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九岁小蛊妃 > 正文 第一八十六章 全本完

正文 第一八十六章 全本完

作品:九岁小蛊妃 作者:依赖妃子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太医把完脉之后,说道“惑皇,公主全身发烫,而且温度要比发烧的温度更加高,臣只能给公主开开退烧的药,其他的要待观察”

    “恩,那就快去”魅惑看着已经烧的红彤彤的小脸,用手去抚着她的额头,只为能够让她别那么热,

    看着宫女端过来的药,魅惑接过,用勺子一一喂她,只是却一点也喂不进去,最后全部的流在了枕头上,魅惑拿着身边的手帕给她擦拭着,看着一点也没喝进去

    魅惑在不知道怎么办之时,却见到一阵强光开始袭来,笼罩着凤凰,魅惑想要去碰触,但是却被摊开了,站在窗边的魅惑细细的看着凤凰脸上的变化,因为发烧而通红的小脸也渐渐的开始褪掉,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随后当强光再次的消失之时,魅惑碰触这凤凰的额头,却发现她的体温已经回到了正常,魅惑邪魅的眼神,带着深邃的探究,这丫头竟然有自愈术,

    翌日,凤凰再次的回到了那个活蹦乱跳的样子,看着沉思的魅惑,跑到他身边抱住他的大腿说道“爹爹,你在想什么呢?”

    天真的模样,让邪魅邪魅一笑,抱起地上的凤凰,说道“没有想什么?现在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入夜的总总,对于魅惑虽然显得不是很意外,但是却还是=无=错=小说 m.quledu.不免的有点担心,只是看着今早的她能吃能玩的,却发现自己有些多虑了,

    “很好啊,我没事,爹爹就别蹙眉了。”小小的一双手想要抚平魅惑微皱的眉头,

    惹得魅惑倾世一笑,

    月诺臣走进来只是就见到了这样和谐的一幕,顿时看着魅惑那开怀的笑意,心中不惊怀念起另一人的笑意,亦是那样的璀璨,那样的充满这幸福,

    月诺臣轻咳一声,说道“打扰了,惑皇。”

    魅惑转头看见进来的月诺臣,放下了刚被他抱起的凤凰,惹的凤凰站在地上一脸的不满,一双恶狠狠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月诺臣,这男人打扰到爹爹抱自己了,

    魅惑站起身子,十五岁的他已经快要赶上月诺臣的高度了,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月皇,怎么过来了?”

    月诺臣的脸上略显着尴尬,带着一丝的笑意说道“恩,只是有事情问问惑皇?”

    魅惑伸出手,做了一个请坐的表情,然后对着月诺臣说道“请说”

    月诺臣看着魅惑,才十五岁的他确实是很能够迷惑众人,只是想到想想,月诺臣还是觉得问问,毕竟如果是不喜欢,那就更早的断掉为好,tehc。

    “不知惑皇,对想想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月诺臣的话让魅惑有些不明所以,但是想到月想想,魅惑如实的回到到“很可爱”

    “就这些,还有其他的吗?”月诺臣探究的问道,

    只见魅惑摇摇头,表示着,没有了,只是一个见了几次面的人,能够有什么呢 ?

    月诺臣起身,说了声“告辞”

    月诺臣的离去,只是让魅惑更加的不知道所以,他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摆摆头,没有在理会,

    只是在听到月诺臣传递过来的答案之后,月想想气冲冲的跑到了魅惑所住的位置,可是哭泣的脸上还有满腔的怒气在看到魅惑之时,却又变成了满脸的委屈,

    撇撇小嘴,月想想略带哭腔“惑皇,你一点也不喜欢想想吗?”

    月想想的话,让魅惑意识到,敢情刚才月诺臣的话只是为了试探自己对月想想有没有好感?只是为何在知道之后,自己却有着很大很大的愤怒感,很愤怒,魅惑脸上的表情,让月想想惊住了,他怎么这么的生气,呆呆的表情愣在那里,完全忘记了还挂着泪痕的小脸,

    魅惑直视着月想想的目光带着冷意,语气中早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客气,只是说到“想想公主,你想多了。”

    随后对着旁边的宫门说道“送公主回宫”然后转身走进了屋内,

    一整天魅惑都是一张臭臭的脸,

    几日后,月诺臣登基为帝,可是却同时在当天迎娶了皇后,看着那喜幸的一幕,魅惑的心里好似有着酸疼般,纯白色和红色相交的两人服装,让整个隆重的场合添置着一丝异样的美丽,

    魅惑平静的脸上看向亦是没有表情的月诺臣,看来他是想以这样的方式忘掉凤莫离,这样不是最好吗?

    那日的月想想喝多了,带着丝丝醉意的她走到魅惑的面前,憨憨而笑“惑皇,没想到我哥临时决定取了个不知名的女子为后,我可是刚刚宣布之时才知道,嘻嘻”

    魅惑看着醉意百态的月想想,轻佻的眉在看向坐在高做上的两人,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哥终于放下我姐了。”

    “是啊,可是我看皇后越看她那穿上红妆的样子,越像哥哥房里挂着的那幅画,一样的庸散,一样的妩媚动人。”月想想拿起杯子,转动着,其实她的心是心疼,心疼哥哥娶不到他最爱的人,

    “你是说月皇的房间挂着的是凤莫离穿上凤冠霞帔的样子?”那这样是不是能够表示他爱的人不是凤莫离,而是自己?

