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骚年逆袭吗[快穿] > 分节阅读_11

分节阅读_11

作品:骚年逆袭吗[快穿] 作者:无脑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一瞬间整个人沉在无边黑暗中,深到骨髓的孤寂让顾笺心中忍不住刺痛。

    “我还是喜欢看你笑。”

    这个人笑起来是那样好看,仿佛世界所有都黯然失色,顾笺始终记得初见时的惊艳。

    尤九忽然又变得双眼无神,动作迟疑的走向顾笺。

    顾笺牵起他的手,透过指间穿来的冰凉冷得他忍不住颤抖,但他不愿放开这人的手。

    这个世界主角原名叫展堂,是修真界的一位魔修,做下无数坏事后被正道抹杀,残魂跑到了这个世界。

    作为主角,光环肯定是少不了的,展堂还是来到了这个世界,但他现在不是附身在顾笺身上。

    而是附在了一个大学生身上,这位大学生是个农村人,叫杨辉,为人老实忠厚,运气好谈了一个女朋友,他女朋友是当地富豪的女儿。

    女朋友长得也非常不错,展堂附身后并没有直接抛弃这个人,凭着手里的空间四处闯荡,后来身边有了一大堆红颜知己。

    杨辉的女朋友跟他处了六年,这人是什么性子,她早就门清,面对男友的心性大变,她无可奈何。

    当地有个神婆,她原来本是不相信的,面对这些事她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情去找神婆,哪知道半道上被男主养的小鬼弄死了。

    杨辉女朋友找上了系统。

    【任务者,你其实是有个任务的。】敏感词表示它也无能为力啊。

    遇见这些事,他们是拖不了的。

    “什么任务?”

    【因为身体的原因,主角附在了别人身上,乃在人家身边的人都遭殃了,这你得负责。】

    顾笺了解情况后,叹了口气,现在他赶去还来得及吗?

    展堂的残魂,已经盘踞在杨辉体内一段时间,现在只希望杨辉的魂魄没被吞噬干净。

    顾笺拉着尤九脑袋瓜子疼,他本来想做飞机,突然想到这人没身份证。

    “系统,去黑一下政府系统,给他弄个身份证。”

    【这是犯法的,我们是正直的系统。】

    “那我不去了。”

    【别,祖宗我已经给您弄好了,去那取就成了。】

    “阿姨,杨辉家怎么走?”顾笺问一位穿着花衣裳的老人。

    “你说杨辉啊,他家在后面,你往这边直走,门口有条河的就是。”

    “谢谢阿姨。”

    顾笺往那边,那边阴气太重,特别是那条河,死了不少人。

    河有多大,就死了多少人。

    那阴气深的他都不想去。

    顾笺记得展堂是个魔修,除非这个杨辉是个有福且大善之人,要不然就算就回来也离死不远了。

    还别说,这杨辉还真是。

    他刚靠近,就看见穿着一黑一白的人,偷偷摸摸的站在杨辉家门口。

    “干啥的?”

    那个穿白衣的,看见尤九眼睛都直了,他恭敬的对顾笺道:“天师,你来得正好。我们刚刚发生有个饿鬼跑进杨辉体内去了,正急得发愁呢。您老就来,有您在这饿鬼都是小意思。”

    新上任天师的顾笺,他沉默的站在原地没动。

    白衣人纳闷道:“天师您的工具呢?”

    “我不用那玩意。”

    白衣人:“……”哇塞,遇见高人了!

    只见顾笺掏出一把银剑,‘刷的’变长,刚准备动手,他就发现身后的尤九已经徒手拽出展堂的残魂。

    顾笺:“……”顾笺默默地收起剑。

    白衣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他慢慢的凑近顾笺,刚凑到旁边就看见尤九挡在前头。

    白衣犯难的看着尤九,顾笺毫不在意,“有话快说。”

    “这是你养的?”白衣人指着尤九问。

    顾笺摸着下巴想了想,点头。

    白衣人看顾笺的眼神又变了,“养这个损人不利己,天师趁早做决定。”

    顾笺想了想还真是,他的胸膛被穿了个大口子,对于这件事他是介意的。

    真疼,疼得他弄死尤九的心思都有了,要不是……

    尤九听到这话默默地掏出顾笺送给他的大(破)宝(银)剑,和顾笺手里那把一模一样。

    白衣人看顾笺和尤九的眼神,突然怪异的很,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迅速跑路。

    第24章 24

    “呆子,你认识他俩吗?”

