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81

正文 分节阅读_81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恐怕一帮人的脸色都要是黑的喽!

    郝晓云努力从闪神中回过味来,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心态,虽然这不能说是什么大新闻,但是在‘金宇’被说出去也绝对震撼,郝晓云也不禁感觉事情好笑,在她们都小心翼翼的不提简单和禅让的时候原来她已经不在意了,在很多人想打伊天南主意的时候,伊天南已经跟简单结婚了,殴死多少美女的心啊!简姐不愧是简姐!震撼!太震撼了!真想知道科献知道后是什么嘴脸,如果放她身上她肯定就气死了!一个最不起眼的对手竟然得到这么大的殊荣恐怕会气的吐血吧,郝晓云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等着这个消息蔓延时每个女人自以为是的嘴脸,就如刚才宋洁所想,也许每个人都认为比简姐优秀,认为都可以取简姐而代之,但是简姐也许不漂亮也许没有很多人想到的竞争力可是别忘了伊天南不是傻瓜,他看中的女人自然有他自己的感觉,郝晓云不禁又有些崇拜伊天南了,遥想自己没结婚那会疯狂的迷恋他,现在也一样对他有感觉,如果他找女人都这么有眼光就不得不说伊天南确实有可取之处,呶“没被自己追到,只怪竞争对手太强。

    简单就感觉没什么啊,但是多多少少也知道这个消息满震撼的!呵呵,当初她嫁时也有些诚惶诚恐,还有些被馅饼砸到的锋觉,尤其是被照顾的那一年,几乎让她感觉自己是不是纪翘翘了。

    低调的婚姻 072

    但真嫁了反而觉得,伊天南跟很多男人是一样的啊,会做饭会做家务,喜欢小动物,偶然也会皱眉,会拿孩子没撤,做饭的时候也会忘了关火,睡觉的时候会有小动作,多正常的一个男人啊,只是平时远观才觉的那么高不可攀!真嫁了也就那么回事!唉,…望广大同胞记得还不如远观呢……

    伊天南瞬间心情大好,怎么说呢,地下情人当久了终于能活过来了,憋屈了他一年,终于可以开口了,简单就是他太太,名正言顺的太太,站在他的羽翼下,享受他的保护,话说前一年他真没什么立场,不敢要求自己浮出水面不敢肯定自己的地位,小心翼翼的应付着他的婚姻,生怕哪一步走错了造成什么损失,现在就不一样了,他的地位在简单的肯定下慢慢的成长,现在他是简单的老公,走在太阳下面光明正大的晒晒,不得不说有那么点成就感,有些释然也有些感动,他等了这么多年,努力了这么多年如今真的实现了觉的以前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他靠在自己的座椅上望着前面冷冰冰的工业设备觉的顺眼不少,于是他拿起电话心情不错的打给禅让:“合约明天签给你送过去!”

    禅让闻言释然的靠在窗前,总算是没有拒绝,如果伊天南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总算是同意了,禅让高悬的心终于落地,心情也不错的看着外面的风景,不求真的可能复合,只希望在他需要看到她的时候,能在自己可以触碰的范围内让他看一看平复一下心境。

    赵寂打开办公室的门把一份新的合作项目放在禅让的桌子上,他觉的禅让这几天好多了,就像以前一样重复自己的工作,整个人看起来也比往日开朗了一点:“禅总,这份案子您看一看,如果需要让下面的人去修。”

    “放那吧。”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看突然间想吃简单做的烧茄子。

    赵寂看了他一眼,悄悄的退了出去,不懂禅让为什么喜欢简单,也不明白失去一个女人有什么好缅怀的,但是既然他那么留恋也有他的理由,可在赵寂看来禅让的感情并不成熟,他只是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环境里久了才会觉的如此的需要,赵寂本来想走,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反回去跟禅让谈谈,他感觉事情远没有禅让付出那么多的得到回报,他须要心平气和的找他谈谈一“禅总,我可以进来吗?”