    魅惑被自己的想法给镇住了,眼神中带着震惊的看着月诺臣,一脸诧异,浑浑噩噩中他一点也不知道下来的时间是怎么过的,

    以喝多了为借口,魅惑来到了月诺臣的寝宫,看着画面上的人,这是自己成亲那夜的姿态,觉得累了,所以就庸散的靠在床边睡觉的样子,

    入夜之后的月诺臣回到自己的寝宫,虽然今天是自己的大婚之日,但是却没有去皇后那边,

    此时的魅惑隐藏着自己的身体,看着月诺臣盯着画像入神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显出了不舍和纠结,最终的他还是取下了画像,用红烛点燃了画像,瞬间火灼伤着两人的眼,心痛一阵蔓延,

    魅惑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手紧紧相捏,随即又放开,转身的离去了,

    回到寝宫,站在窗口看着月圆,今天亦是自己十五岁的生日,在有一个时辰,就是自己功力最高之时,那时自己该如何的抉择,

    渐渐的所有的月光都照耀着他的身上,身后的九条尾巴渐渐的显露了出来,一席红袍,在配上渐渐变得火红的双眼,只是脸上纠结的神色却在俊逸的脸上表现的明显,此时他的身上那个泛着透明的光芒,

    本来已经睡着的凤凰感觉到了异样,爬起来朝着发光的地方走去,看着魅惑那渐渐变成了两个人,此时的她慌乱了,边哭,边朝魅惑跑去,

    “呜···爹爹··”

    魅惑转过头来看向泪流满面的凤凰,轻笑他看向凤凰,只是他身上渐渐转变的样子却让凤凰慌乱的出手,只见金黄色的光芒浓罩着魅惑,困住了他,

    魅惑诧异的看着凤凰,语中带着愤怒到“凤凰解开”

    “不要,爹爹,我如果放开你了,你就会被妖怪吃掉的。”此时的凤凰看着从魅惑身上渐渐分娩出来的另一个女人的样子,她慌乱,所以困住了魅惑的真身,直到渐渐的那女人的样子消失了,她才敢与放开魅惑,

    感觉到身上的束缚消失,魅惑火红的眸中已经想要喷火,自己虽然在犹豫,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有能力禁锢自己,本来充满怒火的他一阵,让凤凰小小的身体竟然瞬间的飞了起来,在墙上狠狠的一幢,吐血的到底,

    “凤凰”魅惑心疼的抱起倒地的凤凰。看着从她嘴里溢出来的鲜血,魅惑惊叹道,刚刚都能够困住自己的人为何为连自己的这一掌也接受不了,

    “爹爹,痛痛”凤凰指着自己的胸口,眼里溢出了泪水,

    “对不起,凤凰,你怎么不躲?”魅惑把妖力输入她的体内,只是源源不断的妖力好似根本起不了什么样的作用,慌乱的他看着凤凰渐渐的化为原形,那是一金黄的凤凰,

    “凤凰你···”魅惑看着从自己手中渐渐飞起来的凤凰,第一次他感觉到了眼睛里有东西流出来,想要伸手去触摸她,可是却她却渐行渐远,

    “凤凰,。爹爹不是故意的,原谅爹爹好不好?”魅惑使用妖想要追上凤凰,可是却听到了那细小的声音传来“爹爹,凤凰会在回来找你的,等我···”

    只是那句等我却让魅惑一等就是十年,。

    十年后依旧一袭红衣的他躺在龙床上,听着太监一个个在禀报

    “皇上,您觉得怎样,比较中意哪家姑娘,今晚就让哪家姑娘侍寝。”

    “都给朕叫过来,朕自己选。”

    不一会儿就见各各都花姿招展的出现在了魅惑的面前,迷雾般的桃花眼渐渐的睁开,打量着站了一排的女人,

    本来没有什么兴致的魅惑,却被一双眼睛给迷惑了,

    魅惑打量着那女人的样子,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意,说道“你留下来。”

    此时的他见到她脸上的笑意更甚,好似根本就一点也不惧怕他,这年来,自己的脾气可是变得越来越暴躁了,现在连皇叔每每见到都会摇头,只是太过于孤寂的他,一刻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魅惑说了声“其他人全部退下。”

    然后伸出一只手来,那女子就渐渐的走向了魅惑,魅惑擒住她的一只手,一个转身,就把那女子压在了他的x下,

    邪魅的笑意迷惑着x下的人,就算他没有使用上魅术,依旧让x下的人着迷,手中就开始不停的扯开她的衣服,没有做任何的抚慰,直接的在女子的惊叹中剥光她,然后强行的进入,

    女子痛苦的叫道“好痛,我不要玩,爹爹”

    魅惑身子微微一颤,这个词语有多久没有听到了,抬起头来看着x下的人,只见那精致的小脸已经因为疼痛而布满了泪水,那模样越发的让他觉得像一个人,不自觉的开口叫道

    “凤凰?”

    “爹爹,呜呜···凤凰痛痛···”那个姐姐骗了自己,说穿成这样见爹爹,会让爹爹很喜欢,而且还说要自己和爹爹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看他能不能在第一眼的时候认出自己,其实自己也很想知道爹爹能不能认出自己,所以自己才愿意代替她的,可是这么痛,早知道绝对不要了,

    凤凰再次的一声爹爹,让魅惑欣喜道,抱住凤凰力气更大了,没想到她终于回来了,只是现在他两的状态让魅惑汗颜,但是男人的灼热却不允许他此时的退出,

    抚着她背部,想要缓解她的情绪,只是最后却无用,魅惑想着不知道自己唇会不会管用呢,低下头含住那依旧不满的红唇,

    直到渐渐的龙床上开始飘逸着“爹爹··啊··凤凰····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