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教主又迷上了武林正道 > 分节阅读-30

分节阅读-30

作品:教主又迷上了武林正道 作者:执笔题扇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和师兄一起练剑的后山。

    “师兄还记得这里吗?”

    陆玄影一笑,他还以为萧珩要带他来哪里呢,原来是后山。

    “自然记得。”陆玄影伸手指了指一片空地,“这里,我是我们俩比试的地方,你第一次比剑赢过我,就是在这里。”

    “还有这里,你第一次被师父寻得哭鼻子,就是这里。”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陆玄影如数家珍般的指着这片充满回忆的山林,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些珍贵的回忆。

    “这里,也是我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师兄的地方啊……”

    陆玄影身形一顿,他慢慢的转过身,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小……小珩?”

    “师兄一直都不知道吧。”萧珩一笑,其实说出口的这一瞬间,他感觉心里十年来一直被自己压抑着的东西忽然就被放开了,面对过去,原来也只是在这短短几个字里行间。

    “我那么喜欢师兄,一心一意练武,想要成为天下第一,也都是想要保护好心里认为最重要的人,在那时候,可能全天下都比不上师兄重要吧。”

    “师兄一直想要知道我为什么离开青峰山,”萧珩苦笑:“我是不得不走啊……”

    “我留下来,难道要我看着师兄与小师妹日日恩爱?我留下来,难道要我原本对你的爱慕逐渐变成对师妹的怨恨?难道我留下来,等师兄自以为是的为我安排家业?娶一个自己无法全心相对的妻子吗?”

    “师兄,我一直都没有办法面对,无论是你,还是师妹。”

    “我一直以为我可能永远也放不下你和师妹,可当我来到武林盟,再一次看见师兄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难受了,不知道是时间太久了还是因为我心里装了另一个人,我发现只要师兄幸福,只要你依然像从前一样发光发热,我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师兄,这段感情曾经让我即开心也很迷惑,我在西峡山的十年里,一直以为自己会一辈子住在那里,一辈子在那里走不出去,最后孤独终老。我很感谢穆寒陵,如果不是他,可能我真的无法踏出西峡山,我也不可能再见到师兄,知道你幸福,知道你开心,知道你还是曾经我心里正义端方的大师兄。”

    说着说着,萧珩的脸上浮上了满意的笑容,陆玄影看着他这样的笑容,忽然觉得自己的小师弟又回来了,那个在青峰山上对着自己甜甜笑着的小师弟。可是不是的,理智告诉自己,那个小师弟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师兄,”萧珩伸手在陆玄影呆愣的眼前晃了晃,对他笑道:“你有了自己的幸福,那年欠你的祝福我现在都给你,我真心的希望你和师妹能够恩爱长久,百年好合。可是现在,我也有了自己想要追求的幸福,师兄,你也会给我祝福的,对吗?”

    “小珩……”陆玄影看着眼前萧珩诚挚的双眼,忽然顿感浑身无力,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些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萧珩对陆玄影没有多想,只想着他可能过于诧异,因为在陆玄影的心里,自己一直是他乖巧的弟弟,怎么会存在这样的情愫?

    萧珩笑着,颇有些无奈:“因为师兄那么好,对所有人都那么好,你说,女孩子的名声比什么都重要啊……”

    作者有话要说:

    快结局啦,明天加更把结局写了就能完结啦啦啦~~~

    第75章 一场交易

    陆玄影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青峰山的,他有很急的事情要去办,一定要去办,或许办了,自己也能弥补一些遗憾吧。立刻就走……

    萧珩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有些孤独的背影,寻思着,师兄应该是对自己这一番剖白有些不知所措,不过没有关系,无论师兄今后怎么看他,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师兄说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办,所以先走一步,让自己和保护萧珩的属下一起回去。萧珩应了,自己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需要回到武林盟。

    只是萧珩没想到,武林盟内早要人等候着他。

    赵婉。陆玄影和萧珩回青峰山的这几天,她想了很多。她坐在武林盟内,想着从前大师兄总是温柔的笑,想着师兄们总是拿自己和师兄开的玩笑,甚至想到了萧珩一向清冷的小脸对自己扬起的青涩的笑。想到最后,赵婉自己都忍不住笑,怎么得到的陆玄影,难道她心里不清楚吗?根本不用自欺欺人。

