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69

正文 分节阅读_69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修长的双腿埋藏在紧身的牛仔裤下却被他弄的皱巴巴的,本很帅气的外表,如今就像没生气的死人。他有气无力的开口道:“人以死亡,请勿召唤。”

    伊天南不为所动的开口:“查一下赵秀跟谁有接触,另外查出谁跟她有金钱纠葛。”

    任阳无聊的眨眨眼:“赵秀?谁啊,你新欢?哈哈,我很乐意的。”

    伊天南表情瞬间冷淡:“赵秀是简单的母亲,你如果嘴上积点德任老爷子会很高兴。”伊天南早习惯他的说话方式,也习以为常的没什么感觉,和任阳相处久了什么话没听过,他对任阳的所有话免疫。

    任阳瞬间眼睛亮了一下,似乎所有跟简单有关的事总让他异常兴奋,他就想看简单倒霎,他最想知道的是如果禅让和伊天南都不要她了,她会不会抱着孩子去自杀,哈哈:“立即去办。”

    这点让伊天南比较满意,伊天南杜上电话心里第一个想到简单,她为什么不跟他商量,难道这种事她不该跟他提一下吧,简单似乎也不是那种会不好意思开口的人,那她为什么没有跟他心,伊天南又有些胡思乱想的趋势,但是他立即让自己闭上脑袋,尽量让自已沉寂在非第三者插足的喜悦上。

    简单则没想那么多,这些事她见的多了,又不是第一次,担心归担心,结果还不是要给钱,不是她不想麻烦伊天南,而是感觉没必要,反正结果都一样,无非就是,一种是自己掏钱,一种是对方掏钱,她还不如自己来,虽然她很想让对方来,但是她就当自已慈悲不花他的吧。简单几近施舍的想着自己为伊天南的好,难得自我感觉良好的自夸了一下。

    雨似乎不愿意停的继续肆虐,除了个别人士比较讨厌这种天气外,大多数人都表示喜欢,很多小孩子兴奋的也是下雨的过称其他的根本没什么。

    任阳也是兴奋的,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下雨,但是有事可做他就兴奋,当森把调查来的资料放到他床上时,他眯着眼睛一点一点的看完所有的内容,嘴角不自觉的慢慢扬起,整个人渐渐散发出活着的朝气!

    森往后退一步,不想传染了他家主子的不良习性。

    任阳瞬间坐起来,金丝边的眼睛下隐藏着冷寒的笑意,很好!很好!竟然敢用他威胁过的手段威胁简单,而且明显的比他有成效,这点让他非常不悦,遥想当初他抓简万时,简单那冷淡的态度让他想一拳解决她的下半生,可是如今别人故技重施,简单却表现的有丝不担心,那就就是说明他无能,还不如一个三流混混组织!任阳小心眼的重新整装,犀利的眼神现在就想剥了那个三流组织!可恶!他永远不需要别人来证明他曾经做错过,所以,不好意思了,他要亲自去会会敢老虎嘴上拨牙的小人物们!

    森赶紧跟上一步,他就知道少爷会去,看来他的直觉越来越准了,以前的少爷可没这么积极,查归查,伊少爷的事少爷以前还是会交给伊少爷处理,可是显然这次自己少爷又要多管闲事了,恐怕在他心里还有个完美的插手理由,咖,

    “带上人!走”

    是,少爷!”

    任阳这次绝对是较真的,他带着上百号人,开了一百辆重型车,车上装备的见不得人的东西就不说了,他甚至还想把自己在南非的坦克都开过来,要不是中国不准大型机车上路,他真想开回来压过去,他之所以这么积极有一半原因也是他太无聊了,或者说能让他感觉有激情的事真的很少,所以当他接到这么有创意的委托时,他恨不得调遣他所有的所有然后一点一点的剥光对方的皮,他就是让全人类都知道,他都没惹过的任务最好不好惹!他在路上时好心的打给了伊天南三“我已经出发了,怎么样,你带那个丑八怪来看戏。”

    伊天南向来相信任阳的效率,但是,外面的天气不好,他拒绝让老婆去淋雨:“不去了,你处理好。”然后伊天南刚想桂电话,但是隐约间似乎听到了一声不该存在的声音,于是伊天南瞬间不悦道:“你别找死。”

    任阳瞬间哈哈大笑,抱着伊人的双臂还有抽空拿着手机:“我这是机会奇教育!你懂什么,弄不好伊人将来能接我的班!宝宝叫声干爹听听!”

