:“瞎说!我那个时候才十五岁!”

    两人闻言一起雷到,十五岁!“简姐,你别再提了,是个人都知道你曾经是童工!伊总当初竟然穷到雇佣童工,难道是那个时候他就喜欢上了你,早知道我不上学我也当童工!”

    “你们别瞎说,我当时纯洁着呢连牵个小手都不会!不过你们这么一说我到是觉的有一件事你们听了更想撞墙,那年好像是我十六岁吧,公司刚刚开始有生意,大家在一起庆祝,然后散场时下雨了,天气很暗,红绿灯也不好使,当初伊总牵着我的手过的公路,呵呵!!”

    郝晓云瞬间怨恨的掐上她的脖子:“你那么小就敢吃伊总的豆腐!你简直就是没有仁道,竟然是伊总的手!鸣鸣!多少人想摸都摸不到啊!

    简单暗爽的推开郝晓云:“一边去!一边去!实在是想握的话加入敌对势力跟他谈案子然后天天握!”

    郝晓云泄气的道:“不可能的,你没发现伊总每次出头都是欧阳跃代替他跟别人握手吗,除非是跟他平起的任务,一般情况他都不跟人握手但是还让你看不出来!”

    这回改简单一口饭塞在牙缝里出不来了:“有吗!他跟禅让握的插上劲的啊一一每次见面都握手!难道虚情假意!”太可怕了吧!

    说到禅让郝晓云和宋丽又不小心的进入亢奋状态:“简姐!再八卦一下!你和禅让怎么回事……”好奇!好奇!太好奇了平时都不敢问!虽然禅让是敌对势力,但是禅让不可否认的也是神级大哥。

    “我和禅让啊

    和平分手,可能是感觉性格不太合适!没什么的!”

    “谁提出来的!?”

    “算是我吧,其实他也有问题,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分手!”

    宋丽悲催的插嘴道:“他有问题你也不能分手啊,你没想过他背后代表什么啊,幸好有伊总这么个傻瓜娶了你,要不让你就亏大了!不过看禅让那个人的介绍感觉他也挺不容易啊,我要是他估计都爬不起来,那么小就那么可怜……嗫……心疼他的恐怕大有人在啊……”

    “禅让不可怜啊,他就是平时孩子气了点,其他世家都很正常的,在家里的时候多,出门的时候少,就是太喜欢撇娇了,但是无伤大雅!”

    一一噗

    “简姐!你说谁喜欢撤娇!”

    “我!行了吧!吃饭吃饭!吃完了走人!”

    宋丽和郝晓云见鬼的瞅着她,如果刚才不是她们幻听应该是禅让的内幕了,记得第一次见禅让时他说话确实……这么说来,禅让很喜欢你。”

    “拜托,我们在一起八年了,八年是什么你知道吧,不喜欢会在一起吗,不过就是最后有点不合适,所以……”

    “不会是你看上了伊总,所以把禅让扔了吧!”

    “去你的!你才看上了主席把总理甩了呢,自己吃,我走了!”撑死你们!

    郝晓云和宋丽看着两人的背影,悲伤的感觉这真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无奈事实,伊天南喜欢简单,也计是很久之前,也计是她们每个人都感觉不可思意的时候,但是只要朋友好就行了,简单在她们眼里一直是那么好的人,值得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简单买好食物,习惯性的泡杯茶慢悠悠的端进总裁室。

    伊天南脸色不好的看她一眼,勉强的迎合了一声,使性子的继续办公。

    简单眨巴着眼睛多瞅了自已老公一眼,怎么了,看起来似乎不开心:”你没事吧,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没事,你今天怎么上来晚了。”

    “哦,有点事耽搁了,你真没事吧,我怎看你脸色不对,是不是禅让她

    伊天南委屈的瞅老婆一眼,想告状又觉得自己孩子气,不告状吧又觉的委屈,最后还是决定不说的道:“你吃了吗?”

    “恩。”

    “陪我坐回吧。”伊天南说完,端着食物去会客厅吃饭,他现在感觉他的员工很有问题,难道自己结婚了想听句好听的都这么难,都该去死!

    “哦,你真没事啊,我怎么觉得你神经不正常。”

    “你今天出去有什么不正常吗?”

    “有啊,看我的眼神都半死不活的,估计在嫉妒我现在的地位,这很正常,我曾经还想着毒死你老婆呢,太让人嫉妒了,如果让我知道你对你老婆就是对我这么好的话,我想我会想把她分尸的!”

    伊天南眼睛微微一亮:“我对你好?”终于发现了,自己两年的努力有些回报。

    “时啊,喂我问你个问题。”简单悠然的坐在伊天南的对面:“你喜欢我吧。”

    伊天南点点头。

    “如果你娶了别人,你也会对别人这么好吗?”

    伊天南瞬间道:“我不会娶别人!”如果简单就跟禅让分手恐怕他也会当坏人让他们分手!