    萧珩回来的时候,赵婉已经在屋里等了他许久,她觉得有些话,自己应该和这位小师兄好好谈谈,他们之间也有十年没见了啊。

    “小师兄,这是你从前最爱喝的山间春芽,我每年都会命人在春天茶树刚发芽的时候去采。”赵婉笑着将茶水递给萧珩。

    这茶的确是山间春芽,萧珩也相信她每年春天都会派人去采摘来饮用,可却不是为萧珩去采摘的,因为这种茶是陆玄影最爱喝的,从前是萧珩最爱去采,因此大家都认为是他最爱喝,自己走的时候,可能赵婉就接替了这份工作。

    “谢谢。”萧珩接过茶水,礼貌的道谢,对赵婉,他没有丝毫怨言,至少现在,萧珩不会对她有任何情绪。

    “小师兄终究是与我生分了呢。”赵婉颇有些惋惜的叹着气,说:“当年的事……”

    “师妹,”萧珩极少有的打断了赵婉的话,当年的事并没有孰是孰非,终究都是师兄的选择,赵婉只不过拿捏了师兄的性子而已,“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你们现在好好地就好,不必向我解释。”

    萧珩原想着赵婉和师兄定是夫妻恩爱、琴瑟和鸣,自己如今也已经有了其他的选择,因此决定当年的事不应该成为大家的心结,对陆玄影不好,对赵婉不好,对萧珩也不好。

    可他这话听在赵婉的心里就如同威胁与讽刺,若是陆玄影当真心属于她,或许她早就忘记了当年的步步诛心,这么多年以来,陆玄影尽到了他做丈夫的责任,对自己尊敬有佳,爱护不减,也从不在外沾花惹草,可是却从未令自己走进他的心,他尽到了责任,却将一颗情爱之心丢在了萧珩离开的那一晚。没有心,怎么去外面沾花惹草?更遑论对自己这个妻子敞开心扉。

    可是这些赵婉都觉得没有关系,这是自己的选择,当年自己布下陷阱,提前通知师姐们前来就设想过各种结果。即使陆玄影心里没有自己,可自己却能伴他左右啊,至少他并没有任何反感自己,不反感和自己的亲密,不反感自己的爱意,如此,最不济也能相伴终老啊……

    如果萧珩永远都不出现,自己不就永远都不会离开陆玄影吗?

    “萧珩,”赵婉沉下一口气,决定和萧珩谈判,竟然连“师兄”都不愿再违心的叫了,“你想要什么?”

    萧珩一愣,他没有太明白赵婉为何突然语气大变,也没有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如此敌意,萧珩问:“什么?”

    “离开我夫君,”赵婉宣告主权似的对萧珩说:“你究竟想要什么?只要我出得起,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

    原来是这样……原来,不管自己放不放得下陆玄影,在自己这个小师妹眼里,自己都是那么的碍眼,可怜他当年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意影响到他们,竟然在最美好的年岁远离尘世数十年,忍受了数十年的孤苦伶仃,竟然换来了一句究竟想要什么?

    “呵,”萧珩怎么都没控制住自己的笑容变得冷冽,他甚至想大笑,自己想要什么?在师妹眼里,自己终究是她和师兄的一根刺吗?难道就因为当年自己的一厢情愿?就因为自己当年那么信任她的告诉了她自己喜欢师兄?萧珩原想就此离开,他不会想要得到师妹的任何东西,他现在只想离开他们,只想去秦家庄和穆寒陵他们汇合,今后无论正邪,他只需守好本心,将来无愧于面对师父就好。

    只在须臾之间,萧珩想到了穆寒陵,他想,反正自己无论要不要东西,或许在赵婉的心里,自己都是那等卑劣之人,倒不如称了她的愿,令她从此和师兄无所芥蒂,也罢,不然师兄知道了自己离开的事情,以为是赵婉赶自己走的,平白给师兄的心里添一道堵。

