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63

正文 分节阅读_63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年,华夏,的核心技术也一直引领行业顶尖,如果不是自家老板和,华夏,有这么一档子事,他还是很有兴趣拜访他一次。

    简单奇怪的看眼她们,不解的继续忙会,十点她还有请禅让喝茶,必须尽快赶完她手下的案子,唉……不知道他有没有……”

    禅让独自坐在长椅上望着柏油路上跑过的一辆一辆车,神情慢慢变的迷茫,眼前的一切似乎真是又不真实的在交替,灰暗的天气里,他出奇平静的就这么看着一个个走过的人,他也不知道该想什么也不想知道简单要跟他谈什么,他突然间想回到他们分手前的生活,哪怕那个时候他不幸出点意外也不想面对今天,他也想给简单最好的,想用简单对他百倍的好偿还她,可是晚了不是吗,简单就在他的身后,而他不能触碰,他真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傻了,简单想要孩子就要!为什么那一刻会那么怕,似乎有无数的蚂蚁在啃食他好不容易愈合的心,似乎完事的一幕幕重新在他的眼前集结,他不想,还有一部分愿意是他不想做爸爸,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掐他,会不会像自己父亲一样虐待他们。

    但是今天他看着伊默,看着伊天南如此小心点喂伊默吃放,他骤然明白原来父亲也可以这样当,可以很温柔,如简单一样的温柔,那一刻他很要他逝去的那个孩子,他也会很用心的照顾他,会让他健康的成长,没有他曾经的所有不,像大多数人那样长大,他会当个比伊天南称职的父亲,让他沐浴在最圣洁的阳光下,为她扑出一条康庄大道。

    可如”,禅让底下头,眼里的泪光不只是为了他逝去的孩子还是自己那一刻的退缩,但是没用过来,所有的事情都不挽回,他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不会如伊天南三般当个称职的父亲,他一直逃避的,伊天南做的如此简单……他若为父,一定不会像自己的父亲那样,他若为夫,一定好好的照顾需要他的人……”,可是简单呢,他的简单呢,他的孩子……”

    低调的婚姻 055禅让的态度一

    ……禅让低下头,眼里有点点的泪光在闪,即便再惧恼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简单处理好手边的东西,看看时间也十点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和伊天南说一声,免得伊天南乱想,可是想想吧,伊天南会乱想吗?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呵呵!

    简单刚站起来,就听宋丽突然道:“简姐,外面有人找您?!”

    简单一愣:“谁啊?”这个时间谁找她?

    “不知道,人事部的。”

    简单不解的皱眉想了片刻,人事部找她干嘛,她又没有打招呼:“接线过来。!”

    “知道了简姐。”

    简单拿起电话,就听见人事部经理气急败坏的道:“简姐,你说说这是什么事啊,你上次介绍来的人,、也太不像话了!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根本不会用她!简姐,还是你自己下来看看吧,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简单被说的莫名其妙,什么事吗!简妹做了半年了,现在才跟她说有问题脑子有病啊,况且就是整理个资料能有什么问题!切!“宋丽,你帮我看着点,我下去一圈。”

    “知道了。”

    ‘金宇’集团二层内:

    这里并不是什么重要场所,人员管理相对也轻松一些,整个楼道的装修也显的很人性化,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轻松,嬉笑和聊天在这里很常见,大家也默认的不说什么,毕竟工作之外不能指望大家都绷着一张脸啊!而且‘金宇’集团的哪一层都比顶层没压力是正常,也难得在‘金宇’看到几株真正的植物,显得气氛也很活跃!

    “怎么了?”简单穿了一身黑色的立领工作装,下面配一套制服裙,头发流落的隆在脑后,整个人看起来有气质,看这一层的人难免会带些高高在上的成分,其实也不是她要摆谱,毕竟她代表的是公司的形象,她下来后先找的也是自家妹妹,怎么说也要了解一下情况。

    简妹听到有人叫她,从成堆的文件中抬起头,越过众人好奇的眼神向自己姐姐走去。

    简单把她带出来,并不怀疑会是自家的妹妹有问题,简妹这人比较老实,虽然性子有时候倔了点,可是不影响她的工作,简单吧她叫到茶水间,看眼神情明显不太好的简妹:“你得罪谁了。!”

    简妹眼睛红红的垂下头,有点埋怨自己惊动了大姐,走出社会的目标都是希望自已能够独立,想不到还是给大姐添麻烦:“没事的。”

    简单不爽的双手抱胸:“说。”少腻歪,她道要听听简妹触杞了什么王法需要人事部经理亲自找她麻烦。

    简妹抬头看了自已姐姐一眼,拘谨道:“我也不太清楚,昨天我把档案整理好放在档案窒,那份档案是今天要用的,我也反复确定了好几次,可是今天早上却没有了,所以经理才会发脾气!”

    简单才不信她:“就这点小事!?!”如果只是这样人事部经理不会吃饱撑的得罪她:“到底什么事,你总不希望我调查的时候反过来真查出什么吧,丢人的事我可不跟着你干!”

    “你别管了,如果他们想开除我就开除了,无所谓!“

    简单抬手就拍上她的小脑袋瓜子:“你笨啊!如果你被开了还不是影响我名誉!再说了!是不是你的错还两说呢,干嘛背这个黑锅!你脑子有问题啊!快点说我没时间跟你耗!”