    汗:“你爱上我啦。”

    伊天南看她一眼,微微带点你现在才知道吗的差异:“爱。”

    简单瞬间配开头,有点冒鼻血的受不了帅哥这么强悍的表白:“那个……不用看着我说,我活着呢。”

    伊天南淡淡一笑继续吃饭,知道不好意思就行,免得整天当他是路人甲一样的存在:“你如果感觉任阳住咱们家不方便,我们可以出去住一段时间,就当旅行。”

    “不要,我不喜欢,出去住要花钱的,我想这学期期末送简万出去实习。

    “我帮你安排。”

    “不用,等我安排不到了再找你。”

    伊天南不想打击的她的还是道:“你还不如直接找我,简万学的是医科,实习的岗位能说明很多问题,还是我来吧。”

    简单一点也不推辞的拍拍伊天南的肩:“太识相了,我就是这个意思!老公我发现真没白娶你!抱一下!”

    伊天南端着碗伸开胳膊,很正常的望着她。

    简单见状顿时有种赶鸭子上架的错觉,不过骤然感觉他表情好笑的狠狠抱了一下:“沾老公便宜,亲一个…“”谁知简单刚亲到安全地带,伊天南瞬间放下饭菜,把她按在了沙发了,吻并不急切但是深情,他并没有怎么动但是却牢牢的把简单控制在沙发的中央。

    简单顿时感觉脑子缺氧的让他吻着,一丝不知事感动还是心疼的气息轻轻的在自己血液里流淌,或许宋丽和郝晓云说的对,这个男人一定很久之前就喜欢自己,只是可悲的却眼巴巴的瞅了自己这么多年,多么可恰的家伙啊,更可悲的是如果自已和禅让之间不存在分手难道他要这么在她面前晃一辈子,想想自己曾经傻里傻气的在他面前谈自已的婚姻就汗颜,想到他曾经对自己小小的一个温柔又有些感动,十年了,自己在他营造的王国里从一个无知的小女孩长成两个孩子的母亲,站在这样一个高度上和他一切俯视他如今的天下,自己何其有幸,又何其的运气,如果不是伊天南她将什么都没有,也不可能如此平安的看着弟弟妹妹们成刺

    伊天南把她压的更深了,似乎本来想浅吻的兴致被高调的挑起,本想吓吓她的用心,现在有些不单钝的想靠近再靠近,甚至是永远的靠近,伊天南有时不得不可悲的发现身下的女人什么都不用做只需一个眼神或者一个举动就能让他看的发痴就能让他不想起来。

    简单感觉有一丝凉意时,掐死伊天南的心都有了,他在干嘛啊!这里是办公室!不适合偷情的,虽然这里是公认的偷情圣地,但是适合她这种女人不适合伊天南这种男人!

    低调的婚姻 077

    某人无比压抑的道:“别动……再动就控制不住了。”

    简单一阵悲哀,不动你也控制不住,老天啊,千万不要精虫上脑啊,亲亲就行了过激的运动对身体不好啦!

    伊天南恰爱的抱着她,嘴角戈过他眷恋的每个地带,手指不知觉的想深入探索,虽然他也努力的克制,但克制何其容易,他现在就悲,”一一咔嚓

    门快速而开,欧阳跃急急的跑进来横冲直撞的道:“伊总!伊总!刚才……”,欧阳跃瞬间卡壳,快速的转身向外面跑去!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就当他没出来过,老总和夫人继续!

    伊天南眼光怨恨的看着门口,即便是关上了也改变不来它打开过的事实,

    简单顺着他的目光瞅眼悲催的房门小心的捅捅他的胸肌:“喂,好了,穿衣服啦,要不然被人看光了!”

    伊天南闻言把目光拉回来,瞅了自己老婆一眼,随后又无比厌恶的看向门口,挖了他的眼珠子!

    “起来啦!”

    “不要!”伊天南毫无预警的压在了简单身上:“这样他们就看不见了”,

    “无语!伊总你这是自欺欺人,快点让开!”

    “……”,沉默。

    “好啊,好啦,别闹了回去让你压着。”

    简单说完,伊天南心里有那么一丝酸泡泡在冒,似乎能想到禅让那种男人被这句话哄时是什么表情、会做出什么动作:“靠一会。”!!不行!”得寸进尺是男人的通病:“我出去看看宋洁的事情,顺便去瞅瞅简妹,让开口”

    伊天南表情严肃的翻身,不情不愿的瞅了自己太太一眼,继续吃饭。

    简单随意整理了一下,出去处理自已没完成的任务,她刚打开门,就发现欧阳跃看了她一眼但是随后赶紧低下头,简单眼睛一斜,人模人样的走了过去,声音古怪的道:“欧阳特助”

    欧阳跃直觉的窜起来道:“夫人好!!”

    简单镇定的咳嗽一声,一点也不把自已刚才的样当回事:“欧阳特助,你很闲吗,工作轻松到擅闯总裁办公室……”

    “夫人我错了,我什么都没看见,我发誓真的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