    伊天南脑子瞬间充血!语气异常严厉:“任阳,你最好能保证伊人的安全!”人已经在任阳手里了,说什么都没用,还不如让他保证些有用的。

    任阳笑着点点头,他其实挺喜欢这个丫头的,只要她将来别长的跟她妈一样碍眼,他应该会对她不错:“放心吧!快点叫上你家丑八怪一起来,要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伊人的安全!”

    威胁,绝对是威胁,如果不是关系到女儿,伊天南懒的理不正常的任阳,但是他深吸口气道:“你等等,我问问你嫂子有没有空。”伊天南随后打给简单,也有些不想让她太担心的成分。

    简单其实也没怎么担心,她只是很想把时方拍死,却感觉有些力不从心而已:“伊总,你找我。”

    伊天南桂上电话,看了她一眼,发觉她依然脸色依然不太好,于是他很委婉的提醒道:“刚才老三给我打电话了。”

    简单愣了一下,为什么?但随后惊讶道:“她跟你说了什么!”不会是跟她姐夫要钱吧,不用这么有才吧,跟她想到的求救对像都是一样的。

    伊天南模棱两可的看着她,眼神中有些淡淡的威胁成分,那意思就是在说,说吧,我会听的。

    简单瞅眼拘谨的把玩着衣角:“没什么啦,就是一些小事啦,你也知道我很久没和她聚聚了,想约她来咱家住几天而已。”简单说的是实话,她确实是这样想的,如果不是任阳那个害虫在家里不走她真想请妹妹们去她那住几天。

    “还有呢?”伊天南耐心的看着她,希望简单养成什么事都跟他说的毛病。

    简单又不傻,当然看的出来,只是她很想提醒伊天南三句,这里是公司,不要一天叫她进来十次,九次是问私事好不好,她在工作耶!不要把她当闲人,不过她想想后发现自已确实挺闲的:“呵呵,没什么大事啦,就是我ji,”她详细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中间略微穿插了一些自己其实很生气的信息,也很好心的提醒了当时人一句,她其实不想给钱,更好心的隐射了几句,能弄死对方最好,当然了,她在见识过任阳后也不会认为伊天南的背景多么的单纯,有时候伊天南瞪任阳一下,任阳就不吭声的态度让简单对伊天南的实力还是有些微微的期待,既然要告状,她很希望告的有价值一点,好处多一点,一次性打击到底把这人全干掉,最不济也要吓死他们才行!竟然敢威胁她,就该去死翘翘!而且饥的还不是威胁了一次不知道她妈没钱嘛还借给她,分明就是找死啊!

    伊天南安静的听着,对于简单的哭诉还是很受用的,而且自己的老婆受了这么打的委屈,不回报对方一下他也感觉不好意思,既然这样,,伊天南刚要开口,就听窗子外面有奇怪的声响,他顿时冷眼看了过去。

    简单瞬间惊讶的看着出现在外面的东西。

    任阳坐在飞机上悠哉的抱着小伊人拨通了伊天南办公室的电话:“哈哈,感激我吧,我怕你和丑八怪淋sh了专程来接你们的,快点上来,一个作为一百万,便宜大处理。”

    伊天南习以为常的沉默了一下,然后更习以为常的想拿起桌上的纸巅把他当飞禽一样扫射下来,但是考虑到自家女儿,他很绅士的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和善道:“简单,走吧。”

    简单无意识的噢了一声,沉静在任阳夸张的出场方式里被老公强行的拉上了拉风的坐骑!简单很想说,老天放过她吧!她今天恐高,其实心里的想法是,拜托神级的大哥们,不要总做出让她这种小民敬仰的事情行不行!

