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9

正文 分节阅读_19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男人啊……难说哦……”

    ‘简单’好笑的看着她们,自己也不禁赶紧他们真的有一腿,必定女的漂亮,男的有力量,就那么回事吗!

    ……

    ‘静天’医院内:禅让打着点滴慢慢的睁开了眼,他吃力的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简单’后,疯狂的从床上往下冲就要往外跑,他很怕,怕他的‘简单’真不要他了!这种恐惧让他慌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必须见到‘简单’!‘简单’不能扔下他一个人!对!‘简单’一定不知道他在这里,他要找‘简单’要找到‘简单’!

    赵寂和护士们赶紧拦着,怕他病情加重:“禅总,您怎么了,您病着,要看大夫!”

    禅让才不听他的就要往外冲,为什么不再这里!为什么不要他!

    赵寂以为他小孩子脾气就犯了,只能哄道:“您别闹了,嫂子说工作忙,等他忙完就来接你回去。”

    禅让闻言,瞬间就不闹了,‘简单’会来接他!‘简单’不会不要他,他像个听话的孩子,乖乖的让护士给他扎点滴,一点都不敢违逆,他一定会乖,等着‘简单’接他回去……

    中午,‘金宇’集团的大厦内:

    伊天南破天荒的打给了要去吃午饭的‘简单’,他的音声依如往常,冷淡中还有疏离:“你有事吗?”

    ‘简单’纳闷的摇摇头:“没有。”

    “我请你吃饭。”

    ‘简单’险些没有被自己的唾沫呛到:“你请我?”

    “对,三十分钟后,我在楼下等你。”说完伊天南就挂了。

    ‘简单’古怪的看眼办公室,不会吧,真的喜欢她!虽然她很有定力,但是自认不是能抵抗住这座大公司的铁女,何况她又是刚分了手的女人,她完全有借口靠在这个男人怀里截取他的金钱和银票!也可以很无耻的告诉自己另一段感情的开始就是前段感情的终结,不要吧,她一定会看在钞票的厚度上妥协的。

    四十分钟后,简单和伊天南已经做在了一个中式餐厅的包厢里,伊天南表情冷淡的点菜,一点也不像刚表白的样子:“你想吃什么?”

    ‘简单’刚想说。

    伊天南直接道:“吃点清淡的,对胎儿和身体都有好处,服务员,来份清谈的套餐。”

    “请稍等。”

    ‘简单’一阵无语,她不想吃清谈的,好不容易老总请客她想扒他一层皮。

    可惜伊天南不会给她机会,伊天南比她更清楚孕妇该吃什么,所以他不会让爱占小便宜的‘简单’碰食谱:“早上的事,我会警告任阳,希望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提到早上,‘简单’猛然想起个大问题——他们是夫妻!好诡异,而且还很囧:“没事,也许那天我打了他一巴掌,他咽不下这口气。”

    伊天南点点头,以任阳的个性,他的处理办法已经很给他面子:“要不要喝杯牛奶。”

    “不用。”

    伊天南接下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是他第一次约女孩子吃饭,虽然来之前看了无数教材和八卦电视剧,可他此刻发现没什么用处,但是又不想自己很没面子,于是他正儿八经,冷冷淡淡的道:“我是快三十的人了,没有什么不良嗜好,烟不常吸,酒只在正当场合喝,你跟了我十年,对我也有一定的了解,我会做家务,平时也不挑剔,如果您……你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和我交往。”

    ‘简单’想笑又不敢笑,她老总追女人真雷人,于是她也想雷他一下问:“你有过几个女人,一晚做多少次?”

    伊天南很正经的看着她,眼睛认真没有一丝杂质:“因我我妈的关系,我没有女人,至于一晚几次,要等我的老婆来确认。”

    ‘简单’尴尬的喝口汤,被雷回来了:“你真的喜欢我?”

    “恩。”

    “你不怕我骗你的钱!”

    伊天南说了一句老实的大实话:“你天天都在骗我的钱。”没有学历,没有特长,工作经常开小差,借职位之便调动自己的朋友,还威胁性的把妹妹弄进公司,每月在公司收到的好处与工资齐平,对不给自己好处的同事穿小鞋,难道不是在骗钱吗?

    ‘简单’立马垂下头老实的吃饭,她以为他不知道呢,伊天南天天在办公室不出来,她都认为他是定司神针了,原来还耳听八方呢!难道是因为她被甩了,想趁须而入!她是这么没节操的人吗!难道分手了就该另结新欢,她冒似也不是贞洁烈女:“我……不想谈恋爱。”拒绝了。

    伊天南直接道:“好,可以结婚!”

    ——噗——‘简单’把嘴里的汤都喷了出来!

    伊天南赶紧抽出餐巾纸,很庄重的帮她擦:“烫到了吗?有没有不舒服?孩子没事吧!”

    ——囧!被雷到了

    ……

    医院里,禅让乖乖等着,他动都不敢动的怕‘简单’找不到他连厕所都没有去。

    ……

    也许真的是‘简单’薄情,也许是两人有着本质的区别,‘简单’此刻没心情去想禅让,她的生活环境和自我保护能力,就让她没有多余的心情应对没有价值的事情,或者她本能的去忘记和逃避会另她不开心的事情,要不然她从小到大面对的蜚短流长能把她压死。

    而禅让不同,他满脑子都是‘简单’,他毫无抵抗力的想见她,从天亮等到天黑,从天黑到月亮升起来,他痴痴的看着窗外,就怕错过了‘简单’的身影,可是晚上十点多,‘简单’依然没有来接他,他越来越心慌,越来越没有底,他的手慢慢变得冰冷,乖巧和等待都变的没有意义,他开始无错,开始不安的乱看。

    赵寂也急了,禅总住院一天‘简单’竟然不来看他!怎么当人女朋友!

