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49

正文 分节阅读_49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伊天南看两人一眼,强势的看眼座位,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打扰姐夫了!”

    伊天南瞬间开车上路,从后面追出的任阳恨不得一抢打爆他的车胎!”伊天南诅咒你翻车!”

    伊天南发誓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被几句姐夫叫的有些昏头,至于落下了谁,谁都自求多福吧!他这次把这几个孩子叫来其实另有目的,他不会纯粹无聊到让他扪来看看简单,也不是要在简单面前彰显他和顾念家,他把这几个孩子接来,因为他们是男人,将来承担的将是一个家的贵任,在这个过称中不是努力就能行的,他们必须学习更多的生存技能才能在简单对他们放手时过的很优秀,之所以没有吧女孩子叫来,是因为她扪还有成家的一条路可以走,婚姻有的时候可以是一种手段,这都是大家无法避免的,伊天南看简万一眼,漫步精心的问道听说‘华夏’集团在你们学校成立了家医药室,准备让你当总负责!”

    简万眉头皱了一下,这是事实,就在前天‘华夏’的董事长还亲自找了他,虽然他也很期待,可是真摆在面前发现很不现实:“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我推辞了,我们学校有很多比我优秀的人他们也仵比我更适合!”

    他怎么说!

    谁?”

    禅让。”

    简万想了一下道:他说等我点头,认为我很适合这项计划,但我才大二就是再优秀也比不上很多高一年级的学长当然这并不是我的谦虚之词,如给我感觉合适,就箕是企部人不赞同我也会去做,而是我真感觉不现实,这种技术性很强的实验我只能当下手。”

    伊天南点点头,时简万的做法算是默计,可是禅让呢,他恐怕能有一百个借口说服一个没有社会经历的资优生,但是他不会给他机会,禅让想对她的弟妹出手已经晚了,他会让他们自爱最短的时间内学会应对一切诱惑的本领:简万,你还有几年毕业。”

    两年。”简万很认真的在回答对方的问题,因为接他们的飞机和这辆车能让他想到很多。

    以后打算在这方面发展吗?”

    简万谨慎道:“恩,对这一行比较熟悉,毕业后大概会从小医院做起,护士也没关系,慢慢来就行。他在变相的拒绝可能会得到的援助,姐夫就是姐夫他不想沾大姐的这点便宜,最主要的是不想大姐因为他们感觉万欠了姐夫什么:恭喜姐夫当爸爸。”

    伊天南冷淡的点点头。

    简万也没有因为他的表情想歪,印象当中姐夫就很少笑,那次去他家也没什么高兴的反应,不过他看大姐的眼光很温和,这就够了,其他的不重要:“我姐呢?”

    她在上班,第一复职她不想请假。”

    简千突然道:‘姐夫是做什么的?!”他瞬间看向他!他不似简万一样温和,他感觉这个男人并不简单,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有钱他们可以不过同,但是请的起私人飞机,而那个开飞机的一路虽然骂骂咧咧但是他持枪,这是犯法的,他不希望将来大姐会有什么麻烦,如果那样他宁愿大姐和这个男人分开,哪怕他现在就辍学开始养他姐。

    伊天南看了他一眼,对简干也有一定的了解,就在昨天他还翻到了他和张梦影分手的事,但那毕竟是他的私事,如果简干不说他们根本不会插手‘我是‘金宇,集团的董事长,刚才送你们过来的是我的好朋友任阳,简万应该认识,任阳有合法的职业是位守法的公民,至于我家没什么亲人,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妈是华裔厂商高顶天的情人,不过我们很少来往机会不认识,所以家里就有我和你姐,你们过去也没什么。”

    简万皱着眉看了伊天南很长时间,不能说不惊讶,只是不能很惊讶,因为他们代表的是他大姐的形象,‘金宇,集团他还不至于没听说过,但是这人不是大姐的上司吗!而且大姐什么时候和她上司搅合在一起的,难道是因为他们!简万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简干也很诧异,生活质量的无限拉大就会怀疑时方别有居心,或者说怀疑他姐动机不纯,如果连他们这些当弟弟都会怀疑,那么这位男人呢,他不怀疑,毕竟他们这么多张吃饭的嘴在这里摆着!