    “黑白无常。”

    啥?顾笺本没想过尤九会回答,他拉着尤九往大山里去。

    【完成任务,积分加二百。】

    一路上都是黑乎乎的雾气,顾笺却能清楚的看清脚下的路,他拉着尤九往前走,没注意到身后的人突然变了。

    尤九近乎贪婪的看着顾笺,掌心的温度几乎要让他迷失。

    他有多少年没看见顾笺了?

    顾笺拉着尤九进了一个山谷,不出意外系统再次瘫痪。

    顾笺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尤九,“呦,你长本事啦?跟着小爷跑到这来了?”

    尤九没说话,他愣愣的看着顾笺。

    “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死在这个世界了?”顾笺双手捂着脸,声音透着一丝颤抖。

    “你到底有没有心?”

    顾笺的记忆在逐渐恢复,要不是碰见茶馆那个人,他都不知道,这个人竟然一直跟着自己。

    毫无准备的跟着,找死吗?

    顾笺知道现在冲着他发脾气,一点用都没有,等下出了这里,他的记忆又会被封印。

    七世,只要做了七个任务,他就能离开。

    现在他只能将俩人绑在一起,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都将共生死。

    顾笺觉得自己疯了,竟然会做出这么不稳重的决定来。他将尤九拉过来,狠狠地咬着他的嘴角,用舌头将这人的嘴巴撬开,推了个东西进来。

    “以吾顾笺之名,结此约……二人相合,神魂无分。”

    “咳。”

    顾笺抹了抹嘴角的血,继续念道:“三魂不渡,七魂归来。”

    他看着四周凝聚的碎光,缓缓进入尤九的身体,融进灵魂,“我才不喜欢你傻傻的样子。”

    “咳!咳咳!”顾笺费力将人带回家,他倚在墙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任务者,你怎么了?】

    “我说不知道你信吗?”顾笺知道他自己肯定又做了什么破事,这一身伤,就算出去了都不一定养的好。

    他直觉,肯定跟尤九有关。

    尤九醒来后不呆了,顾笺看到后就放心的走了。

    “系统啊,我想休息下。”

    【好的。】

    顾笺就在系统空间躺了几十年,不说笑,他刚脱离任务世间,那魂魄一颤一颤的,看着就跟快散魂似的,贼恐怖。

    【休息好了吗?】敏感词担心的问。

    “可以了,下个世界吧。”

    这是个民国小说。

    女主是穿越来的,叫顾小萱,她穿越之前看了部耽美小说,民国类型的。

    这里的人和物都和小说对上了,她一想起小说中那个穿着军大褂的小攻,春心荡漾。

    看小说时,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小攻,她当时并不知道是耽美小说,看文之后才知道是。

    看得时,她特别讨厌主角受顾笺,鬼知道她竟然穿成了他的妹妹。

    打着和主角受抢男人的想法,顾小萱每天没事整事,万事逃不过一个主角定律,顾小萱很快和主角攻勾搭上。

    时不时在顾笺面前秀一把恩爱,天可怜见的,就算是原文中主角受也是被扳弯的那个好吗?

    不知道出了什么鬼,顾笺死的很惨。

    宿主是个性格很温柔的男人,他出生世家,有真良好的教养,一辈子活的规规矩矩,不管做什么事路都是被人铺好的。

    【宿主愿望,想谈个恋爱。】

    这是个迟来的叛逆期。

    “大爷,萱小姐找您去一趟。”仆人站在门口道。

    “让她记记自己是什么的身份。”顾笺吃着桌上的绿豆糕。

    顾小萱是顾父的内房丫鬟生的女儿,那女人没被抬了身份就死了。

    至于是怎么死的,他怎么知道?

    顾笺是嫡子,而她一个庶女整天指手画脚的,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要知道顾父早就不管事了,顾笺想弄死她,简直贼容易。

    “大爷,尤家来人了,让您去大堂一下。”仆人走进屋,站在顾笺旁边。

    “尤家来干什么?”