    幸福的恋爱 019指责

    赵寂看眼无所适从的禅让,赶紧走出去拨了‘简单’的手机。

    ‘简单’睡眼朦胧的接了电话,她今天很困,下了班就睡了,哪还记得要打听无关紧要人的事情:“喂……”

    赵寂听见她的声音立即开始指责:“嫂子,大哥在医院这么久!你怎么还不过来!他一天没有吃东西!一直等你等到现在!就算再忙你也应该跟他说一声吧!”

    ‘简单’嗤之以鼻,她现在怀着孕怎么没人关心她:“我已经跟他已经分手了,没事不要给我打电话!再见!”

    “喂!喂!——喂——!”分手?赵寂看着被挂的手机有些差异,为什么分手,赵寂纳闷的想回病房问问,手刚触到门把就透过窗户看到禅让茫然的拔下针头,无意识的趴在窗子上迫切的等着什么!赵寂见状,赶紧再次打给‘简单’,不管她们有么有分手,他觉得禅总此刻需要那个丑八怪!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简单’不太高兴的再次拿起来:“赵大经理!现在十一点了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

    赵寂立即阴沉:“你知道禅……”总——赵寂赶紧收回话:“经理,等你了足足一天!他到现在一直在想你,你感觉你这么做不过分吗!”

    ‘简单’骤然觉的好笑,她过分!她已经够仁至义尽了!她就是甩了后就不看第二眼的主!怎么了!难道分手了还让她负担他的生活所需吗!

    “你没话好说嘛!禅经理对嫂子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何必动不动就说分手,嫂子也跟了伊总这么多年,见过的男人也有无数,我们禅经理除了脾气不好,为人一向不错,嫂子如此轻易的说分手就不怕错失了什么!还有!他真的很想你,也许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错失什么!不就是错失个孩子!‘简单’最烦自己的事,被外人说三道四,说也就说了还一副她不珍惜的指责她!她自认从分手到现在都对的住那个男人:“那是我的事!赵经理不感觉逾越了吗!”

    赵寂没什么表情的冷哼,他跟了禅总这么多年,自认禅总人品和能力都是人人之上,就连才貌都无可挑剔,她有什么资格不喜欢禅总,禅总娶她都是吃亏:“嫂子,我敬你叫你声嫂子,但女人耍性子也别太过!再说禅总真的心情不好,他从早上就一直在等你!你也明白他,他一直看窗外看到现在,你就不为他想想吗!他一个大男人如此的为你,你还想他怎么样!”

    ‘简单’尽量不让自己发火,抛开赵寂说的话,也许禅让此刻真的在想他,爱了七年,岂会不知他的对自己的眷恋,‘简单’想了想道:“你把电话给了禅让。”她就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赵寂赶紧开门进去:“禅总,嫂子的电话!”

    禅让噌的抢过来,手指,表情无辜,用尽全身的力气紧紧的抱着电话,如果‘简单’此刻在他面前,看到他的样子应该会心疼的抱住他吧,可惜,‘简单’看不见:“让……”

    禅让的眼泪顷刻而出,他整整等了一天,‘简单’终于理他了,‘简单’还是要他的。

    ‘简单’看着天花板深深的叹口气,她的禅让……以后真的就不是她的了吗?七年的感情付出流水,她们也够奢侈的,其实她喜欢禅让在沙发上等她回来的样子,喜欢禅让粘着她要抱抱,更喜欢禅让不加掩饰的爱意,他躺在她怀里时,她何尝不会心跳加速,于是‘简单’直觉的脱口道:“让,我昨天去了医院,孩子没有打下来,他/她……两个月了,我现在在公司宿舍,这里的星星……很漂亮……”‘简单’等了一会听不到对方的回应,失望的挂了电话,她无意识的打开灯,通亮的环境在漆黑的夜里为要找她的人开了一盏明镜,这是她给他的机会,为他们七年的感情再赌一次……

    夜悄无声息的慢慢走过,轻轻飘过众人的窗前,默默的落在地平线的另一头,太阳嚣张的升起,大地重新普照晨光。

    ……

    ‘简单’从宿舍出来,感觉浑身都不对劲,难受死了,秋天了公司里还有蚊子!不会是她人品有问题吧,囧。‘简单’背好包,挠挠被咬出来的熊猫眼准备走着去公司,结果她才迈出一步,一辆招摇的‘总裁’车就等在她的身边,然后传来命令的理所当然的冷酷声响:“上车,我送你。”

    更囧!“伊总,你是为了省油吧,我走路三分钟就到了。”‘简单’特别强调了三字的重要性。

    伊天南不为所动:“我送你!”

    此时九点钟上班的同事们也陆陆续续的出来,看到‘总裁车’时,纷纷冒出绯闻的泡泡,但看到‘简单’后都失望的摇摇头,眼睛变的公式化还很礼貌的拘礼:“简姐早,总裁早,是不是有重要的公事啊!”

    ‘简单’不禁腹诽,不可以谈恋爱吗!她也是美丽的女人吧!但她修养很好的依然笑道:“是啊,‘星宇’的事情很迫切。”

    就知道如此:“不打扰了,伊总再见、简姐再见!”

    “再见!”

    “上车!”

    ‘简单’无奈的坐进去,就三分钟真亏了。

    伊天南瞬间改了车道,把她拉离去公司的路线。

    ‘简单’还来不及坐稳,立即不干了:“你干什么!我九点要打卡!打卡!”

    伊天南大方的道:“没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