    简百也听过,但是他没想那么多,有个有钱姐夫很好啊,有什么不好的,姐夫会给他钱花啊,

    伊天南勉强看眼他扪,他本来就在等他们问,就在等他们说话,他当然会趁机打击一个人的意目,他冷笑一下,却又显得很和善道:“其实也没什么,简单以前的男朋友是禅让,就是‘华复,集团的董事长,简万应该也认识!”

    众人瞬间无语,简万难以置信的看着伊天南“你说姐姐以前的男朋友是‘华夏’集团的董事长禅让!?那他这次请我,是不是因为我大姐!男人不管什么时候对自己的能力和亲戚关系都很敏感。

    伊天南不避讳的点点头,他就是要告诉他们,不要什么人的好处都要,还是要多想想他们的大姐,他们的大姐现在是他的老婆,他们就该为了他大姐少跟禅让接触,伊天南平稳的把车子开进车库,提醒他们下车。

    简万和简千都表情古怪的在后面跟着,大姐有那么受欢迎吗?而且大姐怎么会和伊天南和禅让扯上关系,大姐有多少事瞒着他们,而他们又对大姐了解多少!

    伊天南可不想两人把就简单想坏了,也不无意让他们误会什么她和禅让在一起八年了,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开始的时候简单曾经拒绝我,后来她和禅让发生了点小意外,我趁虚而入,现在我们连宝宝都有了,没有其他的功力在里面,而我也不会那么想简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

    简万和简千互看一眼,然后摇摇头,他都说的这么明了,自己如果再计较就显得小气,何况接触下来感觉他人不错,也没什么负面的新闻,如果他对大姐也很好,其实他们可以忽略他的身份,那毕竟是大姐的家:“但是姐夫,我喜欢我们不会成为你的负担,你也不用因为我们苛求我大姐,我二姐已经开始工作,我也将走上工作岗位我会照顾弟弟妹妹你不用担心大姐会给你添麻烦。”

    伊天南勉强一笑,如果他非要把立场摆正他也不反对毕竟可以证明他们是为简单想的随便,我跟简单之间慢慢你们就懂了,对了今天的谈话最好不要告诉你姐,而且他不知道禅让曾经跳楼,不对,是榨伤的事。

    简万这次有些不懂,大姐知不知道有关系吗,大姐已经嫁给了他,他难道认为大姐会出轨,大姐不是那样的人:我姐从不关心无关人的死活!”

    伊天南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只是禅让不是无关的人,这段感情也是不小心偷来的他当然要保证万无一失:“难免吃醋,大家还是不要说为好。”

    简干似乎懂,他虽然比简万小几岁,可在这方面他显然比简万懂的多,大姐如果真和禅让在一起那么多年肯定不会如此洒脱的说拜拜知道了。,不过伊天南还真和外界传的一样怪,竟然说吃醋都说的这么冷淡,但不可否认的这个男人很有魅力相对他见多的很多男人而言他不失为人人钦慕的对象,也是梦影口中的王牌老板,梦影很少夸人,但是她似乎很满意她老板的做风,想到这里他又想问梦影怎么了,但是他没说,他怕感觉像是沾大姐便宜

    你们随便坐,我去做饭,简单五点半下班。”伊天南换好衣服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简万和简千不自觉的黑了一下脸,虽然知道伊天南会下厨,但是在自己家里也进厨房是不是太怪了,何况他是伊天南不是吗!难道伊天南需要亲自下厨!