    “进!”反正他也没事,有点事情做总是好。

    赵寂深吸口气,决定跟他谈谈:“禅总,不是工作的事情,你有时间吗。”他们合作了这么长时间比之别人更有感情,他希望禅让能过的更好能得到的比别人的都多。

    禅让坐回位置,微微的点点头:“坐。”

    赵寂依然而行,为禅让分析道:“禅总,如果我说了什么您不愿意听的话希望你能理解,其实我知道简单的人不错,但是您想过没有,她为什么嫁给了伊天南。”赵寂小心的看着禅让,怕他生气很注意的在斟酌字眼。

    禅让现在不似以前那么激动对于别人提到简单也能释怀:“怎么了。”

    赵寂见他没有动怒比较放心的坐了下来:“禅总,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你可以不接受,不过您仔细的想想,简小姐应该不是会快速倒戈的人,以前他对禅总您也很不错,凭借你们两人的感情,就算你们分手了简小姐也不应该如此快的找个老公,禅总我感觉吧,你别生气我说了,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简小姐感觉跟着你日子过的太苦了,所以才…………”

    禅让看他一眼,平静的于其对视,这个问题他没想过,甚至不曾在他的印象里停留,他对生活比较迟钝,感觉那样很好啊:“以前简单过的不好?”有吗,他觉的很好啊,他以前最大的奢望就是像那样生活,难道有什么不对!

    赵寂肯定的点点头:“何止是不好,她除了工作还要照顾你,你们的用度和日常所需都很一般,她恐怕每个月都是数着工资过的吧。”

    禅让凝眉想了想,似乎是,她不买很好的东西但是也没听她说过有什么不如意。

    赵寂以过来人的。吻道:“这就对了,其实我不是说简小姐不喜欢你,也许她曾经很爱你,但是你输在供养简小姐的物质生活上了,也许是你不懂女人,虽然我懂的也不多,但是有一点是事实,她们需要物质生活,婚姻和爱情是两回事,她们可以和贫穷的和人谈恋爱却不会嫁给贫穷的人,禅总,您明白吗?”

    禅让疑感的转过头,不太很懂,而他的简单不存在这个问题!

    可这却是赵寂想委婉的表达给禅让的东西,就是简单看中的是伊天南的财力:“禅总,如果我是简单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会选择伊天南,你想啊,禅总你长的也仙,六赵寂上下打量他一眼妖孽,可是不能这么形容:“长的很不错,是女人会喜欢你很正常的,简单养你,估计就跟我们养女人差不多,但是,我们会养的女人不见得会娶对吧,同理可证,她只是养养,或者说的更明白点就是想养个帅哥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口”毕竟简单长的很一般,能找到禅让这样的是她八辈子休的福分!

    禅让感觉这个论点很荒谬,谁说简单不想娶他,是他不嫁,想到伤心事,禅让又有些落寞的靠回椅子上,习惯性的开始后悔当初没有跟简单结婚。

    赵寂理解成他想通了现在有些后悔,于是他继续道:“禅总,你和伊天南当初在她眼里就是两个地位,伊天南有车有房有社会地位,嫁给他就等于没有了后顾之忧,如果争点气生个一儿半女前途就是不可限量,事实也证明她很争气,如今可以说‘金宇,有一半的江山在她的手里,她现在不理禅总是肯定的,如伊天南不要她了,或者说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问题,简小姐依然会先找你,怎么说呢,她会感觉你能安慰她,能给她以后她同样想要的东西,禅总明白吗?”

    禅让根本不需要明白,因为前提不成立,后者就更不可能发生,如果当初他不矫情,他嫁给了简单,简单一定还是最宠他,给他所有最好的根本就没伊天南什么事,所以赵寂的推论他根本不需要听,太荒谬。

    赵寂却觉的没有错,因为就算感情变迁的再快也不能快到前脚分手后脚结婚吧:“禅总,您好好想想吧,谁敢说她嫁给伊天南不涂他点什么,简小姐的事,禅总最清楚,虽然简小姐相比其他女人确实好的多,但是只是多少的问题没有本质问题,禅总还是要自己想开,不管你们因为什么分手,他确实找了个比你有钱的不是吗!”