    “我要的东西师妹一定给得起,你和师兄是夫妻,一定知道他屋里的各处暗道机关,那么就麻烦师妹将前不久武林盟的弟子上呈给师兄的南海夜珊瑚还给我吧。”

    “南海夜珊瑚?”为了避嫌,赵婉不怎么参与武林盟的事务,可陆玄影一向将东西放在哪儿她是知道的,前不久这株南海夜珊瑚送来时她更是亲眼撞见陆玄影的手下送来,当时因为好奇,因此就多看了一会儿,事后问起,陆玄影也不会防着她,就悉数都说了。

    “对,”萧珩不想多说,只接过先前的话题对她说:“你将这南海夜珊瑚给我,我今后就不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也不会再主动打扰师兄。”

    一株南海夜珊瑚而已,丢失了的罪责赵婉还担得起,大不了她命人再去南海采一株回来,根本不是要紧事,令赵婉心动的是萧珩说今后不再主动来找陆玄影,至于陆玄影会不会去找萧珩,赵婉觉得,自己还是有把握拿捏住陆玄影的,毕竟夫妻近十年,而如今自己终于得偿所愿。

    “好,我拿给你。”赵婉起身,说:“你跟我来。”

    萧珩跟着赵婉,一路走进了陆玄影办公的书房。果然,师兄是将东西藏在书房内。其实这一点萧珩早就猜到了,基于对陆玄影的了解,他猜到东西在书房,只是具体在书房的哪个密室或是暗盒里他就不得而知了。

    赵婉令人都到院子外门守候,书房所在的院子就只剩下了赵婉和萧珩二人,赵婉又让萧珩在外间等她,萧珩便站在原地等她出来。

    不过一会儿,赵婉就拿了个锦盒出来。

    “我将这南海夜珊瑚给你,你可不要忘了今日答应过我的话。”

    萧珩看着她,看着师妹对着自己这副陌生的面孔,忽然不想再多说一句话,点了点头,答应道:“我说过的话自然会做到,若是你不相信,大可以不给我。”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赵婉听了反而对着萧珩甜甜的笑,萧珩还是从前的性子,如今冷了些,却和从前一样一点儿没变:“小师兄从前最是诚实了,从来都没有骗过我。给你,你拿着它从后门走吧,需不需要我找两个属下护送一下你?毕竟你现在受伤,还不能动用内力。”

    “不必了,我自会回去。”

    萧珩打开锦盒,果然是南海夜珊瑚,而且这东西被用来装在一个琉璃瓷器的透明瓶子里,里面不知被装上了什么液体,丝毫没有干掉和坏掉的痕迹。

    萧珩拿着夜珊瑚正准备从书房离开,没想到下人突然来报,说是孙大夫在萧珩的院子里求见,要为他换药。

    “要不,我去帮你把孙大夫打发了?”赵婉心里有些急,她就怕萧珩在盟里多待一日,陆玄影回来的风险就增加一日,巴不得萧珩现在就滚得远远的,再也不回来。

    萧珩本想同意,可转念一想,那天穆寒陵的信似乎就是孙大夫药箱子底下带来的,若是孙大夫是穆寒陵的人,那么自己不如和穆寒陵的人一起反而更加安全一些,毕竟自己如今还是要少动内力为好。

    “不必,我从来没有拒绝过孙大夫的诊治,突然打发他反而会受到怀疑。”萧珩说:“他换药用不了太长时间,你放心,他一走我就走,一刻也不会多留。”也不想留。

    说完,萧珩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院落走,赵婉忽然看着他独自离去的背影想叫叫他,可是嘴张开了许久,动了动也没能叫出那句:小师兄……

    “对不起……”赵婉湿了眼眶,这几天她总想起从前在青峰山的日子,如今看了萧珩又更是想起了从前自己这个小师兄虽然不爱与人打交道,却总是在自己望向他时给自己露出的青涩的笑容,那时的小师兄,似乎也是除了师父以外,最疼她的人了,每次练武受了伤,师兄师姐们都累得纷纷逃散,只有萧珩,会小心翼翼的走到她的面前,声音都带着羞涩的对她说:“我背你回去吧……”

    幼时有父母护持,后又有师父和师兄们百般疼爱的赵婉哪里懂得,少年时候的萧珩是多么想要多一个自己弱小的肩膀能够保护的弟弟妹妹?在那颗孤独弱小的心灵里,多么渴望能有一个至亲的人相互爱护扶持?

