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78

正文 分节阅读_78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个沉稳一个秀气,刚阳有之,柔美有之,走在一起几乎能吸引所有人的眼光。

    禅让礼貌的看他身后一眼:“新秘书?”

    伊天南冷淡的一笑:“我眼光没那么俗!”

    低调的婚姻 069

    禅让不敢芶同,他眼光如果不俗会看上简单!唉,但是现在不是争论他眼光的时候:“里面谈。”

    “恩。”伊天南冷淡惯了,对于没必要深交的人,他和禅让有一样的通性,置之不理!

    但是宋洁不会放弃,尤其,还是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毕复,每年的园艺支出也湘当的可观,只是一直没机会接近,如果她能拿下‘华夏,的设计权,‘松景,的将来一定比现在可观:“伊总!我们的事还没有谈完呢”,

    伊天南总能当听不见的随意和禅让道:“就你自己,赵寂呢!”

    既然伊天南都忽略苍蝇了,没道理他趁前吧,况且他也不太喜欢与外人接触:“这件事我亲自负责。”

    “不用说的这么好听!因为简单吧,你把没安排的计划!安排到明面!”这种事不用遮遮掩掩大家都不是傻子!

    禅让也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就想伊天南说的,傻子都能看的出来:“有点,非常感谢你还能出来。”

    “我有我的考量。”没利益的事谁干!

    “因为高家?!”对方不仁的揭他短,他当然也会反击:“听说他们有意通过你开通国内市场,你总是拒绝对你也没什么好处!自己一个人应付应该有些困难!”所以他就当及时雨了,希望对方能给他点微薄的福利。

    伊天南闻言,眉头不自觉的缩了起来:“是有点烦!”次数多了还会没心情应付。

    “我也是,突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所以就想了个案子讨好你。”

    伊天南赏他一眼,什么他也是,他们就不是一个事!“无所谓,讨好的很到位,也算是我救你两次的报答,除了给你简单,我接受你动机不纯的接近。”

    “伊总客气,对了,后面的人你就不怕简单生气!”

    伊天南闻言闪神了片刻,似乎因为对方的话才意识到这个有些迟钝的问题,于是他讨教的道:“会吗?”

    禅让仔细的想想,会吗!?貌似以前他也没和其她女人接触过,简单也没机会生气,这么一想他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就是从来不跟女孩子不清不楚,他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一定要保持,保持这个好不容易得到的优点:“应该会,要是我会。”

    伊天南嗤之以鼻,禅让是非人不能跟他比:“简单不至于把她放在眼里。

    禅让顺嘴接了句:“可能是不爱你!”

    “挑拨也没用。”

    禅让耸耸肩,本来就是,要是他,他肯定介意!

    宋洁追着两人的脚步进了餐厅,如果说一个人不能让她独孤一滞,那么两个人绝对可以,无乱是伊天南还是禅让,她只要能说服一个就够了,而且禅让给人的感觉比伊天南温和的多,还有关于他的报道,似乎总是那么孩子气,让人多了层亲切感少了一丝距离:“禅总!我是‘松景,愿意的设计师宋洁,我们可以谈谈吗!禅总你比报纸上好看多了。”

    可惜禅让比之伊天南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也基本当她是空气,还是透明的:“走吧,我定了楼上。”

    “恩。”

    “禅总!禅总!”

    “对不起小姐,前面是贵宾区,请您出示贵宾卡!”

    宋洁哪有什么贵宾卡,她可是追着人来的:“我跟禅总和伊总是朋友。”

    服务员犹豫的看向前面的两个男人。

    伊天南和禅让齐齐走进了定好的房间。

    “对不起,小姐,我们无能为力。”

    宋洁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们肯定在谈案子,‘金宇,和‘华夏,谈的肯定有价值,就其是听听也能得到好处,于是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服务员道:“我……我其实是他的……你也知道……“说完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因为我犯了点小叫错误,跟他吵架了,所以……,对不起,你能让我进去吗,我就是跟他道个谦,平时他很宠我的,真的……

    服务员有那么一点动摇,这种事也常见,但是刚才进去的是伊天南和禅让啊,伊天南他了解绝对不可能和女人不清不楚,可是如果是禅让他就不知道了,他们这家店是第一次接待禅让。

    “求你了,让我进去吧,我会自己负责的,我是‘松景,的总设计师,不是那些不正常的女人……”,

    “……“”,服务员犹豫了一下,看她的样子也确实不像:“你进去吧,最好不要给我们造成麻烦。”

    宋洁感激的一笑:“知道了,谢谢您!祝您下个月升职!”

    二楼的贵宾房里,伊天南翻看着他带来的文件,没什么不满意的:“我只是想找个人应付高家,对于这项合作案,谈不上多有兴趣。”

    “我知道,以你在国内的实力其实对付他们也绰绰有余,但因为你有简单你并不想向以前一样搏。”

    “对!现在不是孤家寡人那会了,没事多为老婆和孩子想想也是应该的,这份案子我回去会细细研究,你对高家怎么看。”

    禅让不好说的为自己斟杯酒:“高家的立场估计不会变,他们的实力就算不足以和你斗也是会出手的,我虽然不知道高家的市场现则,但是以他们百年的声誉也不会好对付。”

    伊天南不否认的点点头,高家的家底确实不错,如果放他手里他会做的更好:“你就是个摆设。”适当的出来吓吓人就行了。

    “明白,至少存在和不存在是两个概念,我可以让他们考虑下自己的立场,简单还好吗?”禅让喝口咖啡状似不经意的问。

    伊天南答的更随意:“好着呢,早上吃了半个包子就跑了,你这份企戈董事会有意见吗?”

