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42

正文 分节阅读_42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有,”

    跨过空间的海,走过思想追不上的高度,在洛杉矶的别院里简单终于起床了,她茫然的看着不一样的房间,思想跟不上空间的愣了好一会后,最终她苦笑了一下下床,事以至此她最好放老实一点,简单随意的穿上衣服,齐耳的短发微长的盖住耳朵后面的痕迹,但是面对镜子时,不小心瞄到了她颈项上的咬痕,简单停顿了那么一下,换了一件高领的衣服穿在身上。

    做在客厅的任阳看到简单时,冷眼一瞪“你还活着。我以为你死了呢”

    简单拉开餐桌的椅子,与他隔着一段吧台的距离:“放心,会留口气给你送终的!

    任阳一阵冷哼!他也说不清为什么越来越讨厌这个女人:“你妹妹昨天给你打电话说你妈不见了,你不去找找。”

    简单喝。牛奶随意的吭了一声。

    任阳立即不干道:我发现你这人一点也不孝顺!你除了爱你自己是不是谁都不爱,你妈出事你不管!我弟出事你也不管!你活着干吗!”

    简单瞬间瞄向他:你在谈绑架事件吗!先付我精神损失费!”

    滚!”

    那就无话可说了,我不探知你的心情,你也少影响我的情绪,就算我怀的不是伊天南的孩子,我也是他的老婆,我有权处理我房里内的任何一件东西,包括你”简单说完继续吃饭。

    任阳却感觉有点奇怪,他差异的看简单一眼,翻动报纸的动作有些犹豫,她今天什么了!似乎有点神经病!以前她从不在伊天南不在时挑衅,莫非今天更年期:“你是不是受刺激了!”

    简单也不说好,她确实心情不好,而且很不安,似乎经历了昨晚心里就像压了个块大石头,就算她努力说服自已该知足,可是坐在餐桌前的一刻心里还是扑腾的跳了一下!就好想对自身对食物有了一种厌弃!但这是不应该有的情绪,所以她慢慢的嚼着食物,似乎这样能让她平静一点、安宁一点。

    任阳奇怪的看着她,敏感的知道她今天心情不好,可是为什么不好呢?昨天和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金宇’集团驻外本部,这里的楼层不比国内低,装修也是一样的豪华,伊天南今天心情出哥的好,他虽然没有笑但走也没有扳脸,这对伊天南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平日这厮对着简单都没什么特备的表情现在却出哥的平和,眉毛很自然的弯曲,眼角有些柔和,举手投足间多了此亲和力,让这些习惯了他冷言冷语的高层干部瞬间开始嘀咕:“伊总今天看起来心情很好?”

    就是啊,记得我离开国内时他还是冬天现在立即成春天了。”

    别提了,我离开时国内时是老总冷着脸踢的,据说那还是他比较好的表情了,但走没想到他现在这么好相处。说话间,伊天南走了过来,黑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总是那么硬气!

    嘘!别说了!”

    明白。”

    伊天南随手拿起驻外秘书座位上的文件。

    男秘书突然紧张道:“伊总,这份文件有些小瑕疵,我补修一下。”

    伊天南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没关系,我来。”伊天南拿起文件走人,虽然语速还是缓慢表情依然冷淡,但是就感觉不一样了,平静下的温暖,冷淡下的和乐,就好比以前水波下是冷水现在是温水了!

    男秘书惊讶的看着一旁傻眼的各个主管,他自己也茫然了,他记得以前跟伊天南通电话时伊天南经常冷他的场,错了一个地方能用语言摧残他全家,但伊天南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秦经理,伊总没问题吧?”

    应该没有吧,昨天还很正常的!”

    你们在干什么?!”一位高大帅气的中年外国人用撇脚的中文夹在他们中间。

    众人瞬间有些恭敬道龙总好!”