    很荣幸,赵婉成为了青峰山唯一的萧珩的师妹,也很不幸,萧珩唯一的师妹竟是赵婉。他对她那样没有防备,轻易的就将少年最隐秘的心思告诉了自己……

    “小师兄……对不起……”

    孙大夫给萧珩换好药,收拾好药箱准备离开,萧珩叫住了他,对他说:“孙大夫,今后你不用在武林盟给我换药了。”

    “哦?”孙大夫诧异了一下,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秦越说,让我去秦家庄,他在那里帮我再看看伤。”萧珩没有说穆寒陵,因为信中说的地点是秦越的秦家庄,他还不太清楚是为什么,所以只好说是秦越,也是怕如果孙大夫不是穆寒陵的人,自己贸然提出,会引起武林盟人的警觉,从而无法离开。秦越曾经说过,他的秦家庄一向以医术立世,因此不存在正邪对立,此时提出,不会引起他人的反应。

    孙大夫听萧珩点名了秦家庄,这才不再遮掩,从衣袖里将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他说:“那公子慢走,家主在武林盟东大街的布庄内给您备好了一切物品和护卫,您只要进去,将这个令牌拿给掌柜的看,就会有人带您去往秦家庄。”

    作者有话要说:

    大结局啦~~我下午把结局更了~然后就完结啦~~~

    第76章 应天总教(终)

    萧珩和穆寒陵派来护送自己的那两个护卫到达秦家庄的时候,秦越和三大长老都在。

    秦越乐呵呵的上前去将萧珩拉进屋:“你终于来啦,我还以为武林盟那些人会半路堵截呢,没想到这么顺利。”

    “嗯。”萧珩点头,托赵婉的福,武林盟的人不但没有追击他,反而巴不得他赶快走,“这个给你。”萧珩将一个锦盒递给秦越。

    “这是什么?”秦越接过,疑惑的问。

    “南海夜珊瑚。”

    “啊?”

    秦越一愣,打开来一看果然是南海夜珊瑚,他转头去看三位长老,见他们脸上的神情颇为精彩,也就不多说,转而问萧珩道:“这么说你去武林盟,就是要取回这南海夜珊瑚?”

    “嗯。”萧珩点头,他去到武林盟就是想要取回原本就是自己摘到的南海夜珊瑚,那日之所以不选择和穆寒陵一起回来,也是因为珊瑚没有拿到。

    “原来如此……”秦越干笑两声,也不多说,只对萧珩说:“辛苦你了,我听说你还受了伤,现在好点了吗?我来帮你看看。”

    “好多了。”萧珩点头,他的伤口确实在武林盟养的很好,如今也已经在逐渐修复,不过秦越看看总归是好的,于是就随秦越一起进入内堂,宽衣给秦越查看伤口。不过萧珩没想到三位长老也推推嚷嚷着要跟进来,颇让他尴尬了一会儿,却也没阻止。

    秦越先是帮萧珩查看了伤口,见愈合得挺好才去给他把脉,探查一下内息。

    “嗯……”秦越沉吟。

    无涯:“如何?”

    萧珩一愣,没想到无涯竟然出口询问他的伤势,他自己都没这么担心。

    “额……”无涯见自己着急的性子总改不了,面上一红,厚着脸皮等秦越开口。

    “恢复得很好,”秦越给出了大家松了一口气的答案:“再多调养调养,内力就能够恢复如初了。”

    “那就好那就好。”无涯在一旁松了口气,他看了看无言,二人站了出来。

    “额……”无言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开口对萧珩说:“萧珩啊,之前南海夜珊瑚的事呢,是我和无涯糊涂,想要利用你去帮我们取夜珊瑚,后来看见你落难,也没有及时命令属下解救,教主已经教训过我们了,你放心,今后你跟着教主,就是我们应天教的人了,只要你不作出伤害教主的事,我们就一定不会干涉你和教主。”

    “对对对,”无涯直接一些,说:“无言说得对,这次都是我们两个老糊涂了,骗了你,现在知道错了,今后你就和教主好好儿过日子就好了,我们绝对不多插手了!”