    有钱吗?禅让不禁自问伊天南有钱吗?一般吧,他家简单要找当然要找个跟自己一样优秀的,不过有没有钱还是第一次注意,算有钱吗?禅让努力的想想,勉强算是吧。

    赵寂小心的打量着他的神色,感觉禅让出奇的正常时骤然发现更不正常了,禅总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而且还乖乖的没有闹,太阳打哪边出来了,赵寂诡异的看这禅让,感觉他今天是不是被什么刺激了。

    禅让看他一眼,好奇道:“还有事吗?”

    赵寂斟酌下词语,小心的道:“我的意思是简小姐其实也没那么值得禅总爱,禅总需要一个更好的女人,禅总只是在简单的阴影下活的太久了,所以没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好的女孩子。”

    这个禅让真没发现,除了简单,他看全世界的女人都不顺眼,至于别人什么样子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只关心他家简单,他家简单今天吃了什么都比别人去死有意义:“没事你可以出去了。”站着干嘛,虽然他很想关门让他走人,但是因为自己立志要变的配的上简单的理想还是让他很有风度的忍了。

    赵寂也不是没事找刺的,感觉不对赶紧就溜,话以说完禅让总该明白他的意思了,希望禅让自己好好的想想,然后接受他身边好的女人。

    可惜禅让的思想现在不像以前那样编激了,他现在处于自我检讨期,他在想自己以前做了什么让别人感觉他们很穷呢,不过想想跟着他的简单和跟着伊天南的简单,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又输了,既然这样是不是代表自己给的东西有价值点,把简单照顾好点,会有好处呢?传说在伊天南家是伊天南做饭打扫卫生,也是伊天南在带孩子,可以说简单以前为他做的伊天南都在为简单做,会不会跟这些有关系呢,他在家里时都是简单在忙,话说自己当时最享受的就是看着简单忙碌,如果自己都能因此爱上简单,是不是说简单也会因为伊天南对她的付出爱上他呢!

    低调的婚姻 073你是他老婆!!

    ‘金宇’集团内部:一股旋风正在慢慢的酝酿,不安的因素悄悄的在角落里生成,如瘟疫一般慢慢的催长,纯猝想挑拨事的在蠢蠢欲动,看不上简单嫁给伊天南的恨不得简羊去死,暗恋过伊天南的不禁在感慨他的眼光,话说人人都认为伊天南最不济也该找个人模人样的老婆,最后竟然是简单,很多人也不是认为简单不够好,而是配伊天南欠缺了点,用每个人的理解来说,就是他们认为旁观者清

    伊天南不该娶简单。

    当然思想偏激的想看简单最后落的什么下场的也不是没有,俗话说爬的高榨的响,幻想一下她被掉下来也不犯法,唉,只能说人们的心境有错有对,但……,也不能完全怪别人怨恨她,貌似最不可能的女人抢了最有市场的男人谁也会心有不甘,何况还是哪方面都不如自己的女人呢!让别人嫉妒一下也是应该的。

    简单依然在整理难伺候的图稿,对她来说结婚的事情被曝光,也就曝光了,谁愿意把她当动物欣赏一下就欣赏,反正眼神和关注也杀不死人,到是这些烦人的东西看着头疼。

    伊天南不感觉别人会反时,在他看来能娶到简单很不容易,或者说他能从禅让手里抢过来也千辛万苦。

    时间在众人的沉默和诡异中消逝,一张张报表老实的上交在简单这里,一个个女人看简单的目光有些微微的差异,更有甚者忍不住拿出手机发些竞精短信问好友感觉伊天南会找个怎么样的老婆,也有些无聊的把简单扣成图像,问好友这个女人好不好看。

    不懂伊天南审美观的男人们,也努力的瞅瞅简单,似乎想从这个看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身上找出点让自己惊艳的东西,可是看来看去除了感觉简单比以前白皙了一点也没什么区别啊,一样的短发,一样的工作装,不提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