    顾笺记得尤家是个没落贵族,前些日子他家好像出了个将军,整个尤家神气得不行。

    顾笺稍稍整理了自己,刚起身这样见客不礼貌。一进大堂,顾笺不由头疼,他笑道:“尤将军能来,真是让小小的顾府蓬荜生辉啊,下次来前吱个声,也能让我有个准备,不周之处还望见谅。”

    尤九人模狗样的坐在主位,那身绿大褂看着顾笺心直痒:“几年不见,顾大少这是与我生分了吗?”

    “哪里的话。”顾笺走到尤九旁边坐下,对着下人吩咐道:“快去准备些吃食。”

    “顺便准备间屋子。”尤九慢悠悠道。

    顾笺都想将这杯茶,倒在尤九脸上,他咬牙道:“不巧前些日子忙着整理东西,现下没有能住人的客房。”

    “没有也成,只能委屈在下和顾大少挤一挤了。”

    什么叫厚颜无耻,顾笺这也小小的体验了把。

    “那只好委屈尤将军了。”

    尤九,原文中最大的反派,也是让女主左右为难的人物。

    这人脸皮长得不错,那身气质也很能唬人,一身绿大褂穿在身上和男主角不分上下。

    “顾大少打算怎么赔偿我?”

    顾笺笑着打太极:“尤将军说笑了。”

    “不如将自己赔给我?”

    “就怕尤将军要不起。”顾笺冷了脸色,站起身子冷哼。

    “这天下就没有我尤九,要不起的人,你也是一样。”尤九也站起来,带着极强的压迫感袭向顾笺。

    “尤将军喝醉了,来人宋尤将军回去休息。”顾笺不去理他,刚想准备走人,被尤九一把抓着手腕。

    顾笺整个人透着凌厉的气势,他冷冷的看着尤九:“放肆,这可是在我顾家。”

    “顾大少,不如我们下盘棋去?”尤九一向威严冷酷的脸上,第一有了能称作温柔的笑容,他挑起半边眉梢,透着丝丝愉悦是气息。

    “好,里边去。”顾笺带着尤九往里屋走,到没人的时候,尤九忽然转身将顾笺压在身.下。

    顾笺被尤九压在一张桌子上,他想起身被尤九压的紧紧的,发丝在拉扯间变得凌乱,有一种想让人□□欺压的感觉。

    “阿骨,我想你了。”尤九声音透着沙哑,低沉。

    “尤九,你这是想做什么?”顾笺不自觉眉头一挑,那白眼在尤九看来就像媚眼。

    尤九嗓子一痒,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不去撕扯顾笺的衣服。

    顾笺眉眼轻扬,流转间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嘲讽道:“玛德,有种你上啊。”

    把你能耐的。

    “这是你逼我的。”尤九的动作越发粗鲁起来,近乎本能般去摸索。

    【哇塞,开车了。我先去关个灯,不要等我。】

    隔天,顾笺醒来还很懵逼,他这是上赶着送给人吃吗?

    卧槽,劳资全身痛死了,这家伙属驴啊!

    “滚……”一开口,声音哑的话都说不出来。

    妈呀,劳资嗓子哑了。

    【舒服吗?】

    你找个人试试。

    【好主意(▽)】

    顾笺现在看尤九是打哪都顺眼,颜好活好……那是肯定的。

    玛德,又没做圈套。

    嘻嘻嘻……嘻嘻。

    顾笺现在小心情有点难以控制,卧槽,他被压了,一点都没反抗,还乐在其中。

    做到最后一步,尤九竟然停下了,就盖着棉被睡觉。

    顾笺喝了口水,稍微好了些:“滚开点,我还有事要忙。”

    话刚说完,门就被人推开了。

    女主顾小萱,只听她一声尖叫,差点把人都引来了。

    “滚出去。”尤九迅速拿东西将顾笺遮着。

    ******

    “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顾笺坐在椅子上,视线转向气呼呼的顾小萱。

    顾小萱一听这个,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了,她也是刚知道,以前顾笺对她很好,好到她都以为自己是人亲妹妹。

    一想到刚刚看到的画面,她就感觉好恶心,肚子里的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

    顾笺连个眼神都懒得给顾小萱了,她那样子,想什么都在脸上。

    “好好待在后院,有些事情,你看到了并不一定就是好事。”

    顾笺站起来身,理了理袖子。

    顾小萱被这一席话吓得脸色一白,看见顾笺,心里又忍不住怨恨起来。

    死基.佬,被人.上的贱.货有什么脸说她?