    “嗯……”萧珩微微点头,埋着脸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和穆寒陵……八字没一撇呢,这二位长老怎么就……

    “好啦好啦,”无昔笑眯眯的站出来说话,“咱们这三个老家伙就别在这儿碍眼了,人家小萧一路赶回来这么辛苦,让他休息一会儿吧。”

    “是是是,”无涯和无言忙点头,乐呵呵的退出门:“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你这两天哪儿也别去,好好养伤,我们保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等教主回来。”

    “……”

    等三位长老一走,秦越就哈哈大笑,笑得萧珩脸都红了。

    “哈哈哈,萧珩啊萧珩,”秦越笑:“你都不知道,这几位长老能说出这句话有多么不容易,还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你笑什么笑?”门外许久不见的白洛离走了出来,他原本不在大厅,所以萧珩来的时候没能及时出门去接,这会儿来就听见秦越在里面笑萧珩,气呼呼说:“本来萧珩就瘦了点,养胖点不是很好嘛?”

    “是是是,养胖点养胖点,”秦越上前和他嬉笑,伸手揪住白洛离圆圆的包子脸,说:“像你一样才好。”

    “你说我胖?”白洛离一把拍开秦越的手,瞪他:“你什么意思啊?这会儿就嫌弃我了?”

    “没有没有,我哪儿敢呐!”

    秦越和白洛离旁若无人的打打闹闹,令萧珩心情大好,又想起了前些日子他们在苗疆的时候,禁不住问:“对了,穆寒陵呢?他怎么不来?”

    “……”

    萧珩这话一出口,打闹的秦越和白洛离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教主他去主教了,”秦越如实回答,他其实不太想说,可萧珩也不好糊弄,更何况如今的教主去哪儿也不好乱编啊。

    萧珩疑惑,三大长老都在秦家庄,秦越也在,穆寒陵这时候去应天主教?

    “他一个人在主教?”

    “嗯。”秦越点点头,又接着忙向萧珩解释:“不过你别担心,教主他已经想好了万全之策,他说只差把最后的账结了,他就回来。”

    最后的账?萧珩心中疑惑,难道是……叶泊光刻意传出的那本应天教的武功秘籍?

    萧珩心中一紧,穆寒陵一个人?对付那群想要他手中秘籍的人?况且……前些天在青峰山的时候,师兄中途被人叫走,他说有很重要的事……难道是指对穆寒陵的斩草除根?由不得萧珩多想,毕竟这些天里,江湖中闹得沸沸扬扬的就要数穆寒陵手上那本武功秘籍了,毕竟他武功被废是真,那天又确实和叶泊光比武,这不就等于向天下人说明,他武功奇迹般的恢复也是真?再经叶泊光一造势,恐怕根本就没法脱身……

    “哎哎?”秦越拦住萧珩,“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去找他。”

    “你疯啦!”白洛离一把拉住萧珩,说:“你现在内力都不能用,你找他能干什么?而且穆寒陵说了他有办法对付那群人的!他们应天教内有机关,他能应付!”

    “不行,”萧珩说:“如果我没猜错,师兄也参与了其中,师兄是武林盟主,穆寒陵他即使有机关,也抵不住武林盟的人多。”

    “可是……”

    “萧珩,”秦越拉住他,对萧珩说:“你不相信教主吗?”毕竟秦越和三个长老都很相信穆寒陵能够脱身,他也确实有脱身之计。

    “我相信他。”萧珩肯定的对秦越说:“但我要去帮他。”

    拦不住萧珩的秦越和白洛离只好让他去,原想派些人跟着萧珩,可却被萧珩拒绝了,他只要了两匹快马,准备了干粮就往应天教主教而去。

    萧珩原本是没有来过应天教的,可当他到来的时候,他也很容易就找到了穆寒陵所在的位置,因为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应天教依傍的后崖上。