    简妹揉揉自己的头顶在心里腹诽她老姐两句,她都这么大了还打她脑袋太过份了,不过老姐问她就会说,大概是在她的淫威下被蹂躏久了她并不敢反抗:“其知”,这种事发生了好几次了,第一次的时候我也没太在意,经理也没怨我,我以为有人看我不顺眼而我一次也就算了,可是这种事在本月发生好几次了,带上这里大概也八回了,现在经理就说是我偷懒没用,还有人说我是仗着你的关系进来的,发生了这样的事,经理说是我偷懒想让我回家吃自己。”

    “事情你有没有做。”

    “做了,大姐,我怎么敢不做。”简妹小声的低估道:“我每天都做到晚上十一点呢。”

    简单想了想道:“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真无聊,也就是这些刚进来的小人物才玩这么没水平的计量!

    “得罪人啊?”简妹瞬间有些明朗,但更多是不去确定!

    “你别腻腻歪歪的快点,我等着出去呢。”

    简妹立即道:“没有,不过硬是要说也有一个。”简妹脸色有些微微泛红道:“宋磊你还有印象吧。”

    简单点点头,有,家事很好的那个,据说父母在军区很威风,貌似跟简妹一个学校的吧,汗,当时只顾着看同时应骋的罗一渍了没注意那个宋磊,印象中张的似乎还不错:“他怎么了?”总不会是他陷害简妹吧!太大材小用了,要陷害也要找个技术点的人物吧。

    “不是,就是,心简妹看着地面有些不好意思道:“这里的人都传言他在追我,可能是一些喜欢他的人,看我不顺眼吧。”

    简单瞬间惊讶的瞅着她妹妹,但随即收回不怎么恰当的目光,想想也对,简妹都这么大了有人要也是好事,但是怎么会是宋磊呢,好似宋磊家的家世很高吧,而且在她的印象中,那个男的长的一幅桃花园的样子,蝴蝶和蜜蜂应该不少吧,再加上家世也不错,绝对不是省油的灯,简单突然好奇道:“这件事他怎么说?”

    “他说不用我管了,他会替我按平,但是我不想欠他人情。”

    简单要笑不笑的忍着好哥,说实在的听到外人这么说就只想笑他,虽然他是很了不起,但是这里是‘金宇’还不需要他来彰显他的实力,但是能让那个男生说出这种话他应该是喜欢简妹的吧,何况她妹妹不错啊,又会持家,性情又好,至少绝对不会乱搞男女关系,简单突然道:“你和他发展到哪一步了。”赞成归赞成没,但是不能吃亏是前提,而且那个男生是不是真心的还有待考量,毕竟玩玩的也有很多种!

    简妹立即羞涩的恼怒道:“办,你说的什么话吗,我们没什么关系,只是吃了几顿饭而已。”

    简单故意道:“哦一一只有几顿饭啊一”几顿饭就被别人欺负成这样了,如果要是发生点什么还不直接整死!

    简妹赶紧解释道:“真的只是几顿饭,而其他帮我那么多次,我总不能一点都不回馈吧。”简妹有些为难的低下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宋磊盯她很紧,而且经常陪她加班,她说了不让他跟,他还是跟着,今年寒假时,有一次下雪,他也是圄执的把她送了回去,唯一让她庆幸的是没碰到她母亲否则她死的心都有了。

    “你喜欢她?”简单看着她的表情很果断的推论出结果,不喜欢就怪了,简妹明显的对他有感觉。

    简妹立即小声辩解:“没有“…真的没有,,江况且她并不认为自已配的上她,简妹扳着自已的手指,有些不好意思。

    简单耸耸肩,算了,她说没什么就没什么:“你怀疑谁,我三天后给你这件事的答案,这段时间内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其他的事不用管。”

    “会不会给你添麻烦?”这才是简妹最在意的。

    “添个屁!感觉自已愧疚了就请你姐夫吃顿饭吧,有钱请宋磊不请我!懒得理你。”

    简妹赶紧解释途“不是,我酬……”

    “好了,好了,我忙着呢,自己看着办吧,我先走了。”

    “哦。”可恶的老姐,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简单看看时间,直接去找人事部经理任广辉,屁大的事惊动她,那就别怪她不分青红皂白的干掉他!“任经理,什么事把你惹的如此不快啊,说来听听,也然我气愤一下。”

    任光绊见简单亲自下来,赶紧站起来道:“简姐好,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怕您不知道。”任光辉猜着她和简妹肯定有亲戚关系,但是看着她并不怎么关照简妹的份上,估计关系也不会很近:“简姐坐,喝杯茶吧,您打个电话就行了,我自然会处理好。”

    简单无语,不是他信誓旦旦的让她下来看看吗!她就来看看呗,倒要看看什么屁事:“没事,闲着也是闲着,事情我已经问了,你也自已查查吧,三天后给我答案就行,我楼上还有事先走。”

    任广绊汗颜的点点头:“是,是,简姐慢走。“心里不禁想这里似乎自己找错发泄的人了,而且看简单的态度似乎对简妹不错,可是……哎…

    简单并不为这点小事操心,也不是什么大事,她自己就能解决了,甚至不用惊动她家老公,尤其是她后面站了个大老板,干掉谁不是小意思啊,用的着躲躲闪闪。

    简单看眼二楼的落地钟,直接下楼给禅让打电话,心想不知道他有没有空,简单习惯性的拿起前台的座机,

    ‘金宇’集团的大楼外,禅让看眼闪烁的手机,再看看上面的名字,很习惯的拂过机身,温和的面容无比珍视的棒起他的手机,他不会接,他喜欢听这份等待,也喜欢这样的期盼,因为手机会响很久,然后就是语音,他可以一直听着,享受这一刻的安静酬

    简单相当无语,真想说一句,大哥,现在不是你耍个性的时间,赶紧接吧,但是简单却并不着急,可能等的习惯了,都成麻木了。

    ‘请在十秒钟后留言,

    简单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等到这句熟悉的话了:“我是简单,你在哪里,我现在有时间可以去找你。”<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