    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恨不得没出生。

    顾小萱恨恨的低着头,看着顾笺的眼神越发歹毒起来,她站在原地抬头看向天空。

    她可是21世纪的人,怎么可能玩不过这群土著?

    顾小萱在21世纪,也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仔。

    顾笺因着伤没好,整日待在家里不出门,宿主原来身子并不弱,因为他变得越发坏了起来。

    原来能活到六十,他在只能活到三十,一场小感冒他得在穿上躺上一个月,一场大病就能要了他的命。

    “不是说了让你好好休息吗?怎么又出来,着凉了怎么办?”

    尤九拿着披风走过来,盖在顾笺身上。自从住他家后,尤九整天婆婆妈妈的,有次顾笺问他为什么不做完?

    尤九左顾而言他,就是不肯说。顾笺想到了一个事,那可能让他成功闭嘴了。

    顾小萱也没闲着,整天跟着别人赏花赏月的,出过几个事,被人收拾了,也暂时老实下来。

    尤九道:“上头的文书下来了。”

    顾笺‘哦’了一声,没其他反应。

    第25章 25

    几天后,整个镇上的人都知道顾大少和尤将军好上了,没过几天,又传闻顾大少看了兰花阁的当□□姬,流言四起,前天李某后天张某。

    镇上众人:了不起,红颜蓝颜多的后宫都塞不下了。

    【任务者,还有最后一个世界。】

    怎么了?

    【上头正改革……】

    开始下个世界吧,谈恋爱很简单的。

    卧槽,怎么黑漆漆的!

    劳资这是在哪?

    【是否接收记忆?】

    “接收。”

    宿主是个可倒霉的人了。

    倒霉催的喜欢上一个人,这个人叫尤九,尤九和他也算青梅竹马。死前尤九将他给活埋了,尤九重病后,不知道打哪听见那么一个传闻。

    敏感词为了照顾他,特地将时间改成活埋后。

    玛德,劳资要怎么在坟墓里度过千年?

    【系统卸载中……】

    【系统卸载成功,再见任务者。】

    这个世界男主角跟他是邻居,难不成没事要去串个门吗?

    男猪脚据说是女主吵醒的,女主是个演员,三流小演员,垂死挣扎在娱乐圈边缘的人,粉丝真心没几个,能混过个眼熟就不错了。

    女主朱箐再遇见男主之前就结了个婚,结婚对象还是她姐夫。这个就有意思了。俩人是契约婚姻,她姐夫是个神经病,就是脑子有病那种人。朱箐在拍恐怖片时唱歌,她唱歌要人命都是轻的,那功能能把死人吵活了。

    男猪脚凌寒,不知道哪国的国师,据说灵力很强的大佬,一个不小心被他小弟干掉了,将他五马分尸。

    朱箐把她吵醒后,男主角就赖上她了,俩人小虐一把就HE。

    顾笺感觉眼皮子沉的很,耐不过困意睡了过去。这一睡就过了千年,他小小的体验了一下把死人吵活的感觉,女主朱箐那歌声绝了。

    这么多年没尸变还蛮惊奇的,顾笺起身环视四周,他这个墓很大,上面时不时有脚步声走动,当天正思考如何出去时,一个人打开了棺材板,笑脸相迎。

    顾笺眯着眼睛,这个人真特么熟悉,但他就是想不起来。

    “你是谁?”

    “你不记得我了吗?”

    那个人身子一歪,快要倒下去时顾笺心中狠狠抽搐了一下,他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我应该认识你吗?”

    那个人惨笑道:“认识。”

    “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是我夫。”那个人将顾笺从棺材里拉出来,“介绍一下,我是尤九。”

    “尤九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外面是在做什么?”

    “外面在开演唱会,是不是很吵?”尤九拉着顾笺往外面走,走到一半又停下。

    “把这个换上。”

    顾笺拿着衣服发呆。

    “不会穿?”

    尤九认命的帮人穿上衣服,拉着人回家了。

    “这里以后就是我们家。”

    四四方方的的院子,内屋正中间放着一张木桌,旁边放着四个木凳子房间飘着淡淡的沁香,左边俩个书架子,上面放满了各类杂书,右边是一张木床,上挂着白色的蚊帐。

    顾笺拿起伏案上的纸卷,心狠狠一震,这是他的字迹。

    作者有话要说:  自我总结一下,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