    人太多了,谁都不愿意让位置,毕竟他们都想要穆寒陵手上的那本应天教秘籍。萧珩并不敢将推挤的动作做得太过显眼,以免被人发现,因此他只好从侧面过去,想挤在前面一些,也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冲进去合适。

    “穆寒陵,你束手就擒吧,”是陆玄影的声音,他站在最前面,手里的剑早已拔开,就等着和穆寒陵决一死战。

    “束手就擒?”穆寒陵一笑,说:“可以啊,那我就把这本秘籍丢下山崖,我倒是想看看有多少人会为了它跳下去。”

    他此言一出,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们纷纷让他不要冲动,开始指责陆玄影这是在故意煽动。穆寒陵看着他们这一幅幅嘴脸,心里好笑,方才恨不得杀了他,此时为了秘籍,竟然劝他不要想不开。

    “哈哈哈哈,”穆寒陵仰天大笑,对着陆玄影说:“陆盟主啊陆盟主,你看看你引领的这群江湖白道,我敢肯定,我如果现在说谁能杀了你,我就给他秘籍的话,你立刻就会死在我面前。”

    身后的人蠢蠢欲动,虽然没有人附和穆寒陵的话,可是显然,如果穆寒陵真的说了这句话的话,估计也没有几个人会站在他这一边。

    “陆玄影啊陆玄影,”穆寒陵依然笑,心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都真诚了几分,他对陆玄影说:“怪不得,就凭你这迂腐沉闷的性子,你永远也得不到萧珩。”

    “你闭嘴!”陆玄影气得发抖,他可以容忍穆寒陵出言不逊,也可以容忍穆寒陵的各种算计,可他没想到穆寒陵竟然在这里戳中了他的痛处,挑他心头的肉来割,就在前几天……他才刚刚失去萧珩……不,或许在很久以前,他就错过了萧珩……只是陆玄影明白,只要今天解决了穆寒陵,兴许他的遗憾就能弥补,他想好了,解决完穆寒陵后,他就回到萧珩身边,反正人都没了,他再慢慢获取萧珩的心,总有一天萧珩会重新做回那个钟情自己的小师弟。

    “我为什么要闭嘴?”穆寒陵似乎浑然不知自己的处境极为危险,仍旧在激怒陆玄影,“萧珩是我的,我恨不得天天在你耳边炫耀。”

    “穆寒陵,你闭嘴!”说罢,陆玄影就提起剑冲了上去,想要杀了穆寒陵。

    陆玄影这一动,他身后的人也跟着着急,纷纷涌向前,就怕穆寒陵一个不注意把秘笈扔掉了。

    穆寒陵见时机已到,将手中秘笈向陆玄影面前一丢,自己看着他们疯狂的拥挤着去抢那本秘笈,哈哈大笑着竟然向身后的悬崖一跳。

    “不要!”躲在一旁的萧珩一惊,他动作比声音快,竟然冲上前也跟着穆寒陵跳了下去。

    “小珩!!!”陆玄影没想到萧珩竟然躲在一旁,他冲上前去想抓住跟着往下跳的萧珩,却连一片衣角都没能抓住,只眼睁睁看着萧珩在自己面前和穆寒陵一起跳了下去。

    同样没想到萧珩会来的是穆寒陵,他跳下去时是背对着山崖的,因此,清晰的看着紧随着自己跳下来的萧珩距离自己的距离不足五步,

    穆寒陵惊讶的瞪大了眼,却本能的伸手接住了萧珩,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

    “嘭!”直到身体砸落在地面,激起好一层灰土,穆寒陵才反应过来,伸手抱得更紧。

    “傻瓜……”

    “……”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撒花花~~~感谢每一个小伙伴的陪伴,这里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希望来年大家都能顺顺利利,开开心心,万事大吉~~~

    如果大家不嫌弃蠢人文笔的话,欢迎收藏作者哟~~我虽然在写文上很笨,但是我会努力改进缺点,以图进步哒!!!

    另外一些啰哩八索的话就放在评论里啦~再一次对各位陪伴到现在的小天使们鞠躬感谢么么哒~(^з^)-☆