    “没有,我的私人家底,如果需要我会把价码往上翻,简单最近是不是喜欢上粉色了。”

    “不需要,价码随便就行,不是她喜欢是伊人喜欢。”

    “如果你没意见就签字吧,还是说你要去研究一下,伊人快会讲话了吧,简单似乎很喜欢孩子。”问的总是那么旁敲侧击。

    “研究是一定的,不像你那么随意,谁的孩子谁不喜欢,她比较宠孩子,唯一的重点就是他们了。”不就是想知道她对孩子的态度吗!这也是事实,对方不能生只能怪他当初太偏激:“好了,我先走了。”

    禅让赶紧站起来道:“我去你公司看看。”

    “不用了,跟你办公室也差不多,再见!”

    禅让迅速有些慌的拽住他:“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咱们要合作,总该……

    伊天南认真的看着他,了然中有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中又有点只能如此。

    禅让不好意思的松开手:“我……我就是说说,再说这么大的案子,我去看看也在情理之中!”

    何止是看看,他现在考虑换个对象!看吧,就说人品有问题,他斟酌的一直是这个案子的背后:“禅总,不用把什么都写在脸上,还有忍一下,等我签了宇你再乱要求。”

    “我……

    “好了,我还有事,禅总难道不忙?”

    禅让很想说他不忙,何止是不忙,他天天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整天想着怎么接近简单:“忙,当然忙,你看着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忍了!

    伊天南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很好:“再见!”伊天南刚打开门,宋洁就满脸微笑的看着他:“伊总好,我路过……呵呵……”

    “总经理,你们贵宾房什么时候能路过了!考虑下倒闭吧!”说玩直接走人了!

    禅让在后面看了眼出来了没来得及说话的经理,汗颜的瞥了一眼:“倒闭吧。”然后也撤人了!

    留下傻眼的经理和不敢跟了的宋洁,她做什么了,她只不过过来了一趟至于如此生气吗!她根本没听清他们说什么,也不直达他们要对付谁!况且她又没有做错什么,怎么说她也是个刚参加工作的小人物,不用什么都跟她较真吧!

    中年经理冷汗涔涔的看眼宋洁:“你害死我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弄到我这里闹!谁放你进来的!炒了!”

    宋洁本来就觉的委屈,这么一说更是觉的不公:“凭什么!我不过就是过来了一趟又没有做什么是那些男人有问题!”活该他娶了个那么难看的女人,根本就是心里变态!

    “我现在不管是不是伊总有问题,总之你现在是真的有问题!保安!保安!送这位小姐出去!轰出去!”“金宇,可是他们营业的命脉,她算老几啊!

    “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中年经理极度不爽的鄙视道:“你不会放过谁随便!你知道你得罪了谁吗!你要死何必拉上我们

    聚贤小野丫头一个做什么根本不想想后果!还有心情威胁别人!轰出去!轰出去!这年头讨厌的人多了!竟出些自以为是的白痴!”

    宋洁气的脸色发青的被敢出来!今天诸事不顺!她走还不行吗,况且她在简单那就有工作,她可以回去解释!“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知道看一些富人的脸色,难道平时那些小民小户就没有去你们店喝过咖啡吗,狗眼看人低。

    低调的婚姻 070正常

    如果宋洁要这么形容也没有办法,但还不至于上升到她说的高度,毕竟她错在先,伊天南只是实事求是。

    ‘金宇,集团顶层内:

    伊天南回来后径自向办公室走去,外表如常,脸色如常,没有平时见了禅让后的咬牙切齿,也没有太悲催的表情,他就如平时出去溜了一圄一样没什么特殊的走进了自己独裁的位置!

    简单斜眼瞟了他一下又迅速低下,干嘛去了,禅让找他谈什么?有没有气到他老公,但是不管她怎么伸着脖子瞎看,她想看到的东西,都没写在那个人的脸上,伊天南这人不管做什么都不看不出高不高兴,估计就算惹了他,他也能维持一种样子到天黑,但是……也许他们真的是谈正经事呢,简单摇摇头,还是别杞人忧天了吧,可“他们究竟能谈什么正经事,,

    宋丽见简单走思,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解想着总裁今天穿着正常吧,也没有比平时帅啊!“简姐!简姐!”

    简单瞬间回神:“吓死我了,小声点,说吧,什么事?”

    宋丽诡异的看着她一笑:“有猫腻哦,简姐你想什么呢,是不是也被咱们伊总伟大的魁力而吸引现在无法自拨中!”

    简单横她一眼,相当佩服女人八卦的本质:“对啊!迷得神魂颠倒了!

    宋丽闻言无所谓的耸耸肩,根本不把她心目中的简姐和她心目中的总裁想到一起,这似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