    男人立即爽朗的笑了好!好!赶紧工作不要在这堵着!”他是美藉华人,他父亲是中国人他母亲是外国人,但却在美目土生土长,他是伊天南大学时的教授,在伊天南创办美国分公司时被伊天南挖了过来,他为人爽快也比较严谨,是伊天南在美国的发言人!因为不太懂中文于是就给自己取了个很威风的名字一一龙飞飞!等人群都散了,他敲响了伊天南办公室的房门

    进!”

    伊天南的办公室似乎永远没有情调可言,一律的刻板化摆设也是有棱有角的工业设备。

    中年的龙飞飞用纯正的英语道:高家知道你来美国了,你母亲也向你发出了邀请函,你回去看看吗?龙飞飞顺便把一张烫金邀请卡放在了他手里

    伊天南没什么兴趣的推了回去:“你去吧,我最近很忙!”是他的父母又怎么样!根本没什么感情,他自始至终没见过他父亲,就连他母亲他就见过两三次,根本不可能怎样!何况他那位名义上的大哥还娶了他在大学里的女朋友,虽然他已经不喜欢,但是那个时候高崖名知道宋婚狰是他的女朋友,还是那样做了,既然如此他何必要去呢!

    他们请的是你,佶计高家想进军国内市场,想让你帮忙”

    伊天南的表情习惯的阴了下来:“没兴趣!

    龙飞飞瞬间八卦:因为婷婷!”

    众所周知当初宋婷婷追的是伊天南,最后却因为伊天南没钱嫁给了当时最大的华裔集团高家大儿子为妻,当时在校内可是轰动一时,虽然这种事也常见,也有不少人理解宋婷婷为了生活选择了别人,但是,现在伊天南也不差,最重要的是伊天南没有绯闻,而那个高崖的绯闻就和雪片那么多,虽然宋婷婷每次面对媒体都表示无所谓,但是她明显的心里憔悴,必定她没有任何背景,一夕间嫁入了豪门如今也没人为她做主,只能装大度了,恐怕各种的滋味只有她自己明白!“听说宋婷婷也想跟你聚聚!”其实龙飞飞挺看好这两个孩子的,一个木讷一个活泼,当时都是他得意的两个门生,虽然宋停峙最后嫁给了高家但是谁没有杞错的时候,他还是希望这两个人走到一起,尤其是伊天南又没有成家,难道不是在等宋婷婷吗!

    伊天南没有一点兴趣,他母亲和宋婷婷来找过他,但是他拒绝了,不是说他对高家有偏见,而是从商业而言他不认为高家有发展的潜力,就算是高家跟他没这一层尴尬的关系他也不会和高家合作:你现在不忙吗!不忙的话去工作!”

    高大的龙飞飞不情不愿的瞪他一眼:是,伊大总裁!”龙飞飞在心里叹口气,对这两个孩子也不好多说,毕竟当初是宋婷婷对不起伊天南在先。

    伊天南见他走了,看看时间拿起电话打给简单,想到他的太太,他又有此甜蜜“喂,我找简单!”

    任阳随口道:不在,你老婆去跳楼了!”

    伊天南表情微变,对于任阳的脾气他相当无语,可是任阳是他多年的朋友事实,任阳的能力无可挑剔更是事实:我不想听你废话,给简单!

    任阳才不给,有本事伊天南就回来打他对了,禅让的事你知道吧。

    伊天南心里一惊,听说他今天醒过来了,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大概需要静养很长一段时间,伊天南冷然道:谢谢你没告诉简单!”

    我没兴趣乱说!”如果他真把简单说走了,伊天南肯定劈了他:我只是提醒你!你惹了一个狐皮膏药!”

    伊天南揉揉眉:“我知道!”禅让是个很难缠的人物!但问题的结症不是禅让,而是简单的态度,如简单爱的是他,十个禅让都不是问题,恐怕禅让也这么想吧,因为简单爱禅让,禅让也不屑把他当对手看!“简单在做什么,

    钟菜!她除了种菜不会千别的!”