    简万不习惯的做在软皮沙发上,脚下软绵绵的地毡让他感觉很古怪,名贵的吊灯和比他们学校大厅还大的布局让他很构谨,虽然他表现的很普通可好是身份的差距就是摆在这里,而且这样的环境他第一次接触,虽然以前也去过一些条件比较好的朋友家做客,可是条件如此好的还是第一次,这里没有一家小康和富有的痕迹,这里是绝对的奢华,此处的奢华不是来自装修的钻石和金银器皿,而是感觉,感觉这里的文雅如一座精美的宫殿走过历史的场合依然炫耀着它的美丽折射着这里主人的智慧,这里的每样东西都很讲究,虽然他不是很懂名家名作,可是以伊天南的身份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简干见过一些相对比一板一眼的简万要好:“大哥,听说你们学校有个女生在追你。”

    恩?”有吗?

    简百突然凑近了听听,化已经十四岁了自认时这些还明白一点。

    一边去,大人说话小孩子凑什么热闹。”

    伊天南在厨房里忙碌着,他昨晚就备好了他们来时的菜,今天做什么都比较方便,他透过玻璃墙看客厅的人们一眼,随后拿起墙上的座机道:“森,把简万他们领各自的房间去,如果累了就让他们休息一下,还有你的主子现在跳脚了,能不惹他就别惹他。”

    知道了,二少爷。”

    简单下班第一件事就是往家里冲,她的宝贝弟弟扪哦,一年没见了,简百肯定长的可爱了,唰呵:我回来了!都来迎接我!”简单兴奋的推开房门,但是入目的除了热冷淡的老公并没有看到他的弟弟伊总,老四呢?

    伊天南把饭菜摆好道里面呢,我正要喊他们吃饭你去收拾一下,看一下孩子也下来。

    不,我要见我弟弟!”随后向她接过弟弟的房间冲去:“小百!小千!小万!出来喽,瞧我给你们买了什么!都出来!”

    简万无语的打开房门,他姐能买什么,炒饭呗,他大姐向来认为米粒可以分开吃所以经常买:大姐,你已经当妈了。稳重一点吧。

    简干也走了出来,看到大姐的那一刻才发现很想她,再加上梦影那点时,他都想抱着大姐哭会,他们很少接触父母,从小都是大姐拉扯着他们,在他眼里大姐跟母亲没什么区别:“姐,你嫁这么好不跟我们说,怕我们吃了你啊!”

    简百嗖的跑他大姐怀里,他最喜欢大姐了“大姐!大姐!我有自己的房间,姐夫说我一个谁这里没事的!大姐,我好高兴,第一次自己睡一个房间呢!”

    简万和简千不自觉的有些脸红,他们也是第一次,刚开始和小弟一样感觉很奇怪,在家里时都是几个孩子一起住,在学校也是很多人:大姐,二姐说工作很顺利让你不用担心口,

    简单兴奋的挨探小百的脸:,想我了没有。

    有,不要捏了我都十四岁了。”小百跟简单的时间最长从小几乎都是简单抱大的所以他跟简单的关系最亲‘我也见伊默和伊人了,很可爱。”

    好了,我去换衣服,一会回去吃饭。”

    好!”

    禅让看着桌子上的最新消息,悬了一年的心才轻轻的放下,简单你终于出现了!禅让珍视的抚摸过每一个相片,眼里有数不清的感动在激烈的涌荡,他等了一年,在没有她的消息时,他隐忍着,甚至不敢放大自己的情绪,皇天不负苦心人他的简单又出现了依然那么漂亮,依然是他心中的女神,笑容也跟以前一样,可是简单怎么就忘了想想他呢,他很不好,他想她,纠结在一起的思念让他看不到前面的方向。

    禅让把脸贴在简单的相片,用手感知着她的温度,小小心翼翼的抚过她优美的嘴角,手指颤抖的划过她的颈项,一年了,简单怎么补偿他看不见她的相思,禅让悠然一笑,绝美的容颜下有释然的坦然:“简单,“想我了吗?!他在想她,但是她竟然没良心的笑的那么开心,知不知道他很想掐死她,扭断她的小脖子看她怎么笑,看她以后怎么不回家。

    赵寂终于放心的松口气,一年了,等了这么多天,简单竟然以恢复工作的名义出现,那么谁在说谎,谁做了手脚,以简单的生活圈,到底谁能把她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