    事实证明不行,任阳今天的衣服是全黑色,放在飞机上的三把违禁物品明晃晃的在简单眼前晃,简单骤然有死紧张,俗话说不能同患难只能同富贵,她现在很想说,只能同花钱,不能同坐牢,她努力的想自己又没有帮他们洗过黑钱,努力的想自己的老公把这个危险分子放在家里是不是在窝藏嫌疑杞,但是似乎所有的想法都不成立,因为任阳出镜率比她还高,任阳几乎在回国的第一天就被媒休曝了个精光,他隐藏个屁。

    伊天南看简单一样,感觉她的表情很好猜,而且猜她想什么一直是他的乐趣,所以他在猜到后很好心的点了句:“任阳简直国家扫黑总参谍,。”要不然他就是再嚣张也不会在国内如此明目张胆!国内的政治政策绝对能第一时间除掉太多的人。

    简单更感觉荒谬了,任阳一看就是黑社会,这年头,蛇鼠一窝的事太多了吧,真恐怖,她最好距离这些变休的大神们远点。

    伊天南微微的叹口气,难道就不能把他们想的高尚点吗,他们也是有国家颁发的通行证书的。

    任阳才不在乎简单怎么想他,他在乎的是他想吓到简单,所以他偷偷的把伊人从角落里拽出来,瞬间显摆的抱在自己的手上,很臭屁的看着简单。

    简单瞬间就惊醒了!任阳和高大伟人形象瞬间破灭,沦落回那个无恶不作的讨厌者形象,她机会是飞扑过去的要抓花任阳的脸:“你敢把我女儿抱出来!我现在就灭了你!”

    任阳快速躲开,很臭显抱着伊人傻笑:“看吧,看吧,我特意给她买了一套黑色西装,帅不帅!”

    简单气的脸都差点青了,任阳怎么闹她都可以当他是苍蝇但是显然这家伙就是得寸进尺的小屁孩,一会不揍他两下他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但是简单并没有发火,她可是简单,从来不办吃力不讨好的事,从来不参与没事找抽的话题,于是她又沉默了,这点可是她的独门绝技,她总能从盛怒的情绪转化为悲催的内心腹诽。

    伊天南根本不看任阳在耍什么机计量,他只是在任阳把注意力都放在简单身上时,缓慢的优雅的恋爱的快速把女儿抱回自己怀里,然后慈爱的逗弄着酬

    简单和任阳瞬间都看向伊天南!

    任阳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真想把伊天南推下去,他今生最郁闷的是,为何他已经够优秀了却还有再出现一个更优秀的伊天南!

    简单几乎是崇拜的瞅着自家的老公,貌似他的老公总能给她点带来点意想不到的本事,难道她真栓了个宝,难到她该自已给自已吃老鼠药减轻一下她幸福的指数,但是想了想后了她还是决定自私的算了,她还是活着吧,至少她的存在可以减少神头上的几个光环。

    任阳悔恨的瞪着伊天南,恨不得飞机撞他的大楼上从此一拍两散。

    坐在最后一排的森,很习惯的垂下眼不做可能会成为的炮灰,历年来,任少爷就没打的过伊少爷,这也是两人能成为好朋友的原因的吧。

    小时候的任阳很孤僻,他冷眼的旁观所有人的死活,为了在任家给自己争取一席之地他几乎是付出了太多,也连带着看不上所有不如他的人,直到他遇到了伊天南,当时的伊天南就是主家培养的对外商人,只是后来伊天南几乎完胜了所有的对手,最后与任阳相遇时,也很完好了保持了自己全胜的记录,最后低调的表示愿意退出任家,而任阳当时很佩服伊天南,这个人机会从加入任家开始就是所有长辈们夸耀的对象,对于输给他没什么不服,就似乎暗自咬牙一定会赢过他,任阳也曾想过征服,毕竟任阳只是他家养的奴仆,身为将来的主事少爷,他当然要立威了,可是显然他无法曲线救国,他不能靠赢了伊天安让家族注意,而伊天南也不会印象他要的地位,于是两人就开始狼狈为ji了,于是两个也就一直狼狈到了现在,算下来也快二十年了,但不知为什么他们看起来更像仇家,见面了就没有一方不揭另一方短的,尤其是任阳几乎是次次往伊天南的同脚上踩,而森可以好不包庇的说一句,自己少爷很小肚鸡肠,就像此刻他就敢说,因为这点屁事任阳肯定在诅咒伊天南家的八辈祖宗。

    伊天南对任阳的腹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