    伊天南嘴角轻轻的上扬了一下,想着简单挽着袖子在菜地的样子,总让他温觉的很温馨。但是任阳接下来很好心的说了一句话:“你老婆今天心情不太好,你最好回来陪陪她”

    笑容瞬间僵化在伊天南的脸上!本上扬的嘴角不知该继续还是垂下,心里也像被人挖出了一块撕心梨肺的疼!他当然知道简单为什么心情不好,恐怕那个不好的理由能把他打入万丈深渊!

    喂!喂说话啊!喂!任阳火大的摇着电话!他第一次帮那个丑八怪说话,为什么没得到点反应:,喂!喂!伊天南你最好说话!”

    伊天南默默的挂了电话,整个无力的靠在座椅上沉默,他知道简单会习惯,但没料到会是这样,怎么说呢!就好比你把一份用生命换来的珍宝喜滋滋的放在爱的女人的面前,她却无所谓的看了一眼,甚至不满意珍宝的质量,伊天南这时候就有种被打入地狱的错觉,整个身体都虚脱的无力,简单不高兴!伊天南讽刺的笑了,他跟强了又什么区别,他等了这么久,忍耐了这么久还是这结果,那他的忍耐还有什么意义!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一直希望自已给她的是她心甘情愿接受的然后愿意跟他共度一生,可是想不到还是这样,他瞬间有点瞧不起自己,他跟畜生有什么区别一点也没有顾及她那一刻是不是真心!但是更多的是自已对自己的讽刺。伊天南少年得志不可能不自满,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再加上他的真心,他用尽了全部却换来了跟强要没有区别的无奈,他突然感觉自己很傻!还有点脑子有病!他死死的因住他爱的女人本想给她最好的,最后还是伤了她,而他自己还什么都不知道的高兴!他算什么东西!伊天南不想动的靠在座椅的发呆,目光明显少了刖才的温暖”

    别墅区内

    简单还在整理她的小菜园,她及其认真的慢慢搭理,没一步都小心呵护没一下都认真异常,看不出她开不开心,也感觉不出她有什么变化,她保持和昨天一样的表情,坐着昨天相同的事情!

    任阳慢慢的走出来,一身米色的休闲衫穿在他身上确实很好看,金丝边的眼睛让他也有点斯文气喂!丑八怪!我州才为你办了件好事!”这是他第一帮简单求情他当然要让简单知道,他可不做默默无名的好人!

    简单奇怪的看眼他,他怎么又出现了,不在屋里看报纸难道就不怕泥土脏了他的衣服干嘛!”

    任阳也不跟她计较,他是来当好人的,既然是当好人自然是当纯粹的好人:你不用扳着个脸!一会你老公就会回来看你了,你赶紧收拾一下让你老公看你能看的样子吧,就你这样十个伊天南都被你吓跑了!”

    简单奇怪的看着任阳,他今天没两吧,突然正常的跟她说话:“伊总土班呢,等下午我再打扮!”

    任阳最烦别人不接受他的好意,他既然说了伊天南会回来肯定会回来,他都告诉伊天南他老婆不高兴了,而以伊天南疼简单的情形卡,肯定会回来:“你放心,他肯定在往回冲,我告诉他你不高兴!”说完很施舍的看了简单一眼!

    简单顿时一僵!铁锹砸在自己的脚上她都没动:你跟他说了什么!”

    任阳奇怪的看着她的表情,他能说什么当然据实以高,再说了,他又没让她说谢谢用的着那么大反应吗你不开心我就说不开心了!我能说什么!总不能说你穿的像个难民满世界乱跑吧!”

    简单瞬间瞪向他,恨不得把任阳剁了,这男的怎么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等到那么晚才起来,没有第一天和伊天南撞上,就是不想把事情闹僵,再说了!她会自己调节好自己何必让伊天南看到!她已经够对不起他了没必要吧他虐的死去活来!她现在很恨不得把任阳拍死!

    任阳有些怀疑的看着她:怎么了,你没昨天吵架!那也不关我的事!

    你能不要那么鸡婆!”

    任阳也火了,他是好心!如果放在别人身上他管都不管:“你少冲我嚷!我鸡婆怎么了,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